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0006  

目を闭じて浮かぶのはあの时见た最後の月
    閉上眼睛浮現在眼前的 是那個時候看見的最後的月亮
    
覚えていて 夜が明ける前に来て 私の名を呼んで
    還記得 你在黎明到來之前呼喚著我的名字 

<Sign 0 ---Chouchou >建議搭配背景音樂

 

 

情人節即將到來講個應景的故事吧!

這是關於一個黃色N次貼的故事

--------------------------------------------

大黃是我唸書時代時的直屬學弟

直屬的學長姐跟同座號的各屆學弟妹歸屬於同家族是醫學院裡面長久以來的習俗

除了傳承筆記各科考試重點最重要的就是學期家聚裡共聚餐閒聊打屁

當時已經在醫院實習的我難得一次回到大學裡重溫無憂的學生時光...

(啊~~在醫院都被前輩電假的還是幼嫩的學弟妹們會張開溫暖雙手歡迎我~~)

 

當時我一新生報到看見大黃就相信這傢伙將來是個人才而且還是活動組的人才

 

帥不用說口條清晰又搞笑,最重要的是居然可以在大家初次見面時自告奮勇帶團康活動

甚麼活動咧?

"巧克力加牛奶"

這要怎麼玩? 基本上這是個變態的遊戲(爆笑)

一排人站一列每個人一起喊著"巧克力!巧克力!加牛奶~"的口號

然後由第一個人發起動作下一拍由隔壁的人複製動作依序傳遞下去.

哪變態?唉唷...(拍拍) 每人都有過青春啊!

想想如果第一個人的動作是翹屁股傳給第二個人做同樣翹屁股時如果這時第一個人動作變成拍第二人屁股時呢?

go on and on...第一人的"巧克力"加第二人的"牛奶"是也

所以只要第一個發起人夠變態(再次)這遊戲玩到最後都會搞得哄堂大笑...

 

就在眾人瘋狂拍手叫好下大黃學弟給自己的初次登場贏了個滿堂彩!

事後證明他也果然在大二時變成醫學營隊的活動組一員

而且也順利交到同班女友"小花"成為人人羨慕的班對

只是當時我實習得如火如荼比較沒時間聚會

倒是常常在宿舍的茶水間遇到小花

聊天聊著覺得真是個認真有目標的好女孩

原來小花跟大黃都是對方的初戀

有著共同的目標不甘只是在台灣當醫生

他們提前就共同進入大學實驗室裡學做實驗跟累積經驗

"希望將來有機會出國深造"

 

聽完我會給予一些臨床上相關資源的建議

然後每每都反省一下當年我也是混學生時夜遊玩耍到日夜顛倒...慚愧(>////<)

 

------------------------------------------------------------

 

之後再聽到大黃的消息,竟然是在醫院裡突然接到小花的電話!

小花:"學姊!!大黃突然昏倒了!!"

大黃在一次實驗時,突然大叫一聲"頭好痛!啊!"然後整個人站著直挺挺向後倒昏迷,

救護車很快就把大黃送到醫院急診,電腦斷層一看,整個腦溢血!蜘蛛膜下腔出血及腦內血腫..

這樣年輕的人會腦溢血最有可能是血管性的問題,而且這完全無從事前預防...果然進一步血管攝影一查,一個大大的血管瘤就這樣爆裂開來...

我緊急聯絡到值班處理的神經外科學長,他已經接到急診通知跟值班主治馬上評估需要緊急開刀將動脈瘤夾除,

我一邊結束手上病人的病歷,衝到急診一看,

急診裡除了小花,還有好多同班的學弟們著急,

著急也沒用,能真正改變並給予幫助的還是要真正能開刀的神外醫師來才行!

最快的速度,大黃完成了開刀準備,

連頭皮都是值班理髮店阿公(醫院裡連理髮店都要值班)理光的頭髮,

飛車推病床進開刀房內

 

-----------------------------------------------------------------------

 

神經外科的刀跟心臟外科一樣

在我這個一般外科眼裡看來都是神之手等級的領域

精密細微不說必須在最最最短的時間內爭取最關鍵的病人預後機會

有句俗語"Time is money"

心外說"Time is mucle"(心肌)

神外說"Time is brain"(腦細胞)

能夠搶救回多少每秒都在流逝的心肌或腦細胞就看他們手指尖的絕活能多快進行到出血壞死部位。

我在受訓輪訓到神外刀房時有其榮幸能夠練到開顱手術但是光把頭皮從頭骨上剃除整個翻開的動作

我習慣性的"粗魯"就嚇壞他們XD

(拜託!我算很Lady的了)

