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14269_839fe7b25dcfa0878cb8f6cadd98324b  

To lose a child is to lose a piece of yourself.——Dr.Burton Grebin
Dr.Burton Grebin(兒科醫生末期兒童安寧治療先驅):失去孩子,等於失去自己的一部分。】

 

 

(建議搭配音樂  Chouchou - 竹田の子守唄)

 


 

 

我所處的科別是外科這是講給隔壁阿姨聽的外科的哪一科這就是問到所謂「次專科」,因為畢竟外科還有分很多細科目,「一般外科」,這就是講給內行一點的人聽的。

有人就問啦:「一般」外科?那是甚麼科?有很不一般的「特別」外科嗎?

(笑)

沒關係我沒有笑你,問這問題的就我目前累計已經達一萬零五百人了吧!

所謂一般外科就是從英文General surgery翻譯過來,基本上從頭頸部、胸腔、腹部幾乎通包。

所以受訓的過程,我也在神經外科開過顱、也拿過甲狀腺、乳房、腸胃道,簡單講就是「跳Tone跳很大」。

在進入一般外科領域的受訓時間前,我們一整個各大科都要去實習輪訓,大科就是現在人力缺乏苦哈哈哀哀叫的「內、婦、兒、急」會死人科,每個科別要待三個月;而現在搶破頭的熱門科「眼、耳、皮、復健、病理」則是五選三的方式,綜合在這三個月之內完成輪訓。

 

這邊要講的是,當時我回想感慨,但始料未及會是最後最後決定跟轉捩我整個醫療人生的…「兒科」。

 

 


 

在<<生命的舞動>><<救>>裡有我兒科的同事庭庭

這次沒有要講虐她的故事請網友不用緊張私訊我謝謝(笑)。

當時在兒科,也算是我茫然選擇將來科別時的第二選擇,她跟我同期也給我很多幫忙。

當時心底隱隱約約的第一志願:「外科」,是個講出來會被我爹娘掐死的選擇,「當時」。(茶)

所以在兒科的時候呢,我是認真的想過跟兒科長相廝守。

 

「當時」。(再茶)

 

跟一般人的想像一樣,兒科確實會有很多胖呼呼肉糊糊的糯米糰子小可愛小孩,但是為數更多的是尖叫哭號從地獄冒出來在你耳邊把鼓膜震破的鼻涕蟲髒鬼。

 

你拍拍衣袖,鎮了個定,說:「小孩嘛!感冒不舒服難免的。」

嗯哼。

 

更可怕的在後頭,更多的是小孩背後那一個或是一群帶著殺氣的家屬。

這個族群

 

一個理智的大人在身體不適的情況都勉強能自持個五六小時。(像我上周感冒全身不適扯著沙啞喉嚨硬是看完三天的門診

但是一個再怎樣理智的大人,就算剛領完諾貝爾和平獎還是剛跟德雷莎修女握過手,如果跟一個尖叫哭鬧重複跳針的小孩共處、等待超過「半小時」,幾乎會有想掄起手上棍棒或是折凳,直接給它X下去…的衝動。XD

 

想體驗這感覺的人,歡迎留言,上週我們全家開車兩大一小北高一日長途跋涉,阿寶(小女綽號)從上五羊交流道開始唱著「走,走,走走走,我們小手牽小手」整整四個小時到高雄。想聽錄音的人請留言,我有五分鐘Version,請repeat個48次,就能體驗我講的那種殺人衝動。

 

 ̄皿 ̄)

 

總之兒科的小朋友不可愛(生病了才會來兒科啊!)

但是兒科的家屬更是萬分不可愛到一個恐怖的境界!!!

剛剛講的那些殺人衝動,幾乎都是無一倖免的會從家屬加倍奉還到兒科醫師身上,歇斯底里、呼天喊地、捶胸頓足,有時候小病人是年紀大一點懂事的大小孩,反而會一臉冷靜地在一旁跟著醫師無奈看家屬抓猴。

 

唉。

 

家長抓狂的原因很多,

 

一個媽媽在我值班時間大鬧護理站,

「我家小孩發燒0.5度!醫師拜託妳救救她!救救她啊~~」然後就是一個孟姜女跪我這座長城,嚇得我趕快看了一下,

37.8度,(正常體溫37.5度,稍微”烘烘”)

嗯…這位太太,這樣體溫還好…

「甚麼還好!剛剛前一班護士拿的那隻耳溫槍量,就只有37.3度!我不能接受怎麼差半小時差0.5度!燒壞腦袋怎麼辦?妳們沒當過爸媽不懂我要換之前那支耳!溫!槍!!!」這下子邊講邊跺腳又成了跳跳虎,

 诶...沒規定當兒科醫師的都要當過爸媽吧

我當時超討厭聽到這句沒當過爸媽妳不懂

回來現場要再衛教發燒是正常發炎機制,觀察、溫水拭浴,發燒併腦傷是腦膜炎,一般感冒跟那差異很大之類的...那媽媽聽不下去根本就是講等於沒講。

 

這廂跳跳虎依舊暴走。

 

我只好回頭問了護理師:「妳剛剛到底是拿哪一支耳溫槍啊?趕快換回來!」

 

