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開始的初衷都是善意的。

就彷彿路邊發放著小包衛生紙那樣人畜無害,或甚至是邀約著「只是一個小遊戲」讓你不好意思拒絕而加入。

 

加入了之後,還因為手上有了小贈品而略感占了便宜,轉瞬間當越來越多人加入,看似開放的遊戲規則開始限縮,這時候大難臨頭了卻還不自知。

 

然後一步步把自己的權力跟發聲都閹掉,陷自己於不義。

 


讓我們來說個故事吧

 

我跟學妹緹娜在閒聊。

她是一心想要走外科,無奈周圍阻擾聲音過大而遲遲無法決定的PGY。

搭配同期受訓的還有散仙「阿鬼」學弟。

 

在他們受訓的階段,有個課程是要下鄉接受所謂「社區醫療」訓練,要理解與醫學中心不同的中小型醫院處置,甚至是偏鄉的衛生室所處理的大小事務。

 

簡言之就是下鄉玩耍啦!

 

他們來到了這個鄉下小小小醫院,正巧遇到守急診的我,就常常閒扯淡,這天聊到了萬惡的「健保」。

 

阿鬼:「健保把各個老師學長搞得七暈八素,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緹娜:「對阿,光是我們在唸醫學系的時候,就聽老師們一直恐嚇說,將來我們出路會很慘,超可怕的」

 

我笑笑,這麼大的問題,也不是三言兩語能講完:「要不先來說說你們對健保的理解是啥?它問題出在哪?」

 

緹娜:「感覺上就是,人人互助,用少少錢,萬一在危難病痛時刻,可以被回饋」

我:「對,所以這是個保險?還是社會福利?」

阿鬼:「差別在哪?」

我:「如果是保險,那為何不能像其他保險有多家公司喊價,我們醫護人員自身反而沒有制價權;那如果是社會福利,是不是只要給予全部民眾最基本一定程度的照顧就好?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包山包海還包醫好?」

 

緹娜:「可是,阿姨叔伯都說,有健保之後看病好方便好便宜,連一些長期待國外的,都會回台灣來看病」

 

我:「嗯,便宜一定是好貨嗎?還有幾個問題,我們的人民明智開化到那種不貪小便宜、會為他人著想的階段嗎?另外,物價上漲,通貨膨脹,怎麼可能這幾十年來看病的成本,反應在花費者身上反而是只減不漲?等價原則,就有一部分的成本轉嫁了,到哪?就是數量最少、開始默默用腳抗議、離開職場的醫護人員,他們的工時、薪資,都被剝削了」

 

阿鬼歪頭問:「現在各地的醫療環境都不佳,那當年大家怎麼會同意甚至還加入整個健保呢?」

 

不只同意,還互相成為困境之中互相鬥取有限資源的囚徒。

我:「健保從84年開辦,其實是急就章為了搭上選舉政績而完成,其實當時我就有聽過很多醫師在抗議,但問題是...」

 

問題是,沉默的廣大群眾,用從眾心態,讓當時的抗議沒有辦法團結。

這要怎麼讓學弟妹們理解呢?

 

我換個說法:「我說一本書,很久以前一套拇指文庫,聽過嗎?裏頭有一本叫做”浪潮”

 

 


 

書本已經很難找到,

但看完之後震撼無比,記得浪潮的故事是這樣的。

 

美國中學一堂社會課,課堂上老師講到了歷史上幾段有名的人類戰爭中集體虐待事蹟。

 

 

學生提出了疑惑:怎麼可能?這麼明顯、病態的行為,大家都默許了?難道沒有人抗議?怎麼會全部人都認同呢?

 

老師反提出了新的功課:那就用一周時間來實驗看看吧!

