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議搭配音樂:  攻殼機動隊2插曲-傀儡謠 ) 另外強烈建議可以觀看神作動畫畫面   取材自台灣廟會

 

I know indeed what evil I intend to do, but stronger than all my afterthoughts is my fury, fury that brings upon mortals the greatest evils.——Euripides

【歐裡庇得斯(古希臘三大悲劇作家之一, 480B.C.-406B.C. ):我知道我將犯下的罪行是多麼可怕,但比之更甚的是我的憤怒,我的憤怒已經戰勝了我的理智。】

 

 


 

我:「學弟!你快打電話問問看黑傑克醫師!看他能不能把ICU(加護病房)裡面第五床的病人轉出去!!!!急診急需ICU床位!」

 

又是平常的急診忙碌日。

急診現場,好忙、好累、我已經幾小時沒喝水了?身上工作服汗濕了又乾再濕、右大腿一片略帶酸味、乾不了的印子是被某個病人嘔吐物噴到的…

顧不了了!

 

今天搭配的學弟是小天才,動作俐落的他也被大量湧入的病人跟各種雜事操得跟陀螺一樣。

 

我:「通報救護中心!急診已經沒床了!不要再送病人過來!連走廊都沒位子!再來就只剩簡便推床!」

對著急救室內護理師leader”小胖”吼:「通報沒床了!」。

 

小胖姐是急診資深護士,也是超強戰友。

此時她 手上正強壓著一個剛插管完、呼吸器還沒接上的病人口中的呼氣球,回吼:「沒床了!連簡便床都沒!!!!剛剛就講了!!!」

 

我哀號:「那怎麼還一直送來?整個縣市的center(醫學中心)急診都死光了嗎?」

 

跑過EMT(救護車隨車急救人員)大哥:「沒錯!其他center也都滿床!而且病人家屬指定要來你們這!」

 

我急得哀嚎!

滿坑滿谷的病人塞滿急診現場所有空間。

看到EMT大哥們…沒床!用輪椅推著呼吸窘迫的病人進來!

輪椅!!!

沒錯!他們救護車上的推床是要跟著救護車離開的,急著出下一個任務的他們並不能把車上的床留下來!

我氣得摔掉手中帶血手套,瞄過待看診病例夾中厚厚一疊約莫還有十幾分的病例,也就是還有十幾個病人坐在等候以上還沒看!不管了!!

衝上前去,輪椅上病人頭向後仰,正是勉強可以插管的角度!

 

喵的!上課沒教過啊!坐立插管?

顧不了那麼多!緊急情況啊!應變後竟然也插管成功!

 

這時角落輪流放送縣市內各醫院病患狀況的緊急通報廣播網,悠悠傳出:「各醫院急診回報:長X急診滿床、榮X急診滿床、高X急診滿床…」

 

各種滿床!

 

 

對小天才怒吼:「電話打了沒?急診要爆了!要ICU床!黑傑克的第五床可以擠出去嗎?」

小天才音量也拉大:「黑醫師在開刀,但是他說好!!!」

 

而,這只是極為平常的急診一日。

 


 

醫學中心是醫療金字塔的最後防線, 一律不拒收病人! 急診室是處理急病,又依照致命性分為各種等級,不是「快速門診」、先來先看,而是嚴重的就算晚來、也要先處理。

理想的病患處理流程應該是:急診緊急處置之後,依照嚴重度分類,儘快分配到適當的地方。穩定的可以回家、轉門診追蹤 ;需住院的就等病房;更危及的得轉到ICU或是甚至拉到開刀房內緊急處理

 

重點就是「不要滯留在急診」。

 

當年董哥學長還去國外急診參觀過,人家急診真的就是空蕩蕩,只有真正危急的病人才能進入對於。另外醫院之間層層分級的謹慎、送到center的急診就真的是萬分緊急狀態、甚至能夠一進到急診門口就做完全身性電腦斷層的whole body scan、直接在急診內緊急開刀,印象萬分深刻。

 

也有許多人分享過,在國外急診因為自身疾病問題屬於輕度,等待了N久時間、才被醫師掃過一眼然後拿了爆貴的帳單離開。我自己就曾經在柬埔寨住院一夜後繳了800多美金的費用,差點沒錢回不了國。

 

但是,在台灣,急診被過度濫用。方便性提高、費用低廉、從來不教導民眾珍惜有限的醫療資源,最重要的,「自身健康是自己要負最大的責任」這觀念蕩然無存。

 

於是在這樣深夜的時刻,急診塞滿了各種「病況很急」跟「只有內心很急」的病人,偏偏今晚的病房跟ICU都滿床,急診不能拒收病人之下,又不能消化吸收掉這些大塞車情形,現場的火爆跟壓力急遽升高!!