護理師超無辜:「同一支啊!啊就會有誤差…」

 

這媽媽又不能接受了:「這麼大間醫院怎麼可能這東西還會誤差!成人都可以打退燒針,這麼大間醫院居然連小孩都不能打?」

 

喔…喔…

通常聽到家屬講幾個關鍵字,「這麼大間醫院」、「人家說妳們這裡多好」、「我特地聽誰推薦才過來看病的」,接下來固定的SOP都差不多:「我要告妳/投訴院長信箱/投水果日報」。

 

果然該媽媽下一句就是:「我要告你們!」

 

╮(╯_╰)╭

 


 

 

要人體急凍有方法,脫光丟冰水裡;或是打傷兒童肝腎的退燒針,兒科醫師不是縮小版的成人內科醫師,兒科有其特殊好發疾病,用藥也是錙銖必較依體重精準到0.5CC為單位,能用的藥就會用,傷身的藥就要避開,兒童身體對藥物的代謝跟大人不同,小孩燒、燒、退、退,甚至長達一個多禮拜,都是可能的情況。

 

而且最重要的,不是退這個「燒」。

要去找究竟為何發燒。

 

在兒科的時間,是我這一生中最強烈敏感感受四季變化的時候,春季三個月大的小孩有啥容易感染的病毒?七歲小孩在秋天呢?冬天又是啥?比看氣象報導還準。

 

還有另外幾個特技,聽診器上總是夾著無尾熊,手上拿著四色可以喀、喀出聲的筆,會發光的旋轉電扇,每個「武器」都能對付不同年齡層的大小孩,瞬間會以為自己是走唱賣藝的。

 

「來唷聽聽肚肚裏面有沒有蟲蟲?」聽診是第一個動作,因為在小孩腦袋還沒轉過來前,一些心跳呼吸細微聲音趕快聽聽,小孩一想到大哭就聽不到了。

 

那,大哭了怎麼辦?

剛好,壓舌板放下去看後咽,如果早就懷疑喉咽有感染順便連咽喉拭子(病毒培養棉棒)就喇下去,一氣呵成。

 

如果是遇到貞烈至極、牙關緊閉死咬壓舌板的小鬼呢?

 

 

一次跟我的超正人妻表妹(無圖請勿伸)在聊天,她是獸醫系的,常常跟我這「人醫」討論病例,而且驚訝發現幾乎9成都會有共通性!

 

諸如狗也有頸部超音波,

Σ(OO!

 

還有高壓氧,

Σ(OO!

 

貓還會有憂鬱症!

Σ(OO! Σ( OO!

 

而且檢查治療全自費!(健保荼毒下的人醫吶喊:天堂啊!)

 

表妹說到:「有時候阿貓阿狗不肯張嘴,牙齒又非常尖」

我大笑:「對啊對啊!在兒科也常遇到,像這樣妳們怎麼辦?」

 

表妹:「像這樣時別硬去掰開嘴巴,很容易咬傷,就要捏住狗貓的鼻子!再堅毅的野獸也會為了喘氣張嘴,就要趁那一瞬間趕快把嘴巴撐開!」

我捧腹:「天啊!跟兒科一樣!!!」

(ノ∀≦)ノ  

 

是的生病哭鬧的小鬼就跟小野獸一樣,那時我有了更深一層的體悟!

小孩還有一個很重要的觀察點,活力!

活力最重要的表現就是從眼神,尤其在還不會講話的小小孩,很重要就是憑直覺去觀察那眼神。

 

表妹爆笑:「我們教授也跟我們講一樣的話耶」!

\(^^)メ(^^)ノ

 


 

 

六樓兒童病房,是主要的「血癌病房」。

 

這裡的走道乾淨、明亮,跟這裡來回推個點滴架走動的的小病童光光的頭一樣,

乾乾淨淨。

 

但是並非每一個小病童都有力氣能走動的。

 

小芳7歲,段段續續發燒了超過兩周,家屬一開始耐著性子等待自動退燒,以為是一般感冒,後來實在燒太久才輾轉來住院檢查,抽血指數一看到不成熟白血球,我跟庭庭心都涼了大半。

 

實在是因為小芳爸媽的態度修養之好,兩人都高學歷、媽媽甚至還懂日文,永遠客氣、永遠排隊等再久都不生氣,陪著乖巧的小芳在一旁安靜小聲玩著遊戲,讓人更難…對著這對模範爸媽解釋下去。

 

尤其在解釋完之後,當時總醫師學姊要求父母幫忙壓制哭號的小芳,我跟庭庭一邊忙著算BSA(體表總面積),一邊準備骨髓穿刺,媽媽忍不住到門外掉淚,爸爸轉頭壓著小芳手腳,暴力且疼痛的穿刺結束後,他們父母還對著我們一鞠躬。

 

那畫面,很揪心。

 

之後在總學姊的盡速安排之下,爭取時間,小芳開始了化療。

但是化療效果追不上病情惡化的速度,小芳就算是再忍耐打針都咬牙不哭終究是抵擋不住她瞬間像是被抽乾了所有活力一樣,最明顯的,那眼神再也沒有光。

 

值班時間幾次遇到小芳父母,媽媽全職病床邊照顧,爸爸下班後會跟媽媽輪班陪小芳過夜,兩人顧了快半年不曾間斷

小芳在體力好的時候,會抓著故事書要人唸,那床邊故事的畫面很美,最美的是,小芳父母對於醫療人員的體諒跟禮貌,始終如一。

 

 

一次半夜,小芳全身疼痛到冷汗直冒無法入睡,

她的爸爸禮貌又哀求的口吻問我:「小芳已經這樣好幾天沒辦法睡了,小劉醫師不知道能不能幫她再舒服一點?如果真的不行也沒辦法,但是看看還能不能再讓她舒服一些?」

 

然後是無數個鞠躬。

 

我心情沉重的翻閱了小芳半公尺厚的舊病歷,看看有無之前類似情況的前例用藥?