應該是說我習慣對待了範圍廣大要扯要拉任君隨意的肚皮在寸土寸金的腦部空間每個細微動作都要謹慎再謹慎

就如最上開腦手術附圖所示,腦部所用的手術夾子跟器械都細小但是又精密到可以夾起半顆芝麻或是一根頭髮的程度,連使用的止血棉(白長塊有兩條藍色細線物)都好精緻,甚至電燒探頭為了避免沾黏扯動周圍神經組織,都還鍍金

(貧窮科出身的我是讚嘆不已)

 

然後大黃順利完成第一次開刀,還在加護病房觀察時

術後第三天血管瘤又爆裂了第二次這次甚至連學長都不敢預測手術後的情狀...

"爆掉兩次的血管瘤死亡率非常非常高現階段我們最好的目標就是能夠活下來再說"學長說給大黃爸媽聽,在第二次要推進開刀房之前

而這樣的話我不敢轉述給日日哭紅了雙眼的小花知道...

 

奇蹟似的大黃生命徵象穩定下來了

但是這對他遠從外縣市趕來的父母來說,不是奇蹟

 

大黃媽媽發抖著問學長"能夠醒來的機會多少?能夠復原的機會多少?"

每個家屬要求的不是只有心跳呼吸血壓穩定本來活生生跳蹦蹦的表現優異醫學生啊?!

怎麼都不醒?要多久醒?醒來以後會變怎樣?

...

這也是每個神外醫師的痛已經用盡一切可能搶快了已經做盡一切努力了,可是還是不夠...

 

學長只好講了實話"爆掉兩次的血管瘤死亡率非常非常高現階段我們最好的目標就是能夠活下來再說"

一樣的話,重複再重複

能理解因為家屬不能接受但是神外醫師必須狠心的把他們飄在汪洋裡手中緊抓的稻草都抽走

"先活下來再說"

 

---------------------------------------------------------------------

 

這段期間小花日日陪伴大黃及其父母

家屬探訪時間她在;

有學長查房時她在

值班完的空檔她也在

我找到小花問問她自己境況整個人變得好憔悴,當時已經距離開刀過一個多月

小花"大黃一直沒有醒來..."

"GCS呢?"(昏迷指數)

小花"很穩定...就是To pain..."哽咽

"唉...妳有沒有好好休息?"

小花"學姊我一直查論文,關於大黃這樣類似的病情,有一些部份我看不懂,妳可以幫我看看嗎?"

她翻出一疊論文,上頭貼著黃色N次貼標註著不懂的地方,

她:"...真的預後就都這麼糟嗎?

我只能給她一個"明知又何必再問"的無奈表情

 

小花:"學姊妳知道..."

"看著他爸媽歷經否認、憤怒、討價還價這些五階段,我卻已經在最後的無奈接受階段,這還不是最難受的..."

"最難受的是..."

"他現在只剩下最簡單的洋娃娃眼動現象(doll's eye phenomenon)跟肌腱反射(Tendon reflex),可是他爸媽卻會解讀成大黃在看人或是手腳會動...."

知道這些專有名詞只是代表腦傷沒有惡化,不代表任何家屬所期望的好結果,

這種巨大的無力感...

 

小花繼續講:"現在大黃實驗室的研究由我繼續,畢竟快要有成果了,也曾經那是我們的夢想,"

 "還有學校同學裡面大家想要輪流來幫大黃翻身拍背,我也需要幫大家討論一下排班"

我整個瞪大眼睛,這女孩究竟有多大的韌性?

 

小花說:"我發現醫學中心就算這麼大,真正能給與像大黃這樣病人的幫助少之又少,醫師來了又走,復健師還要會診才會出現,這中間巨大的空白我們能多做些甚麼嗎?多做一點都是好事,可是沒有人講"

"多做一點都是好事"

"畢竟大黃才剛昏迷前,還在跟我討論申請國外進修的事,我們已經申請出去了...他說甚至連美國醫師執照考試都可以研究一下..."

