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獨往慣了的爆米花學長,是蜜蜂先生大學時的換帖學長兼室友。

一次門診換藥遇到,相認了之後,跟先生邀約改天一起吃飯。

 

在前往聚餐的路上,老公口沫橫飛地描述當年大學時他們有多瘋狂,一臉青春。

 

聚餐地點,是我們倆所挑選的日式餐廳,乾淨又舒適,重點還很便宜,一張紙鈔出頭就可以吃飽飽。到了一看,不只爆米花來了,還帶著他老婆一起出現。

 

我悄聲:「你不是說他獨來獨往

蜜蜂:不知道甚麼時候結婚的,沒通知」

沒關係。客自遠方來,當然歡迎。

 

酒足飯飽之際,蜜蜂先生還來不及回憶當年,話權就都被爆米花太太搶去了,原來,他們夫妻倆是特地南下參加研習營,然後知道我是在醫院工作,這麼巧~~地就順便一起約見面當個朋友。

 

我點頭,聽到如此熟悉又說不上來的開場白,陪笑。

 

爆米花太太:「劉醫師,妳外科工作會不會很累阿

我:「還...」沒說完就被打斷

爆太:「對齁!超累的我跟妳說!我們職業婦女都被綑綁限制住太多了!太多犧牲又太少回報了」

我:「...ㄜ...病人順利出院就好,對了,上次還有個小妹妹畫張超可愛的卡片唷」瞬間燦笑。

卻對上爆太一臉悲憐的表情:「唉!我是說!賺外快!!妳都沒想過嗎

我愕然搖頭

爆太揮揮手:「妳沒聽過用錢滾錢嗎?我現在參加的這個事業,完全不佔用上班時間,只要在家上網點一點就可以自己賺進錢來了!甚至阿!我這個副業都已經收入快超過我的本業,將來提早退休,多好!!」

 

我安靜下來,滿腹狐疑,事業?她剛剛講說她工作不是在學校當行政人員?到底在講什麼?

 

爆米花先生被太太推了推也開口:「厄...是阿,我想說,妳們醫院裡那麼多工作同事,大家又忙到沒時間花錢,其實如果用額外的時間一起參加這事業,能夠把人際網整個拉大,也是很好呢」

 

蜜蜂先生一臉和氣,順口問著細節,可我已經在一旁放下筷子,吃不下惹。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對方見蜜蜂先生客套的回問,以為是有興趣,立刻甚麼「牛樟芝」、「紅景天」的名稱都出來了。

 

對方夫妻越講越熱烈,相對另一側我跟先生就越呆若木雞。

我百般聊賴撥動著杯裡的冰塊,看看蜜蜂先生脫不了身,只好扮黑臉:「不好意思我們沒有興趣,還有,我醫院有事要先走了」

 

講完硬拉著先生離開。

爆米花夫妻還跟隨到門口,帳單由我們請,爆太太看到價目還驚訝了一下 :「唷!這麼便宜?該不會奶茶是用甚麼飼料奶粉吧?

我聽到腦中神經繃斷了最後一條:「妳不用怕,搭配你們家產品可以解毒延年益壽」

爆太還追著一句:「劉醫師妳真的考慮一下,我們很多醫院裡護理同事加入,效果超棒,如果妳以醫師加入更..」

 

碰!

我車門用力甩上。車內掐著先生的脖子怒吼:「下次不准再找我來這種餐會了!!」車行離開,遠遠看著那對貌合神離的夫妻,頹然而

 


 

聯合報元氣網最終回

藏藏頭XD

最末兩篇文章的頭尾唷~~

倒數第二篇在此

 


創作者介紹

Lisa Liu 女外科的血淚史

Lisa L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王惟羿
  • 可憐的小劉醫生,被拉來聽貌死會炫負
    可憐的蜜蜂先生,淪為老婆的出去包。

    可悲的貌死會,雖有夢最美,但是幻想始終不是現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