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px-SingSong6dcaldecott  

 

  

 

Sing a song of sixpencea bag full of rye

唱首六便士之歌,黑麥滿布袋,

Four and twenty blackbirds baked in a pie

二十四隻烏鴉,烤進一個派

 

When the pie was openedthe birds began to sing

一旦打開烏鴉派,鳥兒就歌唱,

And wasn’t this a dainty dish to set before the king

菜餚美味又特別,全獻給國王。

 

The king was in the parlourcounting out his money

國王躲在客廳裡,細細數著錢;

The queen was in the kitcheneating bread and honey

皇后只能待廚房,吃麵包蜂蜜;

 

The maid was in the gardenhanging out the clothes

女僕奔波花園裡,忙着曬衣裳,

When a long came a little blackbird and and snipped off her nose.

蹦來一隻小烏鴉,啄斷她鼻梁!

 


 

小莎一如往常的口中哼著這條童謠緹娜跟之之在一旁都聽到會背了

這天她們三人前往實習醫師開會的會場由各科總醫師主持會把各組平日難得一見的同學外校剛rotate到本院的新進intern齊聚一堂

 

類似講台上自嗨、講台下交換八卦的場合。

 

然而就在踏進會議室時,一群坐在右前方的生面孔回頭,是另一個醫學中心剛來報到的學生群,她們直盯小莎時,小莎的哼唱嘎然而止!

 

她整個人微微的僵了一下,像被蛇群直盯著的獵物青蛙,然後,動作僵硬的把自己塞到最後方角落位子裡。

 

緹娜跟之之沒見過這麼「銳氣全無」的女王小莎,略為訝異但也跟著入座。

 

緹娜問:「小莎,妳怎麼了?」

小莎略低著頭:「…遇到之前同校的同學」

之之:「啊對,你是XX的嘛,後來intern才北上來跟我們一起」

緹娜:「那…要去跟她們打招呼嗎?」

小莎急忙:「不用了!」

 

緹娜跟之之一臉莫名。

 

會議結束後大家魚貫離開,小莎正好跟那群前同學並肩擠在出口處。

小莎像是眼底沒有呈像一般,雖然視線與對方交會,但只是微笑掠過,然後大步離開。

 

緹娜跟之之被遠遠落在後頭,才要追上,就被那群前同學攔住,其一開口:「妳們跟剛剛那…小莎很熟?」

緹娜頷首

對方又說:「妳們…知道,她以前的事嗎?」

配著背後其他人的「記者快來抄」表情…

 

過了約莫10分鐘緹娜她們終於知道為何小莎要唯恐避之不及了

 



 

小莎之前在學校時曾經捲入一則轟動全校的桃色事件中

當時除了小莎之外還有其他女主角而男主角已經是總醫師等級了

最後是男主跟女主雙雙用近似殉情的方法終結了整個故事

 

醫師要怎麼殉情?如果不是存心嚇嚇別人,幾乎很難失敗。

當時事件相關人是偷拿了救護車裡常備藥物的氯化X。

心臟麻痺強效劑。

 


 

之之聽完不敢相信,整個走路像是在飄一樣茫然的看著緹娜

緹娜沉吟了一晌,抬頭問之之:「妳覺得呢?」

 

之之:「…我覺得啊,畢竟那是小莎之前的事了…」

緹娜:「對,而且說真的,小莎來我們醫院同組之後,也沒聽過她講這些。」

緹娜依稀記起,曾經有聽過小莎提起個模糊的名字…叫T.O.先生?

 

之之:「如果真的要說,我還寧可聽小莎自己講。」

緹娜:「她不肯講,其他人也別去挖這個黑洞吧我想」

其實緹娜沒說出口的是對於這樣的...閒話她有滿腹的...嫌惡

 


 

那之後,小莎總是忙到不見人,直到一次用餐在地下室緹娜一人逮住了她,

緹娜才剛開口,小莎就苦笑:「怎樣?妳聽到了Version幾點零的版本?」

 

緹娜:「不是,我只是要問問看妳最近在忙啥?好不好?」

 

