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議搭配音樂Peggy Lee - Why don't you do right)

 

 

前情提要

我是南部血汗醫學中心的外科醫師

石卜內學長跟一元學弟是同科的快樂夥伴

除了一元有點垂垂之外  

每天都有神奇的事情發生...(扶額)

 

<本文收錄在  "女外科的辛辣日記2暴走狂飆"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698414>

 


 

 

醫院一紙公文下來,在科內丟了個人人四處逃逸的燙手山芋!

配合政令宣導,需要在一周時間內,派出整整一周的人力做巡迴義診,而且,「無給」。

 

我:「這是甚麼東西?」

石卜內:「要去巡迴義診一周,而且因為是深山,沒網路沒訊號,前一晚就要上山過夜」

我:「那這樣花掉好幾晚時間,那個月的值班呢?可以減班?」

石搖搖頭,我哀號:「回來還要繼續值班,這樣是增加額外的工作量耶!」

兩人正在哀號,

一元學弟晃過:「看起來好像很好玩耶!」

我跟石立刻:「那都給學弟你去好了!!」

 

結果一問秘書,可否都由學弟出發?答案是否定的,因為配合公文上約定的醫師數量,最後的結論是,至少要有兩個醫師出發。

 

我跟石學長兩人猜拳決定,畢竟要拋家棄子到深山內一周、回醫院後工作並沒減少啊!

最後在我的狂笑聲及石學長的握拳怒吼之下,決定了就由石學長搭配一元出發!

 

一周的行程,分成前後兩梯次,一元學弟先出發三天、搭配區公所做居家訪視、並且廣告後半三天另外有巡迴醫療團到,再由後三天石學長做後續的門診駐診。

 

石學長作夢也沒想到,這會是他人生中最可怕最噁心最慘烈的一段記憶!

 

(σ′▽‵)′▽‵)σ

 

 


 

前三天,科內少了一元學弟,大家過的平和又安詳,連遞器械的刷手護士都優雅的快要翹起小指頭了!

 

後三天,換石學長出發,我遇到剛回來的一元學弟:「如何?好玩嘛?」

一元撇撇嘴:「還好啦…睡覺地方是在教室裡面打地鋪,沒有冷氣…」

不然你以為巡迴義診會是住Villa嗎?

 

我再問:「我是問,你們都在巡迴義診些什麼啊?」

一元:「啊就第一天陪鄉長去廣播、還要居家訪視,山坡裡面民宅一間間走過去、敲門,超累的」

我:「訪視些啥?」

一元:「唉唷不是老人就小孩、那些其他人都大白天窩在一起喝酒,我都不想多問,啊就站遠遠讓鄉長去問啊」

一元繼續抱怨:「真奇怪那些人好手好腳的,幹嘛不去上班!還有人喝醉到追著我要打咧!」

 

我嘆口氣,城市人的眼光來看城鄉差距,很難理解並且同理。生產年齡的青壯年在家園找不到正職、人口外移卻又不是受到高重視的對待、返鄉之後的壓力及期望差距…巡迴一趟就可以看到相當多問題,無奈無心的人眼中只有挑剔跟抱怨的份。

 

一元繼續碎念:「啊就還有說要做甚麼篩檢,推廣一下,這些人很懶耶!居然要有贈品他們才願意去看病,總之就是把糞便檢查的袋子發一發、給傳單介紹有心電圖檢查啦、骨密度啦這些的」

 

我好奇:「贈品?」

一元挑眉:「對啊!就要幫他們設計像是集點卡,把五樣檢查都做完才可以換肥皂洗髮精之類的」

 

我依稀覺得還有哪裡怪怪的,還正要想講些什麼,一元說:「結果都是在登山!累死了!還有那種看到在半山腰的民宅,爬了半天居然還有個山溝隔開,看得到走不到!累~死~我~了!不好玩!」

 

一元想到甚麼笑出來:「喔喔不過還好我是前半段出發的,後半段學長他聽說還要負責最後一天在山地小學裡帶他們小朋友活動!哈哈!還好不是我!我最討厭小孩了!」

想到接著出發的石學長,帶著大隊含有醫檢師、藥師、跟一整車的檢查儀器出發,還要負責像是夏令營的課程,應該滿有趣的!

 

 


又過了三天之後,石學長一早衝進病房,就扯開嗓門大吼:「那個學弟叫甚麼一元兩元的!他在哪?給我出來!我要親手!親手!親手!親手掐死他!!!」

 

我跟旁邊護士們嚇了一跳!

只見石卜內氣到不行!雙手青筋都浮出來了!抓握抓握交替還不時朝空中揮拳!

 

到底是發生甚麼事?

明明一元跟石卜內是分開行動的,這樣也可以出事?

