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建議搭配音樂: 宇多田光 櫻流)

 

我人在奔跑、心臟狂跳、腳步一軟幾乎在轉彎處跪倒,從病房奔出到護理站的短短20公尺距離,我卻彷彿背後有伊邪那美命從黃泉國追出般沒命地狂衝!

 

我衝到護理站裡一拍桌子顫抖喊著:「拜託!幫我媽打Morphine(嗎啡)!拜託!打到最高劑量、讓她睡著!!」

 

那是在我母親得了急性白血症,距離生命終點倒數剩下三天的事情,從她倒下、檢驗發現、骨髓穿刺,也才過了兩天多。但是,人生就是最怕這個但是,前一刻才提著大包小包來幫我坐月子的母親,會在短短幾天之內被病痛折磨住院到不成人形,當我從月子中心提前結束前往探視時,母親腹痛到哭喊、掙扎、抓住我的手哀求又哀求,我腦中一片轟然,只能不斷給予無邊際的安撫,然後甩開她的手,掩面不忍聽到她的哭嚎越來越混亂,直到最後我衝去護理站拜託給予打最強劑量的止痛劑。

「女兒,拜託你知道!!我不要這樣子!!」母親說我是醫生我更該了解她的痛。

「拜託不要讓她醒著承受這一切」我是醫師卻也只能在成為病患家屬時哭泣。

 

打過嗎啡之後的母親總算入睡了,中間一度她睡飽了精神氣爽,電話上聽來好多了,我跟她聊到了已經緊鑼密鼓進入了出書的計畫,跟她開心約定著,寫了一手好字的母親,屆時要幫我的書內扉頁寫一段手抄詩。

 

從小母親手抄父親所做的詩,裱框做成壁飾,是我們家的特色。

 

然而,第五天母親就過世了。

之後是整個家族無止盡的椎心痛泣。

 

法會完事後,沉寂了許久之後,我從新拾起被擱置的寫作文稿,卻只覺得字字割心。我分享了醫療中的人生無常,卻怎也想不到無常的襲擊。甚至,當看到書內預定扉頁時,我決堤了:「媽媽你騙我!你答應的啊!只是幾行字答應要寫的,你還在時幾分鐘就可以寫完,現在呢現在怎麼辦?答應好的為什麼…為什麼走得那麼快…」

 

母親的照片在手機裡依舊對我微笑,懷裡抱著我才剛出生的老二,無語。

 

就這樣了嗎?人就這樣消失?一生的努力信念起伏能量記憶改變就這樣完全消失了嘛?

 

但我不放棄。

如果說我從母親那有甚麼最好的遺傳,擇善而堅持就是了,我要讓母親的手抄詩再次從現。

 

我翻出母親30年前的好幾大本手抄詩集,都是當年父親投稿的作品,一首詩幾毛錢這樣存著攢著養大了我們,寫了上千首。

選定好了一段我跟父親同樣有默契喜愛的英文詩後,用手抄本裡面有的字來組合。
3X4pKefZrKsTGwKZc4W3IG  

短短不過40來字,我足足翻了一個禮拜,趁著深夜值完班、哄完老大餵完老二、疲倦到快睡著在桌上的空檔,一字一字拼湊出來了。直到拿到新書那刻,第一頁一翻,淚水又滑落了。

而這一切,其實是我跟母親當初瞞著要給父親的秘密禮物。

 

英文詩的含意是:有生有死,切勿悲傷,勇敢繼續。

 

75903_400857746648962_1515459043_n2  
 

母親過世之後的母親節,媽媽,你在天上請放心,我跟老爸還有所有家人都會好好的。

 




原文刊登於聯合報元氣網


創作者介紹

Lisa Liu 女外科的血淚史

Lisa L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訪客
  • 小劉醫師加油!!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