 

全班同學躍躍欲試,先從班上風雲人物開始當「首領」,成立了小組,然後用評分獎賞跟孤立處罰的方式,讓認同理念的人自願加入,而不認同的人逐漸被排擠。

 

一開始是從小事開始:上課時要對老師敬禮、見到首領要招呼…諸如此類,符合規範的就能提升評分點值,最後成為「糾察隊」一員,抓出其他違規行為。

從眾心態加上嘗鮮有趣,彷彿是一場遊戲般,全班越來越投入,就連隔壁班的同學也加入,最後是整個年級都受到影響。

課後社團活動也被拉進來,大家聚集、討論,身為糾察隊的自傲跟享有特權讓眾人羨慕;越來越多規範跟設定,逐漸成形,甚至開始影響到課堂。

 

有人提出了質疑:有必要這樣嗎?馬上就被同儕逼迫到認輸求饒。

 

緊張、崩潰邊緣,整個學校就像陷入了浪潮般整個被捲入。

又到了社會課堂上,老師問了他們:「實驗後的觀察結果如何?」

同學們有些傻住,太過投入,到最後幾乎忘記自己是在一個「立意良善」、「看似無害」的前提下陷入瘋狂。

 

老師這時放了一張照片:「你們現在所經歷的,就是當年這些人所做的事情」

 

投影機放出了,重擊所有人。

 

 

 


 

說完這個故事,瞠目結舌的緹娜跟阿鬼,我繼續說著:

「很多攸關自身的事物規範,當定奪權不知不覺轉移到別人手上,反過頭來框住自己綁手綁腳時,是很難察覺的」

 

「你們知道,健保始辦之初,甚至為了鼓勵大家加入,還贈送讀卡機嗎?」

如果從現在的角度去看,鬼才會要那鳥讀卡機!但當時是不是有診間真的拚了加入後拿到還沾沾自喜?

 

看看現在健保之下,多少醫療單位關門倒閉,小小一個島,卻有多少財團醫學中心?

 

腸胃炎住院,本來中小型醫院當天排住院即可三天後出院。

當選擇只剩下醫學中心時,在急診走道風吹雨打三天待床還不能上病房。

是福?是禍?

 

甚至,引進了「評鑑」這個尚方寶劍,斬妖除魔,卻惹到了更多醫護人員被不合理刪除費用、放大回扣。

然而或許有人會說,這跟一般民眾沒有關係。

但,

每個人都會用到醫療。

 

 


 

前段時間惹得諸多媽媽天怒人怨的「母嬰親善政策」,過度強調「母嬰同室」、「全程親餵」,卻沒有給予媽媽足夠的權力去休息、去拒絕、甚至是給予幫助,急就章的只會用暴力方式疏通母乳,讓多少新手媽媽痛哭、恐懼、加重產後憂鬱?

(請見相關文章及眾多媽媽回應 "為母則弱")

 

而這一切,只是因為「通過親善評鑑的醫院會有比較多補助」。

 

立意良好,但最後執行扭曲變形。

這攸關每一個人 。

所以,不要再說,這都無關了。

 

 


緹娜問:「那我們還能怎麼辦呢?」

我:「提問、自省、理解、闡揚、辨別」

「當任何攸關自身的事情,都要去參與,不要停止關切」

「短暫的被給予利益,與最大最根本的原則牴觸時,更要謹慎小心」

 

緹娜:「原則是?」

我:「自由、民主、自決。舉例:網路上開始瘋傳的芝麻信用,用遊戲般打分數的方式,在政府的監視下,被周圍朋友制裁,影響自身銀行貸款信用、出國簽證辦理,這到底是好或壞呢?」

http://buzzorange.com/2015/12/28/the-weapon-to-control-ppl-in-china_sesame-credit/

 

阿鬼:「嗯…那如果是針對健保呢?」

我:「起身,提問,尋找自己的答案。如果當一切都不可挽救時,站定雙腳,用力去FIGHT!甚至是退出健保也無不可!」

 

 

傾聽與尊重多方的聲音

因為這是我們最珍貴的島,最重要的民主精神所在。



 

<發表於"民報">


創作者介紹

Lisa Liu 女外科的血淚史

Lisa L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那如果是社會福利,是不是只要給予全部民眾最基本一定程度的照顧就好?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包山包海還包醫好?」

    西方就是這樣..
    甚至還完全免費
    加拿大,UK,北歐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