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mb-5  

  (建議搭配音樂 辛曉琪:隱隱寂寞)

之之的世界,單純到了一個極點。沒有啥太瘋狂或是精彩的花邊可言。

她剛大一新生報到時,隨著搬到宿舍裡的行頭嚇壞了大家。

 

根據提娜的印象:剛踏進分配的房間,第一次跟之之打了照面,就被她身上發散出來的光芒給驚到了。之之站在ㄧ張立起的雙人彈簧床邊,回頭對著提娜微笑,而之之的「姐姐」在一旁搬動張羅,一會嫌宿舍配給的單人床太小塞不下她搬來的雙人床墊;一會說要找舍監問冰箱微波爐烤箱的電器使用規定。

溫柔靜靜著微笑的之之身上的光芒不是自己發出的,那是她姊姊擔心宿舍照明不夠自行帶來的直立看書燈打出來的。

 

提娜禮貌的點頭打了招呼,之之姐姐上前又急又快的「妳好我們家之之沒見過世面、我是她姐姐妳是她室友麻煩多多照顧、謝謝妳唷妳好有禮貌!」

 

提娜一整個暈。

 

之之呢,微微嘆著氣總算把她姐姐送出門後,心想:「我總算要開始我19歲以來第一次的掌握人生了。」

首先第一件事情就是…「聯誼」!

家教使然、機運使然,反正之之就是超沒男人運。

曾經一次她跟同班的媞娜相約說要跟別系聯誼。

通常這類聯誼都會有班上的公關去安排,醫學系的男公關幾乎是班上男生奉之為神明的人物,除了屢屢跟外校所謂音樂系、文學系之類的學伴要到名單之外,男生公關幾乎都先自肥到眾人唾棄的程度!先把對方班花把過一輪之後再邀其他的綠葉出來,賞賜給其他同學。

至於女同學呢?

網路上曾經有文章探討說:「男女比例多高多高的班級,狗活得像男人,男人活得像條狗女人是凌駕一切的存在,特別是學妹」,對應到之之身上卻完全不是這樣。

 

或者應該說,對應到醫學系女生身上,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之之班上男女比9:1,全校男女比12:1,為何知道?大一時她還在學務處打工時調查過,照理來講應該就會有像文章中的幸福場景吧?

NO〜NO〜NO

之之班上女生,幾乎只要一提出「醫學系女生要聯誼」,對方不是裝忙就是人數不足要不索性再也不接電話,久了也就越來越沒人在意。

 

之之覺得這樣的大學生涯好像有點缺憾?大一時趁著新生大會上趁亂跟著一起去聯誼時抽了摩托車鑰匙的籤,抽到了綽號跟長像都十足是「技安」的大塊頭男生。之之一臉很冏的坐上了機車全程一路無語。

她覺得對方外型跟自己欣賞的類型差太多了。

技安更直接,別人問起有沒有再聯絡時,他回了句:「長的不怎樣」。(男生就是嘴直)

 

還不太會打扮也不知打扮可以唬人的之之,長相清秀卻也被其他濃妝女生比了下去。

 

然後就是不斷的念書、修學分,直到之之覺得這樣還是缺少了甚麼,在社團上跟電X系小叮噹學長提出邀請。

小叮噹學長人如其名,全身就是由一堆圓組合而成。

之之:「學長,我們室友一群女生想要找人聯誼,你有沒有推薦的人呢?」

代稱室友而不直接提起自身科系,好奸詐!

小叮噹學長不疑有它:「好啊!我找我同學,你們多少人啊?」

之之喜出望外,趕快趁著小叮噹學長還沒意識過來 前隨口說了個三人,接著心裡開始盤算起究竟可以找哪些人參加。

 


 

首先是她的室友提娜,之之想了想永遠不修邊幅、男人婆一般的提娜…出發前可能先得幫她多少畫個妝才行;另外再找混血美女喬安娜,喬安娜充場面拉高水平是一定要的,雖然喬安娜在學長間行情太好可能很難約…

不管了!之之至少要再試試看一次傳說中的聯誼啊!〜隨著聯誼時間快到,小叮噹學長打電話來確認行程,這時他終於發現了一件事…

小叮噹:「ㄟ學妹啊,妳之前說要聯誼的都是妳室友唷?」

之之:「是啊怎麼了?」

小叮噹:「那這樣的話就都是妳班的同學囉?」

之之:「…是…啊」糟了被識破!

小叮噹:「那就是說妳醫學系的,之後我們要跟一群醫學系的女生聯誼唷?啊〜」哀嚎

之之連忙解釋了又安撫,再三保證其他的女生條件很好,時間都已經講了行程已經排了云云。

小叮噹才無奈接受。

 

是的,醫學系女生不只行情普遍不好,除了少數幾個天生麗質的,要跟他系聯誼幾乎是不可能任務,還得欺敵帶哄騙XD

 

超悲哀!

 


 

 

聯誼的當天,眾人齊聚在交誼廳抽籤,安全帽裡放入了男生的鑰匙。可是連抽籤都困難重重。首先是喬安娜先發難了,混血兒深邃的五官讓她輕鬆成為全場焦點,而習慣了高級車接送的她一聽要坐機車出遊整個臉都臭了!然後接著是男生那邊,小叮噹學長拉來了兩個還算滿帥的學長,甲學長是騎重機,提娜那個男人婆一看到重機就跳躍著說她要坐;乙學長在聽到喬安娜抱怨後立刻去拿出汽車鑰匙擺明了要專車接送喬安娜。

於是在根本就已經內定好的情況之下,之之很無奈的還是裝裝樣子抽了籤,手一撈,最大最圓的一隻棒球大「小叮噹公仔」鑰匙圈就卡進她手中,想甩也甩不掉。

 

之之默默的看著手裡的小叮噹,心想:「上次技安…這次小叮噹…我這是藤子不二雄的詛咒嗎…」

然後嘆氣抬頭,看到小叮噹學長也一臉落寞。

 

同是天涯淪落人啊!

