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_2017-04-16_00-05-13  

「村裡來了個暴走女外科」新書祕辛分享會

時間:04/22(六)19:30-21:30

地點:金石堂城中店3F生活學堂(台北市中正區重慶南路一段119號)

※免報名,座位有限,自由入座。


 

 

席慕容的一句話:「歡樂總是乍現就凋落,走得最急的都是最好的時光。」

 

有一種感情,靠越近就越受傷害,但,要離開,又捨不得。

所以反反覆覆,期待峰迴路轉。

期待那人驀然回首。

 

這種「糾結」用在小說上,就是所謂的「虐戀」、「虐心」。

如果說這一路走來,我內心選擇或放棄外科的過成,就活脫脫是「虐戀」。

愛了卡慘死...卻又偏偏甩不掉XD

現在我看著眼前的這對,想到了自身,腦中浮現這兩個字,不禁啞然失笑。

 

怕血又怕刀的阿鬼學弟又在豪氣率性的緹娜旁邊跟前跟後,草食男跟女漢子的組合,而且明顯的是,緹娜對阿鬼的各種殷勤一點察覺都沒有。

 

我:「你們上次颱風沒有怎樣吧

緹娜:「沒事,我們那時候是在大醫院裡面run外科的course了」

 

結束社區醫學受訓,他倆之前就已經回到大醫院裡,開始下一階段受訓。今天是因為之前PGY結束的程序沒辦完特地趁空跑回來,順便找我聊天。

橋依舊是斷的,所以他們繞了好長走另外的大橋,也是我現在進出醫院時改走的路線,走過橋上瞬間,都會加足了油門...橋垮車毀的記憶跟恐懼依舊...

習慣於日常的安穩,會驚覺於腳下的踏實要毀於一旦竟如此輕易!那真是如履薄冰!再常走的路,會瞬間充滿惡意,讓人只覺腿軟想要狂奔...

搖搖頭,甩掉腦中影像...

 

學弟他們是PGY受訓護照當中有印章沒有蓋到,是的,乖寶寶章。這種永遠不嫌膩的把戲,到了24.25歲剛畢業進入臨床的年輕醫師身上,依舊是重要的「評分依據」。

一開始到新受訓時每個人就會收到一本或是一大張集點卡,裏頭記錄著「尿管插十次」Check、「鼻胃管放五次」Check、「門診跟三次」Check之類的。

 

(´≖◞౪◟≖)

常常蓋章才是本體,跟診或是擠在醫師屁股後頭賣命甚麼的是假體,千方百計哄老師開心,只要主治醫師一拿出印章一蓋---目的達成了大家就馬上一哄而散。

 

(誰沒當過學生啊XD)

 


我在急診,邊收拾手邊東西,邊把病人名單做整理。

有一些常來報到的,有一些問題複雜的,整理一下。

 

這時候見到一個高中男生抱著寵物箱進來,一臉焦慮:「請問...你們有在看刺蝟嗎

眾人一起:「蛤

 

一抱出來,真的是一隻刺蝟!

大家驚呼、上前想摸,結果刺蝟明顯緊戒生氣起來:「呼!呼!」全身的刺直立起!小主人摸摸牠的下巴安撫,說:「愛玉』乖唷~~

 

果真是愛玉XD

生氣起來背後看都是一顆毛毛咖啡橢圓。

 

原來愛玉似乎是骨折了,小小的腳不知道怎樣一拐一拐的,摸都不給摸一下,偏偏方圓百里之內沒有獸醫,主人邊講邊著急。

 

我歪頭想了一下...養豬的...有馬的...海洋動物不算吧...鱷魚

 

好像連狗啊貓的都很少,更別說刺蝟了。

 

小主人拜託我們可不可以幫忙,大家交頭接耳,上網滑手機查資料,很熱鬧。

 

我在一旁微笑,熱心又真誠的這一群人,我會用力記住的。

這時專科護理師小銘說他有養過,上前一看,說:「簡單啦!打石膏就好」。

 

旁邊阿長拿病例夾敲他頭:「你甚麼都碼說簡單,這麼小一隻要怎麼打石膏

小銘在換藥車上東翻西找,拿出了手指骨折固定用的鋁板,啊~~還有這招啊。

鋁板很細,重量又輕,可以隨意剪裁,於是我們「隔空」量好了需要的長度(沒辦法,愛玉很怕我們靠近,一碰就豎刺,這時候連主人也抱不了),麻煩的來了...

