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_2017-05-15_00-50-13  

<<故事一>>

駿仔在終點線等待。

 

獨子安安參加幼稚園的「母親節運動會」,其他同學全家出動,安安只有爸爸駿仔來。

駿仔是急診護士,身為男護理師,在急診可以一夫當關,過肩摔過酒駕鬧事的病人英雄事蹟,至今仍被傳誦著。

但是,家庭的事情,卻不是靠著「專業」就能「一夫當關」了。

經過一番爭執跟辛苦,如今作夢都沒想到自己成為單親爸爸。

 

而,安安很怕兇巴巴的爸爸。

下班後,從阿嬤家接回來,安安就又期待又擔心的等待著爸爸。

有時候「老師給我一張獎勵貼紙」,爸爸會笑著摸摸自己的頭。

有時候「今天午餐吃不完」,爸爸會生氣會臉色變難看。

最怕爸爸很兇地大吼了...QQ

 

但是,爸爸會陪他去公園去跑操場去逛街去找玩去瘋好多好多的地方。

跟著他一起帶蝙蝠俠的面具、幫他用彩色筆畫臉上的鬍鬚、把他扛在肩上看動物園的大象鼻子舉好高好高....

 

只是...安安上幼稚園了,每天哭著要爸爸。

 

早上哭著不要出門,晚上哭著不要上學。

駿仔都要用吼用兇的,才能拔掉身上的無尾熊化安安,離開教室門,然後經過每根柱子安安都再三回頭尋找著爸爸,直到爸爸走出校門。

幾次上班打卡遲到下來,駿仔也急了。

這樣下去怎麼得了

上班不能看手機,老師傳來安安上課照片,只能偷瞄一兩眼。

這種蠟燭兩頭燒的感覺啊...QQ

 

吼了幾個月,安安終於不再哭了。

因為再吼下去,就換安安班上的同學都快被駿仔嚇哭,老師只好拼命勸退:「安安把拔,我們從門口這邊就可以了,老師會帶著安安進去,安安好棒唷!跟把拔說掰掰。」

 

駿仔反而成為再三回頭、從每根柱子後探頭的那個人。

 

這才明白,原來蠟燭不是兩頭燒,是整根整根的慢慢融化著...

 

今天學校母親節運動會,安安揮舞著通知單:「老師說...嗯...把拔要來唷!」。

駿仔看著上頭寫:「歡迎各位爸爸媽媽參加」,鼻頭一酸。

安安麻雀般的嘰嘰喳喳說有拔河有賽跑有兩人三腳贏的有糖果跟汽水老師說可以吃!

駿仔苦笑。

 

然後,運動會場上,駿仔在終點線等待。

「碰!」一聲起跑後,安安跑兩步居然跌倒了!駿仔整個瞬間彈起來要衝出去!安安竟然爬起來...大哭!

邊跑邊大哭!!

啊...看那膝蓋紅紅,一定很痛。但是,但是,動作雖然一拐一拐,安安卻很堅定著的向爸爸跑去。

眾人都笑了,唉唷這小孩邊跑邊哭又可愛又得人疼的~~

在終點線的駿仔,定住,張開雙手,等著安安衝入滿懷!!

 

場邊幫忙拍攝花絮的老師,把駿仔tag在臉書上發在幼稚園動態。

 

動態下,是駿仔的所有朋友們,留下滿滿留言:「駿仔,母親節快樂」。

 

融化著整支蠟燭的,不一定是火焰。

 


<<故事二>>

女醫師艾蓮,跟先生把家裡打掃得一塵不染。

所謂一塵不染,是真的連可以積灰塵的東西都沒有。

 

走「極簡風」到家徒四壁程度,是艾蓮最近熱中的活動。

 

因為回顧四周,她發現自己越活越像當年的母親,堆滿雜物仍永不滿足。

 

那個...差點就讓她打家暴專線,所謂的「母親」。

 

長大之後,她才知道有種叫「母親」的病;才知道有種名詞叫「情感勒索」;才知道不是每家人都上演八點檔;才知道當年被那樣子打沒死是上天保佑。

 

完全符合了台灣社會的主流期待又怎樣?沒有符合母親的期待才是重點打越兇、考越好、就再打得越兇。

別人家的羨慕不已,她自己的身不由己。

還好她有了一技之長,跟挺她的先生一家。

想到這她啞然失笑:「欸怎麼不早講,你媽媽是那麼開明的好婆婆。」對著先生說。

先生哼哼兩下繼續划手機,最近家裡雜物都被丟光光,手機成了重要精神食糧。

 

婚後母親打電話到家裡鬧、先生擋了幾回後封鎖,她改打電話去親家鬧。

婆婆曉以大義,用平輩間的態度跟不容造次的強大氣場,竟然解決了艾蓮幾十年來的噩夢。

 

會不會想為人母?會不會真的被印痕的記憶「複製悲劇」

艾蓮先不去想,在母親節的這天,她揮著汗,把家裡雜物丟得一乾二淨,拍照...果然北歐風的家具雜誌就是這樣。

 

開心。

 

丟棄掉的,不只是雜亂家具。

騰空出來的,可以裝下滿滿。

 


<<故事三>>

去上香。

在塔位前划手機給母親看:「這是老大,要念小一囉~~這是老二,肥肥圓圓,也要準備念幼稚園囉~~」

划著划著,分頁到表妹分享的照片,笑了出來。

 

表妹剛生老二,老大畫了張圖慶祝媽媽母親節快樂。

圖裡是流淚的表妹,肚子裡塞了兩個小孩,頭下腳上,然後底下一堆血。

 

要不要這麼逼真啊!

 

想到...每次母親節生日紀念日特殊日就一定要買這送那的,自己一句話交代老公:「免!卡片一張就好」。

 

畢竟常常記不住紀念日的反而是自己XD

 

而且,經由這樣的生產過程降臨人世,是所有人都相同的既定過程。

但是,每個人有不同的故事不同的人生,那又是另外的故事了。

 

有時候有母親。

有時候有母親卻如同無母親。

有時候無母親。

 

有時候母親不快樂。

有時候無母親卻有快樂。

有時候連快樂都沒有。

 

那...

最重要的

還是要快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sa Liu 的頭像
Lisa Liu

Lisa Liu 女外科的血淚史

Lisa L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