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70577  

  (建議搭配音樂:第十屆桃李盃金獎 點絳唇)

 

「小劉醫師!護理站裡面有蛋糕唷!可以去吃~」小護士們喜孜孜地跟我報好康,

身為醫院內永遠的覓食者之外科醫師我,當然是開心撲向蛋糕,一看,挖!還是白木屋的蛋糕!

邊吃邊問:「怎麼會這麼好?誰的蛋糕阿?」

 

敲開心~~(*´`)~

 

「就那一床阿!單人特等病房的,妳知道嗎?昨天阿~病人阿姨她的男友,求婚囉!!!!」

 

「甚麼!!!!」整個護理站裡爆開眾人的歡呼聲,大家嘰嘰喳喳的討論難得一見的病房內喜事!

 


 

特等病房裡,住的是一個年屆50左右的病人,月香姨。

乳癌切除過也接受過完整的化療電療流程,多年後卻復發,多處轉移,髮落、骨痛,標準的末期癌症病患。

 

特別的是,她沒有任何親屬兄妹子女,父母皆歿,年輕時經營某個禪修團體有成,成為信眾口中的「師姐」,住院進出多次,周圍圍繞的都是長袍布鞋、仙風道骨般的師兄妹在照顧其起居。

 

每次踏進病房,我都會被大陣仗兩側夾道合十鞠躬迎接,要印象不深刻也難。

 

因為沒有其餘家屬,每次病情的變化都是殘酷又直接地跟月香阿姨討論。她總是溫柔細聲地先感謝所有醫護人員的照顧,然後仔細聽過我們所告知的變化…

 

白血球低下了、細菌培養長了棘手的細菌了、肺部感染了、抗生素要從一線二線改成第三線了,諸如此類的。

 

這些隨著疾病變化而來的次發感染,還不是最難啟齒的。

 

最難啟齒的是...

 

我:「月香阿姨,妳今天覺得怎樣?」

月香(淺笑):「今天還是,腹脹、全身痠痛、尤其後背的地方更痛了」

 

:「止痛藥現在這樣吃夠嗎?晚上有辦法睡嗎?」

月香:「晚上最痛的時候,我都起來打坐」,她抬起眼皮,頭髮跟眉毛都落光了,睫毛顯得更明顯,

她問:「劉醫師,我這痛是...」

我急忙回答:「這痠痛我幫妳把止痛貼片劑量增強」

她搖頭:「不是,我不是問這,我是問說,腫瘤轉移到骨頭的地方,是不是增多了?」

.

.

.

我捏著早上最新抽血出來的報告,腫瘤指標跟骨骼轉移指標,都怵目驚心的倍增,我眼睛定定地看著月香阿姨,

 

無法啟齒的答案,沉默中的「肯定」喧嘩著。

 

月香阿姨低頭默禱了一會,又抬頭問了:「指數多少?」

沒有其他家屬可以預先做解釋,周圍師兄妹也都順著月香阿姨,讓她一線先知道自己所有病情,我開始搬椅坐下,握住她的手、拍拍手背,把報告攤開一項項告知。

月香阿姨回握了我的手:「劉醫師,沒關係,該怎麼治療就怎麼治療」

 

「我這條命就拜託妳了」

 

我回望她,

不哀不怨又充滿勇氣,月香阿姨瘦小堅強的身影,一直是我很掛念、懸在心上的。

 


 

月香阿姨的病情好好壞壞體力在打完營養針跟白血球增生素後稍微好轉短暫出院沒幾天又因為疼痛或是體力衰退回來住院

每次住院陪伴的都是不同的師兄妹輪值安靜又帶著尊敬服侍而月香阿姨除了打坐跟忍受疼痛到昏睡幾乎不太開口跟周圍人聊天

 

就算短短清醒的時間月香阿姨的眼神也是落寞著

 

