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21906ae-7984-4fa1-b48e-cc60e476f4e8   

  

(建議搭配音樂 無與倫比的美麗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A4otP-v6iI )



「不要等待任何人,希望在自己身上。

..they should stand up for their rights, they shouldn't wait for someone else.」

諾貝爾和平獎的最年輕得主馬拉拉 Malala yoursafzai,17歲,因「女性教育權」被恐怖分子塔利班組織槍擊。

 

 


緹娜與之之啼笑皆非地看著手上名單,那是班上男生之間偷傳的整理表單。

因為有人不小心放在宿網網芳公開資料夾裡,在女生宿舍裡炸開來了!

 

內容是這樣的:

 

顏值

身材

總排名

張緹娜

90

85

13

李之之

95

80

11

莫顏*

98

98

1

 

上面條列了班上所有的女生,然後一一由每個男同學傳閱後把各項分數加總平均起來,得到各個排名順位。

緹娜整個怒呆了!

但她說不出為何?

(班上六十幾人女生也才14個!排名第13是怎樣?!)不!不是這樣!

 

隱隱覺得有甚麼說不上來的「不甘」!

 

之之笑笑:「醫學系男生就是這麼幼稚!」

 

班花莫顏的分數跟排名果然都是第一,但,不應該是這樣。

女生們交頭接耳,呼呼喳喳著。

緹娜順著看到最底,最末備註著:「*最想打炮」。

 

莫顏被打上星號,是這個意思。

 

 


 

女同學們在分組討論時找上了男生興師問罪,男生們紛紛閒扯著:「唉唷!那只是男生們好玩的啦!」「誰叫妳們女生偷看啦!」之類的。

之之問:「你們全部男生都有評分嗎?」

男生你指我、我指他。

緹娜瞪視著,看著。

 

眼前的畫面當下並不知道違和感在哪,但她,用力記著。

 

那些用力笑鬧著,用「玩笑」包裝著「侵害」,用「無心」掩蓋著「惡意」。

 

惡意在最初就是起始於這樣的笑談中。

 

 


 

實習時,遇上了女王小莎。

三個女實習醫師進入臨床,用不同的視野來關切周圍一切。

 

在耳鼻喉科時,上了讓她們非常震撼的一課。

 

「嗓音美容」

這甚麼東西?

開課前老師要求大家關起手機,關上門。

小莎:「這是要幹嘛?」

之之搖頭:「不知」

 

影片開始播放,無比衝擊。

原來是男變女變性人(俗稱人妖)接受聲帶手術,術前粗啞男聲,變成術後輕柔高音女聲的紀錄。

 

緹娜看傻了!

 

在當時民風未開,老師說:「這些人如果不是到國外做手術,在台灣只能被迫接受相對保守的醫療處置,還要承受相當大外在的壓力。」

 

螢幕上一個個或許五官仍粗曠、或許已經有了妝扮整修過的臉,沒有馬賽克,全臉入鏡,說話唱歌講故事。

術前或許略嫌羞赧、眼神閃躲,但術後開口發聲時,那明顯柔性的氣質,讓台下同學都驚呼騷動。

 

術後的每一個人,都眉開眼笑,面露幸福。

 

老師說:「你們看,這就是聲音的力量。讓每一個人在面對自己的時候,更坦然,更開心。今天會用這麼神秘的方式,最主要是不想讓個資外流。禁止拍照,禁止錄影。這些人願意拋頭露面接受錄影,都是我花了很大心力去說服的。而完全不打碼,就是要讓你們看,當人覺得自己有力量時,臉上的神色、眼裡的光、嘴角的上揚,多美。」

 

在全關門的會議室內,他們用最奇特的方式,見證了所謂「跨性別」、「跨框架」的力量。

 

 


 

直到很多年很多年後,才懂得這一切串聯起來所代表的涵義。

她們當中,有的會遇到被質疑「你一個女的幹嘛走外科」,有的是「你是不是眼光太高所以都沒對象」,有的則「小孩誰養?這樣將來好嗎?」

 

她們都笑笑而過。

 

當知道自己心裡有多大的力量,這些,依附著「女性即弱勢」、「女性應該這樣評斷」的「侵害」。

已經傷不到她們了。

 

女性從求學開始面對的「異性角度眼光」,不只評外貌評臉蛋,評身價評風評,還隨著年齡被評婚姻評生育評教養評養育英才...