小莎定格,啞著聲音說:「不太好,那些事情又…似乎傳開了。」

緹娜默默。

在醫院的苦悶工作環境中,如果要一件事情傳播的最快速度,就是有心人去護理站裡咬一咬耳朵,馬上最強的廣播。

 

小莎深呼吸,在最安靜的角落裡,娓娓道出了她的整個故事。

 


 

 

小莎在在當上實習醫師之前,還在學校的「見習醫師」階段,根本沒有交往過異性的經驗

 

直到她進入醫學中心後,警慎忐忑抱著大疊筆記本,衝到護理站向著生平第一次報到的總醫師學長喊:「學長好!今天第一天來報到!」

那學長轉身,對她露出友善的笑容,她整個差點被閃到。

 

小莎說:「那是我第一次遇到了T.O.先生」。

緹娜:「漫畫”惡女”裡面的…?」

小莎笑:「對,又呆又沒見識的女主角,巧遇之後用盡所有努力想要追上的理想、成功、夢幻的男主角。」

 

T.O.先生以總醫師之姿,知無不言,輔助了教學了分析了幫忙了當年的小莎學妹許多許多,直到進入交往階段。

但是T.O.先生沒說的是,他其實有一個同院護士女友,而且論及婚嫁。

 

小莎:「拜託…我那時才Clerk,換算起來大學生畢業沒多久,連走在醫院裡都會迷路,對方刻意不主動提起,我也不可能會知道醫院裡面那麼多內部的事情」

 

的確,所謂見習醫師clerk在醫院裡根本就是壁紙或是路障的存在,正向功能無,阻礙功能極大。

 

小莎說:「直到我在一個平常不會去到的遙遠護理站牆上,看到他們的喜帖,居然就釘在布告欄!我整個當場快瘋了!我居然成了第三者還不自知!」

 

然後…

才是真正噩運的開始。

 

小莎又驚又慌的跟當年她的死黨群們告知這件事,並且下定決心要乾淨徹底了斷這件事情。

她也完全不再跟T.O.先生有任何聯繫。

但是,事件還是傳開了。

很快,對方女友鬧上門來,用最嚴厲的言詞指責了小莎,問題是…對方女友選擇的「談判位置」,竟然是在人來人往的院內咖啡店落地窗旁。

 

小莎:「當時我除了道歉再道歉、保證再保證之外,看著她血盆大口一張一闔卻根本聽不進去對方在講甚麼,我只有感覺到…旁邊路過的同學跟一群群認識的人,穿透玻璃的視線。」

 

然後,小莎請了特休。

特休結束後回來,聽到T.O.先生跟正牌女友攤牌、女方逼婚,竟然是相約在旅館內,兩人喝到茫,然後女方趁空把醉倒的男方打了心臟麻痺藥,再自己也打。

 

神奇的是,一針數秒可斃命的藥水雙雙「漏針」,救難人員也奇蹟般立刻破門進入。

 

究竟消息是怎麼傳開的?又是誰報警的?

 

這一切對小莎來講都不重要了。

 

她後來申請轉其他醫學中心受訓,徹底的跟這些Say Goodbye。

 


 

小莎:

「當時我很受傷,畢竟我接連被最信賴的人打擊。一是曾經非常珍惜跟用心投入感情的男方,二是…我曾經認為的朋友們」

「感情的部分,我很認真思考,也站了起來。我知道自己追求的是甚麼,我也開始瞭解怎麼運用自己的優勢,說真的我不是水性楊花或是甚麼擺女王的架子,單純就是不要再面對感情時,畏縮、害怕、哭泣到像當年那個小女孩一樣。」

 

緹娜心想:「原來這就是小莎為何總能一眼看穿男性的由來…也多虧她願意陪著我走過跟阿帕那段試誤學習階段、然後對於大南學長惡質拋棄之之那麼反感…」

 

小莎繼續:「可是,剩下一個部分,我跨不過。我對於所謂人性的信賴,在那之後被各種版本留言謠傳,破壞殆盡。」

「那段時間非常可怕。」

「當年沒有臉書,光是在BBS上看到黑特版出現影射我的內文,我就已經在電腦前槌桌發抖了。」

「如果是不熟的人笑罵由他,問題是發文跟傳播的…就是妳那天開會看到的那群,我以前的朋友們。」

「那時候連不熟的同學,看到我都會裝熟、拍拍,而我只能納悶?究竟是背後被傳成怎樣呢?」

「最可怕的就是,當時完全沒有任何一個人來問我真正發生的情況。然後我就莫名被宣判死刑般,被推到無底深淵之前,看著她們一塊塊抽掉我腳底的木板。」

 