直到三個月前開始不一樣了

她身邊的師兄妹人數減少多出了一位中年男子不穿長袍髮鬢略白自稱是月香阿姨的「朋友」,仔仔細細24小時無休伴隨一旁,照顧吃飯穿衣。

 

主要照顧護理師,旁敲側擊問了出來,男方竟是月香阿姨在成為宗教領袖前,時間相隔了數十年有的初戀情人!男方離婚後進入團體,巧遇月香阿姨,慕濡之心卻礙於身分,遲遲無法表明,直到最近才獲得月香阿姨首肯,改由男方到病床邊照顧,兩兩在病床邊細語相視而笑,看得我跟其他護理師眼睛直瞪。

 

每個護理師口耳相傳,雀躍跟小小八卦力量,就足以讓這些女人們開心上半天XD

 


 

我常常在想,醫院的組成其實是很大成分的,家庭組成模擬?!

醫者扮演著父執輩的權威、定奪、責任,但是說到真正朝夕相處、噓寒問暖的,都是這些像是媽媽們的護理師來扮演,舉凡慢慢突破心房、了解到更深一層病人的家庭、人際,看著送往迎來究竟是誰主要照顧者,這些工作真的要護理師才知道。

 

現今的病房護理師也都以女性居多,試想,如果讓男性來擔任主要病房護理的工作,可能三周還搞不清楚病床旁邊那是誰誰誰,反而是三小時就知道病人開哪種車、喜歡哪種球賽…這類的居多吧XD

 


 

三個月的所有照護時間,男方盡心盡力,我們都看在眼裡。

最明顯改變的是月香阿姨,笑容變多了,眼神也有光。

 

在這個疾病沒有遺忘了步步侵略骨骼、肝臟的病房內,卻有著濃濃的希望。

 

我問她:「阿姨妳最近氣色很好唷!」

月香:「真的嗎?」(笑)

 

我:「痛啊、腹脹那些呢?」

她:「現在比較不會了,說了妳們年輕人可能會笑,可是半夜我痛的時候,他都會牽著我的手陪我一起熬夜」

 

(灬ºωº灬)

 

我轉頭看男方,正在角落幫忙沖泡月香阿姨要吃的營養品,

我:「那很好唷,阿姨妳的抽血指數也越來越進步,要加油唷」

她:「我一直一個人,很久很久了,終於可以好好休息來養好體力」

 

原來月香阿姨之前回團體內,正式卸下職務,專心養病。

這是她人生難得的,只需要考慮自己的個人幸福、好好珍惜的時間。

 

這比甚麼白血球增生素或是自費營養品,都還要來的有用。

 


 

我邊吃著蛋糕,回想起月香阿姨這前前後後好幾年的治療,聽到月香姨的最新進度,一整個打從心底替她高興,正在催促著護士們快講整個實況過程。

 

就在前一晚,經過了三個月時間的無微不至照顧,護理師們也都非常熟悉跟信賴的男方,在病房內單膝跪地求婚了。

 

(WOW~~~)

 

然後在月香阿姨邊落淚邊點頭的時刻,男方到護理站內公布了這個好消息!

所有護理師們都衝進病房內恭喜,有的還跟著掉了眼淚!

男方馬上去買了蛋糕跟一堆宵夜,請全護理站的人一起分享喜悅,還特地留了一份蛋糕要給隔天的白班人員,也就是我正在吃的這份。

 

我一整個雞皮疙瘩飆起,又開心又驚喜,打算吃完蛋糕馬上跑去找月香姨~

 

路過的一元學弟飄進來,看到有蛋糕立刻跟著動手吃起…

 

()

喂…好歹問一下吧!

 

一元學弟是問了沒錯啦:「哇!蛋糕耶!哪來的?」

我:「白木屋來的」

 

一元:「喔是唷」,大口吞了吞又問,「那這個”白目”,是去哪汙來的?」

 

(☉д⊙)

 

你才白目啦!

