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l.google.com  (圖文略同之阿圓正在玩章魚的...)

 

老萬醫師又不知哪根筋被燒到了。

通常,他動輒在刀房內講著沒人聽得懂的德文諺語(講對講錯我們也不知道),然後覺得孤芳不能自賞,開始熱心教學。

 

開刀房是一個雞犬相聞、忙起來摩肩擦踵的半封閉空間。

而主治醫師決定了這個刀房內的主要氣氛。

老萬喜愛在刀房內各種開講、引得眾人紛紛走避,獨留對面的開刀助手我來含淚背誦德文的ABCD(阿、杯、ㄘㄟ、ㄉㄟ),還有甚麼捲舌音…喵的。然後搭配著聽了一萬零一次的華格納交響曲…zzz。(眼神死)

 

在眾音樂之中,沒有比這種一人強迫眾人中獎的放送更~讓人抓狂的。

最後更走火入魔,老萬自己燒了張無限loop的交響樂CD。往往開完一天的刀,耳際都還會傳來陣陣幻聽。

 


 

當時幻聽嚴重到,在家看阿湯哥的電影「行動代號:華爾奇麗雅」一聽到裡面交響樂出現,立刻抓枕頭砸電視!嚇壞蜜蜂先生。

 


 

相較之下,老狐狸只要不電人,就是開刀房內的老好人,閒聊的、路過的、順便來幫忙的,好不熱鬧!連他最愛的台語電台廣播,都可以隨便大家調來調去,偶爾聽著流行樂可以唱唱和和的,多好啊!

 

當時開刀房人力充足,那種team work的感覺真的很好。

當時。

 

一直到老萬醫師去參加了某次大型醫學會之後,又不知哪根筋被燒到了。

 

回到科內之後,大張旗鼓的要推廣科內「能夠跟國際接軌的醫療環境!」

我戴著口罩,給他一個隱形白眼,隔著口罩擋著的嘴角則是垮到不行。

這又是在幹嘛了啊?

嫌大家還不夠累嗎?

百貨公司週年慶的最新活動推出頻率都還沒這麼高,現在又是要演哪樁?

 

身兼總醫師的我隱隱、不!強烈的感到不祥預感!

 

老萬開心雀躍,握拳振奮:「Auf geht's!

我:「………啊?」

老萬:「大家加油!」

 

 


 

原來所謂的國際接軌,就是要科內的各種口頭報告都使用全英文。

 

WT…()

 

至於究竟是怎麼會受到這樣的刺激呢?

那就要怪常常有國外fellow來受訓的整形外科了(眼神殺過去)。

 

 


 

所謂fellow(研究醫師)是指經過整個住院醫師受訓之後,在成為有自己掛名門診跟住院病人的主治醫師之前,視每間醫院不同、會有一或兩年的專門研究年限,也算是升格為主治醫師前的「暫時拋開臨床、以更深度進修」時間。這時常常會有機會到其他醫院去拜見專業的大師們技術或研究。

 

當年我們外科在確定選科之前,會在各科之間輪訓、也就是所謂rotate。

當我rotate到整外時,嚇!好多阿多仔fellow。

這也難怪,因為該科自己本身就已經是揚名國際的神一般存在。

病人也從五湖四海、不辭千里而來,短短一天的時間內,就可以看到非洲女性病人90H的巨乳做縮胸手術、或是遠自北國而來的白種病人接受臂神經叢重建,其中最神奇的就是斷指後用腳趾接回的重建術,不論技術或外觀或功能,都是當時國際醫學期刊炙手可熱的手術。

 

而為了這些遠自他鄉來的貴客們,能加入討論跟聽懂會議,該科承襲已久的風氣就是「全英文口頭報告」。

因為有其必要。

 

而這赫赫有名的全英文口頭報告,也是每個rotate到該科的住院醫師們最大的考驗。大家無不卯盡全力早早準備,畢竟不是平常習慣的中文報告啊!