小莎露出緹娜從未見過、像被掏空般喃喃的囈語:

「然後我知道,我必須自救,這些必須被遺忘。」

 

緹娜說不出話來,她知道當時如果有多一隻手適時的伸出,就夠了。

 

小莎回過神,對著緹娜微笑:「沒關係了現在,我曾經想過數十萬種回應的方法,但是越想自己越凝望著無底深淵擺脫不掉。」

「我已經了解,有時候就算是無奈,人生走到不同階段終究還是要分道揚鑣。」

 

小莎本來黯淡陰影好像突然消失,那個光彩奪目的光茫又「啪」一聲打開開關!

 

緹娜問:「那妳有想要回去對嗆或是討公道嗎?連這次傳開的事情,我猜也是…」

小莎揮手:「何必呢?這樣就太一般見識了!現在她們說啥都無損己身,連路人都不算,我也長長一排男生等著給我欺負出出氣,忙到顧不了了呢!」

 

兩人並肩走回宿舍,緹娜心想:「原來事情可以被傳播跟扭曲到…難以辨識原貌的程度。」

 

遠遠之之看到兩人,揮手走近,小莎微笑轉頭:「我剛剛講的,妳要跟之之說也可以」

緹娜聳肩:「講啥?我剛甚麼都沒聽到。」

小莎驚訝的看著緹娜,一向略帶男孩氣、動輒三字經不離口的,沒想到對於八卦也像男孩一樣,天生不帶感!XD

小莎再講:「當然妳要懷疑我講的版本也是可以理解的。」

緹娜正色:「我不是水果日報,不需要雙方平衡報導再說憑你曾經幫過我們的部分就已經很夠朋友了。」

 

小莎笑開懷:「好啊!為了感謝妳,我下次幫妳介紹個好男生!」

這時之之靠近:「甚麼?聯誼嗎?我也要!可是…可是…我不要三秒鐘唷!」

 

.

.

.

小莎跟緹娜相視,大笑。

 


 

「六便士之歌」來自「鵝媽媽童謠」,年代久遠、版本眾多,對於其中略為獵奇的「二十四隻烏鴉,烤進一個派」有一說為「二十四個黑小孩,烤進一個派」,來表達歌曲裡國王的殘虐。這國王是誰呢?據說為英國都鐸王朝暴君亨利八世,他喜好漁色,罷前妻、小三扶正後又虐待處死,歌中的「皇后」是其慘遭冷落的第一任妻子凱瑟琳,因而她只能「待廚房」,無僕人服侍,獨自啃麵包蜂蜜;而被啄掉鼻子的女僕,則直指其第二任妻子安妮,安妮本為凱薩琳之女僕,她後來被亨利八世治罪,囚禁倫敦塔,最後成為第一個被處決的王后。

 

殘暴的故事幾經流傳之後,原貌皆已扭曲難以辨識,甚至包裝了上可愛溫馨的曲調,由天真的孩童傳誦百年。

 

人言,可畏。

真正能看清並跳脫的人才能真正無畏無懼

 

Reference:

安妮·博林

Sing a Song of Sixpence


創作者介紹

Lisa Liu 女外科的血淚史

Lisa L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留言列表 (14)

發表留言
  • Raiden Fu
  • 有時候 只需要一個擁抱阿
  • 沒錯
    你懂

    Lisa Liu 於 2014/08/06 06:37 回覆

  • 訪客
  • 你又怎知道小莎說的是真話?
  • XD

    Lisa Liu 於 2014/08/06 13:48 回覆

  • peichen
  • 人言可畏,
    進入職場之後,
    所謂的"人言",
    還包含著派系、利益的取向。

    人生,能簡單過生活是一種幸福...
  • 真的

    人也不能事事完美
    那就是太過鄉愿了對吧

    Lisa Liu 於 2014/08/06 13:52 回覆

  • 訪客
  • 哪時出書?一定要開簽書會!!!!!!!!!
  • ...(打滾中)