 


 

我跟著幾個小護士進入病房,進入月香姨房間,月香姨整個容光煥發,跟我們有說有笑,其中還有個護士問了接下來的打算,

 

月香:「我想把氣色養好一點,因為說之後要拍…拍那個婚紗照」(燦笑)

 

哇!!

 

她還問:「之前有聽你們講在團購不錯的保養品,是不是我也可以一起買?

哈哈!阿姨妳這就問對了,醫院內護士們閒閒最厲害就是團購!

還有一次把花蓮提拉米蘇店一個禮拜的蛋糕出貨量都全包,就是我們醫院啦哈哈!

團購單上眾多保養品跟化妝品,月香姨像小女生一樣笑鬧指點,最後買了一條口紅,兩周後到貨。

 

她說:「要有好氣色,拍起來照片才會漂亮。」

然後微笑了好久好久。

平靜的人生湖面,激起陣陣漣漪。

 

邊聽著阿姨跟護士細數昨晚的點滴男方如何精心安排意外求婚等等我也跟著微笑起來

心中盤算著回家怎麼跟老公「蜜蜂先生」講XD

 


當年蜜蜂先生安排求婚驚喜時 ,網路群組發了私訊群組內  包 括 我

所以我納悶著看了大家回應樓越  蓋越高只好出聲...

「欸...那個...我都看到了咧

當場炸掉破功XD

 

事後蜜蜂抱頭哀號了很久很久  (☍﹏⁰)

(捧腹)

 

到現在茶餘飯後都還想到會調侃一下

這些時間過去其實想想這樣的「驚喜」其實還真的很令人開心....(´≖◞౪◟≖)

 (再捧腹)


 

過了周末完,再上班時,腦袋思緒還沒從周末連值後的疲勞恢復,我進到護理站,看到主要照顧護士一臉凜然,抓住我到一旁角落壓低聲音:「劉醫師,不好了!月香姨那邊出事了!」

 

我大驚!

男方求婚完隔天,一待月香姨寫完結婚登記表跟各種財產轉讓同意書之後,消失了!!!!

 

月香姨等了整個周末聯絡不到人,發現財產被一提而空,徹底死心,要求停止治療並且自動出院。

 

天啊!

聽了心都碎了!

我連忙問:「月香姨有沒有怎樣?周末我在別區病房值班,可以跟我講啊!」

護士囁嚅:「大家都想說男方很熟了,周末要休息沒來醫院,結果周一一早就發現出事了…現在怎樣都聯絡不到,而且…連男方留的電話都是空號」

 

我驚駭萬分的步入病房,看到的景象…

幾乎要掉淚了。

 

月香姨頹然,整個魂都失去了…

已經蒼白的臉色幾乎沒有生氣...

 

她喃喃著:「我怎麼想的到呢?」

「他說簽完之後我們就是真正的夫妻了…」

「他叫我等他過完周末,處理完事情,就都好了…」

 

我問有沒有報警?帳戶凍結?

這時旁邊又出現了之前那些師兄妹,安靜的隔絕了我,說要給月香姨休息。

 

 

之後月香姨一個禮拜的時間,都沒有再開口。

抽血檢查、點滴打針,行禮如儀,卻像是個沒有心了的殼子。

我試著病情解釋再解釋,她都無神的看著我。

面對我們的查房跟詢問,她都沉默以對,昏睡的時間也越來越長。

 

一周後,月香姨唯一開口講的話是:「我要sign DNR」(簽名自動放棄急救同意書)

住院住久了,末期病人可能會遇到的最後關卡,急救到底?藥物就好?插管或心肺按摩復甦?都是醫師跟病人及家屬需要很大心力去獲得共識。

所謂DNR又分兩種,病人無清楚自主意識時,由主要決定者的家屬決定;若病人有清楚意識時,由病人自主決定;這兩種,效力後者強過於前者,在解釋上的難度也是困難過萬分。

 

而月香姨清楚的自我表示,放棄一切藥物,急救相關處置,連強心劑這類藥物,

 

 

 

 