 

 


 

台灣醫學名詞自始就是使用英文,除了能較快速度閱讀國外原文發表的研究跟書籍之外,彼此醫院互通、跟國外全英文病例也能快速理解。曾經收過病人從某強國攜帶過來的全中文病歷,真的是快要昏倒…「花生四烯酸」、「掛水」…眾人費了好大力氣在逐字翻譯。

 

除了這些英文的單字,甚至是一些簡單基本的拉丁文,都多少認得一些,說穿了英文語系就是字根字首。

(我無聊閒暇的時間還跟著唱拉丁文歌詞的「布蘭詩歌」,嚇壞蜜蜂先生XD)

但是,說真的要全口語英文,則是另一種挑戰。

 

 


 

當時戰戰兢兢到充滿各種人種、膚色的討論室裡,有英國的、非洲的、跟大鬍子中東籍的。我真是緊張極了!畢竟等會接著學長報告完,就換到我要報告了!

果真座位前後都是各種口音的英文包圍著,我捏著自己的講稿反覆背誦台詞,就看到學長充滿自信地上去主持了,學長還穿著西裝好正式…

「古摸迷!欸V萬!」

 

咦?

 

學長:「土ㄉㄟ~意思~嗷兒journal reading」…bala bala

 

我驚訝的側了耳朵,看向台上那風度滿分、口條穩健、侃侃而談的學長,在~講~哪~國~英~文~阿?

 

不仔細聽還以為是在講台語?!

 

而且,學長那樣自信滿滿的模樣,如果當下畫面按個MUTE,就彷彿置身某心靈成長大師座談!嘴巴動得超流利的!

 

我一半驚訝、一半狐疑,用眼角瞄向周圍的外國fellow們,居然大家也憑憑點頭!

 

學長:「so…so…so以屌係供…this patient…he will…he was…」

 

喂!出現台語了捏!

還有非英語系者最困擾的動詞未來式過去式…可以統一一下嗎?

 

當下我內心的os喧譁的跟學長超流利的台式英文一樣啊!

 

 


 

其實在早期,醫院內醫學專有名詞還很多老教授是用日文發音的,比方說實習醫師intern就念作「銀蛋」。更別說開刀房內、德國發明的器械、美國設計的材料,各種奇奇怪怪的外文名字,會發音正確音者無幾,幾乎大家都有各自醫院約定成俗的暱稱。有些非常有趣!

 

Army-Navy Retractor:陸軍-海軍(?) 腹壁拉勾

 

Irrigation Bulb Syringe:氣球沖洗器,卻被大家暱稱為賣冰淇淋的「把餔」XD

 

PS. 把餔正好是我所飼養的第一隻米格魯名字,整間刀房內在叫喚著「把餔給我」、「把餔再來」,都會忍不住笑!

 

 

 


 

學長的超台英文,在在證明了只要能夠溝通就好,任何一種語言的真正用意莫過於此。

等到學長報告完,緊張時刻來了!台下國外的fellow超踴躍舉手發問!

首先是非洲籍的,很重的口音但勉強聽得出來關鍵醫學名詞;接著中東籍大鬍子也發問了,我盯著那猶如漢摩拉比王一般的鬍子還在呆著想「這樣進刀房要如何戴口罩?」,台上學長已經回答完。(居然能夠互通XD)

1362586486  

最後剩英國fellow發問,起手式就是劈哩啪啦又臭又長的真正流利英式英文!我聽得超吃力!只見學長自信微笑,邊點頭邊等對方問完後,正要開口…

我內心超佩服的!聽起來有四、五個問題,學長你居然能回答!

 

學長開口:「pardon?pardon?」

( σ՞ ՞)σ

 


 

當台上跟台下在那邊pardon來pardon去的時候,晨會時間已經過大半,輪到我報告了。硬著頭皮,把自己的報告講完,然後用力祈禱不要有外國仔發問!哈!還好還好,晨會拖太晚大家都急著要進刀房了,我暫時警報解除。

 

報完下台,學長鼓勵說:「不錯唷!學妹,妳再多練一下就可以像我這樣報得更流利了!」

 

…()是啦...

 

 


 

回想起當時全英文口頭報告的情況,原來老萬醫師是被那場面感動到了啊!