 

這時急救室內配置的三床急救床,已經塞滿三台插了管等待轉入ICU的重度病人,再加上癱坐輪椅上的第四台,負責決定病人去向、「控台」的我,真的氣到要跳腳了!

 

如果又加上了超過兩三天的等待,病人不爽而投訴就有可能會被報上新聞!

 

ps.「高x急診室塞爆 病患投訴媒體躺走廊3天」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3ZZrLM7S-o

 


 

有看過急診現場的人就知道,急診是半開放空間,閒雜人等來來往往,根本不是緊急處置完病人之後、安置久放的好地方!

進出的玻璃門開開關關、空調根本就散逸無感,每個工作人員都是汗流浹背,偏偏急診內又充滿了各種血肉模糊!

常常要一邊縫合傷口、一邊趕蒼蠅!

 

病人A:「你們這裡蒼蠅也太多了吧!」接著就是投訴;

病人B:「醫師看病人時間太久了吧!」然後投訴;

病人C:「為什麼後來的那個人可以比我先早點處理?」又投訴…

病人D:「我白天上班沒空,只是要拿個藥!怎麼還不處理?」再投訴…

 

拎祖母在急診收集到投訴單的速度,比在7-11裡面收集點數還快!

 

真的就是這麼忙,這麼亂!我們這些急診醫師還得在混亂當中找出可能會引爆的未爆彈病人!

 

董哥學長講過:「沒關係,收到投訴單還比法院的傳單好!」

悲哀但真實。

 

於是,「控台」的我急著評估最嚴重的那四床插管病人,決定要直接催促樓上ICU把床位空出來。

 

結果就是吼著要小天才打電話給主治醫師。

 

我們外科有自己急診區、病房區跟ICU,ICU內每床有專屬的監視器、呼吸器,配置的護士也是資深護士、對病人1:2,這些資源才能夠安穩放置這些病情還在危險期的病人!

 

當時身為總醫師,其實對整個大外科區域內的病人情形多多少少有概念,所以當學弟如小天才還在傻等樓上病房回覆說空床情形時,我已經用電腦查完ICU內每個病人的情形:「學弟你看!」

我指著螢幕:「樓上ICU全部30床裡面,有26床都是這兩天剛開完大刀或兩天內才從急診轉進去的危及病人、不能亂動,剩下黑傑克的第五床;老狐狸的第八、第九床;跟老萬醫師的第12床,這幾個都很穩定了、氣管內管也拔了,應該是可以移轉出去到普通病房的時間!把它們四床移開,才能放我們現場這四床進去」

 

一邊示範怎麼使用電腦查閱病患病情,一邊注意手邊的電話,「鈴!」馬上接起!

 

果然,剛剛黑傑克醫師同意第五床可挪動時,我立刻也打了手機詢問老狐狸醫師,對方也是一口說好,兩床立刻空床出來。

 

黑傑克醫師跟老狐狸醫師,一直都很清楚現在現場的年輕醫師們面臨的窘況,不墨守、隨時支援。

 

進入加護病房之後,何時要轉出到普通病房,需要主治醫師的同意。而且這牽涉到醫師跟家屬的溝通問題、還有轉出後一堆藥物跟點滴管路從新開立醫囑的工作,這深夜的時間,已經越來越缺住院醫師的醫學中心內,還需要主治醫師親自出面來處理,真的很辛苦。

 

萬分感謝這兩位主治,一直是像個守護神一樣背後支持著現場的我們。

 

畢竟在「當時」他們這些前輩當外科住院醫師時,這些打雜等級的事情是不會勞動到「當時」主治醫師等級的。但是當他們成了資深主治,整個外科環境越變越差。大小事不再有人幫忙得自己來。

 

