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by 劉彌鵬先生(小劉爸)


 

少婦小文抱著才一歲多的女兒踏進急診,鐵青著臉不說話,後頭跟著一樣臭臉的先生阿電,我拿起急診檢傷護士擺進來的病歷:「車禍,男性病患胸部撞擊方向盤」。

上前自我介紹:「你好,我是小劉醫師,受傷有哪裡不舒服嗎?」話沒講完,就看到小文怒目,咬牙說:「你自己講,你自己講說開車玩手機結果撞樹撞到哪裡不舒服!」

阿電大聲回答:「也還好吧!我又沒多痛!」                 

小文:「哪還好?車頭燈都撞壞了!」

小文懷裡的孩子哭出聲來,她抱著哄著轉個身說:「醫生妳講講他,我快被他氣死了講幾次!開車不要玩手機遊戲!講不聽!」

阿電辯解:「我也才這一次而已!」

我被包夾在夫妻中間,大概已經猜到怎麼一回事了

先生開車玩手機不專心,撞車了,太太希望我加入她方陣容。

其實臨床上還滿常遇到這樣情形,媽媽希望醫生幫忙教訓兒子;女兒希望醫生幫忙訓斥亂買藥的老爹;總之就是要我們醫師穿了白袍後做個樣子。

回過頭來,我確定了小文跟有乖乖坐安全座椅的孩子都沒事,才剛轉頭要對阿電開口,急診門口突然大陣仗數個救護員(EMT)跟護士推著一台推床衝進來:「OHCA!!」(到院前心跳停止)「20歲男性、酒駕、撞電線桿!」

我ㄧ甩手上病歷跟著反射衝進急救室,周圍所有人員都衝上來!插管準備!無一臉被撞爛的病人,整個上嘴唇被撞到缺了一大塊、直接露出牙齦、上排牙齒也斷了好幾根,嘴巴張的老大血水直往外冒,反覆抽吸都還是一直湧出血水,吸都吸不完!於是我蹲下來戴手套探了探病人口腔,撿出了數顆牙齒,此時隱約還摸到一大坨血塊黏在頰邊,時間緊迫,先趕快插管再說!

同時間點滴、心肺按摩、裝上按摩機,年輕真的就是本錢,心跳居然按摩後恢復跳動了!外傷機制啟動後外傷主治醫師也到場,我退後交手,仔細確認了插管位置,這才注意到,原來我以為是血塊的東西,竟然是上嘴唇整個被病人自己咬斷後藕斷絲連、搖搖欲墜卡在頰邊!

成了名副其實的「嘴邊肉」。

我邊搖頭邊把紗布塞滿病人口腔止血,那塊嘴邊肉等病人如果有急救起來,再讓整型科慢慢去縫了。

脫下手套,看看白袍上滿佈的血跡,邊撤下白袍邊回到小文跟阿電的旁邊,剛才整個秋風落葉般急救的過程,他們早已嚇的目瞪口呆。

我想想剛剛話題講到哪?喔對!我:「開車不專心,不管酒駕還是滑手機,有事就會變很慘唷。」

阿電囁嚅著:「哪有,我手機也才低頭看兩秒而已」

我笑笑:「酒駕的也以為他恍神兩秒而已啊!但是只要是開車,任何分神,只要發生意外了都是很嚴重的,畢竟車子是高速的機械,旁邊左右對向都是車流,發生緊急狀況了分心根本無法應變,更何況你也要為家人尤其小孩著想。」

阿電垮嘴不語。

小文懷裡的小孩給我ㄧ個燦笑。

                                                                                                                 

 

 

本文刊登於2015/3/1 聯合報元氣網 

 


 

<後記>


此系列小短文

是我跟老爸的共同創作唷

老爸"類章回體"的點題詩,超讚的  (´▽`ʃƪ)

會在聯合報的以下時間出刊

 

 未命名  


創作者介紹

Lisa Liu 女外科的血淚史

Lisa L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Revy Liu
  • 幸好是咬到上嘴唇,不是咬到舌頭,太可怕了
  • 王惟羿
  • 兩秒咧……車禍往往是半秒的閃神。

    什麼事業做那麼大?有黑白無常的業績大嘛?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