"還有,我們還有那麼多話要講...我都還聽得到他的聲音"

"我不知道...我自己還能不能夠撐得下去"

 

在愛情面前,年輕與勇敢永遠受到祝福;

然而在生命巨變之前,卻也最容易受到考驗。

小花像是草地裡的被巨石輾壓即將枯萎的..小小花朵。

 

---------------------------------------------------------------------------------------

梦に见たのは満开の花 甘い香りを闭じ込めたわ
         在夢裡看見盛開的花 幽閉的香甜味道
    
  残して声を 残して言叶を
      殘留的聲音 殘留的語言

                       <Sign 0 ---Chouchou >

---------------------------------------------------------------------------------------

半年後,

終於在一次值班時,我遇到大黃

 

臨時被派去神經外科加護病房支援,說支援也只是定時去幫腦傷病人打抗癲癇藥,

當時我半夜恍神踏進滿滿都是校服T恤掛牆上房間的時候,

耳邊聽到錄音機播放不同人講話細細碎碎的聲音...

"加油唷!"

"我們都在等你唷!"

 

放親友的喊話錄音在加護病房裡很常見,

還聽過放歌仔戲跟搖滾樂的,超吵!

我自己聽過最"特別"的一次是很像..呻吟?哭泣的錄音,半夜遠遠聽到害我邊打電腦邊發毛,

跳起來研究個清楚,原來是小嬰兒的哭聲...

(錄這個?!)

但是家屬有要求...

於是我只好在哭聲哇哇聲餘音繞樑中度過毛骨悚然的一晚

 

而當時我踏進大黃的病房時,

我只注意到牆上的衣服跟錄音,我沒看到大黃,

應該是說,我沒認出來床上那個病人是大黃,曾經意氣風發帶領著團康活動,又帥又活潑的那個學弟

 

打藥是需要先測點滴通路有無通順,然後關掉點滴瓶的流速,或是把點滴軟管折起,找到打針的橡皮口,慢慢推藥水,有多慢?當時前班交班同學說要推15分鐘,推完以後再把點滴打開確認藥水有流進體內

就是在那15分鐘之內緩慢推藥水的時候,我開始盯著牆上的衣服細看,

咦?是我們自己某屆學弟妹的系服!

一件一件看過之後,突然耳邊錄音傳來小花的聲音!

我這才定睛看向病人,

"不...會...吧..."

病人手環跟床頭名牌...是大黃的名字,

不過之前都叫綽號慣了,一時看到本名真的會認不出來,

但是真的認不出來的,是床上躺的病人!

 

兩眼無神,雙頰凹陷,小平頭看得出來有開顱過後鋸線疤痕,

手腳攣縮瘦到剩皮包骨,跟其他床的大白菜病人無異..

(大白菜..意指蔬菜..植物是也)

當下我只覺五雷轟頂被釘在床邊!

怎麼會模樣糟糕成這樣?!

 

小花的聲音細細飄了出來

"大黃,我是小花,記得我嗎?你之前實驗的細胞已經長得很好了唷..."

"申請的審查過了第一關唷,我們兩個都過了,你要趕快醒來看呀...你再不醒來,對方說只能取消你的資格了..."

 

那漫長的15分鐘,我竟然驚懼到連一點聲音都不敢發出來,

回過神發現藥水打完了,

我...忍不住對床上的大黃捏了一下手背做痛刺激測試,

大黃縮回手,眼睛依舊無神

我正面對上大黃,"大黃我是學姐唷!剛剛幫你打藥"

他眼神失焦飄移,打了一個大哈欠

 

離開床邊,翻閱病例,紀錄的昏迷指數維持相同,開刀後已經過了半年時間...

我仰頭嘆了口好長好長的氣,想到該找小花問問她境況了

 

小花在這段時間內,回大學裡辦了個社團,結合復健跟物理治療等同學,以及整個班上定期輪流人力,固定幫助大黃做復健避免關節僵硬,

然後固定班底成形後,開始跟收治類似病患的療養院合作,

定期的造訪跟輔助,

其中最重要的,是家屬支持這一塊

 

小花也通過的最後階段的國外深造審查,時間就在年底

她說:"我本來想要放棄的,一去就要兩年,大黃還需要很多的幫忙跟復健..."

我一方面佩服,一方面又有感觸說不出口

小花:"可是,大黃爸媽..."(突然落淚)

"大黃爸媽在一次深談,聽完我計畫放棄出國,他們...他們突然一起下跪!他們說,大黃的狀況穩定了,後續需要的復健也有社團幫忙了,要我就放下大黃..."

我一整個下巴都掉了!

我:"妳..妳怎麼辦?"

小花:"我一嚇也跟著跪,拼命扶起他們,大黃媽媽說..(吸鼻)說當我是半個過門的媳婦了,更要我把大黃本來應該過得生活好好過下去"

小花大哭,她說"我好痛...可是我...我知道或許真的要說再見的時候到了,或許真的還在拒絕階段的反而是我"

"我該怎麼辦?出國還是留下?怎麼辦?"