督促完護士們把三床跟ICU交班完之後,現在,麻煩的問題來了。

 

小天才:「還剩下一床怎麼辦?」

我暗叫不妙:「…這電話我來打」

 

慘了,麻煩的部分是,還剩下一床剛剛在輪椅上插管的病人,對應到樓上還能夠把床挪出來的床位,就是老萬醫師了。

 

令人棘手。

 

我繃緊了皮打電話:「老萬醫師您好,我小劉醫師,現在急診急需ICU床,不知道您第12床的病人如果病情穩定的話…」

 

話還沒講完…

 

「@&︿%&!#︿%&!!」老萬嘮嘮叨叨的怒聲就傳出話筒!

 

我.就.知.道。

 

因為情況緊急,當下也沒聽清楚老萬到底是用德文還是哪國話在罵了,但是原意差不多就是:

「怎麼可以動我那床病人?其他醫師的…啊?也都挪開了?不行啦還是不行啦」

「現在這麼晚的時間了,難不成還要我去吵醒病人跟家屬說要換床位?不行不行!」

「妳這個總醫師怎麼當的?怎麼可以這樣動床位?如果我病人轉出去以後,臨時出問題怎麼辦?」

「我們當年當住院醫師,從來沒有發生過這種事情!太誇張了!以前我們主治醫師的病人要住多久就多久!哪可以這樣亂動!」

 

電話那一頭的我一整個眼神死。

( _ )

 

心中默默回應著老萬的對話:

「對不起齁!現在急診情況緊急!何況其他主治都答應了!」

「是!是!是!你那個第12床病人白天我看過,活跳跳好得要命!」

「你不知道現在病人值班醫師人力短缺?轉出去到病房還是得勞駕您出來處理病人啊!」

然後是我最最耳尖聽到的那句「我們當年」…

 

心想:「死老頭!現在已經幾年過去了!外科情況爛到這樣!不要跟我講甚麼你們當年!!!」

 

內心戲很多,但我怎麼可能爆發呢?(冒青筋)

只好電話上唯唯諾諾先安撫了老萬醫師,先掛電話再想辦法。

 

電話掛上,剛剛一堆吵著要投訴的病人們都被我眼神殺到安靜,僅剩…

病人D:「醫生!給我開藥啊!」

 

(╬☉д⊙)

我怒火掃過去:「急救啦!沒空!」

 

 


 

四床插管病人,已經陸續移動了三床到樓上,萬分感謝ICU人員的接班。

ICU的大鐵門內跟外、隔絕了家屬跟醫護團隊,給予雙方需要的鎮定跟處置空間,遠比急診,其實是個更好來放置這類緊急病人的地方。急救室勉強可以緊急處理病患,但卻不是長期放置插管病人的好環境!病人離開視線,隨時需要耗掉一個以上的醫護人員進去觀察情形,要不氣管滑掉了、病人黑掉了、都還不知道!

誰會想要落魄的撒手在急診、最後走的時刻是這樣的不堪呢?

就算是病人非達官貴人、一身皺褶,死前能得其所的尊嚴還是要給予的。

 

其實這時最後一床還逗留在急診的插管病人,他的家屬也開始不安跟不滿了:「怎麼等那麼久?其他床病人都好了,為什麼我們還不能上去ICU?沒床?怎麼可能這麼大間醫院沒床?那為什麼剛剛給別人先上去?為什麼不是我們?」

( _ )

 

我能說 :「因為上頭主治擺譜跟裝死」嗎?

 

我硬著頭皮再問了一次老萬醫師,真心希望他能改變主意,把ICU床空出來。

答案硬是給了同樣的釘子。

 

黑傑克醫師結束開刀,晃下來急診觀看情形。Team work之間的互相關切,就是這樣互相支援。

他看剩下一床急救室內病人插管等ICU床,拿起手機跟老狐狸醫師討論。

老狐狸醫師其實身兼科內主任,非常低調,真正需要他出面來調解的情況少之又少,但是像這樣床位卡住的情形就是需要調解的時刻之一。

 

果然,過了半小時後,老萬電話打來了。

老萬不情不願的聲音說:「…那個,床位真的很需要的話,就…轉吧!」

我大喜過望!連忙道謝再三!

