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_2017-07-02_23-29-48  

<問>

小劉醫師你好,很抱歉突然很唐突的敲妳。

我是之前您在演講的時候坐在下面的ㄧ位學生。

最近有感於台灣的國際環境與民生社會現狀,讓即將進醫院的我突然有種茫然感。

台灣這幾年被一種失敗主義的陰霾籠罩,讓七八年級生的我們心裡都有種低靡的陰影。

前幾天巴拿馬斷交更讓我對台灣的前景很擔心,我很擔心未來台灣發生"政治大地震",因我不捨得我深愛的台灣。

同時我也很好奇,像之前施景中醫師說到,六年級生的他們,曾在他R3的時候遇到台海危機......讓我不禁想到,不論我們這代或上一代台灣人,都是在一種高壓且充滿不確定性的環境下成長。 究竟當你們剛要出社會的年紀時,發現台灣環境的艱困,你們當時是怎樣走過來的? 而現在的我又應該具備甚麼樣的心態?

 


 

<答>

謝謝你,大哉問。

不過其實也很簡單:「愛」。

這是甚麼陳腔濫調的答案?請讓我慢慢道來。

 

在開始接觸網路前,我會像你這樣,很多資訊都是由長輩告知的。(是的我已經接受我是長輩的事實)

我身為一個正鐵藍家族的第三代,看著同輩一個個的移民,自己也是會疑惑的。

因為自己從小到大的生活圈裡,沒有講台語的需求,當進了醫院之後,嚴重的受到打擊。 更別說太陽花運動的震撼了!

「我真的懂得我周圍生活人群的...最簡單對話嗎?」

「我真的懂得、自己跟其他人的成長資源差異、生活水平不同從何而來嗎?」

開始一個個的疑惑浮出來?開始一個個去試著找解答、找網路上硝煙筆戰黯雲當中透露出來的一點點曙光... 我真的懂,懂我嗎?

我所構成的整個歷史、教育、經驗、心路歷程、轉折、人生選擇上所自願或被迫做的每個選擇?

把自己當「人」,好好的去審視,去詢問「本心」。

 

三年前我開始網路寫作,就是不斷的自我追尋著。

 

先從我最理解也最有直接關係的「外科」開始說起好了 三年中間我理解到: 曾經痛苦的想要離開外科,並不是因為我不愛外科,相反的我愛極了外科,但是壓榨的健保制度逼迫醫院財團用現實的角度去經營、再把績效轉嫁到一線人員。 我們這群最懂得身體運作極限的醫療人員,卻被逼甚至是逼著同事,過勞到一個個倒下...

 

我不可能一下子就力挽狂瀾扭轉局面。

 

(如果神力女超人來或許可能XD)

(但人家要拍系列作品也知道Big Boss還在後頭...)

 

我也可以酸言酸語、風涼冷對著「埋頭苦幹著的圈內人們」冷嘲熱諷 「不爽不要做啊」 「垮啦垮啦到時候看病等著哭」之類的

我也懂得憤怒跟惶恐到立刻想要掄起拳頭大聲怒吼的衝動!

 

但是,我說過了,我超愛我的工作「外科」,在醫學裡外科的重要性對我來說無可取代。

所以我希望它「能夠比過去那種錯誤...再少一點點就好」、往更健全的方向邁進一點更好。

我懂,這需要時間,需要力量,需要人。

留下來繼續為了將來更好的外科環境打拼的人;

持續關注局勢變化並且能夠解釋、闡明、說服更多人加入的人;

能夠認真思考甚麼是對十年二十年子女長大後真正好的人...

 

這就是認同,理解現在這個環境下有好有壞、希望能夠傳承優點、改進劣處... 然後

 

如果把上面的「外科」改成「台灣」,你懂得我想說的嗎?

 

每個人都把自身最直接相關的每。一。個。工。作。看得無比重要,用最充滿愛的精神去貫徹他,最終就會慢慢凝聚出,能夠蘊含著力量的「信念」,再來就是不斷的「嘗試」與「等待」。

 

你知道一群醫療人員們想要推動「醫療人員全面納入勞基法」,等了幾年嗎?

你知道我曾經做過家暴急診處置、悲憤到無法克制,等待著真正能夠認同「性別平等」的各個團體一起努力,等了幾年嗎?

那麼,讓自己的孩子長大後有機會自信地跟世界自我介紹「我的國家」,會等幾年我不知道,但是我依舊相信跟期盼。

 

真的很謝謝你讓我有這個機會講這個「沉重的議題」,但這真的很重要。

 

網路上的文章跟發言,其實多少都有背後的「用意」:扭轉風向、影響士氣。但這是對於心中搖擺、無所適從的人而言。

當你的心已定,有著愛,就不會被迷惘。 對自己、人生、工作、家庭、社會、到國家,都是。

趁著年輕多接觸不同圈子的人,近距離的觀察跟對話、不含成見的去聊天,會更清楚。

也會更有自信。 (在國外醫學會的時候知道,台灣的女性人權發展已經比印度或甚至日本還要進步一點)

然後把這些力量,帶回家鄉來。

 

所謂的「失敗主義」其實是「擇善其身」者的不甘。 喪失信念後沒了力量,發出犬儒的囈語。

當這些話語連「存在感」都沒的時候,就沒有意義。

願你這樣「少年的心」(迷惘且願意發問是這時候的專利阿),能永遠持續

 


 

<致小劉醫師>

小劉醫師你好,我是幾天前跟您請教問題的醫學四學生。真的很感謝小劉醫師願意回覆僅有一面之緣的我的問題,而且回覆地如此詳盡。

看了你的回覆前前後後共五次,我很喜歡也很認同你將我國台灣跟你深愛的外科做比喻,還有最後的一句話:

「所謂的失敗主義,其實是擇善其身者的不甘。喪失信念後沒了力量,發出犬儒的囈語。」

這句話之經典,如同一記重拳打在我心中!

82年次的我是幸運的,出生在民主化的台灣,成長過程不用似上一代台灣人受黨國教育荼毒,榮信參與到太陽花學運,見證素人入主首都市長和我國首次國會政黨輪替...。

大學雖課業重,但也是自我大量閱讀,探索真正我國歷史和對社會參與的啟蒙黃金時光。

和您不同的,是我是正鐵綠家族第三代,當我將對我國前景擔憂的事和我父執輩討論時,他們總是理所當然地認為不論如何我們是台灣人,就是要留在這片土地,而我內心也正是如是想。只是在我愛的土地上,我該做甚麼是他們沒給我的回答,而你的回覆解答了我!

「因我心有所愛,不忍這世界崩塌。」是李紹榕醫師的名言。

當人類登月時,甘迺迪總統對美國甚至全世界說:「We choose the job not because it’s ease, but because it’s hard.」

待在辛苦,但是我愛的醫學領域,當個AN而A>1的人,如同因著局勢艱困,但因著愛而願努力往更健全方向邁進,在台灣當個A>1的國人!

謝謝你,You really answer me!

 

送小劉醫師賴和的一首詩


創作者介紹

Lisa Liu 女外科的血淚史

Lisa L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