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11 17.59.11  

 

(建議配合音樂 : 宇多田光 櫻流)


 

好久不見,同學。

見到你的名字出現在那黑底白字的圖片上時,我在心底說了一聲。

 

一行字標註著年份、猝死、你的姓。

一行字。

 

幾年了

從你離開了之後,多少人離職了,我也離職了。

 

經過同樣的建築、熟悉的轉角,卻彷彿一轉彎就可以遇到笑容滿面的你,瞇瞇眼帶著眼鏡,跟我們打屁、開嗆我們外科醫師太晚來看病人、害你們都在急診被病人罵假的,依舊那麼清晰,彷彿就在昨日。

 

好吧!你又要笑說這是初老甚麼的。

然後很賤的考我100減七是多少

(100-7為失智症測試之一)

 

91

厲害吧!

 


 

關於當時急救的故事,太狗血了,不講。

 

要能夠置身事外的客觀角度,才能夠把過程講的清楚又精於計算,大約一千多字時,劇情如何直轉急下、約莫三千字時開始講急診同仁急救著自己的同仁多麼揪心、然後家人如何痛苦決定後ending,總字數控制在四千字之內。

 

我沒辦法。

跟你熟、跟你太太「貓咪媽」也熟、甚至還抱過你兒子給他亂吃手的我,沒辦法。

 

還記得在意外發生前不過一個多月時間,我還欠了你一筆婚宴的紅包錢嗎

每次匆忙擦肩而過,跟你抬槓、聽你臭屁,笑罵一陣之後揮手各自走開,才又想到:「啊!又忘了還錢」。

然後,「沒關係,下次吧,還會再見面」,下次又忘了,然後再下下次。

 

那麼理所當然的認為,還會再見面的。

結果就再也沒見到面了。

收到噩耗,我震驚到說不出話來。

但基本上就算說得出話來也沒啥意義。

 

再聯絡上貓咪媽時已是告別式之上,我竟然只講得出一句:「我還欠他錢,還給妳好嗎

 

.

.

.

真的很抱歉啊這是。

 

 


這幾年過去,超多事情改變了。

還記得那個急診角落可以窩著補眠的沙發椅嗎

被搬走了!(外科醫師的命脈啊!超震怒)

 

冰櫃的位子移動了。

當年家母緊急需要調度救命針劑,我顫抖著捧著保麗龍,內有上萬塊針筒,幾乎腿軟的走去裝滿冰塊冰存時,發現的。

 

還有不可思議的,我居然從病例寫得不夠完整(根據評鑑)、整天被病例追著滿頭包的打雜醫師,變成了出書作者。

(默)

我知道你要狂笑了!

(σ′▽‵)σ

 

告訴你更可怕的,

不只一本,還已經出到第二本。

 

好啦給你笑三分鐘(握拳)

(σ′▽‵)′▽‵)σ

 

這麼多事情改變,但是為什麼還有些事情沒有改變呢

晝伏夜出的輪班醫師們,如你的急診、如我的外科,幾年過去了,還沒有納入勞基法。

 

女醫師懷孕期值大夜班的情況改善了,兒科的同事庭庭好感慨,當時她還需要值大夜班時流產的傷痛,總算不再會有相同的人留下相同的淚。

 

然後

你們急診的熱門程度,起死回生了。

https://scontent-tpe1-1.xx.fbcdn.net/hphotos-xat1/v/t1.0-9/12193525_10153782655362082_3311597008054754152_n.jpg?efg=eyJpIjoiYiJ9&oh=9ad0636d718f18ac47cf51c046b95f9a&oe=56F72E29

https://scontent-tpe1-1.xx.fbcdn.net/hphotos-xfp1/v/t1.0-9/11694135_10153782655102082_140867709920650740_n.jpg?efg=eyJpIjoiYiJ9&oh=32f5e0c228b882278323a71614c8acdd&oe=56F9E9BC

但是,我們外科落到倒數快要滅亡了。

 

因為寫作開始關心,我參加了大大小小講座,你知道嗎,他們說依據現在外科人數萎縮的速度推算,2022年台灣就沒有外科醫師了。

 

身為一線的醫療人員如你我,其實已經對這議題無感。

比起另一篇網路文章有碟仙說2027年台灣會被統一...

