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5374_455691104463560_600417715_n  (圖文不符: 一歲半的阿寶)

 

廣播:「各位住院病患及家屬,醫院為開放空間,請注意經溜阿(台語:扒手)隨身保管貴重值錢的東西」

我聽了,悶哼一聲,雙手繼續在電腦前快速飛打病歷。

旁邊的石卜內學長隨口也罵了一聲:「靠!這廣播有啥屁用阿!我上回才在值班室裡被摸走了一台筆電、一台IPad、還有手機跟錢包裡五千塊!!」

我一整個爆笑出來:「學長你沒事帶那麼多東西幹嘛?活該!」

石:「沒辦法啊!我事業做很大!重點是那小偷摸進來的時候我還在值班室裡面睡覺!甚至我有轉身模模糊糊看到他身影!更!!還給我穿白袍!」

兩人互譙,中間沒有停下打字的動作,而彼此都心知肚明,半開放的醫院空間,連蒼蠅都可以從戶外直接颯爽的飛進來到任何一個病房內,更別說是路人。

何況這路人還是熟門熟,知道穿上白袍混進值班室的。

這下子學長的失竊物是別想要找回來了,連醫院通話專用的手機都被幹,,慘了這下他看要怎麼被護理站摳死!

哪像我!值班室裡除了可能會遭螞蟻的蛋糕之外甚麼都不留,根本不會帶啥值錢的東西,沒啥好再怕的XD

肚子餓了貼身一張Icash,就可以買到各種化工澱粉及熱量塞飽,先活過一晚,至於其他因為外食族而活該被詛咒的致癌物工業物添加物吃下肚了就以後再說。

甚至如果真的想吃些現煮熱食,跟熟識的地下街小吃攤老闆賒帳,討到一碗麵也是可以的

(咦?怎麼越講越悲哀?住院醫師之於醫學中心其實跟遊民之於龍山寺是沒兩樣的QQ)

醫院裡哪會有甚麼值錢東西?

 


 

石學長從北部醫院調來我們院區,專科為神經外科(神外),本來還跟董哥同組工作,在董哥離職,老狐狸半冷凍之後,他的存在成為科內的中流砥柱,剛遇到他的護士們對他的評價都很好,風趣啦,幽默啦~~都是一些正面的評價(翻白眼),尤其是新來的小護士Lulu,簡直每次看到他眼睛都冒小花...

都馬是開刀房外的"營業用形象"(再翻白眼)

刀房門一關根本就是綠巨人上身(翻翻翻翻翻)

儘管如此,科內能夠請教跟討論的就剩他了,能夠聽得懂我吐槽的也剩他了...QQ

看著偌大討論室裡本來還有空間容納人,現在空出來的椅子,新人一直不來,舊人又一直被挖角,真的很想哭阿QQ

 


 

說到舊人走。

醫院高層有個「極為貼心」的舉動,凡是工作每滿五年,十年...類推到35年退休,就會贈送金幣。

好溫馨~~好貼心。

NP440002938-4b     

錯!

幾乎每個被發放者都會一片哀嚎!每次一到了發放季節,臉書上就是一片搭配著金幣的咒罵聲,堪稱史上最讓人痛苦的金幣是也!

小小才幾兩也不知道是真純金或是鍍的金幣,提醒著被發放者:你葬送了多少年時間,犧牲自己健康,犧牲家人相處,犧牲夢想,然後除了民眾的抱怨,同事的相害,長官的壓榨之外

Nothing。

成就感, no。

專業的尊嚴,no。

未來長遠的安定感,no。

於是每每發放完金幣,就會湧現離職潮,又可堪稱史上最斷魂的金幣阿!

這間醫院裡,還有甚麼比這種又痛苦又斷魂的金幣還不值錢的東西呢?越是資深、經驗豐富,就越感到自己的不值錢!