不知道老萬醫師當初有沒有聽到學長超台的英文。XD

是說老萬醫師常常自言自語著一些沒其他人懂的德文,倒是真不曉得他英文如何呢?

 

老萬還在鼓舞著振奮大家要開始各種報告用英文呈現,尤其身為總醫師的我更要身先士卒。從哪次的科內晨會就要開始之類的。

 

(白眼再翻)

 

我看看旁邊的老狐狸,台語系的他抿嘴笑笑不做聲;熟知台語客語泰文跟馬來文的黑傑克醫師,一副沒在擔心的樣子。

 

可惡!當總醫師果然沒好事!講英文給誰聽啊?我們科又沒有國外fellow!那我裝啞巴總可以吧XD

 

要進刀房的半路上,正巧遇到整外的學長,我皺著眉頭跟他抱怨了:「都是你們科啦!甚麼全英語口頭報告!害死我了!」

學長呵呵笑,說:「因為我們科真的有外國人啊~告訴妳個秘密,如果外國fellow都沒來開會時,我們也都是自動切換回中文要不然台語!」

 

嘖!

 

當天進入的刀房之後,老萬醫師同樣告知刀房內的人員:「要接軌國際,所以你們以後在刀房內也都要講英文!」

當下我看到各種台語版的國語版的「靠杯唷」、「麥啦」都寫在刀房人員們的臉上。

 

果然,大家當天開刀都超~安靜的!

除了遞器械會唸出器械的英文名字之外,一切都在莫名好笑的沉默、眾人眼神互相示意中進行。

 

這時一台刀眼看就要結束,已經在最後收尾:放置引流管、關傷口縫合,這階段時,我跟刷手護士討了一個「J-P drain」。

 

老萬見獵心喜,問了:「賭 優 know why this drain is called J-P drain?」(果然也是台式英文)

挖咧…(不知道啦)

我:「two guys…Mr. J and Mr. P invented it.」

 

老萬開講了:「Jackson-Pratt Drain!J-A-C-K-S-O-N-P-R-A-T-T Drain!」

我:「…OK」

 

老萬還繼續要我跟著他復頌一次Jackson-Pratt Drain,我正無奈跟著唸的時候,這時隔壁整外刀房的外國fellow晃過來說要參觀!

 

而且正是那個大鬍子中東先生!我一看整個眼睛亮了!比例跟臉一樣大的鬍子原來是要用兩個一般口罩來遮住啊!超有趣的!

 


 

Ps.國外有針對大鬍子設計的口罩(左),台灣刀房只有提供一般口罩(右)根本不夠塞,所以得用到兩個普通口罩包覆XD

 

 


老萬醫師則是超高興有難得的國外觀眾,想到了他引以為豪的接軌國際,大聲又自豪的轉頭要旁邊流動護士遞東西給他:「普利斯 give me O-P site!」

 

OP site是一種軟薄膜敷料,用來貼在傷口最外側。

 

護士則是一臉登愣:「花特?」

老萬不耐:「O-P site!O~P~site!」

護士回:「re…really?」

老萬甩了器械轉頭:「歐~批~賽!」有點動氣到最後變成一整個台語腔都出來…

 

只見...

護士戴上手套(疑?)、一個箭步上前,把老萬臉上的口罩拔下

然後,護士手指伸進老萬的鼻孔裡…

 

 

 

 

 

 

 

 

 

 

 

 

 

 

 

 

 

 

 

 

「挖..鼻..屎..」(台語)。

 

640_4911f5edac961bb7319c5bd8cc1910e6  

我們全場都驚了。

我的JP drain從手中滾出。

大鬍子中東先生的口罩快要震落了。

 

現場沒有人能動彈。

 

直到老萬的七魂六魄從火星回到地球,默默把護士的手移開、戴上口罩、離開刀房前交代一句:「小劉醫師...妳關剩下傷口」。

 

現場依舊沒有人能動彈。

 

約莫過了半世紀那麼長的時間,估計老萬已經遠離開刀房去更衣室了…

震天的爆笑聲才驚天動地炸開!

 

 


 

從那之後,就再也沒有人提接軌國際、全英文報告的事啦!

