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f700-02669847  


(標題模仿網路轉載文章標題體)

 

女人當男人用,男人當畜牲用

外科的世界中,尤其又是在某些血汗體系醫院中,有句至理名言:「女人當男人用,男人當畜牲用」。

不論男女,全部都得認命的吃苦當吃補。

比方說吧!一旦站進骨科刀房,看到是要開大腿骨的刀,無不怕到腿軟,早餐吃再多份都沒用!因為這代表著之後數小時就是要用盡全身力氣力拔山河,雙手抱著病人大腿、扭腰蹲馬步還要維持姿勢固定、抗衡病人大腿肌肉的反向拉力,邊冒汗邊手抖、望著骨科主治醫師又是槌子又是電鋸,只求快把那該死的鋼釘或鋼片固定好!!

更別說是全程要穿上鉛衣,那重量重到膝蓋一彎會軟掉、小腿像被打釘埋入地板,幾乎寸步難行。

又或者是極度肥胖的病人開剖腹刀,肚皮劃開後要使用撐開器,就算是撐腹支架用的再多,深處的油還是得用手拉器械拼命撐開,明明已經拉到指節泛白、手掌發麻了,主治醫師永遠都還是不滿意拉勾的位置、一直要調整再調整、出力再出力。

在這時刻,上面那句話就會浮現在腦海裡,深深覺得好好的人不當,在這邊給人糟蹋,自己的生物鏈地位直直落了好幾個層級,差不多快低賤到跟櫻花蝦差不多的等級了。

而開刀房裡,當一群生物地位被降級後的「女人/男人」跟「男人/畜生」們工作了一整天下來,能夠聊些甚麼?當然就是:「黃色笑話」。

簡單講就是「一張嘴互比誰變態」。

在醫學界裡面,比辛苦的應該每科都有,但是能像外科這樣自豪拍胸脯「誰人尬挖比變態」的應該沒有了。(哭哭)

所謂的比變態,其實就是嘴砲套用那幾個固定模式:開刀開到無聊時,某個人提到了些關鍵字,「短/長」、「軟/硬」之類的,然後就會有人突然得大作文章、或是自吹自擂,接著被整間刀房裡甚麼腥羶話題沒聽過的資深人員們吐槽,然後用一句「都幾歲了只剩一張嘴」做結尾。

屢次皆此,了無新意。

就連我都被鍛鍊到,聽了嫌煩、嘴賤回嗆:「早點專心做事卡實在、再講錄音起來給你老婆聽、放全院廣播唷」,這樣的反射。

嘖。

我粉紅玫瑰的少女心,在外科的陶冶之下,已經活脫成了路邊大嬸婆模式,回不去了,不知能否找的回?

 



 

活生生開了眼界

 

在一次跟老狐狸開刀,麻倒黑道刺青全身的男病人後,例行幫病人脫褲放導尿管時,活生生開了眼界。

「WOW~~」

一旁的護理人員們也都驚呼!

在我閱鳥無數的圖鑑中,那次看到的真正是奇葩:

那病人的那根,入珠入得滿滿整根陰莖都是,算一算大概有20來顆!

開刀房裡甚麼鳥沒見過,可是當此時大家都驚呆了!議論紛紛!

於是那台刀連開甚麼刀都忘光了,但那根「大珠小珠落一排」、不!好幾排!那模樣還記得超清楚!

當天的話題當然是:

「放那麼多不會痛嗎?」

「會不會很重?勃得起來嗎?」

「鳥鳥舉啞鈴!」

「根本是狼牙棒啊!」

「終極版顆粒型保險套!」

「女生看了不會嚇死嗎?」

你一句我一句,諸如之類的沒營養話題。

我也跟著加入垃圾話題:「如果再多入一點,簡直就變玉米棒了!」

哎呀!