馬力歐跳跳要是吃了這種金幣,不用到破關,中途就慘死了跟你講。

 


 

石卜內手機被偷之後的副作用開始出現了,一整個早上只聽見全院廣播狂放送著他的名字沒完:

「石醫師請call六東護理站」

「石醫師請call九西護理站」

「石醫師回電外科ICU」

「石醫師~~」 「石醫師~~」「石醫師~~」

石卜內笑笑,依舊談笑風生的在護理站內打分機給各單位,Lulu在一旁雙手緊握問我:「小劉醫師,妳不覺得新來的石醫師很有風度很讚嗎?」

我=___=

Lulu繼續:「我聽說外科醫師脾氣都很差,可是我看石醫師還好阿」

我:「...ㄜ...妳最好相信那是真的,不是聽說,是真的都很差」

Lulu歪頭:「可是我看小劉醫師妳也很好的樣子阿?」

我一秒爆笑:「哇哈哈哈哈!我老公聽到一定會哭!我在家都欺負他妳不知道!這是維持我身心健康的好方法」

(蜜蜂先生QQ)

Lulu:「那好吧!至少石醫師我幾乎都沒看他動怒過」

我默默的把眼神飄開,妹子,刀房門一關的樣子超可怕der,我還是別戳破讓妳太幻滅好惹。

這時候石醫師已經被摳到有點煩躁了起來!

石:「一整個早上事情都不用作就一直打電話好了!」

我:「哈哈!學長我病例都打完了!你別亂生氣唷~旁邊有崇拜你的護士美眉在看」

石瞄了一眼旁邊:「可是偷我手機的人應該現在也後悔到死吧!我手機裝了延長加厚型的電池,連續使用可以八小時,然後音量鍵、總開關鍵都被我摔壞,除非他有辦法把畫面解鎖,不然他完全關不掉鈴聲,從昨晚開始到現在應該也被總機打過去的鈴聲吵死了!哈!」

相信我,要了解一個人就聽他的手機鈴聲,而石卜內的鈴聲真的是會讓人抓狂的那種。

 

 


 

接連幾十次的全院廣播「石醫師」,應該連躺在門口偷吹冷氣的流浪狗都認識學長了,這時學長接到一通特別怪異的廣播:「石醫師請到7西病房744」

我愣:「怎麼會直接是病房內摳的?」

石也愣:「對阿!好奇怪」電話一問護理站裡堅持要石卜內走一趟,學長就滿腹狐疑的晃出去。

等到之後回來時,一聽,超扯!

該病房的病人一直聽到院內廣播學長的名字,「想說這醫師是不是很厲害?怎麼全院都在找他」

石一臉啼笑皆非:「重點是,他一個阿伯,也是頭部外傷併腦震盪住進來觀察的,居然聽到我專科是神外,就一直堅持非得把住院service轉給我不可」

 

住院service是指掛名為哪位主治醫師而住進病房。

我質疑:「阿伯本來主治是誰啊?他對主治很不滿嗎?要不然沒事幹嘛換?」

石:「本來是老萬醫師的,阿伯嫌他住院都沒做甚麼事情,說堅持要轉給我,我剛好遇到老萬一問說好,我就把service轉過來了」

 

我搖頭:「學長我覺得這病人聽起來怪怪的,你不要之後被他煩死」

 

石卜內:「他不要再叫護理站一直摳我才不會被煩死,你知道他在護理站鬧多久嗎?至少三小時!」

 

一鬧就答應,我覺得學長太心軟,這間醫院裡最不值錢的就是醫師願意接手處理病人的善意跟良心了,讓病人以為應該的。

 

嘆。

 


 

事後證明,果然出事了。

法務出現在護理站內,禹豪,拿著一籃水果對著石卜內又是拍肩又是耳語的,而石學長的臉就像吃到大便那樣臭。

 

(╬☉д⊙)

 

花黑盆?