她拿到同意書,抿著嘴簽了下名字,我不禁想到…在簽下這份同意書之前,她才以最開心的心情,簽下了另外一份所謂的結婚同意書。

一前一後,天堂地獄。

 


 

兩周時間過去,月香姨的體力跟免疫力接連敗陣,她最後的一晚正是我值班,敗血性休克後除了給予水分,升拉血壓的強心劑不能給(她交代過的),陷入昏迷後血壓低到無法測量,大家正在床邊兵荒馬亂…

 

這時心電圖run VT(心室頻顫),急救的處置法是電擊,護士推來的電擊器、我急著抓起兩側電擊板、準備好姿勢…卻無法電擊,因為,同樣,她簽立的DNR裡也放棄了電擊。

 

然後,喘…氣從口只出不進,出現了喘嘯音,卻除了氧氣罩之外,不能插管…

 

我整個人的內在魂都已經演練過所有反射般的急救動作了!

 

想起月香姨說過的那句話:「我這條命就拜託妳了」

 

卻被強壓住的限制所有身體動作,僵住,

 

 

 

 

 

在眼前看著一切生命依附著肉體的指數消失,血壓、呼吸、然後是心跳的曲線…

 

當心電圖響起警示蜂鳴聲時,我跟所有床邊護理師們都紅了眼眶。

 

頹然走出病房時,眾師兄妹合十,默禱。

 

我卻只想仰天長嘆。

 

為…什…麼…?

卻無從問任何人…或再問任何事…

 

 

最後更換完衣服,月香姨要被推離病房前,我上前握住她曾經軟軟柔柔的手,

 

「我這條命就拜託妳了」

「要有好氣色,拍起來照片才會漂亮。」

 還有...

「我怎麼想的到呢?」

 

月香姨這些日子以來的所有相處、照顧、藥物調整、叮嚀關切、住院出院,竟讓我成了最後最後、最難放手的人…

 

在她連自己都放棄了自己之後…

 

醫護人員,沒有比較會說「再見」,也是肉做的心、也是會痛。

 

最終,只能拍拍阿姨手背,放手,目送。

 


 

隔天,團購的東西送來了,月香姨的口紅孤零零躺在認養區中。

 

我在護理站內看到時,一手摀著嘴、一手握起那條曾經滿載著希望的…小小口紅。

曾經走過的人世間宛如船行過卻又一切恢復平靜的湖面

 

 

終究忍不住掉了淚。

 


 

   寂寞深閨,柔腸一寸愁千縷。惜春春去,幾點催花雨。

   倚遍欄干,只是無情緒!人何處?連天衰草,望斷歸來路。

李清照


創作者介紹

Lisa Liu 女外科的血淚史

Lisa L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7) 人氣()


留言列表 (37)

發表留言
  • 艾魯
  • 好歹也把婚紗拍完...
    要騙還不讓人安心走...
  • ...恩

    感謝閱讀

    Lisa Liu 於 2014/04/28 20:23 回覆

  • Mimi
  • 這男的,不是人。
  • 人很複雜阿

    感謝閱讀

    Lisa Liu 於 2014/04/28 20:24 回覆

  • Grace Peng
  • 真是可惡!! 肉搜!!
  • 感謝閱讀

    Lisa Liu 於 2014/04/28 20:24 回覆

  • 悄悄話
  • Pudding Shen
  • 好揪心阿...想不到苦等這麼久的更新居然讓人這麼難過嗚嗚
  • 我本洋蔥:)

    感謝閱讀

    Lisa Liu 於 2014/04/28 20:26 回覆

  • 謝小霖
  • 我看完後,不經意的,眼淚滑落下了! (>_<) 因為有簽署不急救同意書,就算小劉醫師想急救也不能。
  • 沒錯
    這是最難以接受但可以理解的
    對病人最後的尊重

    感謝閱讀

    Lisa Liu 於 2014/04/28 20:27 回覆

  • 張小月
  • 這世界上...真的是什麼人都有...