要怎麼固定上去啊

 

主人提醒:「最好不要被牠的刺刺到唷!很癢很痛!怕會感染...」

哇...安捏麥安爪....(台語:這樣怎麼辦

於是史上最好笑的急診畫面就出現了,只見兩個醫師(我跟緹娜)、一個專師(小銘)加一個護理長,我們戴上了三層手套,如臨大敵的包圍住愛玉。

然後我一聲令下:「好!」一同向前、壓制、翻肚、抬腿、蓋上鋁板、紙膠纏繞啊繞啊繞!!

愛玉:「呼!呼!呼!呼!」

牠的刺豎!豎!豎!豎!

阿銘哀號:「快啦!快啦!」手套已經被刺破了!

我則是邊繞紙膠時深怕細細的小腳腳被我折斷!

 

等大家滿身大汗結束之後,圍觀的民眾(甚麼時候出現的)還給我們鼓掌!

ლ(◉◞౪◟◉ )ლ

 

送走開心的小主人前,我們還幫愛玉照了張「術後」照。

 

 

 

阿鬼這時探頭問:「啊這要怎麼計價啊

「不用啦!!」我大笑「這就順手一下,服務鄉民罷,只是真的會有人養這種奇奇怪怪的咧...」

 

這時候緹娜問阿鬼:「所以你之前颱風天時,你養的蜥蜴不是說沒食物吃,後來咧

我挑起眉:「蜥蜴?你也在養這種珍奇異獸啊?

只見阿鬼一臉哀怨...「學姊...那次颱風天我超~~可憐的」

 

 


 

颱風天,我在斷橋的這邊經歷著天崩地裂,他們則是被困在大醫院裡上演水漫金山寺。由於大醫院當年蓋的地點就是填湖造陸,所以逢雨必淹。

 

緹娜回顧當時說:「齁~~淹到方圓百里都沒有車子能夠進出,機車還是汽車都被水淹到小腿肚會熄火,只剩下橡皮艇能夠到了吧。」

 

這時候一旁的小銘問:「那要上班的怎麼辦

 

我跟學弟妹們一同轉頭同吼:「游泳也要到啊!」

 

沒有勞基法保護的醫護人員,早年是完全沒有「颱風假」概念的,冒著生命危險進出醫院,就只是為了「可能還會想要冒風雨來看病的少數民眾」,這種院方豢養出來、不重視自身安全責任、視他人性命無物的少數民眾,卻是更加予取予求。

 

游泳也要到不是笑談,車子泡水拋錨了?那就涉水。所以到最後大家都寧可住在醫院附設的宿舍裡,還有地下道通院區,可以整天跟地鼠一樣不出建築外,吃喝拉撒都在地下商場完成。

 

颱風最大的時候,阿鬼跟緹娜正在刀房裡。

窗邊開始有一點漏水,滿地的綠色床單鋪著,他們進到外科中的「大腸外科」,正在進行略為噁心的手術。

 

緹娜說:「急診的時候如果遇到腸子破掉的病人,一畫刀下去一聞,就知道是大腸科的刀了。」

因為靠的是「屎味」。

阿鬼說:「在截斷大腸癌腫瘤後,要放一根棒狀的『槍』把新的大腸從新接起來,病人腿要開開,我們要在底下用力,感覺很怪。」

因為捅的是「屁眼」。

 

總之,大腸科就是一個合理化所有日常髒字的地方。

就是因為這樣開刀總是充滿歡樂XD

 

那天他們開刀開到一個因為腫瘤造成大腸狹窄的病人。緹娜跟阿鬼同時告狀:「然後齁!那個很髒的學長害的!」

?董哥XDXD

 

董哥晃進刀房,湊顆頭一直在品頭論足。大腸癌的部位會讓軟嫩薄薄的大腸壁變厚,整個腸壁顏色也從淡粉紅變成白、中間甚至有點褐色,然後最重要還有管徑變窄。

 

很多大腸癌沒症狀,是靠著大便粗細改變才發現的,就是因為管徑變窄。

 

切下來的大腸放在一邊,主治叫阿鬼下去拍照記錄:「記得要把整個大腸剪開來

看內徑,裡面要清乾淨唷」。

 

平日見血會暈、見肉腿軟的阿鬼,硬著頭皮邊剪邊發抖。在家只吃過香腸,沒看過完整的豬大腸。現在居然要在這邊料理啊不是!處理腸子。

 

就在把內徑剪開,阿鬼很難以忍受地把裏頭黏液跟黃色不明物體(其實就是大便渣)努力清乾淨時,完整的大腸斷面秀出現了。

 

「哇...好像竹輪唷!」董哥上前讚嘆!