 

堅持要轉給石的阿伯,健保床住院了幾天之後嫌隔壁床吵,要求轉到特等單人病房,卻在最後繳費階段翻臉不認人!說一天要多貼幾千塊、一周下來好幾萬的自費貼錢部分,「我們醫院沒有跟他講!他沒有答應!而且他自己簽名的同意書當時看不懂都不算!!」

石聲音拔高:「所以現在出院了欠款幾萬是要我出是不是?」

禹豪拼命順著毛安撫:「這個我們醫院內部再討論啦!重點是現在病人一告就告去了健保局、水果日報,這樣把場面弄僵真的不好,而且他說住院房又都沒做甚麼事情…」

石更生氣了:「他聲音大就有理了?我是被他拜託才答應轉接手的!現在這樣搞我!住院期間我有沒有天天關心他?天天查房?幫他調高血壓藥物做衛教?整套檢查能排的都排了!現在給我一口咬定是我沒解釋沒照顧他!」

 

禹豪嘆氣:「石醫師我知道、我知道,這真的很不合理,但這也不是我能決定的,上面長官都開會下來,本來是要你自己去付這帳單,我也是儘量爭取了至少之後有機會醫院幫忙負擔部分,還有這水果籃,你今天抽空我陪你一起去找對方道歉…」

 

石抓狂:「會鬧就都順著他?幾萬塊他都不用出全丟給我們?你相不相信我現在就拿水果籃K死你!!!」

 

禹豪連道歉又哄帶騙「好啦好啦,你道個歉半天就解決,走媒體走法律要半年,不值啦…」,在一旁看得我都好心酸。

 

最後石勉強壓住怒火了,一手提著水果籃一邊瞪視裏頭的水果:「媽的還給我擺鳳梨,信不信我鳳梨拿起來當凶器揍人!!」

 

我吐槽:「學長你抓鳳梨葉起來揮,到時候你手掌會受傷的比對方嚴重唷!而且人家禹豪也是在做他分內的事情而已...」

石給我一個白眼。

 

 


 

的確,醫糾的出現,沒有比醫方還更願意息事寧人的。

在門診為了等太久而跟病患道歉,儘管我連午餐都還沒吃、早診看到下午三點;在刀房為了前面刀卡住而跟病患道歉,儘管手術是否順利跟樂透一樣難以預測。

 

道歉最好解決,儘管問題不在我們身上,道歉成醫師對病患打招呼的第一句話;道歉最有效率,儘管病患嘴裡依舊罵罵咧咧,道歉再道歉、再道歉…

 

說來慣壞病人,認為具有不確定性的醫療跟服務業點菜了就該端上餐盤一樣「必然」,把判斷的專業自行踐踏在腳底的,就是這些「教導我們第一時間要道歉」的長官,跟「自暴自棄道歉免錢」的我們。

 

而這還不是底線。

 

五大救命科人才不斷流失,新的不來、舊的又去,醫護吶喊,納勞保、工時、調薪、醫糾。

健保跟偉大的頭頭「聽到惹」,納勞保唉呦不適用;工時唉唷只有好傻好天真的住院醫師先騙了再說;調薪就給一筆單次性的獎金…

 

然後是自婊到爆、讓整個醫界嘩然的醫療事故補償法:「因為你行醫會誰知道哪天有糾紛,所以每年繳8000塊來以後給誰知道哪個醫生有糾紛時的病患補償,喔拜惹位,護士也要唷!反正你們一起的都要啦」。

 

類似「因為坐了公車、司機可能會撞死人,就算不是你開的、你只是倒楣同車,但你一旦坐上車就要先繳個預備死人賠償費」的概念。

 

你能服氣嗎?

如果你的工作是久站久出力血噴到臉上擦乾繼續幾個小時,你,能接受嗎?

 

繞了這麼大一圈,我總算了解了:「醫院內最不值錢的,就是醫護人員」。

 


 

石醫師去送完慰問水果籃回來了。

在護理站裡我假裝專心打病歷不敢問他,那臉色鐵青之可怕啊!