另一邊也打電話問了上線值班的,是另一個學長,

我:「學長,我查到之前小芳有用過Demerol(嗎啡類止痛),我問過小芳爸爸他也說之前打完之後止痛效果比較好,請問我可以開這個藥嗎?」

一邊查線上論文,有論文是建議這樣的治療。

學長同意後,我請護士取藥打針,再過半小時一看,小芳沉沉睡去,她爸爸在一旁對我微笑。

 

那微笑,疲倦百感交集。

 

問題是出在隔天,當科的總學姊一查閱昨夜值班醫囑,把我叫過去唸了一頓,唸是無所謂,沒有告訴我究竟為何禁用Demerol也沒關係,或許我需要所學的還有很多…

但是,嗎啡類止痛用藥屬於管制藥品,每一cc數都會登記,登記完之後要有麻醉藥品管制證號的醫師蓋章負責,當時還在受訓的我並沒有這樣的資格。

 

總學姊:「妳這樣的醫囑,妳有查證過嗎?」

我:「有,我查了論文(翻出),也查了她舊病歷之前也用過,然後上報值班總學長也同意」

總學姊:「…總之妳這個決定我不能認同,妳這個麻醉章我是絕對不會蓋的,妳自己處理。」

 

當時還是小菜鳥的我,還沒有據理力爭勇氣,尤其一聽到甚麼資格管制的認證就嚇呆了。在跟庭庭一把眼淚一把鼻涕講完後,眼淚擦擦,找了原負責主治醫師蓋章,也再次確定了其實這樣的開立是可行的。

 

但是那個不問是非、不明黑白的「反正不能認同」,

讓我下定決心,之後我在當總醫師帶學弟妹時,就算再怒急攻心,也要盡可能就事論事規則清楚,更甚至要能虛心承認自己的…無知或所學仍廣。

 

醫學之海,沒人是全知的神。

 

「不能認同」

不需要這樣。

 

那天的小芳爸爸疲倦的笑容跟總學姊斥責的畫面,深印我腦中。

 

 


 

 

那天大陣仗來了個呼呼喳喳大嗓門的年輕少婦,全身行頭非常時髦,但是…

 

「叫你們護理長過來!要不然就叫主任過來!」

 

我一個欠身「欸」,店小二招呼客人搓手樣,

「不知道客官今個兒想點個甚麼…啊不!請問您有甚麼事嗎?」

 

少婦:「妳們這裡誰打針打得最好,給我找來幫我小孩打,妳知道我之前在X大那邊,吼!也說是甚麼醫學中心,結果打針打了好幾針都不上!」

 

我:「打針打得最好唷…」

我眼神飄向後方一排拼命揮手搖頭的護理師們,沒辦法,還是出賣了!

「其實妳住這床的負責護士打針打得最好。」

 

傻的才會以為頭銜大就越會打針/餵藥/開刀,頭銜越大的管理職很多都不碰臨床了好嗎?

 

少婦:「可是她剛剛第一針沒上,我不能再讓她這樣亂扎針了!」

我心想:要一針上唷,我知道有一種兒科關起門來隔絕家屬的PICC line啦,可是那重點就在於「隔絕家屬」。

 

少婦繼續:「拜託在X大我就把事情鬧大到報紙記者都來!我家小孩整個受虐耶!他現在看到妳們穿白袍的都會怕得抖起來,而且半夜都睡不好!這已經是精神壓迫!我出院的時候是他們院長送我出門耶!拜託妳們”這麼大間醫院”又”人家說有多好”,我才”特地轉過來的”!」

 

挖賽,重點關鍵字一次收集完成XD

 

我試著解釋:「小孩如果血管細,皮下脂肪又多,會真的很難打針…」

少婦怒吼:「我不管啦!妳們下一個要是打針的要給我保證一針就上!」

.

.

.

誰敢保證啊!

少婦繼續:「還有我要會診兒童身心科!我小孩現在已經有心理陰影了!」

 

我無言,低頭看她推著娃娃車內三個月大的米其林胖寶寶,

.

.

.

三個月,兒童身心科…

 

腦中浮現一句話:

A question that sometimes drives me hazy--am I or the others crazy?——Einstein
愛因斯坦:有時我會迷惑,是我瘋了還是其他人瘋了?

 

我想,在這個繳了微薄健保費就能做大爺的地方,只要聲音大就永遠對的。其他人都是瘋的。

 

還在安撫家屬中,她家那隻米其林大概是感應了媽媽的怒氣震動,一個突然就吐了大口500CC的奶,少婦眼明手快雙掌接住。

 

而我為何能準確知道是500CC呢?