"我還想好好地跟他說再見,可是,大黃有聽到嗎?"

 

------------------------------------------------------------------------------------------------------

 

人生就是不斷的選擇,

最後小花選擇出國,

我依稀聽到有人埋怨說小花拋下大黃,

我都會義正嚴詞的反對,

"每個人選擇都有他的苦衷,就算是至親了都會久病床前無孝子,小花這快一年來的所有努力已經非常非常夠了!"

"她現在帶著兩人份的夢想一直一直努力著!這也是大黃爸媽的期望!"

 

究竟這麼年輕遇到愛的路上如此磨難,誰能苛責呢?

而這對年輕的伴侶連帶周圍的人始終不離不棄,深深牽動著我

 

近一年三個月後,大黃出院,

他已經恢復簡單自己進食跟穿衣,

醫學院當然是輟學了,

社團的造訪跟輔助復健依舊持續,

那是小花離開前留給他的最後祝福

 

小花受訓完兩年期間,在美國通過美國醫師執照考試,

世界數一數二困難的考試,

共三階段,第一階段筆試就奇難無比,第二階段要在當地有累積足夠的實習時數,最後第三階段的口試刁鑽又考驗臨場反應,喔對了!全英文唷。(廢話)

影集"實習醫生"裡有播,考完後會徹底打擊人格跟信心 XD

而小花已經無畏於任何考驗,通過後在美行醫

 

她很久之後託人捎信給我,

一個信封打開,小小張黃色N次貼,

我笑了...(=^_^=)

 

她寫著:"學姊,我過得很好!請不用擔心"

曾經爬滿疑惑跟注釋的小小張黃色紙條,

如今人生已經不再疑惑有了前進的方向,

握著軟軟紙張,可以感受到指尖傳來的堅定力量

 

看完信後,老公蜜蜂先生問我為何微笑,我牽著他的手,說"要健康一直走下去唷!"

 

 

 

小小的花,如今跨過遙遠海洋的那一方,盛開綻放

 

----------------------------------------------------------------------------------------------------------

甘い梦见ているわ もうずっとずっと 
          一直在美夢裡 直到永遠
    
いつかの月に 照らされた 光の线に沿って
          沿著被那天的月亮所照射的光線
    
今梦の続きを见ている 
           看著如今依舊持續著的夢

 

                 <Sign 0 ---Chouchou >

-----------------------------------------------------------------------------------------------------------

 

謹以此文祝大家

身體健康,

愛要及時

 

-----------------------------------------------------------------------------------------------------------

<歌曲介紹>

經由大陸電玩實況主 "嵐少" 翻唱認識這首歌 http://bilibili.kankanews.com/video/av719793/index_7.html

是2009年波蘭電影  "自殺房間 Suicide Room"  裡的一首歌

由日本樂團 Chouchou所唱 http://ja.wikipedia.org/wiki/Chouchou


創作者介紹

Lisa Liu 女外科的血淚史

Lisa L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1) 人氣()


留言列表 (31)

發表留言
  • 單身不貴族大叔
  • 居然在第一次見面的場合解凍遊戲帶這個,不是太白目就是不懂帶活動,真他媽是個人才XD(蓋章)
    只看到巧克力加牛奶立馬衝下來獻出第一次留言~
  • 青春啊...(遠目)

    Lisa Liu 於 2014/02/08 08:19 回覆

  • 單身不貴族大叔
  • 看完全文,前面留言的歡樂氣氛讓我有點騎虎難下....
    如果醫師覺得不妥請刪掉唄
  • 不會:)
    感謝回應

    Lisa Liu 於 2014/02/08 08:32 回覆

  • 莊曉雁
  • 看文章眼淚一直在眼眶裡打轉~謝謝妳們~最好的醫師~祝福全世界的人都能平安健康~就猶如我每次帶我兒子去拜拜時都要求弟弟用他4歲稚嫩的聲音跟神明說乞求他能健健康康!平安長大!!
  • 平安是福
    謝謝閱讀

