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學弟!這個病人要縫合,就交給你吧」

 

「另外還有這個,打石膏的,那換學妹好了」

 

在急診內,需要佔據比較長時間繁瑣操作的處置,就是縫合跟骨折打石膏了,於是,這工作就常常落到實習醫師學弟妹們身上。

 

緹娜每次只要遇到這樣的好康,她就整個冒小花,跟其他同組的完全不一樣。

正當大家又在哀號輪到誰去坐鎮「縫合室」(suture room),成為名副其實縫合室主任時,緹娜總是興高采烈手舉高高:我!我!我!

 

要不然就是,遠遠看到四肢骨折、胳臂真的往外彎、或是小腿以不正常姿勢往前變形時,她都會神采奕奕等著學長一聲令下「打石膏」時:我!我!我!

 

問她怎麼那麼愛縫合,歪著頭說不上來。反倒是她同組的男組員「阿鬼」,能閃就閃,急診要動手做的處置,他都很抗拒。

 

「沒辦法,我看到血會暈倒」,阿鬼臉色慘白,看來是真的怕血。

「沒關係!縫合跟石膏都交給我!」緹娜一臉帥氣答應。

 

這組配對還真的是絕配。

 

一次,緹娜又再縫合室裡跟複雜的嘴唇挫傷搏鬥了!病人下巴嗑到車門,一咬牙用力咬斷了自己下嘴唇,所謂through and through wound。

這類傷口要縫合三層:先縫中間的肌肉層、再縫最內的口腔黏膜層、然後是最外頭的表皮皮膚層,而且三層都要用不同種類的線材。

 

緹娜忙進忙出,搏鬥到滿身大汗,走到縫合室門口拜託:「外頭有沒有人啊

幫我拆新的線」。她雙手已經戴上無菌手套,不想染污、反覆穿脫,這時晃來晃去的阿鬼探頭了:「怎樣 縫合室主任有甚麼交代

 

緹娜:「主任個頭啦!快幫我拆一條Nylon 5-0!還有,我今天已經縫了七台了,你是不是也該幫忙一下啊

 

阿鬼努嘴:「哪沒有...我...」

 

一轉頭看到緹娜用眼神殺向牆上,原來為了點清縫合包器械,每次縫合時護士都會把無菌貼紙貼在牆上做紀錄:果真,緹娜那一欄已經密密麻麻橫歪直豎貼了七張,而阿鬼的那一欄還空蕩蕩。

 

阿鬼沒話說,但也真心打定主意不想縫合。緹娜拿他沒輒,只好自立自強。鎮守現場的主治忙了個昏頭,才沒空管他們呢!

 

緹娜坐下來,深呼吸,繼續漫長的縫合過程。縫合室的便門輕輕掩上,現場雜沓紛亂的聲音飄的好遠,她漸漸清楚自己為何喜歡縫合了:可以明快清楚的自行決定病人處置;可以非常有成就感的看著自己縫後不輸給整外學長的傷口;可以發揮所學;可以確實掌控。

 

啊~~她深呼吸,彷彿自己手下就是一個完整標準的手術檯面,有助手跟刷手護士圍繞,有清楚不刺眼的無影燈照耀。

 

儘管她背後是滿坑滿谷的垃圾桶爆滿闔不上、腳邊跟牆上有噴濺的血跡、頭底上的燈泡無法對焦還拼命閃爍。

「真的好好來考慮一下要不要走外科吧」,她對自己說。

 

有夢最美。

 

 


 

龜縮回現場的阿鬼,正慶幸自己又躲過一劫,卻正巧被主治醫師抓到了:「學弟,你沒事嗎 那有個病人的鼻胃管NG給你放

 

好吧!intern三寶:NG、Foley(尿管)、EKG(心電圖),只要別叫他碰血就好。

殊不知,躲的了一時躲不了一世,阿鬼遇到此生他最驚悚的NG。

 

病人是胃癌切除術後的病人,出現了所謂 輸出環症候群(E-loop syndrome),超量又過快的進食,加上胃出口的塞住, 讓整個切後的殘存胃幾乎癱瘓不動、然後嚴重脹大。

 

病人頂著如同懷孕的大肚子,皮膚繃到發亮,去照腹部X光一看:媽呀!胃已經大到下垂超過肚臍、簡直跟去參加暴食比賽一樣、幾千西西跑不掉!!

 

阿鬼傻傻閒閒悠悠晃晃拿了鼻胃管的東西,殊不知主治跟其他護士躲在背後都默默地後移了三步之遠。

 

阿鬼準備好潤滑劑、鼻胃管一從病人鼻孔進入....

.

..

.... 全文請見關鍵評論網

 

臉書上網友討論

 


創作者介紹

Lisa Liu 女外科的血淚史

Lisa L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