 

甚麼時候才能夠不從「女友」、「母親」、「妻子」的角度出發,單純作為女性本身,自在自信的追求自己所想要的。

 

婚前大評比?那些當年訕笑過的男生,真懂得自己的行為背後嗎?

 

 


《ptt發文》

同人二創作者「 深夏 」繁星上清大受訪 網友惡意評論外貌

https://www.ptt.cc/bbs/Gossiping/M.1488892813.A.895.html

深夏難受回應

https://www.plurk.com/p/m4gfsf

回應全文

https://paste.plurk.com/show/2505591/

 


 

要不要進入婚姻?竟已經變成可受公審的項目?比起豬隊友拖垮自己,寧可選擇自己負責!




《新聞》

結婚率低怪女性學歷太高?南韓政府報告惹禍了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70308-international-feminism/

 

婚後生不生?

生的多不多?

生完怎麼養?

養著如何教?

教完考幾分?

 

都別再比了吧!

 

如果婚姻後的生活狀態是這樣差,憑甚麼我們要強加在別人身上!

 

《新聞》

婚育後女性對目前生活滿意程度僅39分

http://ctee.com.tw/mobile/ViewCateNews.aspx?cateid=cjzc&newsid=142482



 


從小我們教導孩子要自重自愛自己的身體,「你是獨一無二的,你的身體是要被任何人尊重的」。為人父母我們將子女捧在手心,眼對眼、鼻對鼻的逗弄親暱,我們會希望懷中軟綿綿肉呼呼寶貝,長大後被逐漸歧異的外在壓力「評價」嗎?

那為何漸漸長大的過程卻對女性開始加上諸多約束,穿漂亮一點的、表現多一點的、會受到甚麼指責?

 

《新聞》

艾瑪華森「解放渾圓B奶」挨轟 回嗆:干我乳頭何事

http://star.ettoday.net/news/878382

艾瑪華森震撼人心的聯合國演講全文:「不只爭取女權,而是兩性都能自由!」

http://blog.cw.com.tw/blog/profile/220/article/1551

 




再來看看這支影片,你做何感想?

一開始不以為惡意的玩笑,背後所衍生出的「性別差異對待」,會有甚麼後果呢?

言語的力量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2uPJMmd4VI

 

緹娜當年只恨自己沒有衝上前去把那個名單當場撕掉

 

但沒關係,她還不知道,很多年很多年以後,她會遇到一個成為外科(真假的)作家(騙人的吧)的女醫師(跪)

 

她的故事會被拿來激勵更多、更多人。

 

 


仇女派、母豬教。

這些名詞創造者、網路發言使用者,在真實生活面對異性時,是同樣「有力」的嗎?

 

真正腳踏實地,認真無愧用力衝刺的女性、異性、個體、每一個人,用力生活的每一個人,直接跨過這些魯蛇爭執,在真實世界裡用力創造自己的勝利人生。

或許能找到隊友組隊、或許要一人打BOSS,機率問題罷了。

但這一切是無關性別的。

 

這是不需交給外界評分的。

 

因為每一個人都「平等」。

 

馬拉拉:「我是女性主義者,事實上我們全都是,因為女性主義的另一個名字叫平等。」

 

甚麼時候「婦女節」不再是個「節」?

(為何沒有「男士節」?)

甚麼時候「女性」不再是需要被特別定義為弱勢的名詞?

甚至,甚麼時候,跨出女性、男性的區分,當人自主地想要做出變換時,所謂的變性,也能自在於公眾露出笑容?

 

想起那一天所有門上鎖的課堂,想起螢幕上勇敢面對鏡頭微笑的每一張臉孔。

 

真正追求「平等」,擺脫內心「既定框架」,才能真正有所力量。

 

祝福每一個正在為自己發聲、捍衛、爭取、努力的每一個人。

每一個人,內在都有無與倫比的美麗。

 

祝福未來,不再婦女節,也快樂。

 



發表於民報

http://www.peoplenews.tw/news/d21906ae-7984-4fa1-b48e-cc60e476f4e8

 

 


創作者介紹

Lisa Liu 女外科的血淚史

Lisa L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A
  • 謝謝劉醫師, 我是女性醫學物理師和性小眾, 在男性主導的行業裡, 聽過很多帶有性別/性向歧視的話, 我只能隱藏自己, 看到這篇文章很感動, 感同身受!
  • 一起加油

    Lisa Liu 於 2017/08/29 12:0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