    Lisa Liu 於 2014/02/08 11:02 回覆

  • 佩佩
  • 小花後來有找大黃嗎?
    大黃現在如何呢?
    不知道為甚麼看完整個故事
    就是想知道後續發展 ˊˋ
  • 沒有後續了

    大黃依舊復健,小花沒有再回國

    Lisa Liu 於 2014/02/08 11:03 回覆

  • savageboss
  • 尊重並且祝福那些曾經所愛的人一切安好,遠比冷箭嘲諷來的更具力量,謝謝你的文章,也祝福大家平安喜樂。
  • 一直前進,一直用各種方法在努力
    人生就是不停的選擇與放下
    而選擇了不同方向的不同彼此,更應體諒
    少一些批評
    謝謝回應

    Lisa Liu 於 2014/02/08 11:33 回覆

  • Wei Hua Tung
  • 說真的如果大黃能思考,應該也希望小花能好好過自己的人生,而且知道小花好他是最高興的,因為這種情況,前路茫茫,長痛不如短痛;反而過好人生,不論是否帶著共同的心願、或完成,或許是比較好的
  • 耗時近一年多的掙扎
    絕非可以短期決定的選擇
    大黃的父母真正偉大,要陪伴兒子復健一輩子
    又給了小花繼續前進的一輩子
    謝謝回應

    Lisa Liu 於 2014/02/08 13:20 回覆

  • Diving M
  • 真的,平安就是福,新的一年也祝福妳跟家人,謝謝又分享一篇好文。:)
  • 謝謝

    Lisa Liu 於 2014/02/08 13:21 回覆

  • 下雨天
  • 大黃在妳的病院裡,為什麼隔半年才看到他呢?
  • 因為我調派到其他院區 半年後才回來

    Lisa Liu 於 2014/02/08 15:52 回覆

  • seekmysoul
  • 最近才在首頁還是那裡看見你的部落格,看完就加入追蹤名單內,你的文章真切有力描寫醫生的偉大以及渺小與那些一般人不知道的知識,醫生還真不是一般人能做的工作(這應該已經不能稱作工作了吧)啊

    很多事只有當事人知道那有多辛苦,多痛苦

    謝謝你的分享
  • 醫生也只是普通人
    我只是把這些感觸記錄下來

    謝謝閱讀

    Lisa Liu 於 2014/02/08 17:08 回覆

  • 悄悄話
  • J
  • 易得無價寶,難得有情人
    可惜了一段因緣
    決定明天繼續晨跑
    健康無價!
  • 沒錯 健康最重要

    Lisa Liu 於 2014/02/08 21:08 回覆

  • sunny
  • Liu真是文武雙全,台灣有妳真好,但願大黃漸入佳境!
  • 謝謝

    Lisa Liu 於 2014/02/08 21:56 回覆

  • 精靈貓
  • 祝福他們。

    有這樣的家長也是難得啊。

    也謝謝您的文章。
  • 感謝閱讀

    Lisa Liu 於 2014/02/09 03:21 回覆

  • 笨捏寶
  • 人生無常,佩服小花的感情與付出,難能可貴。
  • 的確
    謝謝回應

    Lisa Liu 於 2014/02/09 03:22 回覆

  • 容
  • 看著您的文章內容越來越覺似曾相似
    原來以前念大學時已聽過學校老師講過
    (我跟大黃應該是同個學校我猜)
    但經由這麼詳細的網誌讀出來又是不同感受了...
  • :)

    Lisa Liu 於 2014/02/09 03:22 回覆

  • 訪客
  • 他們的感情,放下其實比堅持更難吧
    希望小花未來的路更平穩 這樣年輕就經歷了這麼多 很令人心疼
    大黃能夠稍微自理 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謝謝分享 讓我們更珍惜身邊的人事物
  • 謝謝回應

    Lisa Liu 於 2014/02/09 05:55 回覆

  • 周青慧
  • 小劉醫師的文筆可以集結出書了,有血有淚,
    讓我想到另一本書神經外科的黑色幽默,
    謝謝分享,感觸很多
  • 那本我很喜歡
    尤其兩醫師吵架在病人頭骨內刻字罵對方的橋段XD
    感謝閱讀

    Lisa Liu 於 2014/02/09 14:13 回覆

  • 小卡
  • 大黃能進步到可穿衣吃飯應該也算是個奇蹟

    我的直屬學弟兩年前動完腦膜瘤手術一個月後
    突然陷入昏迷...研判是腦部發炎
    但查不出原因...神經損害的很嚴重...
    到現在都還無法脫離呼吸器