我才說要找回粉紅玫瑰的少女心的,怎麼又…

 



後來正跟同事吃飯時閒聊到。

庭庭是我兒科的同事,她跟我同期進入醫院受訓,醫師編碼只差一號,又看著我跟蜜蜂先生從交往奮鬥到結婚、成家,我當上總醫師時,她也才剛跟交往多年的醫師男友結婚。

「玉米?!」庭庭吃了半口飯嗆到、只差沒噴出來!

我:「對啊!一整根棒狀物、滿滿的皮下都是一顆顆突起,啊就很像咩!」

說完我還指著她的湯裡剛好飄著一段段玉米。

庭庭瞬間臉紅:「天啊!你們外科都在聊這種…妳可不可以淑女一點?」

淑女?

那甚麼?能吃嗎??

缺~

這就是外科跟其他內科系的巨大差別。

尤其兒科醫師的天真浪漫、細心耐心,加上聽診器夾了無尾熊,都是欺騙小孩跟安撫家長的營業用技能。

我們外科醫師不興這套的!

一般個性多又急又沒耐性,頂多只是差別在隱藏的程度深淺差別,追求效率是共同的通病。「所以咧?」、「重點是啥?」,常常用來打斷講話無限跳針的病人,掛記著急著回頭又要進刀房,而希望更有效率地進行對話。(雖然常被我弟吐槽說我沒禮貌)

外在裝扮?反覆進出刀房後幾次穿脫衣褲,白袍還能掛在身上就不錯了!配件更是零零落落,要不然就是需要聽診器時發現身上沒帶,隨便抓旁人身上的用,連筆都不見得會帶在身上。

還有聽到這類18禁話題的反應,我挖鼻,庭庭害羞遮臉。

媽啊!

這有甚麼好害羞的啦!

不是都結婚了還有啥好害羞的?

我粉紅玫瑰的少女心真的給它回不去了啦!

 




 上帝創造萬物就是有祂的道理

一次跨科的學術會議,剛好是外科搭配小兒科一起舉辦,難得我跟庭庭共同參加,聽到當次主講的主題是:「小兒包莖」。

台下滿座著兒科醫師群跟兒科主任、部長之類的,再加上一群打扮衣著就看起來凌亂許多的外科醫師們,今天的場子不太一樣。

兒科醫師部分剛好是庭庭報告,她正經的探討完包莖的分類、檢查、各國人種處置比較之後,換到外科由董哥學長做最後的開刀部分討論。

之前在準備報告時,庭庭就詢問過我,想知道外科醫師會不會在台上拷問她學術論文的細節?嗆她之類的?

畢竟我才剛跟她講過,我們外科內部的會議,可以拍桌、可以連座罵、甚至吵到麥克風被關電源還扯著嗓子互相叫囂。

當時我說:「我們外科開會唷…有外人在,我想應該會收斂點,倒是…」

庭庭:「倒是甚麼?」

我:「外科comment部分是董哥學長」

這時我腦中浮現起他在大庭廣眾下跳起CK舞的樣子(見<<AK,BK,CK>>)

我給她個拍拍:「…ㄜ,我只能說,這學長不太正經,講話又很快、逼問甚麼得很俐落,妳儘量回答就是。」

結果當天會議上,庭庭順利報告完,換董哥學長侃侃而談著,然後我在台下越聽越翻白眼…

學長又整個變態魂上身,把開刀房裡閒聊的那一套拿出來了。

董哥:「其實除了會感染的原因之外,針對小孩要不要割包皮,醫學上一直都沒有真正定論,不過如果就我個人來說的話,我是不認為每個包皮都要割。當然你們想想嘛!」

.

.

.

想?

想甚麼想?學長你把正經的結論講完,是要開始喇什麼?