ヽ(∀゚ )人(゚∀゚)人( ゚∀)人(∀゚ )人(゚∀゚)人( ゚∀)ノ

 

 

<後記>

感謝良醫健康網轉載

引起廣大轟動也讓我訝異XD

 

ps.原文出自<女外科的辛辣日記>

預告年底會有第二本新書<女外科的辛辣日記2--暴走狂飆>出爐~~敬請屆時多多指教

謝謝

 

 


創作者介紹

Lisa Liu 女外科的血淚史

Lisa L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留言列表 (17)

發表留言
  • 王惟羿
  • 三魂:靈魂、覺魂、生魂
    七魄:尸狗……喜怒哀懼愛誤慾

    靈魂不全,人會癡呆;絕魂不全,人無倫常;生魂不全,人會生病。
  • 訪客
  • 笑到肚子痛了啦~~~
  • Ing
  • 看書笑過一次, 現在再笑一次
    期待小劉醫生的新書喔~
  • punbaby
  • 上班偷看小劉醫師的文章非常痛苦!
    都要努力忍住不能笑出聲,好難受唷~~~
  • 大目
  • 我真的要笑死了~~~超佩服護士的
  • 包子媽
  • 真的太好笑了啦!小劉醫生怎麼找的到這麼搭的圖片呀!!
  • 齁齁花在找圖的時間不輸給寫文XD

    Lisa Liu 於 2015/08/22 15:52 回覆

  • 大唐Hammer
  • 老萬鼻孔有沒變得像彭恰恰??
  • 您的暱稱 ...
  • 因為小產 無助搜尋相關文章時 進來這裡 花了三天的時間 看完所有的文章 被憂心的老公唸了又唸 還是堅持要看 著了魔似的 盯螢幕盯到眼花想吐 還是要看 雖然書已經訂 但就是忍不住要看
    謝謝你的文章陪我度過剛小產的這三天 這是我的第三次自然流產 我已經有個滿三歲的女兒(感謝老天爺的恩賜)因為跟女兒相差了40歲 真的很想再給她添個伴 讓她在世上有個能陪伴她更久的親人 醫師說我的年紀只有四分之一成功的機會 都失敗三次了 成功機率應該會高點了吧(呵呵 要平常心 我知道)
    感謝有你的文章相伴 感謝有你還有許許多多醫療人員的奉獻 感謝
  • 我懂
    給你一個大大的擁抱

    我所知道的獨生子女長大的朋友 都不曾惋惜過自己沒有兄弟姊妹
    他們最親最看重的 就是父母

    愛惜自己 保養健康 讓孩子成熟長大頂天立地
    愛自己的牽手
    這就是最大最圓滿的愛了

    也謝謝你的閱讀 眼睛累了要休息 但是 能讓你忘懷一秒時間 忘記一時悲傷 真的是我這網誌的小小榮幸 (還好我網頁前陣子改版 本來是黑底白字更傷眼睛)

    祝順心

    Lisa Liu 於 2015/08/22 15:58 回覆

  • ponpay
  • 這篇真的有好笑,差點笑到肚子痛 XDDD
  • 駒尼鐵客 Henry
  • 還好只是o p site, 如果是其他地方就...
  • 笑翻了
  • 笑到抖個不停~~~ ^^b
  • peichen
  • 每次看到這篇文章,
    到挖鼻屎那段都會無法控制的笑,
    看一次笑一次...XDDD
  • Antin
  • 笑到差點尿失禁!!!!
  • 訪客
  • 半夜笑到流淚,幸好小孩已熟睡。噗哈哈
  • Joey
  • 真的笑到眼淚噴出來, 太牛了。。 期待 能看到作者全部的文章, 加油!
  • 年底有新書唷
    敬請期待
    謝謝

    Lisa Liu 於 2015/10/16 03:08 回覆

  • Homer
  • 請教小劉醫生, 護士是裝傻戲弄老萬, 還是真的以為老萬要歐批賽?
  • 真的以為吧
    應該不會有人想幫老萬挖鼻孔

    Lisa Liu 於 2016/07/14 11:3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