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WAHT?? WHY??>>
當年我宣告要選擇外科時,
十個人有九個人會問WHAT!
剩一個會驚呼WHY?

小惡魔的笑容當時怎樣襲上心頭的我,
依稀記得回答:
"我壓抑不住內心嗜血的呼喚"之類的
只差沒去演慕光之城,
然後在樹林間跳躍.

所謂選擇外科這種人呢,
他們體內的DNA就是寫入了這樣的序列,
君不見宣告要去醫美的外科醫師也回頭是岸XD

這種DNA翻譯成人話 ,
就是"成就感"

當年何其有幸,
在心臟內科跟過開院元老的查房大拜拜,
一次查四個護理站上百床,
病例用推車像火車一樣成列駛過,
四個總醫師帶著各階住院醫師,
每人手握上百藥名喃喃背誦,
甚至有個端茶小妹跟隨,
元老微笑握握病人手拍拍背,
辯證討論比對藥物交互作用之後,
這個藥一顆改半顆 那個改一顆半.

然後住了四週以後病人依舊症狀存在,
半顆跟一顆半的都改回一顆
.
.
.
.
無語問蒼天.

between the line的是...(嗯你懂的)
當時初生之犢資質駑鈍的很難感受到對病人實際幫助的"成就感"何在
...(老師對餔幾)

直到了外科系,
小intern能夠獨立操作的縫合(眼睛發亮),
打石膏(舉手我要我要),
學長們大放送各類procedure處置,
我都樂在其中,
甚至視縫合室為亂世中的小小避難王國,
(當時所在急診室是全台灣最忙亂的鬼地方XD)
進刀房更是我求之不得的,
就算被當人肉腹壁張開器,
只能從前排的學長姐們腰縫間伸支手靠近op field都甘之如飴.

開刀忙到老師跟學長整個五天四夜都沒離開刀房,
病人卻躺著進來,
開心走出門.

身為換藥小妹如我,
當時對於外科的種種悸動還深深記在心中.

一直到沉潛一年多先去它科後,
過著一顆藥改一顆半的生活一年後,
依舊正在疑惑著"這一生這樣過了下去嗎?"
被回嗆"就憑妳走甚麼外科"

老娘生平最不得被激!

投單轉科,
到現在7年了,
歷經各種心跳加快甚至摔手套怒跺腳的場面,
但是夜深人靜時,
都深深感謝能夠工作及興趣收入兼顧(這在22K的年代多麼難得)
最大的好處是,
腹痛如絞哭泣不休的病人,
直立走出病房,
開心小跑回診打招呼.

然後交代一句:
"這次回診之後一切都畢業了"
再也跟病人不須相見.

是的,
外科醫師最大的幸福跟成就感,
就是把病人處理到完好,
"再也不要相見"

然後病人臉上露出的笑容,
就像幽暗森林中的曙光,
照亮小小地面上的眾生如我,
有力氣伸臂深展,

再去面對下一個挑戰!

 

01  


創作者介紹

Lisa Liu 女外科的血淚史

Lisa L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b405096067 (TMU)
  • 把病人處理到完好"再也不要相見"
    我是內科病房的護理人員,看到這句話,好想轉外科啊
    看著病人沒有希望,辛苦的活著,每來一次醫院,隨著出入院的間隔來越短,住院的天數越來越長,死亡的腳步不斷地逼近、追趕著,卻無能為力,只能盡自己所能,維持他們的生命徵象,但所做的一切,卻好像只是延長他們痛苦的期間
    覺得外科跟死神搶奪生命的一切行為,雖然緊張,卻也好振奮人心
  • 外科也有越搞越慘的case...
    Anyway仍然堅守五大科崗位的都超偉大
    敬禮!
    謝謝閱讀

    Lisa Liu 於 2014/01/21 00:2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