董哥:「你們想想,上帝創造萬物就是有祂的道理,這一層皮沒事不會長在那邊,既然長了,就當它這個『皮皮』是個天然的保險套囉!」

「皮皮」。

連名字都取了,學長你們是有多熟。

董哥:「要不然這樣說好了,皮皮呢,它不只是普通保險套,還是個顆粒型的!」

台下噗哧聲、竊笑聲四起。

董哥很滿意聽眾的反應,繼續:

「要不然我們做個民調好了,顆粒保險套跟一般平滑保險套,你們喜歡用哪一種?」

現場哄堂大笑!

我周圍一堆開會就進入睡眠模式的外科同事們都醒了,爆笑著各種轟然,台下這群外科禽獸們熱絡的紛紛高談闊論!

我則是一拍天靈蓋幾乎沒暈倒!

(´///☁///`)

接著董哥動真格的,拿著麥克風對台下前排的人一個個詢問。

台下第一排坐著是誰啊?人家兒科的大頭們、長官們耶!

學長你嘛幫幫忙~

只見各兒科大頭們鐵青著臉神情肅穆,點頭也不是、搖頭也不是,想必一定很難接受外科們這種…瘋狂的開會方式,他們幾乎只差沒學那些弊案爆發後被追問的官員們,逃離現場了。

這時董哥看回答他問題的,只有外科那些不正經,他遞出的麥克風卻沒一個兒科醫師願意回話,更樂了!

我才在心想:「搞啥啊?學長你這問題問一些阿伯們做啥?要問也是女的,女的啊!」

他轉身堵到還站在台上邊邊的庭庭,我暗想不妙!

果然!

外科的思考反射幾乎都一樣!

董哥:「看來這個問題我們還是要搞清楚研究族群,問男的沒用,我們來問問女性的study group,來~來~來~我們問問這位講台上的女士,從使用者的感受來看,妳喜歡哪一種的保險套?顆粒還平滑?」

東軍還西軍?今晚想要哪一道?都機?

天啊庭庭!我都快要替她掬一把同情的淚了!

那個光是聽到「玉米棒」就要臉紅的良家女醫師~

她不知是急了、頭昏了還怎樣,拼命搖頭卻躲不掉直逼近的麥克風,最後一整個脹紅臉到冒煙,囁嚅著快暈倒的小小聲音從麥克風裡傳出來:「我都不喜歡」。

董哥還趁勝追擊:「那妳老公都不戴嗎?」

庭庭一急:「他很棒,不需要!!」

(((゚Д゚;)))

全場嘩然!天花板根本都要翻了!

口哨有之、跺腳有之,更多的是鼓掌叫好!!!!

從此庭庭一戰成名,她在那之後再也沒有指責我言行夠不夠淑女的問題XD

連帶著她老公被肉搜出來,據說長達半年、有參加過那場傳說般神奇的會議者,看到庭庭她老公,無不用力比讚!

(她老公:「今天在地下街買飯,又有不認識的醫師對著我拼命微笑了…」)

這些人…

不過究竟那董哥的問題最終答案咧?

我很好奇啊~~

 

倒是事隔多日之後,我在門診逮到一個腳踏車車禍年輕人,剛好傷及重要部位,檢查時「不得不」發現他的包莖問題,在我充滿研究精神的旁敲側擊又連環逼問之後,才知道原來有這個「皮皮」跟真的帶套一樣,會「鈍鈍的」、「很容易沒感覺」、「好不容易才…就一下下」。

看來果真study group 的選擇很重要,董哥你又搞錯族群啦!

(甚麼?我這樣問也很變態?我可是粉紅少女咧!)

 




 
本文出自新書<<女外科的辛辣日記>>

更多爆笑或瘋狂的文章請見書中唷~~謝謝

 


創作者介紹

Lisa Liu 女外科的血淚史

Lisa L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留言列表 (15)

發表留言
  • 葉歸人
  • 耐人尋味矣!
  • 達叔
  • 皮皮 還是割掉好了 (邪惡)
  • Joshua
  • 很辛苦,抽空也來小格逛逛吧!
  • Eric Lin
  • 娘子~塊根牛魔王出來看上帝! 喔~不!!!

