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醫糾不再只是名詞>>

(建議搭配音樂 INTERSTELLAR Soundtrack  Mountains

   

 

從沒有想過自己會有這樣的一天

不安、沮喪、憤怒、顫抖,然後加上漫長的等待。

 

我等在掛號燈之前,看著上頭數字一個個緩慢前進,我站起,又坐下。

等。

等。

等。

 

我有話要跟裏頭的醫師說。

 

 


 

家母五天之內急性白血癌過世。帶給家人的是無止境的傷痕。

時屆我剛生產完老二坐月子期間,精神及身體上的磨耗更是劇烈。

 

只要一空檔停下來,就會想哭。

就連抱著襁褓中的女兒,想到不久前才跟外婆團聚過,就又開始落淚。

 

在強振精神後,我們家人又被繁瑣的過世事務給壓輾過。塔位、牌位、儀式、通知、死亡通知單。就在這時候,我整理到了媽媽過世前一周的病例。

 

她曾經因為頭暈而去掛號看過病。

 

這讓我在腦中整個轟然炸開!

難道是誤診?

各種「如果當時有怎樣怎樣」的糾結開始浮現,各種「早知道」的天人交戰!

 

幾乎是軟腳著走進醫院,當時我抱著憤怒之火及玉石俱焚的悲痛,要把家人驟失至親的痛恨用最撕裂的方式投諸於我一心認定「誤診」的對方醫師身上。

 

在咬牙等待著漫長的叫號過程當中,我腦海充斥著這幾天在家中閉門後各種爭執、指責、摔桌摔門,其實無非是要把各自的內疚都轉為攻擊對方的投射;還有那些最後來得及、來不及講出口的懊悔跟失言。

一句句,沒說出口的,都是錯失。

一滴滴,落下淚的,都是自責。

 

更別說我自己本身是個癌症專科醫師。

這樣的打擊幾乎毀掉我所有的專業自信。

 

內在凝聚這樣黑暗的吞噬力量,像蜘蛛噴液或毒蛇吐信那樣,想要拉一切可能共同墮入深淵。

不自覺間我已經變成了野獸的面目,就跟每個發生醫療糾紛的來鬧的家屬病人那樣荒唐卻不自知的臉孔一樣!

 

站在門診外,我內心天使與魔鬼在交戰!

我清楚知道:「媽媽的病本身就是非常罕見,而且人家醫師也把他專科內的檢查都排仔細了」

但:「那為什麼後來反而是小診所想到要抽血?抽血一看就知道是血癌阿」

又回:「那是因為前面大醫院治療改善有限,所以後來的才會想到要改變診斷方向」

不過:「難道那個漏掉最終診斷的醫師一點責任都沒有嗎?」

我自己內心最深處的聲音清清楚楚:「妳自己是醫生,當然知道最終診斷不是那麼好診斷出來的」

 

來來回回,我一下握起拳頭忍住想揍人的衝動,一下又低回徘徊幾乎落淚。

怎麼辦?等一下見到醫師我要像所有鬧醫糾的家屬一樣放狠話、翻桌嗎?

放狠話我們家人就真的獲得平靜了嗎?

翻桌了我媽會活過來嗎?

 

最終我想問的那個問題,就得到答案了嗎?

 

我想問的:「何謂生命?為什如此短促?」

 

誰能回答??

這麼浩瀚的問題,自古人就不斷詢問探討、衍生出了宗教哲學學理等還沒有定論,此刻誰能告訴我?

 

終於等到我進門診的時間。

一看對方是個年齡幾乎跟我相近的主治醫師,似乎已經知道我來者何意,攤開所有病歷紀錄已經在桌上等著我,瞬間我懂了。

 


 

自從我成為主治醫師之後面對病人,常常會遇到來鬧的家屬,醫護人員的直覺反應就是:百口莫辯、不甘心、已經夠忙了還要被奧客刁難。

 

甚至連在上課講到處理「醫療糾紛」的課程時,都會說「家屬是想要個確定答案」或是「討誠意」。

醫糾對我而言,只是個討厭的名詞。

 

但,當自己一回首發現竟然就這樣差點掉入醫療糾紛的泥沼中,走過一遭之後發現頓失所愛的家屬們不只是這樣。

 

不見得要討明白,其實沒有比這些家屬們心中更明白的了:平日家人的健康管理情況?最後一次看診如何?有沒有追蹤?

這些都直接相關了病情的發展,還有誰比家屬們更能掌握呢?