  • 真的

    感謝閱讀

    Lisa Liu 於 2014/04/28 20:27 回覆

  • 史萊姆
  • 想請教劉醫師的是, 面對這種癌症IV期, 且多處轉移且身體又虛弱的病人, 治療方法是還有再用積極性的化療, 還是給予緩解徵狀的支持性療法?
  • 有很多副作用較少的替代藥物
    現在都一一推出

    當然還是要看病人的整體情況
    症狀緩解是一定要的
    積極治療的部分 除了化療 還有口服藥物跟電療 都要看個案選擇

    謝謝閱讀

    Lisa Liu 於 2014/04/28 20:30 回覆

  • 訪客
  • 看完一整個心碎...


  • 感謝閱讀

    Lisa Liu 於 2014/04/28 20:34 回覆

  • 重感冒
  • 一元學弟還在?哈哈哈

    這篇看了好痛,一直哭

    這個男的太過份了,他不會有好下場的!

    我想阿姨現在一定是位很漂亮,無任何病痛的天使!
    身邊也有愛她疼她的人,陪著她!
  • 下場甚麼的我們也看不到了

    只是很心疼

    謝謝閱讀

    Lisa Liu 於 2014/04/28 20:35 回覆

  • 王惟羿
  • 其實看到一半,就想說那條兩週後的口紅來的及嘛?
    果真有夠烏鴉嘴…

    DNR啊…要我我也要簽,因為據說那些電擊、插管、CPR其實彌留病人都感覺的到,那些…呃…無效醫療對病人好像沒好處,因為救回來還是繼續在殘破的身體中苦難……

    說要救的家屬……兩種,一種是有孝心、捨不得,其實真的有孝心就應該要放手,讓病人好走;另一種則是王八的急診孝子,多拖一天多拿一天保險,遺產還沒敲定的就看能不能多分一點,真是夠了!
  • 如果依照阿姨當時的病情
    應該不會惡化的這麼快
    嘆...

    sign DNR 真的是門艱困的功課

    謝謝閱讀

    Lisa Liu 於 2014/04/28 20:37 回覆

  • 重感冒
  • 小劉醫生:
    我的醫生告訴我,心情會影響到病情
    心情好,病情就會好的快
    心情不好,病情就會.......

    我呀!都不讓家人陪我去醫院⋯所有的檢查,就連咡報告也是我自己一個人去咡,這次去咡報告,醫生告訴我,我又復發了,我第一件問的事情是,會不會變光頭,我不要掉頭髮啦!(從我三年前開刀完,確定了,我的第一句都是問頭髮的事情)哈哈哈,我的醫生是聽到差點昏了!

    小劉醫生妳會對妳的病人說''有時傻傻過日子就好''這句話嗎?
    這是我的醫生送給我的話⋯他不太希望我太過了解自己的病情,也不希望我上網查自己的病症,(我是個會想很多的人)⋯這次又復發,我逼我醫生告訴我,我上次是第幾期,這次又是第幾期⋯我想知道!結果上次是第四期,這次是第一期!
    同時間,我也了解為什麼他會不太希望我太過了解自己的病情了,也了解他為什麼要送我那句話了!
  • 恩 有時很難抓那個告知到多清楚的界限

    我會先問最親的家屬 看病人自己能接受到甚麼程度 再看情形講
    聽這報告心情都不好
    你很勇敢

    我是不會對病人說"傻傻過日子"這樣的話啦
    不過是會儘量同理病人焦慮的心理 然後儘量減少焦慮跟過多的注意力

    另外
    有經驗過來的病友(我們叫做學姊)經驗分享也是非常重要的
    醫師講十句 比不上有時學姊講一句就打到點

    祝你一切順心

    Lisa Liu 於 2014/04/30 04:04 回覆

  • 放空亞
  • 醫院裡的醫護大大們每天不只要拼命為生命搏鬥,內心也會時不時來個火煉煎熬,心臟跟本鐵打的!!只能說醫院內最能看見“人間百態 ”了.......
  • 看多不見得好啊