    娘子~塊根牛魔王出來看粉紅玫瑰的少女心的上帝!

  • 民進黨揭發陽明醫學系的醜聞
  • 2015年5月15日新聞,一個婦人到台北榮總做試管嬰兒,她在5月初做產前檢查,醫檢師發現她的腹部超音波顯示有點不太對勁,但是婦產科主治醫師陳志堯急著要全家出國旅行(可能要歡度母親節),他不願意花時間提早讓那名產婦剖腹生產.於是在隨便處理之下,陳志堯全家在國外歡度母親節,那名產婦在母親節前幾個小時含淚抱著已無心跳的女兒屍體,台北榮總還把這名女嬰的屍體幫成一般醫療廢棄物來處理!

    當民進黨立委姚文智和民進黨台北市議員謝維洲陪那名悲傷婦人開記者會之時,不見陳志堯的縱影,只看到台北榮總副院長與婦產科主任在敷衍與擦屁股.聽說陳志堯早在2015年3月就向台北榮總提出辭呈,從2015年7月起生效.也有可能是陳志堯早已心不在台北榮總,所以他在2015年3月起在台北榮總就視病患如芻狗或蔽屣,而丟下病患然後出國遊玩!

    陳志堯從陽明醫學系畢業,他是知名藝人胡瓜(現任)的女婿李進良的大學同班同學(一丘之貉).陳志堯的老婆勞萱之也是醫師,"勞"這個姓在台灣非常罕見,勞萱之極可能跟阿帕契勞家有親戚關係.陳志堯丈勢親友關係所帶來的特權而認為人肉鹹鹹,所以藐視一般庶民的死活!

    馬雨沛原是中視主播,在1995年有線電視台開始發展之時,她跳槽到超視(那時還有新聞部),過一段時間,她回鍋中視且又升職,這讓一些中視員工很不滿.馬雨沛在回鍋中視工作沒多久,申請留職停薪到美國深造.她就是在美國念史丹佛大學研究所的時候(1999年)因為太認真而得乳癌,那時她才三十二歲.經過治療,馬雨沛在六年之後生了兩個孩子. 不過有時還不得不佩服她老公有娶她的勇氣,老公為圈內人中視新聞節目製作人.

    幸好馬雨沛的老公不是從陽明醫學系畢業的! 1999年8月三立新聞台曾經以類戲劇來描述: 有個也是從陽明醫學系畢業的醫師簡志弘,他不僅外遇,在妻子湯秀璸(後來改名為湯靜慈)得到乳癌時,以自己是頂尖大學畢業的醫師為藉口來誤導妻子,故意不讓老婆去找其他的醫師來看病,後來湯靜慈乳癌惡化,湯靜慈的親友提出訴訟,簡志弘起初以殺人罪起訴,原本他在地院被判處7年有期徒刑,但在高院卻獲判無罪! 2009年11月湯靜慈含恨魂歸天國,目前簡志弘竟然還可在宜蘭行醫!2012年12月某天,資深記者陳高超在年代向錢看再談到此事,陳高超不禁破口大罵陽明大學!

    在2012年3月13日晚上TVBS哈新聞,名嘴許聖梅說就是她在擔任自由時報記者期間,揭露李進良利用藥物迷姦觀月雛乃(註:這跟李宗瑞一樣,只差沒偷拍),這讓觀月雛乃泣訴說她再也不相信從陽明醫學系畢業的醫師!丁柔安曾經說李進良只是為了錢才娶胡瓜的女兒胡盈禎,在2014年8月胡盈禎痛訴她後悔嫁給李進良!(註:李進良還曾因偽造文書被判刑確定,所以他跟江欽良都算是更生人!)