 

醫療從來就不是服務業!是各種專業評估跟處置後,再結合了設身處地著想的偉大工作。

 

病人能夠有適合的醫療環境來繼續後續治療,這種「喬床位」的動作,不是任何一個官員電話、或是壓力、或是關切,能夠做到的。

這是真正評估後,打從心底認為病人最迫切需要的「關心」。

 

 


 

當醫療資源越來越有限、急重症醫師出走、ICU護士人力缺乏、關說的VIP占用病床越來越多,現今這樣自由調度病人的情況已經越來越難了。

 

而,被犧牲掉這些隱形資源的一般民眾會遇到甚麼情形呢?

說白點就是,插著管在急診,

 

 

 

 

畢竟資源就是這樣。(嘆)

有限的資源,從來不是人人平等而分配的。一邊吵鬧著多要一些額外的醫療資源,另一邊就會有人被排擠掉他真正需要的幫助。

霸佔著病房不願意出院的病人,難以想樣骨牌效應般,因為他的霸佔,就有某床的ICU病人轉不出來,接著急診裡有某床的病患進不去ICU。

 

 


 

我高興於後來終於又多了ICU床,當下卻沒推敲到前因後果那麼多,潛伏在檯面下,老萬跟老狐狸醫師的樑子已經慢慢結下了,卻渾然不知。

 

看著病患的推床及圍繞的家屬離去,轉進加護病房,只覺暫時部分壓力解除。

 

一回頭…

病人D:「拜託ㄟ!哩馬幫幫忙!我等一顆藥是要等多久啦!小心我給妳投訴唷!」

 

( )╬

 

怎麼還在鬧啊!

剛剛急救畫面整個急診忙成那樣,你是哪一隻眼沒看到?!

我壓抑著怒火:「…你是要開甚麼藥?」

 

病人D:「啊我晚上剛跟女友愛愛,發現藥局都關了沒賣”事後丸”,來你們這邊要開啊!」

 

╯-____-)╯~═╩═╩═

 

曾有名言:「我知道我將犯下的罪行是多麼可怕,但比之更甚的是我的憤怒,我的憤怒已經戰勝了我的理智」

 

我怒吼:「你還是去投訴好了!戴套不帶來這邊亂!急診是要救命知不知道!!你當這裡是hotel櫃台啊?!」

 

.

.

.

 

當然,我知道自己的小七點數、No!投訴單張數,又+1。

然而,當時,遠比投訴單+1還要慘烈的風暴卻隱隱成形。

 


 

2016/2/11

<後計>

原文收錄在<<女外科的辛辣日記>>第一集書內文

當時我還在最血汗血尿的急診一線

對於這種把急診珍貴醫療資源 方便當隨便的低下素質民眾

真的是無言到吐血...

 

三年多時間過去了

這麼多醫療人員講好講歹的

民眾有聽進去嗎?

程度有提升嗎?

 

來看看今年過年連續長假的急診慘況...

 

完全一模一樣

 

(圖片來自"搶救急診室")

 

 

更別說爆量的蜂擁民眾

"看一個月前扭傷的腳"

"發燒40度想要插隊趕快看完"

然後又是格夜便當放著沒空吃...醫護人員跟現場民眾破口互罵

(圖片出處)

 

再加上這次的南台灣災情

雪上加霜

政府有負責宣導跟加強管制了嗎?

急診分級有執行的成果嗎?

把防醫師們當防賊  深怕多給了一塊錢的DRG推動力那麼強大 

那真正對惡劣現場環境的根本原因處置

有關單位有在推動嗎?

 

五年

十年

還會是更惡劣的情況嗎?

 

或許這篇文章可以當系列文

每年來回顧收集一下

一年比一年慘的慘況

 

對於來急診亂的...

說人話聽不懂

要說醜話才行?

 

"急診跟醫療資源不是給你們這些雜魚這樣玩的"

 


創作者介紹

Lisa Liu 女外科的血淚史

Lisa L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Newsjack  Ho
  • 加油~對於醫療人員就是只有感謝。
  • Newsjack  Ho
  • 借分享一下~~~~~~
  • YAO
  • 辛苦了~
  • 陳叡逸
  • 可以跟ICU要床還不錯耶.....最近插管病患在急診一擺就是3-4天啊~~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