更重要的,是一個「失落的傷痛」。

 

於是,聽不下醫護人員用專業深澀的名詞解釋、顧不了拋頭露面的吶喊白布、吼不完的咒罵拍桌,都是為了欲蓋彌彰內心那流不完的淚及嘶吼阿!

 

那不是罵,其實是最無助的求救!

 

如果不是用這樣的同理角度去傾聽、陪伴,很難化解,不對等的情緒及資訊理解,只會更增加衝突。

然後衝突的反撲,就會接著傷害到一線醫護人員,失魂喪志,人力流失,惡性循環。

 

醫療終有極限,但醫病也要醫心,這是人性共盪在行醫中最光輝的力量,唯有這力量得以對抗死亡。

 

死亡的悲痛必然降臨,我們所呼吸的每一秒時間都是借來的,終有歸還一天,在那死神大斧揮下之前,緊握每一雙手,傾聽他們真正的聲音。

 

走過蔭谷,感恩豔陽,從那次之後我更致力於自己門診的癌症治療,並且認同理念,加入了「醫療關懷與排解小組」,學習了爭點整理,分享及參與了各院遭遇到的糾紛事件,期能推己及人。

 

如果今天的血淋淋教訓,能夠被更多人記取,能夠在下一次不幸發生之前更早一步預防,多挽救一個生命,多維持住一個家庭,多保護住一個醫護人力,再更擴大去幫助病人對抗疾病,那才是生命的真正意義。

 

短暫的生命,最大的意義。

 

 


 

總算輪到我了,我推開診間的門,深呼吸:「醫師您好,家母於上週您看診完之後過世,死因是因為急性白血症,這邊我附上的資料,希望能讓您及院方作為案例討論,讓更多人知道,讓下次再遇到這樣疾病時可能的病程」。

 

沒有拍桌、沒有怒吼,顫抖著講完,我知道,這是家母所樂見的,最大的意義。

 



原文發表於關鍵評論網

感謝各網友回應:

「人生路上滿是我們措手不及的意外,多愛身邊的人,多多照顧好自己與家人的健康。醫生沒辦法每天陪伴你,只有自己能好好的照顧自己。

 

「在【 星際效應】樂聲中…
彷彿就貼著作者的心臟般
沉重又敬佩

 

「遇到這樣的病人家屬,我想,哭的會是那位醫師吧?!
北風與太陽的童話故事,ㄧ輩子都讓人深省的故事

 

看到結局,真的鼻酸。善解真的很不容易。

這是值得所有人閱讀的好文章,
用生命、專業素養和不斷地反思寫就。

生命,究竟讓我們體會到什麼?

還有更多經歷過喪親之痛的粉絲團網友們一起淚崩分享

正在經歷這痛苦過程而徬徨未決的網友

也在大家的鼓勵下決定以安寧的目標帶加護病房內接受無效醫療的的外婆回家QQ

 

至少...

還有機會回家

至少...

還有機會跟她說上話

還有機會分擔她的憂慮恐懼

還有機會  好好地說愛她

 

一秒一秒生命都在流逝

再不說愛

就沒機會了

 

 

 

 

 

面對生死

謙卑學習

互相扶持

這是大家給我的溫暖及力量

再次感謝 還有感謝

 


創作者介紹

Lisa Liu 女外科的血淚史

Lisa L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柯文哲醫師說過一句話:他跟車禍腦死的病患家屬解釋了五次,他兒子已經腦死了,結果家屬還問他第六次。 面對生死之間,最需要照顧的往往不是病患本身,而是病患的家人。
  • 沒錯

    這樣心靈層面的照顧
    其實需要時間

    偏偏臨床忙碌的醫師
    最缺乏的就是時間

    Lisa Liu 於 2015/11/29 22:38 回覆

  • 大唐Hammer
  • 如果醫生們都能像您一樣該有多好?十多年前女兒剛出生,因黃疸回吳XX婦產科照光,出院後開始高燒,進加護病房,竟發覺有另一男嬰也是同一婦產科來的,相同症狀,我致電醫師,吳某防衛心很重,竟說剛出生的孩子發燒很正常,可能是我們教育程度高才會這麼緊張....聽他說了一堆莫名其妙的話後,我冷冷地跟他說,我只是單純的來提醒你,不要再讓別的孩子發生跟我女兒一樣的事情了~~現在女兒因當時的腦部發炎而中度身障,但已比我們當初想像的好很多,感謝天父~~
  • QQ
    謝謝你的分享

    Lisa Liu 於 2015/11/29 22:3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