    2015年5月13日新聞,胡盈禎與李進良分居,傳出她正式遞出離婚協議書,要拿回信義區1.2億豪宅,也要求女兒Emma的獨立監護權,但至今李進良仍然拒簽。

    胡盈禎平時看來樂觀,沒想到她和李進良那段婚姻,差點讓她想不開從陽台上躍下,她說:「還好傳來女兒Emma呼喚的聲音,我才整個醒過來。」成功走出來的胡盈禎現在常有網友來求助相同問題,胡盈禎以過來人的身分鼓勵大家:「只要活著就有希望,不好的事情都會變成過去的事。」

    胡盈禎和李進良尚未分居之前,胡瓜與女婿交情相當好,以前曾拿四千萬投資李進良開設醫美診所.但胡盈禎與李進良鬧翻之後,近期有消息傳出,胡瓜已經拿]出一千五百萬元賣掉診所,正式與李進良切割,不再有關係。

    李進良從陽明醫學系畢業,曾經是榮總醫師.2015年5月13日新聞,涉嫌收受不當利益的扁團隊醫師,也出自榮總!

    李進良和簡志弘連枕邊人都膽敢欺騙玩弄甚至加以謀害,從陽明醫學系畢業的怎麼可能會重視病人的權益?陽明醫學系畢業的醫師,做出傷天害理的事情...無盡的謊言、謀殺。陽明醫學系的,會是個視病如親的好醫生嗎?

    2009年有個翁若蜜的女醫師上各媒體宣傳獨到的豐胸美容,後來被揭露她是陽明牙醫系畢業,而在台灣豐胸美容至今依法還不是牙醫師的業務.翁若蜜和黃立心(現任馬階醫院小兒過敏科主治醫師)都是李進良在念陽明醫學系之時的女朋友,翁若蜜第二任男朋友是她陽明牙醫系的學弟詹敏俊,後來兩人分手,詹敏俊還罵翁若蜜是碩鼠!

    翁若蜜很喜歡說她是吃素的佛教徒,不過2011年翁若蜜的老公整型名醫邱正宏(原本是耳鼻喉科醫師)在為顧客植髮時,因沒僱用麻醉師而自行麻醉,導致麻醉劑量沒弄好,讓顧客死在診所!邱正宏犯了殺人罪(註:這觸犯佛家的五戒之中的殺生戒,淨空法師說即使線上遊戲的虛擬殺人,也是犯殺生戒),卻還可在各新聞台對醫療新聞大放獗辭....

    茲列舉之前壹周刊和其他新聞媒體報導其他陽明大學的醜聞:

    (1)前陽明大學校長韓韶華因業務侵占被判刑5年,目前還在上訴中!

    (2)前陽明大學副校長張茂松因為貪污被求處無期徒刑,該案件居然還躺在地院!

    (3)在北榮任職的陽明醫學系教授丁予康也因貪瀆被求處重刑...

    (4)有個在1993年考進陽明醫學系的,曾在當實習醫師吸毒被抓,他在台北新光醫院當急診室醫師再吸毒被抓且還痛毆採訪記者(此人不知有無依法被吊銷醫師執照?)

    (5)2003年初全球爆發SARS肆虐,當時台北市衛生局長邱淑媞和副局長宋晏仁防疫措施不當,讓本土政權所建立的堅強公衛體系破功!害得台灣差點亡國滅種!邱淑媞和宋晏仁也是從陽明醫學系畢業...

    (6)2011年爆發署立醫院重大貪瀆弊案,前署立台中醫院院長邵國寧(胡志強的妻舅)是陽明醫學系第一屆畢業 生,而陽明大學附設教學醫院署立宜蘭醫院的高階主管也牽涉其中!

    (7)高院法官蔡光治收賄被判刑20年確定,其子蔡宗翰也是從陽明醫學系畢業,在2011年9月蔡宗翰在台大醫院新竹分院擔任住院醫師之時,到女廁偷拍女子.2015年5月新聞,已經在服20年有其徒刑的蔡光治不思懺悔,還繼續文辭狡辯來申請再審!