 

事情就要回到…一元學弟前腳剛走,換石卜內要接手坐鎮鄉公所內臨時搭建的門診室時。

 

 

當時,石卜內已經被告知,接下來三天,會有之前廣播宣傳過的民眾,慢慢回流來到鄉公所內,正在布置各種機器、安排檢驗人員及協助藥師清點藥物、還要安排最後一天的小學課外活動設計。

 

石卜內:「那時候忙但是還滿開心的,很像大學期間去義診的感覺,真的年輕十歲有」

我吐槽:「學長你老了可不只十歲吧」

石:「囉嗦」

 

正當過了早上九點、看診開始的時間,陸陸續續有民眾開始在探頭要準備檢查了,雖然第一句話問的大多是:「贈品是甚麼?」或「要排隊完這些檢查才能拿贈品唷?」

 

石雙手攤十:「fine!這個我能接受」

 

山居的民眾其實要願意翻山越嶺的集中到鄉公所,施以小惠、給點動力其實不是不能理解的。

那是甚麼事情不能接受?

 

那是當第一個民眾從包包掏出一個塑膠袋時,石卜內跟檢驗師當場傻眼!

 

塑膠袋裡,

便

 

我一聽下巴都掉了!

石:「我這麼說清楚一點好了,包著大便,而且還是壓扁了的大便」

 

我:「大便要幹嘛的?」

石:「那是民眾要做糞便篩檢的檢體」

我:「可是…糞便檢體盒不裝?幹嘛裝在塑膠袋裡?」

石一臉想死的瞪著我。

 

我腦中一想起當時聽到一元學弟講過的話,當場:「啊!!」了好大一聲!

 

一元繼續碎念:「啊就還有說要做甚麼篩檢…………就是把糞便檢查的袋子發一發」

 

糞便檢查的袋子?

糞便檢查應該要是盒子啊怎麼會是袋子?

難怪當時我一聽覺得哪裡怪怪的?

 

石深呼吸後:「是的,有人事前在發檢體盒的時候,發錯了!發了塑膠袋,而且還是7-11裡面裝茶葉蛋的那種塑膠袋!」

 

當第二個、第三個、到第50個民眾拿出糞便塑膠袋時,門診室裡的大家才意會到態發展變嚴重,而且那嚴重不是一般人能理解得到的。

 

我結巴了:「等等,那麼大便要怎麼…」想到卻講不出來

石開始發抖:「挖出來對不對?」

他又開始槌桌:「我告訴妳這就是最噁心的地方啊幹!」

石學長整個在刀房內爆走的形象完全展露在護理站中!邊講邊摔手機!最後還站起來一腳踏上椅子!

 

石:「妳能想像大便裝在塑膠袋裡、然後擱在包包裡走過山路之後、會是甚麼樣子嗎?」

 

(ㄜ…扁掉的樣子…我心中偷想)

 

石大吼:「爛掉糊掉惹!全部都是!然後最噁心的還不是這個!」

 

(這還不夠噁心啊)

石:「檢驗師是剛畢業的小妹妹,直接跟我擺爛說她沒辦法拿出檢體!歐買尬!然後全部就要我把大便挖出來!妳知道嗎!幾百袋唷!每一袋都爛爛糊糊的!!我要把它們全~部~挖~出~來!!!」

 

(尬!學長你好噁!我偷偷退後半步)

 

石聲音提高八度:「有的檢體卡在塑膠袋底部挖不出來!甚至我只好怎樣呢?把它們擠到袋子角然後剪破洞!像是蛋糕師傅擠奶油一樣!徒手把它們擠!出!來!」

 

(看著我眼前揮舞的雙手,我默默地翻出口罩戴上)

 

石振臂急揮:「人家擠奶油花!我他媽的在深山裡擠大便花!大便有的還有渣!一擠還會爆漿!更~~~~~~~~~第一天就近百袋!第二天、第三天!到第三天早上!我都還在擠大便啊啊啊啊啊!我根本就抓狂到要衝下山殺了那學弟!沒有車我也要用跑的!啊!!!」

 

原來前幾天家庭探訪跟事前廣播,由一元學弟負責發放檢體盒跟說明檢體收集方法,他呢、嗯、很明顯的,搞錯了。

 

嗯。

 

石做出雙手握住袋子的動作:「就這樣!擠~晡茲!啪!」

 

(喂好歹我也是個淑女,不用描述的那麼逼真好嗎?)

 

石哭哭:「那種溫溫熱熱軟軟的手感~~啊我的手就這樣被玷汙了~我都快崩潰了!村民還抱怨說,塑膠袋很麻煩!知道我要挖出來之後都在笑!第三天最後小學活動,小朋友都給我取甚麼便便屬叔的綽號!啊好噁啊~~這麼點事情都做不好?搞屁啊!」

 

(真的)

一元學弟攻克下來名單上,又多了一個可憐的苦主。

 


 

事後問了一元學弟,他無辜:「嗯?甚麼?檢體盒?那是甚麼?」

我揉了揉眉間:「ㄜ…大便應該用一個透明的塑膠盒裝」

一元:「喔!妳說那個唷!那一大袋要我拿好麻煩唷!我就丟在路邊,反正拿袋子裝就好啦!」

嗯。

 

石學長的深山奇遇記,就這樣成了無人能及的傳奇。

 

 


創作者介紹

Lisa Liu 女外科的血淚史

Lisa L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Kelly
  • 噁~~不!!!我的腦袋有畫面了!(抱頭)
  • XD

    Lisa Liu 於 2016/08/14 21:1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