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6.2-Dolphin-watching_03  (圖解:這世界上會轉彎的不只白海豚)

像我這樣一個大老,其實是不適宜與任何人談醫療的。但我與醫德之間的感情發展到今日這樣的地步,是我自己也感到吃驚。我想,我所以未陷入目前的不可自拔的處境。完全是由於醫德對我做了殘酷的擺佈。對於醫德,我是沒辦法反擊的。

 

所以我曾表示「沒有過勞死」

「對主治醫師而言,任何文明國家都沒有規定工作時數,而是主治醫師依據醫學倫理,包辦照顧病人的任務,因此,沒有工作時數的限制,當然沒有所謂加班這回事。......1970年在現在遭逢砲火攻擊的利比亞密蘇拉達醫院服務時,有數個月全城只有我一個內科系醫師,夜以繼日照顧內科和小兒科病人,沒有把我累死。.......如今活到74歲,仍然健康,我有足夠的理由批評根據工作時數判定「過勞死」的不當行政作業。 」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10510/33376338/

 

對於急診的存在,我曾經表示「要解決急診暴力事件,應該改善台灣的醫療大環境,重視教學訓練,修正急診醫療制度,廢除急診專科醫師訓練」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10714/33526694/

 

所以我們幾位大老深受的醫德感召的共識就是:「我們醫院的作業就與其他綜合醫院不一樣。譬如,癌症醫院不可能有侵入性心臟內科、心臟外科或創傷外科的醫師和設備。」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headline/20111013/33734517/

 

當然如果是意義重大的病患,就算不是腫瘤相關,醫德讓我不得不說:「難道醫師轉換服務的醫院後,病患不能隨著醫師轉換看診醫院嗎?」

收治中風遭疑 「溫世仁隨我轉院看診」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50701/639722/

 

所以下次如果像溫先生這樣層級的人物,在某次趴替氣爆時中風,可以放心來本院急救沒關係。

 

所以當我面對台灣史上最慘烈的燒燙公安意外,就算發生地點就緊鄰著醫院外。我也可以安然堅持著醫德最重要:護理師從未做過燒燙傷照護,連人工皮都沒看過...若台北市衛生局若執意要將和信納入急救責任醫院,『此屬違法行為,已經違規』。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20011

 

像我這樣一個大老,肩負著這群沒見過人工皮的護理師們的生計,都是醫德給我勇氣。

 

每一篇文發自肺腑。

每一篇文屬名清楚。

哪個醫院、甚麼單位。

直到..

在健保紅海中廝殺翻騰著、努力求生出一條新生之路、全理想的全自費醫療型態出現時...

屬名單位變了?!

http://talk.ltn.com.tw/article/breakingnews/2018685

怕大家遺忘了內文提到的師出同門...?

變的還不只這些!

我不棄前嫌的讚頌著該醫療的良心良知、支持提升臺灣的醫療品質,拯救病人....衛服部以關閉醫學中心院外診所,振興基層診所的業務,就如同勞動部的一例一休,將造成三輸的災害,只會造成民眾求醫的不便,加重醫學中心掛號的困難,引起民怨

直接提到「醫療分級」?那會引起不必要的誤會,都是一粒一休的錯。

 

圖片搜尋結果

就算真人的一休和尚是兩粒,也是他的錯。

 

萬一...將來...或許...如果有機會的話...該醫療單位能夠...嗯嗯(咳咳)

 

總之這都是我從一以貫之,無怨無悔的醫德之路。

唉唉,像我這樣的一個大老,原是不適宜和任何人談醫療的。

醫德面向我,我就毫無保留地表達了我的感情。我是一個不懂得保護自己的人,我的舉止和言語,都會使我永遠成為別人的笑柄。

像我這樣的,有醫德的,一個大老



(原文改編自 「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作者西西)

 

 


 

醫德的無涯之海

後生晚輩惶恐學習中

 


創作者介紹

Lisa Liu 女外科的血淚史

Lisa L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