因為少婦雙手接住之後,為了避免髒了她的名貴娃娃車,直接把奶潑在我褲子上,一滴不剩。

 

那個順手俐落的狠勁,拋灑著紅繡球啊正打中我的頭呀

 

呀嘿

 

 


 

當時我是真個不明白這是個怎樣的父母心

除了自私沒有別的形容詞

到後來我每次看到別人家肥嘟嘟手腳一節節像香腸一樣的胖小孩

第一句好可愛唷

(下略)

這手肉成這樣到時候怎麼打點滴啊

XD

 


 

而,最後一次遇到小芳那晚值班,

我為了另外一種面貌的父母心給震懾到了。

 

那晚,小芳父母都在床邊陪著她,他們沒有再按鈴或是到護理站裡帶著歉意要求些甚麼。

經過半年多的總總苦難總是乖巧懂事不抱怨的小芳,喟嘆了一句:「我...好...累...

 

沒有再醒來

 

病房裡常常播放的電視卡通關掉了。

整個病房只有我們醫護人員進出的貓步聲。

牆上的鐘被她爸媽拔掉了電池。

他們在床的兩側圍繞住她,沒有抬頭看我們沒有哭。

他們輪流輕聲的在小芳耳邊細語或低吟。

 

很久,很久,

很輕,很輕。

 

大概是幾小時前,我就把心電圖機器的心跳鳴聲關掉了。

那越來越緩的心跳聲已經不可能再支撐一縷靈魂附著在肉體上。

值班醫師需要見證心跳停止開立死亡證明,此刻...不重要了

 

小芳的眼皮半睜著,

沒有一絲眨動

彷彿還在聽著這最後、最後的人生告別。

她爸爸說:「妳真的是一個很棒很棒的好孩子...

妳不會再痛了,不會再打針了...

「這次可以睡飽飽的跟天使去玩唷

天堂上面有軟綿綿的雲跟好多好多糖果...

如果跑太快跌倒了這次以後都可以哭唷

沒關係妳可以哭囉」

 

把拔跟馬麻會拜託小天使去給妳呼呼跟秀秀

 

睡飽飽的跟天使去玩唷

輕輕一吻

把小芳眼睛輕輕摀上

這時她媽媽唱了一首很熟悉,曾經聽過的日文兒歌。

  

  (建議搭配音樂 Chouchou - 子守唄)

 

我用盡全身的力量,咬,緊,牙。

憋到退出門外之後,

才讓淚水奪眶。

 


 

守りもいやがる ぼんからさきにゃ
雪もちらつくし 子も泣くし
已經疲累於照顧孩子了  過了 盂蘭盆節後
雪開始飄下了      孩子也在哭


盆が来たとて なにうれしかろ
かたびらはなし おびはなし
即使在盂蘭盆節來臨時 有什麼好高興的
沒有新衣服                 也沒有繫衣的腰帶


この子よう泣く 守りをばいじる
守りも一日 やせるやら
孩子總是在哭泣 照顧他更辛苦了
照顧他一整天     我應該是消瘦了


はよも行きたや この在所こえて
むこうに見えるは 親のうち
真想能早日離開 越過這個地方
在對面的那邊可以看到我雙親的家

 

 


 


一直到很久、很久以後,我自己當了媽媽,

我才開始慢慢了解到所謂…「父母心」的各種面貌。

我開始同情起在公眾場合控制不住尖叫孩子的父母;

我開始理解父母會壓力破表的可能

我開始能夠稍微忍受一些小孩造成突然的桌椅打翻、飲料濺濕;

我開始理解到每個家的「家教」要求程度不一;

我懂得那句所謂的「妳們沒當過父母不懂」

 

To lose a child is to lose a piece of yourself.——Dr.Burton Grebin

失去孩子,等於失去自己的一部分。

 

但是我也了解這些不是用來逼迫或要脅醫師的理由

沒有理由是合理可以威脅醫師的藉口

 

 


 

我在我工作最大壓力及喪失曾經不可動搖的認同感時,

在聽到女兒阿寶掉淚哭哭說:「阿寶想~馬~麻~」

「阿寶要跟~馬~麻~一~起」

 

我做了「陪伴家人」的選擇。

 

 

深夜,我抱著阿寶笑鬧打滾在床上,「妳知不知道把拔馬麻很愛妳?」

阿寶抱著我做給她的襪子草泥馬娃娃說「豬到」。(臭奶呆)

 

父母心。

 


 

 ps.歌曲介紹

子守唄(搖籃曲),全名"竹田子守唄",日本民謠

是古時窮困人家小孩在外鄉幫忙看雇小小孩所唱的歌謠

貧窮的辛酸及想念父母的心表露無遺

 


創作者介紹

Lisa Liu 女外科的血淚史

Lisa L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9) 人氣()


留言列表 (39)