    感謝閱讀

    Lisa Liu 於 2014/04/29 01:38 回覆

  • atsuki43
  • 不管月香阿姨是多少人尊崇的宗教領袖,
    最終也只是"願得一心人,白首不相離"
    真得好殘忍!
    前天參加學長婚禮,在婚宴上聽到其他學長談到新娘喜歡新郎20年了
    從高中時不管學長到哪駐唱,女生就跟到哪
    好不容易去年學長接受了她的感情, 修成正果
    看這故事前半段,以為也會是個感人的結果
    沒想到這麼傷......
  • 願世間萬物皆能美好:)

    Lisa Liu 於 2014/04/30 03:45 回覆

  • peichen
  • "萬般帶不走,唯有業隨身"
    唉...
    這件事對月香姨是悲劇,對他男友更是。
  • 業阿障的 太遙遠也看不到

    我眼前看到的是..
    那樣悲傷的故事



    感謝閱讀

    Lisa Liu 於 2014/04/30 03:46 回覆

  • 重感冒
  • 謝謝小劉醫生的祝福^_^

    我很勇敢?
    應該說我有點痲痹了!
    三年多前,開完刀,醫生告訴我,說我得了癌症⋯開始了一堆檢查,體重一週下降4kg,醫生很擔心,怕日後的治療我無法負荷⋯一週後我決定轉院⋯(因我無法接受這個事情,我才幾歲,當時才27歲)。
    轉院後⋯進行了快兩星期的檢查,報告出來了⋯和前間醫院的報告一樣''我得了癌症''⋯但因開刀把壞東西都清乾淨了!外科醫生太棒了!
    暫時不用治療,先追蹤一年!開心!
    但一年後,復發了,且癌細胞轉移了,開始了正式治療,標靶&化療!化療真的好痛喔!去年2月底結束治療,經過近一年,今年1月大檢報告出來⋯又復發了,但開心的是,癌細胞並沒有轉移!現在的我每三週回醫院接受治療!

    這次復發⋯主治醫生,安排了心理醫生與我談談天,因主治醫生說我太獨立了,什麼事情都自己一個人去面對。哈哈哈⋯
    老實說:我一點也不獨立,我⋯⋯
    但不想讓大家擔心,不想讓醫生擔心,我都裝的很獨立!

    哈⋯小劉醫生,我在妳版版竟然聊起天來,希望妳不會介意!
  • 不會
    能聊聊是我的榮幸

    現在是半夜三點半
    正好我住院化療的病人癲癇發作 剛剛才處理完

    這些治療有多"傷" 太清楚了

    而我也曾經把憂鬱症跟躁症發作的病人
    安排去給精神科醫師進一步治療

    這些我都懂

    擔心是無可避免的 但是人是肉做的 總是會有脆弱的點
    希望太累或是想稍微休息一下時
    能隨時想起到我的版面聊聊天 :)

    真的要走完長期抗戰
    需要戰友跟體力

    我說的治療超過20年的那些"學姊"
    都還有些是復發了兩次的又控制下來

    每次病友會看她們精神奕奕 遊山玩水
    然後互相鼓勵跟打氣

    就更相信治療中"精神力"的重要:D

    隨時歡迎聊聊

    Lisa Liu 於 2014/04/30 03:54 回覆

  • 謝西嘉
  • 這個男人真的不是人!!!!!!是雜碎!!!

    阿姨如果不是因為他而心死,連生存的意志也沒了的話,
    不見得會病情惡化得這樣快......也不會把DNR也簽了....
  • 其實阿姨的病情
    遲早會走到這一步
    只是最後的欺騙太不堪了...

    被摧毀的意志
    加速了整個敗落...

