「醫師,我們同意」。

在簽下名的那一刻,老邁的父親終於忍不住落淚了。

這是躺床上兒子,被宣判腦死後的第四天。

本來只是例行的臨檢實習,本來只是簡單的故障事故排除,但後方肇事車輛撞上後,好不容易從全毀的車裡搶救出來後,小王爸媽的心,被重槌了兩次。

第一次是剛知道消息時。

第二次則是在醫院得知,急救後看似穩定的小王,宣判腦死。

同為國道警察的同事們紛紛給予支持,但真的內心天人交戰在決定者父母身上,那天倫永隔的椎心之痛,無法為外人道。

生命是甚麼呢?回憶走馬燈的那一瞬,浮現了甚麼呢
看著警察爸爸的背影,小王也立志做一位警察,再也沒有甚麼比這樣肯定與傳承,更能讓為父母者欣慰的了。

童時玩伴們間的官兵抓強盜,長大後則真的穿上了正式制服與配槍;
嬰兒時抓著熊寶寶玩偶滿地打滾,如今則是防身術與擒拿;
同學們、同事們,滿滿的都是笑談當年的他、如何如何,回憶,都是微笑。

如果所有的人終其一生會離開,如何用力發光發熱傳遞笑容,活在每個人的記憶中,死,終究只是一個形式。

他沒有離開,在愛他的人記憶當中,他依舊是那個愛笑的他。
他想幫助人、他希望驕傲的並肩與父親深以胸前的鴿子胸章為榮,他還有好多事要做。

他父親知道,說「醫師,我們同意」。
捐出心臟,肝臟,腎臟二枚、眼角膜二枚以及血管,至少五人等待著無望的生命,因此而從新展開新頁。

在移出加護病房,轉往手術室的走道上,所有警員兩列排開,「敬禮」。

在手術將器官摘下,送上救護車,由國道警車紅斑馬開道,「歐嗚~~」的那聲鳴笛,生命已經繼續前進。

你放心,每一道傷口都會仔細縫合好。每一個缺損都會填補回去。
肉身已經再也不能囚禁你,你的生命,放大,更強大,朝著光明的遠方,持續前進。

本故事由新聞發想
"未能延續的警察夢"

器官捐贈移植登錄中心邀寫




<<器官捐贈五大問>>

 

1.      何謂器官捐贈?

 

器官捐贈在台灣分為兩大種類,一種是「腦死病患」捐贈,多為意外腦傷來源;另一是「活體捐贈」,需要法定五等親之內的直系親屬捐贈。將功能仍完整的器官延續到下一個需要的受贈者體內。

 

這是生命跨越生死,藉由無私的愛延續的偉大動作。

 

 

 

2.       腦死要怎麼判定?

 

有嚴格的規定,經由兩位合格的腦死判定醫師在一定時間之內,連續測驗腦神經反射確定皆無反應,而且還須由檢察官同意後,才能判定腦死。

 

3.       器官捐贈出去之後,怎樣分配給受贈者?

 

在台灣有移植登錄中心,中立的按照受贈者情況嚴重度作分配。

 

活體捐贈給自家親屬則不在此限。

 

4.       器官捐贈跟金錢費用的關係?

 

在台灣,器官捐贈不可有金錢買賣行為。

 

 

 

5.      捐出了器官之後,對葬禮的影響?

 

所有傷口皆會完整縫合,外觀完全無影響。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sa Liu 的頭像
Lisa Liu

Lisa Liu 女外科的血淚史

Lisa 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