 

那趟聯誼的過程也是慘況百出。

首先坐重機的提娜堅持要「自己騎重機」,重機主人臉都黑掉了堅持不行,當天「被盛裝打扮」的提娜穿上借來的高跟鞋,還胸前塞了生平第一次的水餃墊,癟著嘴坐上後座時發現:好陰險!這重機向前傾的後座根本就是要讓女生整個胸貼前方啊!提娜整個倒吸了深深一口氣後,用了史上最怪異的姿勢坐完全程:

她把雙手繞過男生的腰,伸向前方的油箱撐住,堅強的臂力撐住了全身,胸、腰、臂,沒有任何一絲地方碰到男生。

類似像鬃獅蜥威嚇時伏地挺身那樣「撐」完了整趟車程。(見最上附圖)

騎重機的甲學長則像是被捕獲的獵物蚱蜢或是蟑螂之類的被架在前方。

 

 

而坐在汽車內的喬安娜就更扯了!據開車的乙學長事後抱怨,喬安娜不但嫌車小又舊,對於目的地吃的夜市小吃很不滿,移動過程也甚至不太跟乙學長聊天。

 

之之滿懷抱歉的坐在小叮噹身後,雙手也是不敢環繞住小叮噹,就這樣一行人痛苦萬分的出發了。

 

到目的地夜市時,喬安娜拎著提娜大喇喇走在前面,比學長們還有意見的選了她們自己想吃的攤位,偏偏沒有六人坐的大桌子,於是提娜鑽到攤位後方一張只能兩人最多三人坐的小桌旁揮手招了招喬安娜跟之之,搬椅、點菜,像回到自家灶腳一樣。

尷尬了三個卡在攤位外沒座位的學長們,而試圖想要維持禮貌交談的之之也只能放棄跟男生們聊天。

 

用餐時,女孩們討論著。

提娜:「真是太可惡了!憑甚麼不讓我騎?只能後座撐著很討厭耶!」

喬安娜:「就跟妳說坐汽車吧!雖然我坐那台小又舊,至少不必在那邊吹風亂了頭髮」

之之:「可是機車聯誼本來就這樣啊」

喬安娜:「哎呀有車坐幹嘛要折磨自己?更何況怎麼會來這種店?之前吃到不想吃了,好歹也要個餐廳吧!」

提娜:「嗯好吧!那我回程也一起坐汽車好了」

之之驚訝:「妳也要坐車?可是…」

喬安娜:「沒啥好可是了,之之妳也快吃我們早點回去。是說這家店的東西怎麼那麼油?好膩!不吃了!」

說完喬安娜一拍筷子插腰等著其他人吃完。

 

而這對話期間,三個學長就可憐的被晾在一旁自己找桌子搬椅子,默默的低頭吃完。

 

然後回程就變成:三個女生擠在ㄧ台汽車裡面,開車的乙學長無言到極點;而小叮噹跟甲學長獨自騎著自己的摩托車跟重機回學校。

 

超悲哀又好笑的畫面。

汽車上提娜坐後座還索性脫了高跟鞋翹腳打呼。

 

之之心想:這大概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失敗的聯誼了吧?

被公主病及男人婆包圍,要殺出重圍找到自己的一片春天大概是不太可能了。而回到學校之後「千萬別跟醫學系女生聯誼」這招牌更是被傳頌的閃亮亮。

 

當晚在例行跟外縣市的家人通電話報告近況時,姐姐問了句:「有沒有跟男生亂來?」

之之:「拜託〜我哪會做那種事啊!」                      

姐姐:「很好,女生要自愛,最好妳大學畢業完了再開始交男朋友」

之之想…醫學系要七年耶!會不會也太久了?

姐姐:「妳ㄧ定要想辦法交的醫學系男朋友」

還好她不知道,自己才跟外系的男生聯誼還失敗,要不然一定會哭死XD

姐姐:「還有妳的室友們下次回家記得邀請來家裡坐坐、這個是禮數一定要夠」

之之一急:「媽!人家…」

姐姐電話那頭傳來怒吼:「妳叫我甚麼?我有沒有說過在外面要叫我姐姐別叫我媽?」

之之連忙道歉。

 

掛掉電話後,乖巧溫順的之之,長長嘆了口氣…家中另外的隱藏故事,猶如重擔一般掛在她的胸口。

嘆…

這種隱隱寂寞


創作者介紹

Lisa Liu 女外科的血淚史

Lisa L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王惟羿
  • 想到田徑的核心姿勢嚇哭濫打(鱷魚式,英文太破不會拼……)

    大學時也是一場聯誼都沒去過……
    目前26歲單身(謎:你什麼東西啊?)

    希望之之早日有好姻緣降臨。
  • peichen
  • 雖然聯誼的結果很慘,
    但也算轟轟烈烈吧...XD
  • brownsugar31312
  • hahahahahahahaha~

    上班怕太笑大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