阿鬼瞪大眼睛看著他,董哥:「嗯?啊就7-11關東煮裡面的那個竹輪啊!一捲厚厚的中空...」邊說邊筆動作。

 

阿鬼顫抖著說:「不是!我知道竹輪是甚麼!但學長....為什麼你要在我剪大腸的時候提到竹輪!這樣我以後要怎麼面對竹輪啊!!!!」

 

整個開刀房爆笑!還在刀台上的緹娜只想把阿鬼踢出刀房...丟臉斃了!

 

開刀結束,肚子餓扁的兩人走去唯一還在颱風天開著的7-11,阿鬼嘀咕著:「我在也不吃甚麼竹輪了...#!$^*!^@#%^!@@#」

緹娜好氣又好笑。

阿鬼:「哇...不知道今天還會不會有菜葉可以買?不然我家蜥蜴布魯會餓死

緹娜:「你還養蜥蜴唷

阿鬼:「是啊很可愛!妳看!」說完秀照片

 

緹娜撇撇嘴:「你的審美觀很詭異耶!你說可愛的都好怪!」

 

阿鬼眼神游移小小聲說:「所以妳也很怪啊...」

緹娜微慍:「說啥屁話!」

 

沒事沒事~~阿鬼揮手,心中在第一百零五次趁機告白失敗登記榜上又劃下一到椎心的刻痕。

 

༼ ༎ຶ ෴ ༎ຶ༽

進了7-11一看媽呀!

簡直是蝗蟲過境!全醫院的所有人都進來搬空食物了!架上所有東西都空了!

整箱泡麵拆完的箱子丟在一旁、麵包餅乾泡麵罐頭全空、連營養口糧那種鬼東西都沒了!

很多人走進來探頭又嘆氣離開,緹娜站在空蕩蕩的熱食區傻眼,茶葉蛋也沒了,不會吧。

 

阿鬼問了店員,貨車進不來沒辦法補貨,連店員也出不去,晚上可能要睡在後頭倉庫。

 

太慘了...

 

緹娜超想哭的,無意識拿起關東煮湯勺想說喝個湯也好,突然底部一撈!有東西!!

 

原來是沉了兩支關東煮在底部!!

 

緹娜招來阿鬼兩人興奮對分!結果撈起了...

黑輪乙支

竹輪乙支

 

緹娜反射把黑輪撈給自己,阿鬼瞬間石化。

 

阿鬼:「喂...妳這個要走外科的」

緹娜裝作聽不懂:「蛤

阿鬼:「我不像妳啦!我不行啦!我有強烈的心理障礙!!」

緹娜:「喔,我沒有」

阿鬼:「那妳吃竹輪好不好,我拿黑輪。」

緹娜已經結帳完畢:「不要」說完大口咬掉黑輪,嚼嚼嚼。

阿鬼哀號:「為什麼???

緹娜:「我討厭竹輪」接著喝掉大半碗的湯,呼嚕嚕~哈!喘氣~讚!

 

阿鬼一旁天人交戰著,吃,或不吃,都是問題。

不吃...淹水不知道何時才能通;吃...腦中的另外一個「竹輪」揮之不去啊!!!

 

緹娜在一旁看阿鬼在關東煮台前崩潰,覺得超有成就感Der。

欺負阿鬼最有趣了科科



 


 

愛神小天使真心的同情著,阿鬼啊~~你看上的對象太奇葩了啊!愛神的箭從不虛發,但這女的已經被射成刺蝟狀了還沒効啊...

 

真。虐戀。

 


 

我看著眼前緹娜惡整阿鬼,兩人互相吐槽颱風期間的慘案,青春地笑鬧。

想起席慕容的一句話:「歡樂總是乍現就凋落,走得最急的都是最好的時光。」

 

我要走了,但我不是離開,我要繼續向前走。

我已經辦完醫院的離職手續,我要回城市中,繼續外科的進修跟專研。

不再恐懼。

不再躲避。

 

外科,我回來了。

 

 


發表於臉書

 

 

 


創作者介紹

Lisa Liu 女外科的血淚史

Lisa L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