    當時不是只有護理師難過 還有別的主治也為了這故事落淚

    Lisa Liu 於 2014/04/30 03:56 回覆

  • 林
  • 一開始看了心情頗為憤慨,但過了一會想了想,如果當事人最後選擇放棄急救早點離開人世,並不是因為喪失了尊嚴和自信,或是鑽牛角尖的認為沒有通過佛祖的考驗而萬念俱灰下的決定。而是終能放下一切的解脫,倒也不是壞事(雖然依板主的敘述來看,可能性並不高)。
    個人是覺得把這件事拋開善惡,或許能看見許多更多不一樣的東西。願往生者早登極樂。也希望執迷者能早日悔悟。
    最後,當然這不在醫生您的責任範圍,但如果能力所及的話,再有類似情況,花點時間坐下來和他談談,也許病人可以走的更安詳(抱歉有些強人所難了)
  • 最後那一個禮拜
    所有醫護團隊動員嘗試過的各種"談談"
    全部都...徒然無功

    人在最後走的方式
    能夠選擇在何種機緣下 不由得自己選

    但是走時的尊嚴
    避免被電擊跟心肺按壓等粗暴對待
    確實是一種選擇

    任何醫護團隊
    都不會希望再有類似的情形

    無奈這是眾生百態的小縮影..."醫院"

    狂瀾中能力挽的...終究有限

    感謝閱讀

    Lisa Liu 於 2014/04/30 04:05 回覆

  • whistle792
  • 靠。。。男的應該拿去埋
  • 會的

    將來的某一天:)

    Lisa Liu 於 2014/05/02 00:08 回覆

  • 重感冒
  • 小劉醫生:
    我今天出名了!
    今天治療完,我就開心的回家,上了高速公路約1h我發現我的化療藥,放在門診化療室的冰箱裡!傻了傻了!
    我的主治醫師,應該無言了!
    立馬⋯打電話回醫院找護士求救!
    因服用的藥需冷藏,醫院藥局會幫我宅配到家!

    今天紅白血球有些低,但還在可以治療的範圍內!但我咡到心情不是很好,因我治療以來,紅白血球一直都在正常值,但今天⋯⋯!
    今天治療護士只要量血壓,一直說有點低喔!嗚嗚!
    且這次治療的藥物,沒有前年治療藥物來的痛苦⋯但這次治療我的食慾沒有比前年治療那時來的好!
    前年治療,我沒有吐,且食慾大爆,一天可以吃上六餐,餐餐量都是兩人份以上。但這次食慾就普普,可吃可不吃!

    小劉醫生:其實我沒有什麼資格去抱怨,因我比其他學長姊弟妹,來的幸運,我沒吐,頭髮前年治療只掉約50%,今年治療,頭髮不會掉,外觀都看不來,我有什麼不一樣!
    我知道我不該有任何的抱怨,但我有時真的好累喔!有點想放棄,但想到很多人關心我,我的主治醫生,一直想辦法,能讓我不掉頭髮又可以治療好的病⋯我就覺得我不可以放棄自己!

    不好意思,在妳的版版抱怨了一下!
  • 不會
    歡迎:)

    真的不爽時罵髒話(像版主我)也是ok的 XD

    我就因為打化療副作用太強
    被折騰得半死的病人在診間罵過
    可以理解

    Lisa Liu 於 2014/05/03 02:04 回覆

  • 鄭翔仁
  • 從看剛開始的滿懷希望
    看到最後到現在打這篇留言還一直在擦淚
    真的覺得人心不古 只是沒想到連這樣子的生命鬥士也要利用
    真的不知道是老天沒眼還是因果未報
  • "人生"

    Lisa Liu 於 2014/05/04 00:26 回覆

  • 予瞳
  • 連埋都免了。

    就算是為了錢,至少....也要陪完人生最後一程哪!當作那筆錢是賣身費也好。
    只能說服自己猜望著,也許他可能出了什麼事情,
    這樣想我們才能好過些,也只能這樣才能對人性還有最後一絲期望。
  • 人性啊...(嘆)

    Lisa Liu 於 2014/05/04 21:18 回覆

  • 阿悠
  • 忍不住拭淚....(泣)
    那個男的真是太過份了!!!!!
    女人,真的很傻...(唉~自己也是T_T)
    衷心希望月香姨來生開心點~
  • 阿悠
  • 醫生~妳也要繼續加油哦!
  • 謝謝加油唷

    Lisa Liu 於 2014/05/04 21:19 回覆

  • 悄悄話
  • seekmysoul
  • 太痛了!
  • 真的
    sigh...