    她的老婆是我最好的大學同學
    從一開始的不知所措到現在堅強面對

    看到你寫這篇
    特別有感
  • 真正有婚約約束的又是另外的考驗
    祝希望永遠都在
    不論黎明前有多黑暗

    Lisa Liu 於 2014/02/09 23:07 回覆

  • 周小柔
  • 偶像啊!你寫的東西不是讓我笑到飆淚,就是感動到飆淚……嗚………(擦~)
    不過~流淚總比流血好!!(什麼嘛!?@&#%~)
  • 沒錯
    哈哈

    Lisa Liu 於 2014/02/10 11:59 回覆

  • Apple
  • 看完心都糾結了T_T
  • Lisa Liu 於 2014/02/10 12:01 回覆

  • mrf0428
  • 最近身邊也遇到這樣的狀況,有長輩突然腦溢血昏迷...
    本來昏迷指數只有3,但五個月過去,現在已經完全清醒且準備拿掉氣切管了
    所以看了特別有感觸.......

    人生真的很多意外,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愧對每一個當下
  • 沒錯
    人生短短 中重要的東西極其有限
    應該用最大的部份去保護

    謝謝閱讀

    Lisa Liu 於 2014/02/11 00:36 回覆

  • 高芸芸
  • 每次看完您所寫下的故事都忍不住鼻酸流淚....
  • 我的工作就是看盡冷暖啊
    感謝閱讀

    Lisa Liu 於 2014/02/11 16:53 回覆

  • h0926349824
  • 寒冷的深夜......(真是god dame cool..才8度是怎樣)聽著交響樂~
    閱讀你的文章....(自我折磨的最佳組合..)
    看完心都揪成一塊....
    寫的真好.....明天我要打電話跟媽媽說我愛你...
  • 真是辛苦你惹...(拍)
    媽媽大人一定會很高興的XD

    Lisa Liu 於 2014/02/12 03:21 回覆

  • Melody
  • 故事很感人,但是那張照片有點可怕啊.....
  • 這是我最不血腥的照片惹XD

    Lisa Liu 於 2014/02/12 15:40 回覆

  • 大寶
  • 媽啦,害我在公車站哭了!
  • 拍拍,沒有嚇到乘客吧

    Lisa Liu 於 2014/02/18 18:24 回覆

  • 龍崎十郎
  • 你害章魚頭流淚了~"~
  • 痾...
    照片上的章魚嗎?
    幸會

    Lisa Liu 於 2014/02/20 09:08 回覆

  • 李芸
  • Dr Lisa Liu:

    看了妳這一篇文章, 眼淚不禁在眼眶打轉,雖然我的情況和大黃與小花不同,但感受卻是非常的深刻.

    三年半前,我妻在一次無意間摔倒, 然後骨盆就開始疼痛,原以為只是一般的受傷, 也看過醫生,外科,內科,骨科,復健科,神經內科,神經外科.......,從拿柺杖一直到無法行走須坐輪椅,折騰了三個多月,經醫生不斷地檢察:X-ray,電腦斷層,核磁共振.....,終於確診,是MM,天啊,真是晴天霹靂,怎麼會這樣,哭哭哭...why?為什麼這並會發生在我妻的身上,我妻很堅強地面對,雖然時常情緒很低落,我亦何嘗不是如此,只有祈求上帝及請醫生盡量醫治了.

    三年來,所有一切的大大小小的事:食衣住行育樂,都我親自包辦,多次進出醫院,檢查,化療,骨髓移植......我都陪在她身邊,但還是不敵病魔,現已蒙主寵召快半年了,這一段時間以來 ,我不知哭過多少次,上天何其不公,好不容易我們都退休了,但我妻卻拋下我先走了,讓我一個人寂寞地活下去.這其中的悲痛,真難以筆墨形容啊.
    Dr Lisa Liu: 妳會寫這篇文章,以我的感想,妳應該是在往仁醫的道路前進,祝福妳,加油,妳會是一個真正的好醫生.

    ps:李芸是我的姓與太太的名.


    △ ▽

  • 萬分感謝您的回應跟分享
    這些傷痛願能有更溫柔的力量讓它們淡化

    再次謝謝您
    辛苦了

    Lisa Liu 於 2014/02/23 03:26 回覆

  • GOJAY
  • 日文是否有誤?
    因為出現簡體字....是否與原日文書寫有差異?
    目を闭じて浮かぶのはあの时见た最後の月

    閉與時見都與中文無異,但似乎複製到大陸的歌詞!?
  • 悄悄話
  • 訪客
  • 謝謝您的文章,哭了又哭(第三次)
  • 感謝多次閱讀
    謝謝

    Lisa Liu 於 2014/05/28 01:3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