(事後禹豪跟我說,被病人罵臭頭之外還鞠躬了半小時,超慘的…)

 

這時候轉角值班室內傳來石的超特色一聽就不忘手機鈴聲!

 

 

我瞪大眼睛!

石一箭步衝去果真是他的手機被小偷還回來了!

他走回護理站咬牙說:「我就說小偷會受不了這手機!所有開關鍵跟音量鍵都壞了,除非有辦法把電池拆掉,不然加長型電池可以一直撐到十幾個小時,醫院總機摳我光是聽這鈴聲就夠他瘋掉的!」

 

我才正要替他道賀,

石鐵青著臉渾身發抖奮力一吼「X拎娘啦!」把手機摔向牆角!!

 

躲在一旁偷看的Lulu嚇到整個倒抽、經過的阿嫂連垃圾桶都鬆手滾落!

我則是見怪不怪繼續打我的報告(茶)

 

從此那手機成了醫院裡最最最不值錢的東西了。

 

.

.

.

僅次於醫護人員的不值錢XD

 

 


 

本文刊登於關鍵評論網


創作者介紹

Lisa Liu 女外科的血淚史

Lisa L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Grace
  • 不只醫療業,社會上太多不懂得尊重別人專業,自以為花錢是老大的人,也太多沒有肩膀,遇到事情就想息事寧人或是像媽媽打小孩給別人看的老闆,如果我是醫師,這種環境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待下去了,你們真的辛苦了
  • 王惟羿
  • 家厚型電池,有錯字~

    石GG以後還有戲份嘛?

    -----------------------------------
    之前我一直再跟我朋友討論……如果某天醫護真的集體不爽不做了(熱情完全破滅,不再顧慮醫德同事情那些屁)

    以前聽說醫護不幹了有法律可以緊急招回(還是危及時?比如說SARS)不做式犯法的,真有這回事?
  • 1.錯字改正 感謝
    2.有 重生三部曲
    3.緊急召回?像是SARS那樣強迫囚禁?
    那就等著醫護人員用腳投票

    Lisa Liu 於 2015/05/14 21:57 回覆

  • 訪客
  • 很想為石醫師掬一把同情的淚
    但…聽到音樂後我整個大笑~~~~~~
  • 小彤
  • 現在真的太多人不懂得尊重專業......有時候還真希望健保乾脆倒一倒算了
    那些混帳才知道健保的便宜,醫生的珍貴,到時後悔也來不及啦!!!! 他X的
    .
    真心為石醫師難過,連最後的表面功夫都可以一腳踩破,人心啊....
    最後聽到音樂,其實蠻好聽的啦~但要連續幾十次一直聽一直聽...真心會崩潰XD
  • 大唐Hammer
  • 身在服務業,深深感受不講理的客人對從業人員的糟蹋~~消費意識過度膨脹啊~~
  • Niccolo
  • Did I miss anything?.... so what happened to his cell phone? or he just needed to take it out?
  • Dr. Stone's cell phone was stolen by the thief and then returned due to the annoying ring tone.

    Lisa Liu 於 2015/05/14 21:59 回覆

  • SYT
  • 錯次改正XD
  • 偶又臭了嘛XD

    Lisa Liu 於 2015/05/14 21:57 回覆

  • 小卡的異想世界
  • 小劉醫生,每次看完妳的文章,都覺得好像在看喜劇片,好療癒啊~
    尤其是那手機鈴聲,搭配石醫生,真是天作之合~
    我立刻也下載到我的跑步歌單,振奮一下!!
  • 您的暱稱 ...
  • 請問這篇文章是故意淺淡字的?我也有兩個金幣了 (>_<) 所以一定要看完文章我把音樂點開一度關不掉真是嚇人
  • 已改 謝謝

    Lisa Liu 於 2015/05/21 07:29 回覆

  • 家維
  • 我們家的人都對醫療人員很有禮貌滴,總覺得他她們,真的很厲害!!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