發表留言
  • lajason
  • 您的每一篇文章我都看過了,寫得很棒.
    Thanks a lot
  • 謝謝唷

    Lisa Liu 於 2014/02/27 00:01 回覆

  • itna
  • 看這篇看到眼眶溼,忍不住想留言。

    文筆真的很好,請要繼續寫下去。

    忠實讀者
  • 感謝感謝

    Lisa Liu 於 2014/02/27 00:01 回覆

  • gita
  • 哈哈,很正的表姊妹?!有接近的血緣,所以您也很正^_^
  • 啊哈哈(心虛)

    Lisa Liu 於 2014/02/27 00:02 回覆

  • 訪客
  • 謝謝小劉醫生的文章,都療癒我的心^^
  • 謝謝

    Lisa Liu 於 2014/02/27 00:02 回覆

  • 黃健誌
  • 見苦知福。初為人父,看到自己的孩子無病無痛健健康康的誕生,從顢頇學步到喊著把八然後飛奔而來迎接下班的我。
    縱使妳有時候發脾氣不肯睡覺哭到聲嘶力竭,
    喜歡咬防撞條和其他所有東西,愛翻垃圾桶當拖鞋糾察隊。
    但是只要看著手機裡桌面上妳可愛的瞇瞇眼笑臉,
    一切就都融化了~
  • 沒錯
    天使與惡魔的化身

    願寶貝永遠健康有活力

    感謝回應

    Lisa Liu 於 2014/02/27 00:03 回覆

  • Claire妞~Tila麻
  • 小芳就是小花嗎?
  • 撰文時因筆誤,尾段之小芳誤植為小花,感謝網友們留言提醒,已做修正

    Lisa Liu 於 2014/02/26 13:19 回覆

  • Vicky公主
  • 真的,當ㄌ媽之後,一切都變得不一樣ㄌ
  • 真的真的

    Lisa Liu 於 2014/02/27 00:03 回覆

  • 讀者
  • 每週都很期待你的故事分享,這篇真的很感人,也真的很美,謝謝分享
  • 這次因為臨床工作實在太~~忙了
    所以延後了點時間發新番

    會再更加油:)

    Lisa Liu 於 2014/02/27 00:55 回覆

  • asystole
  • peds真是不容易的科別呀
  • 沒錯
    像是訓獸師XD

    Lisa Liu 於 2014/02/27 00:04 回覆

  • 阿峻
  • 看完這篇五味雜陳 特別是我才在三天前因為一些突發狀況搭小白車去醫院
    因為心電圖VT太勁暴 南基建議我轉診去醫學中心 後來我轉回台大 因為那邊有我之前這個問題的病歷 小白車上一路從南投開回台北還真的有夠遠 但美美的護士大姐還一直很貼心的怕我曬太陽一直用棉被調整位置檔住小白車的車窗

    你們真的好辛苦 好偉大呀~~
  • VT?你有被電嗎?
    真是驚人的體質 XD

    祝健康唷

    Lisa Liu 於 2014/02/27 00:05 回覆

  • merfolk
  • 又是一篇在上班的時候偷看到令人鼻酸,
    只好趕快關掉的文章.....
    在醫院這種常有生離死別的環境下,
    還真的是與一般人的生活有很大的不同。
  • 嘛~嘛~
    那下次趁有空檔再把文章看完囉~~
    派托~~(扭)
    XD


    Lisa Liu 於 2014/02/27 00:16 回覆

  • 精靈貓
  • 唉呀,放了洋蔥啦!! >-<
    剛才發現您的FB可以訂閱
    馬上訂閱了!!
  • 謝謝

    Lisa Liu 於 2014/02/28 00:43 回覆

  • Aaron
  • 請繼續記錄下去!
    你很棒真棒!!!
  • 會加油
    感謝

    Lisa Liu 於 2014/02/28 01:55 回覆

  • Milly
  • 您的文章傳遞各種情感與力量,謝謝~
  • 謝謝

    Lisa Liu 於 2014/02/28 01:55 回覆

  • Jessie
  • 謝謝妳的回覆!!嗯我是高三生,原本我只是衝動下留言覺得根本是那個發燒37.8度baby的媽媽瘋了。這兩篇報導我之前有看到,我覺得臺灣的醫療環境這麼不友善媒體要份很大責任,選擇性的傳遞訊息給大眾,也偏頗地遺漏很多面向,最糟糕的是很多人有思考卻寧願堅持自己是對的,而不參考專業意見,甚至覺得那些專業人士是拿專業兩字壓別人。總之我覺得很難過,更應該說很無奈,如果大家都只相信自己的判斷難道醫生醫學院讀七年加之後N年的臨床經驗都是假的。嗯 還有謝謝妳的文章提供更多人思考的面向與機會:))噢還有動不動就拿醫德兩字說嘴,這些人也沒具有「病人德」嘛
  • 感謝你的仗義
    真的很棒 你的回應

    其實每個衝突都會有正反兩方的看法
    人在病急投醫又氣急攻心的時候
    不見得能像你一樣對於醫師的專業充滿信賴

    之前打人的"黑支"
    他就算罪證確鑿 累犯連連
    在臉書上支持他鼓勵他贊同他的還是一片叫好

    那抱持著"反對暴力相向醫療人員"的看法人們
    又是怎樣的存在呢?

    沒有一定的"正確答案"

    病人不須"德" 只要健保卡秀出來
    醫師就是要診治
    這是可以確定,在混亂的醫療互動中,剩下的"正確答案"

    要不然整個醫療就會崩毀了...