    Lisa Liu 於 2014/05/06 01:57 回覆

  • 訪客
  • 謝謝您的文章
  • 謝謝閱讀

    Lisa Liu 於 2014/05/25 14:13 回覆

  • PigTailLeo
  • 看!害我想摔電腦!你把讀者們帶到天堂然後又摔到地獄........
    半開玩笑啦,說什麼其實都太多。辛苦了,加油!
  • 雲霄飛車還是比平原小火車有意思啊XD
    感謝閱讀

    Lisa Liu 於 2014/05/25 14:14 回覆

  • Jeff Chen
  • 看完文章
    音樂剛好結束
    其實在中間的幸福快樂時
    我早已有心理準備看到悲劇
    不是月香阿姨含淚死去就是被人騙
    世上果皆有因
    月香阿姨 在死前看盡人世間的爾虞我詐
    RIP
  • 音樂的調性就是個clue

    Lisa Liu 於 2014/05/25 14:15 回覆

  • goodyvo
  • 真的很悲哀。人生有很多事,真的無法理解。一年前的今天,我爸爸走得很突然又莫名其妙,然而作為醫生的我正在搭飛機,也無能為力(心臟病出院後突然在家裡Cardiac arrest, 可能是VF)。 http://goodyvo.pixnet.net/blog/post/136202492
    我的信仰告訴我,有些時候我們無法理解事情發生的意義。但之後回頭看,會發現神其實是一步又一步地帶領我們走向恩典之路。

    神造萬物,各按其時成為美好,又將永生安置在世人心裡,然而神從始至終的作為,人不能參透。傳道書 3:11
  • 謝謝你分享這麼美的文字:)

    有時越是經手處理過這些一線所懸的生死交關
    有時越是感歎人類的渺小跟極限

    Lisa Liu 於 2014/06/25 01:32 回覆

  • kai258258
  • 小劉醫師:
    曾經在小時候,我興起過做醫生的夢想,
    在長大的過程中,也陸陸續續興起了別的夢想,
    眼看著許多夢想一一實現,也有許多將要實現,
    但是就只有當醫生~~~~~~

    你的文章餵養了我
    無法達成的這一個夢想
    謝謝你阿
  • 希望最近的文章乾涸沒有讓您餓著XD
    謝謝
    會繼續加油

    Lisa Liu 於 2014/06/25 01:29 回覆

  • kikinkids
  • 看完結局好心碎啊!!@@!人性怎會如此難猜,雖然不認識文章的阿姨,看完也替她感到難受與不值。劉醫師肯定感受更深刻!!辛苦啦!!
  • 訪客
  • 無意間看到妳的文章,滿喜歡的,直率精闢。
    同為醫療人員,現在醫界仍有像妳這樣的熱血,感謝仍不放棄救人,謝謝。
    也感嘆我們都得面對許多人性間的善與惡,辛苦了。
  • lovebearlai
  • 看來我還是太天真了吧!以為月香姨就這樣得到幸福,沒想到,竟是如此不堪的現實...但這就是人生吧!永遠的喜樂只存在於童話故事,人生,則是參雜著太多無奈。謝謝妳的文章,即使是閱讀完仍是遺憾纏繞心頭...
  • 凱偉
  • 我以為這篇是開心的文章 尤其是中間還提到蜜蜂求婚
    結果卻是這麼難過
  • Jay Hsu
  •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聖人不仁,以百姓為芻狗

    C'est la vie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