    Lisa Liu 於 2014/08/06 13:54 回覆

  • alwaysfan
  • 很開心小莎女王運用智慧離開了不適合她的「朋友們」。
    不管是不是真,小莎女王願意讓自己走出陰影,就很棒了。
  • 真的

    有時候看法轉變
    路也會轉變

    謝謝

    Lisa Liu 於 2014/08/06 13:55 回覆

  • 張小月
  • 我也是曾經被友情背叛的那一個呢....
    很能夠體會那種無奈..
  • 拍拍
    相信將來更能體會君子之交的感受

    Lisa Liu 於 2014/08/06 18:53 回覆

  • 王惟羿
  • 女人何苦為難女人……

    氯化…啥啊?化學物質聽過不少,可是藥理作用完全不懂(最近在摸氯化鋇測硫酸根離子,有點怕誤食…)

    路障兼壁紙嘛…心中冒出一元身影…董醫生幾時出來耍冷?老狐狸的剋星是啥?
    欲知詳情請靜待後續發展~?
  • 會低會低
    耐心耐心
    感謝感謝
    XD

    Lisa Liu 於 2014/08/06 18:54 回覆

  • 走在陽光裡~
  • 您的文章都很棒~個人很喜歡~
    支持您~加油^^
  • 謝謝

    Lisa Liu 於 2014/08/09 14:19 回覆

  • SYT
  • 無法理解的心態 男人外遇了為什麼是找另一個女人興師問罪而不是男人
  • 正宮會不會早就罵過男方?還是怕被責難?
    意外身陷第三者地位的人心虛?

    中間很多可以猜測的XD

    其實就算是當事人之一的朋友都不見得能看清全貌
    畢竟我們不是當事人

    這就是為何人言可畏的地方

    不懂裝懂又去散佈
    最終扭曲

    Lisa Liu 於 2014/08/09 14:24 回覆

  • 訪客
  • 女護理人員真傻~何必和敗類死在一起呢?
    還是分手會比較好吧
    分手再去找下一春也不錯啊 難道這就是"愛到卡慘死"嗎?
    都論及婚嫁了這男人外遇還劈腿無知的社會新鮮人,頗賤......
    話說KCL都注下去了 就算急救人員到了他們這對怨偶還有救嗎?
    求小劉醫師解答
  • 嗯...這樣一講
    女護理配男醫師
    已經是我網誌內第三次提到的組合
    (會提出來寫的又多半是悲劇或鬧劇,當然也有終成佳眷的)

    這跟一般公司裡OL配男主管類似吧
    地位的差距 雙方不等的執念 到哪都一樣的

    至於故事裡的打藥雙方 是真的被救起沒事 很神吧XD

    Lisa Liu 於 2014/08/09 14:30 回覆

  • 守夜人
  • 以前看過迪士尼的動畫,一塊派皮飛到天上掉下來砸在雞舍,many chickens baked in a pie XDD
    人言可畏啊。
  • 其實這首歌是我給阿寶聽的童謠裡一首
    越聽越好奇 開始研究
    才發現後面的深藏故事XD

    Lisa Liu 於 2014/08/09 14:31 回覆

  • 悄悄話
  • 訪客
  • 這跟青少年排擠霸凌是一樣的...程度
    不管學歷智商,人就是喜歡...拉攏群眾,跟隨言論
    因為沒有人想被當異類被排擠,所以就跟著聽什麼說什麼
    反正那個"異類"不是自己就好,不跟著說一兩句反而奇怪

    因為我也曾經是那個"異類",換了新環境長得很好
    曾經怨嘆過為甚麼一隻手都沒有

    可是...就像小莎後來蛻變成女王
    全新的自己都是一種成長
  • 但是又過猶不及XD

    人生總是會經歷各種轉變的:)

    Lisa Liu 於 2014/08/14 14:46 回覆

  • PigTailLeo
  • 這首奇怪的歌,讓我想到另一首沒那麼奇怪,但當初也覺得很莫名其妙的歌:There Was an Old Lady Who Swallowed a Fly...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