    寫下這些無奈 能讓多一點人去思考 再多一個人...
    過年急診爆滿時 能讓少一個人跳腳怒罵醫師 再少一個人...
    就真的萬分難得了

    高三...(遠目) 準備要指考了嗎?(當年我們叫做聯考)
    再次謝謝你的剖析跟評論
    非常精闢
    想必國文作文一定高分 :)

    謝謝

    Lisa Liu 於 2014/02/28 02:05 回覆

  • 小魚
  • 不好意思,看了你的文章後有深沈的感動,借分享這個感動,謝謝您
  • 歡迎轉載
    註明出處
    不用歹勢

    Lisa Liu 於 2014/02/28 02:06 回覆

  • Pei Pei Li
  • 小劉醫師,意外發現妳的文章發現像是挖到寶: ),越看越有趣於是多停留了腳步,潛水了一陣子,這篇文章真的很感人看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忍不住留了言,同是醫療人員看著總有深深的感觸,妳的文筆很棒!!!!!!有時也超級爆笑的(會令人笑到噴飯!!!!!!)
    很喜歡,希望妳能一直寫下去(支持+1)
  • 謝謝唷
    同業人員的支持更是我的動力

    Lisa Liu 於 2014/03/01 03:29 回覆

  • l09215363
  • 怎麼辦 這篇看到爸爸臨別的話看到差點飆淚....
    然後 真的辛苦了 小孩子不管有沒有生病都超難對付的
  • 我們也都是小孩過來的XD
    只是好像大家都忘了齁

    Lisa Liu 於 2014/03/01 03:48 回覆

  • Cathy Hsieh
  • 今天家人身體不適,只好到醫院掛急診。
    意外看到急診室人滿為患,不論醫生、護士、掛號、收費小姐
    大家沒放假、依然耐心照顧大家的健康,除了感謝,還有感動。

    醫生之所以社會地位高,並不是因為高薪,而是肩負著病人的健康跟生命安全
    而此二者又關係著一個人的、甚至一家人的生活品質跟人生走向
    那種壓力,又豈是一般人所能體會的?

    忽然很想念小時候爸媽帶我們去看醫生時,那種敬畏又尊重專業的神態
    如果醫生無法治好我們的病,我們會相信醫生已經盡力、可能是當時醫學的限制,而不是非得找個誰來為自己的不幸負責....
  • 非常非常謝謝你的體諒

    能後互相體諒跟多一點了解都是好事

    不過話又說回來 舊時代的"父權"醫療讓病患禁聲 倒也不見得是百分百那麼值得讚揚的事情
    權威被震垮 取代的是需要更多解釋跟互動 反而是真正現在病患之福

    不幸時想找個誰墊背...這難免
    希望看過網誌文章的人在恢復理智時 可以多一秒想想

    台灣醫療距離崩壞就延長一秒的壽命

    謝謝

    Lisa Liu 於 2014/03/01 03:47 回覆

  • 王惟羿
  • http://www.ettoday.net/news/20140228/329834.htm?from=fb_et_news
    (請討論健保議題謝謝)
    不知道是韓國敲台灣人還是如何,我只覺得在台灣早產可能不用這麼多。

    健保是個很棒的制度,可是太多人濫用跟不珍惜
  • 我這邊不是社論 而且這事件已經太多人討論
    還是可以簡單講 這件事幾乎都是同一論調

    無關種族 風險本該自負

    台灣的早產為何價錢可以不用這麼多?
    因為你我的健保費?
    最主要還是醫護人員的"專業能力"對應收入被壓縮了

    韓國可以經濟起飛 全國人民平均所得不斷提高
    對應
    台灣 經濟如何走向 平均所得又如何?

    這樣的提點 不知道您是否想像的到?

    開放性討論 更詳細專業的可能還是要專家來談
    非常感謝您的回應

    Lisa Liu 於 2014/03/01 03:49 回覆

  • LLM
  • 打嗎啡類的藥不知道是不是很嚴重。

    印象中好像只有快死掉的人才用這類的藥。

    或許 無理的言語 只是替病人尋找更好用藥的直覺反應吧
  • 兒科是真的非常非常少在使用嗎啡類藥物
    或許當時能有更好的替代方法

    如果時光回溯
    只要是總學姊的病人
    我半夜也不管是不是她下班時間
    call都把她call起來尿尿兼給我答案

    或許會好一點....才怪!XD


    臨床上所謂的責任制跟指導不是這樣"挾怨"的

    Lisa Liu 於 2014/03/02 00:50 回覆

  • Mint
  • 今年是小大一
    寒假期間被學姊抓去返鄉服務隊當隊輔(國小冬令營)
    我的小隊中有一個很愛挖洞的小孩
    常常不注意就在挖掘地面令人有點頭疼
    但倒數第二天的下午她突然一直抓他自己的手
    我叫她不要再抓癢了並看他的手...
    手大概有一半的面積長了紅斑!
    那時我的直覺就是"過敏"
    學姊說可能是皮膚乾燥拿了乳液給他
    結果證實我的直覺是對的
    學長打電話給家長後說:他爸爸等一下會拿藥來
    這個等一下就是將近一個下午
    我說:不要在抓癢了喔
    他靠在我的懷裡一個下午一直嚷著嚷著:好癢
    本來以為他是很調皮、不聽話的小孩
    那個下午我完全改觀了,沒有抓過一次癢...
    或許他只是對這世界很好奇才到處挖洞?
    有著黑色羽毛的小天使被誤認成小惡魔
  • 細心能更理解小小孩
    謝謝你的分享唷