ㄜ…

 

究竟哪一個事件會先到來

東軍、西軍

 

(´-ι_-    #)

 

沒有外科醫師了怎麼辦

其實也不是沒有,只是有開刀能力的都收手不幹了。

親朋好友們真的有需要才幫忙,但若是要在現在健保偽公醫真政績、只准DRG(同病同酬、開刀越多罰越多)、不准高端醫的框架下,越開越累越罰越賠越被告,面對各種幾近懲罰外科醫師的箝制,頂多就是收手走人。

 

怎麼會跟當初滿腔熱血投入外科,差別如此之大。(苦笑)

 

但是我們投入了多少黃金年華受訓內化的知識、訓練,能這樣說放就放掉嗎

多半不是自願,是多麼不得已的「被自願」啊。

回首,一路上血跡斑斑,多少同仁遭受醫療暴力被揍被罵被推坑,心灰意冷,萌生退意,新血良莠不齊趕鴨上架,然後惡性循環再來一次次。

 

如果不是心疼那些醫療匱乏等級已經跟偏鄉沒有差別的朋友、如果不是見過醫護過勞決斷錯誤造成無法挽救的傷害、如果不是惦記著自己的孩子再十年二十年就會長大更需要醫療...

 

如果不是自己親身經歷的家母的猝死,不會知道日日行禮如儀到厭煩的「老病死」,有多殘酷。

 

剝奪尊嚴、抹去意識、喪失自主、刀下魚肉。

撕裂家庭、以淚洗面、怨懟叢生、遺憾終生。

 

多麼渺小,我們。

多麼無力,我們。

 


 

然而,就因渺小而放棄戰鬥,我就不是我。

 

就像,林口的學長姐好不容易南下來開會演講,竟然先被你約去吃飯了來炫耀一樣,再怎樣我都還是要嘴砲回去一下以茲示威XD

 

開始有了團結的形式,面對現今各種政策,好好的去探討,比方說吧!之前提到醫師納入勞基法,初步由住院醫師開始試行,預計要八年。

「八年」這個key word在研討會上,就被炮到官員承認「有加速的必要」。

 

網路串聯的力量,也開始百花齊放。

化嘴砲為力量,把決策的權力慢慢奪回醫界臨床人員的手中。

而我,已經是兩個小孩的媽,也開始思考下一階段要兼顧或是取捨的問題。

 

承蒙網友抬愛,我更有勇氣去挑戰自己、跨出舒服圈、去接下半年前作夢都想不到的大小演講,用更開闊的心胸與跨界的各路人馬交流。

 

身為高雄人住了一輩子的高醫隔壁,現在也要進去演講XD

 

甚至年底還要上TEDxNCU演講

 

媽呀...

我只是一介小小魯,這成就會不會解的太高檔了點XD

還是依舊喜歡癱著看漫畫,只是現在漫畫都被小孩的童書取代了,好多部作品都沒空追了QQ

 

你呢

你的家人都很好,而今你到哪了呢

 

老同學,有空就去更美更壯闊的地方吧!不要苦命到變地縛靈還在血汗急診翻病例。

(´゚д゚`)

 

前陣子看了極光、衝了冰川、地平線都是山的感覺原來是那麼驚人。

 

更別說一個天大的祕密,肉眼看到的極光顏色,

(那是甚麼顏色?請親自到場見識

 

已經是極光之一的你,想必又要捧腹大笑了!

的確,極光是北美原住民的生死交界,神聖、莊嚴,當逝去之人極為愉悅時跳著舞,就會看到極光舞動。

 

極冷的呼息,仰望的讚嘆,拭淚的瞬間,悄悄的問一句:好久不見,同學。

 

在那,有見到家母的話,請轉告她:「我們都很好」。

 

老爹每日早上六點正常能量釋放,傳來Line的長輩圖針貶時勢。

我跟弟弟都還在嘗試、不放棄、追求夢想。

 

大家都很好,大家都要好好的。

 

在帳篷內,當地人殺魚烤魚,圍著爐火取暖時,問我們台灣人的生活、物價、房價、薪水,聽完後他們哇了一聲:「那你們工作那麼久只為了買小小房子,又沒有游泳池,門外有湖嗎可以教小孩游泳釣魚嗎

 

我們啞然失笑,苦笑自己的那種笑。

到底,在瞎忙在苦求甚麼呢我們

 


 

11/12醫師節,這節日其實無感。護士公會還會在護士節發個無用的保溫杯,醫師就算了。

 

保溫杯我隨身袋著裝水喝拿一個丟一個,最後都直接拿檢驗室的乾淨尿杯來裝水喝。

(啊不就正常紙杯

但這次醫師節,看到了你跟其他同仁的名字。

 

觸動了心頭一沉。

 

我要告訴你:真的不會再讓這些淚水白流了,很多人惦記著你們,很多努力正在運作,很多人知道了你們的故事。

 

人生的故事,奮鬥、衝突、淚水、汗水。

還有更多,啟發下一個決定,避免下一個悲劇。

 

背後帶著的意義。

 

你的故事,絕對不只是一行字。


今起在民報開始專欄

感謝醫勞盟


創作者介紹

Lisa Liu 女外科的血淚史

Lisa L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