    (8)2013年1月5日的新聞,陽明大學生理學研究所長高毓儒(曾任陽明大學主任秘書)因為貪污被起訴!

    (9)2014年7月,民進黨立委李應元爆料,陽明大學教授涉及論文造假!

    看到蔣經國所創立的陽明大學所製造出來的醫師都有如此行為,可知台灣醫療品質的每況愈下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也"!台灣的醫療制度除了健保黑洞之外,還有許多需要改革!

    陽明醫學系教授郭正典多次在平面媒體投書,說陽明大學不要變成台灣的台大第二,要變成台灣的哈佛!不過看到以上有關陽明醫學系的醜聞罄竹難書,郭正典還真的不是普通無恥!資深媒體人陳揮文說羅致政(東吳大學政治系副教授)是個三流大學政治系的老 師,不過東吳政治系跟陽明大學比起來,陽明大學才是真的未入流兼下流!

    在太陽花反服貿學運之時,稱讚黑道的新竹交通大學校長吳妍華,她原來也曾經是陽明大學的校長! 2014年7月新聞,指出曾志朗,劉兆漢,以及吳妍華等人是嚴重斲害台灣學術界的學閥!
  • 有事嗎?

    Lisa Liu 於 2015/05/19 20:13 回覆

  • a09117034
  • 好好玩的文章
  • 訪客
  • 今天發現Lisa Liu痞客邦的小天地網站
    大嬸看到呵呵大笑!
    卡緊來買女外科的辛辣日記一書...
    許久未看到會心一笑+可回味無窮的職場文章!
    讚啦!
    妳要繼續寫ㄛ!↖(^ω^)↗
  • 謝謝↖(^ω^)↗

    Lisa Liu 於 2015/05/28 22:44 回覆

  • viola245
  • 樓樓樓上那篇版主的回應讓我大笑了。真的很有事。
  • 真的(白眼)

    Lisa Liu 於 2015/05/28 22:45 回覆

  • 悄悄話
  • 波妞妞~*
  • 鳥鳥舉啞鈴!
    ↑這邊我整個崩壞了丫XDDDDDD
    你一定要維持這個style~這風格跟姊有fu
    哈哈哈,支持你呦~~加油!^^啾咪(硬要加這句xdd)
  • 嗯哼
    好的
    (撥髮)

    謝謝XD

    Lisa Liu 於 2015/11/29 22:32 回覆

  • attaboyroc
  • 我在美國芝加哥外科實習時聽到的是:「皮皮」是男同性戀最愛的口香糖,泌尿科實習時聽到的是:沒割「皮皮」的男人只是自己在跟自己玩而已!......乾笑
  • 可否起問暱稱"皮皮"的英文?
    foreforeskin?
    XD

    Lisa Liu 於 2015/11/29 22:34 回覆

  • 訪客
  • 本月初剛動完第二次的脊椎手術,偶然google到您的文章,blog的胡醫師感覺和我的主治醫師好像,哈哈,但能被這樣的醫師執刀並痊癒,萬分感恩,我決定去買您的書,支持您繼續寫,加油!
  • 謝謝
    祝你復原順利唷

    Lisa Liu 於 2016/03/19 19:30 回覆

  • beer
  • 你們只是實際而已
    真的沒什么
    想辦法走走樓梯
    轉換一下心情

    那個玉米棒
    是台灣某些男人
    炫耀自己性能力的可笑作為而已

    +1
  • 病人也要忍受相當大的皮肉痛XD
    還滿辛苦他的

    Lisa Liu 於 2016/03/19 19:30 回覆

  • 鏡月兒
  • 這個是醫科的笑話嗎
    如果剛好吃玉米真的會噴飯~~~~~

    不過這也顯示可笑性能力行為真的大有人在呢
  • 玉米棒是真實故事唷XD

    Lisa Liu 於 2016/03/19 19:3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