    Lisa Liu 於 2014/03/02 20:55 回覆

  • elinorlin
  • 早上等捷運習慣看關鍵評論網
    看到了您的文章 也不顧旁邊是擠得滿滿板藍線
    哭得眼淚鼻涕直流
    我是護理人員 也是小孩的媽
    謝謝分享醫護環境的亂象
    卻也穿插著我們之所以堅守崗位的意義
    不會吵的小孩 格外讓人心疼
    這也是待在急診10年之後 退守到加護病房的原因
    我無法承受小孩OHCA 再也不能

    謝謝你如此揪心的分享 希望雨趕快停 ^^~
  • 拍拍(遞衛生紙)

    那種整個揪心的痛真的是醫護人員最不願遇到的

    謝謝閱讀

    Lisa Liu 於 2014/03/07 17:42 回覆

  • 小聿媽
  • 這篇太催淚了
    當媽媽後才知道其實自己對死亡根本沒有那麼灑脫
    我想小劉醫師的女兒一定很開心馬麻可以陪著她
  • 當媽媽之後很多花草鳥樹都隨著孩子的視角變得不同:)

    Lisa Liu 於 2014/03/12 04:50 回覆

  • 您的暱稱 ...
  • 離開臨床的我每次看了妳的文章都好有感觸,我好喜歡我的工作,但我也好愛我的寶寶……目前的我選擇陪伴我的寶寶,也許有一天我也會回到臨床……希望醫療人員的工作有改善的一天,不用讓我老是在家庭與工作中兩難。
  • 希望囉
    一起努力

    Lisa Liu 於 2014/03/13 01:11 回覆

  • kfc99
  • 我上次被一個護士~抽血~插了3針((...結果都沒抽到~~超想殺人...
  • Lisa Liu 於 2014/03/13 11:21 回覆

  • Chung
  • 好感人的文章
    對癌未病人用Demerol我覺得沒什麼錯
    那位學姐也太沒擔當了
    好心疼早逝的小孩和有禮貌的父母
  • 心疼
    希望終究有一天能止住這些悲傷家屬的淚水
    謝謝

    Lisa Liu 於 2014/03/17 00:08 回覆

  • Chialan  Shen
  • 謝謝醫師及所有醫護人員....
    看著妳的文章,讓我的眼淚奪眶而出.....止不住啊...
  • 謝謝閱讀

    Lisa Liu 於 2014/03/18 00:58 回覆

  • Katze
  • 醫師您好,我目前是準備轉學獸醫的學生

    從您的文章剛出來時就慢慢有在看
    家母是醫護人員,在我小時候成長過程裡有很少的相處時間
    她回到家時我已睡著,或者我剛放學時她才值完夜班正在補眠

    結果不小心交了一個醫學系的另一伴,在陪伴家人/另一伴的過程中逐漸理解到目前健保是如何蠶食白色巨塔的處境

    也有醫生朋友說他買了鉅額保險只怕他有個萬一無法照顧家庭
    說真的,這些都很心酸
    我要謝謝你寫出這些文章,它帶給我很多勇氣及同理心

  • 目前台灣保醫師的訴訟險只有一間...嘆
    台灣做醫生 尤其五大科 尤其外科 真是不歸路

    謝謝你的分享

    Lisa Liu 於 2014/03/18 00:59 回覆

  • 大J
  • 你好~我是醫學系的小大一 昨天上課時(欸)意外找到你的部落格。老公的日常讓我在大家都睡很熟的英文課笑得東倒西歪非常之引老師注目 老師還以為是他的冷笑話真的很好笑讓她老人家開心了一下也是美事一莊。看庭庭的事情雖然讓我大噴淚但是在家裡哭也沒人看到但剛在化學課看了這篇眾目睽睽之下默默流淚好生尷尬啊(好生尷尬的應該是這位同學上課滑手機吧)嗚嗚 文章裡有洋蔥 是洋蔥啊!
    不過說認真的 很謝謝小劉醫生在百忙之中仍撥空寫這些文章 一方面讓大眾能對台灣醫護界有所認識另一方面也讓我們這些後進能對未來的生活做好些心理準備。從小就以當外科醫生還要跟著無國際醫師行走天涯為職志的我 在拜讀您的大作後內省了不少 我也想生孩子也想要有自己的家庭 那這樣我有能力兩邊都撐得起嗎?還是要想家嚴一樣走小科(雖說家嚴走小科我也沒有比較常看到他啦)?看著你的文章 想起家父每天為病人們盡心盡力 每天早出晚歸 而我卻又叛逆又不可愛 爸爸想要和我講講話我不是不耐煩就是盯著電腦手機然後用“喔”“嗯”應付 從沒想過爸爸在工作時面臨的壓力有多大要處理的事情有多多 讀完您的文章後想到愧疚感尤生而來。講了這麼多好像沒什麼重點 我想表達的就是很謝謝你寫這些文章 或許你沒感覺到 但您的文字真的帶給很多人很多想法 所以 謝謝你:)
  • 謝謝你的分享
    當年上課我們都是台下看報紙XD

    確實面對很多空泛不實的醫科畢業生
    有時看著滿腔熱情被澆熄
    真的會很無奈
    但是醫科生選擇五大科 這會占用掉你們至少三年的見習實習PGY時間
    其實是有意義的

    看看學長姐們過的是多悲慘的生活
    然後再想想自己呢?

    這很現實

    加油

    Lisa Liu 於 2014/03/19 02:16 回覆

  • Sherry Hsiao
  • 這篇洋蔥很大啊!
    自己小朋友10個月時因泌尿道感染住院,幫他打針的兩個護士也是滿頭大汗,還一直跟我解釋,我也很不好意思的一直跟他說"拍謝"。沒辦法,手粗血管細,用手電筒照半天也插不到(毛毛蟲不好弄啊),最後只能打腳踝,哈哈。
    不過,看著孩子唉唉叫,心都疼了。但,也不是對護理人員發飆的好理由。很幸運的在兒子住院時,醫護人員都對我們很好,最後出院時還找兒子合照。至今對他們還是感到非常感謝。現在小朋友也大了點,看醫生不會亂哭,不過遇到牙醫就…╮(╯▽╰)╭只能說牙醫生,辛苦了,我兒子掛號那天您應該算是災難日了,哈哈。
    再次謝謝你們這群認真的醫護人員為我們守候。
  • 我家這隻看牙科
    全程尖叫咬著牙科醫師的手指...

    看著牙科醫師還邊抬頭跟我討論
    我都好內咎XD

    Lisa Liu 於 2014/03/19 02:20 回覆

  • Xenia.H
  • 謝謝小劉醫生的分享
    昨晚一口氣閱讀完全部文章 好不過癮

    這篇真的太催淚了(╥﹏╥)

    謝謝所有辛苦的醫療人員 (鞠躬

  • 希望你沒眼花XD

    感謝閱讀
    感謝感謝

    Lisa Liu 於 2014/06/09 00:37 回覆

  • Ascky Chen
  • 劉醫師 謝謝妳的血淚史 (誤)
    母親這幾年身體一直很差(全身壞光光 orz)
    出入各大醫院 也接觸到很多醫師
    有時候會又心急又無奈 因為 -> 病情解釋/居家照顧等 無法解惑
    遇到過各種類型的醫師(家母幾乎每科都要看啊 Q Q)
    超有耐性、冷靜、很心軟、各種醫師
    也遇過超級專業的醫師 -> 提問無效 直接告訴妳重點 結束 (啊?啊?啊?)
    總之…劉醫師的文章讓我們能更了解醫師這個領域
    也更能體會醫師在表達病情時的方式 --> 不是沒有同理心 而是「重點」
    謝謝劉醫師的好文 讓領域外的人們也能有深刻體會 醫護也是人 也有各種個性 ⊙⊙
    願醫療人員的環境愈來愈友善!!
  • 謝謝你的體諒

    能夠多一個病人家屬的轉念
    就多一份力量回饋到醫療現場
    這是我最榮幸的事

    Lisa Liu 於 2015/12/09 02:59 回覆

  • Cat
  • 這幾天看妳的文章, 直到看完這篇落淚了

    我上個月跟這個月因為頭暈摔倒到醫院急診室報到 (人在澳洲), 上個月的急診室醫生是 junior doctor, 看完我之後說要跟 serior doctor 討論, 想說她應該是醫學院剛畢業 (我不清楚澳洲醫療界的層級); 她在抽血時並沒有一次就找到血管, 我想到我常看的家醫第一次幫我抽血時, 很快找到血管, 重點是不會痛, 我的家醫技術真的好, 畢竟每個醫生也都是從菜鳥開始當起, 所以急診室醫生的抽血技術不好可以理解, 她也盡力了, 有一天 junior doctor 也會變成 senior doctor

    謝謝妳的分享
  • 謝謝妳QQ

    也謝謝每一個願意給新手醫護機會的病人
    謝謝

    Lisa Liu 於 2015/12/09 03:00 回覆

  • Anna Chen
  • 天呀...大哭,無法控制眼淚
    怎麼可以忍到外面才哭哩,好偉大的父母(深深的敬佩)
  • 家屬已經很難過了QQ

    謝謝閱讀

    Lisa Liu 於 2015/12/09 03:01 回覆

  • 喵
  • 我們牙科遇到小朋友不肯張開嘴
    通常也捏鼻子會有效,
    可是~~
    上次好巧不巧遇到一個有開咬的小朋友(上下排牙齒無法完全咬合,會有縫隙)
    所以小朋友被捏著鼻子,依舊牙齒咬緊緊的繼續哭=.=
    (開咬的縫隙,剛好讓空氣通過這樣=.=)
    好在我們有張口器,可以把牙齒撐開XD
  • 遇到暴牙蘇XD
    這真的是太高難度了

    Lisa Liu 於 2016/11/11 18:0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