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50109  

  (搭配音樂:醫龍-插曲-Aesthetic)

 

 那聲音一開始有點斷斷續續,悶悶的,但隨即又變成一道又長又大聲的尖叫聲,聲音根本沒有連結,完全不像是人發出的聲音……

 

<愛倫坡>



 

病人「傳伯」的頸部已經腫到無法轉動,因為長年檳榔與抽菸,口腔癌擴散到無法開刀根除的地步,再經過了兩個月的「另類療法」之後,傳伯喘著氣、呼吸費力地被太太帶進急診。

 

傳伯當時已經無法說話,充滿恐懼的眼神裡,道盡了身體每一分力量都耗在「呼吸」這件事生死相關的事情上,幾乎沒有一秒能撇去。

 

他這時只能發出類似嘶鳴的尖銳細小叫聲,連淚水都無暇顧及,每一口掙扎著吸氣、一次面紅耳赤的串氣、然後一次哀鳴!

 

那哀鳴般的呼吸聲,是所有醫護人員跟病人的挫敗;唯一勝利的,是癌細胞佔上了風的惡魔詛咒!

 


 

傳伯是相當鐵齒的病人。

在一開始求診時,看到蔓延到整個下巴及半邊頸部的腫瘤,讓傳伯無法閉上嘴巴、口水直流,甚至還發出陣陣惡臭,我rotate到門診處時,都傻眼了!

根本就是教科書等級的慘烈情形!

 

我:「阿伯怎麼可以拖那麼久?這樣幾乎不能吃喝了吧!」

傳伯太太代為回答:「有啦!有啦!他還可以喝一點水水的東西」

 

我:「他這之前有在哪裡看過?有沒有建議要怎麼治療?」

身在醫學中心,常常會遇到這類像是逛百貨一樣多方尋求second opinion的病人,過去的治療史很重要!

太太看了一眼傳伯:「…有…在那個榮總…」

 

「啪!」

還沒說完,傳伯一巴掌打在太太肩膀,制止她繼續講完。

而我也稍稍看出端倪:不能明白說明過去病史的病人,多半有難以遵循醫囑或是病識感不高的問題,看來這下棘手了。

 

傳伯努力說了話:「先生!我沒看過別的!妳們這邊人家推薦,一定好!」

 

我無奈轉頭看了旁邊主治,主治一臉了然於心,開始行禮如儀的從頭問診、檢查、解釋。

 

然後問沒多久,問題就來了!

傳伯:「先生我先說唷!我這已經抽菸、吃檳榔幾十年了,沒法度改了啦!你如果叫我戒掉,那我還不如死死算了!」

 

抽菸跟檳榔,都會在口腔內留下明顯的染色痕跡,要說謊也沒得說謊。只是…

已經一看就知是口腔癌了,還這麼嚴重,最危險的兩項致癌因子不根除,究竟是還要醫生做甚麼呢?

 

原來,傳伯風聞我們院內的顱顏重建非常厲害,高興地打算「整組挖掉然後重建」就好了。

 

事情真有那麼簡單就好。

 


 

口腔及頸部的部分,由於密布神經跟重要血管,又是人類面孔辨識的主要部分,如果這地方長了必須得開刀的腫瘤,處理上就非常麻煩。

 

乳癌可以整組乳房切掉、變平胸;大腸癌也可以整個腸段切掉、揹著人工糞袋貼在人工肛門上。

 

口腔癌切掉,如果範圍夠大夠深,就必須找東西來填補。

這門結合了耳鼻喉科跟整形科的藝術,曠日廢時、動員人力之多,更是辛苦不在話下。

 

是的,你沒看錯,耳鼻喉科不是只會抽鼻涕;整形外科不是只會割雙眼皮。

 

至於整形科要哪裡的肉來補,就是一個結合「超越怪異、想像完美」的超能力。畢竟人的身體肉跟皮膚就是固定這麼多的量,要怎麼增多需求量來補洞?就有千奇百怪的各種方式,比方說極為有趣的「管狀植皮」,從A處拉出皮連肉做成管狀,騰空拉到需填補的B處,等B長好後再截斷。

01  

(戰場上臉傷的士兵,出處)

 


 

重建的病人,必須要檢查確認,手術部分可以完整包含癌症範圍、無其他重要器官轉移、評估身體能夠承受長時間的手術;更重要的,手術之後不是立即馬上可以恢復到像正常人模樣,甚至得經過多次的再手術。

 

傳伯想的太簡單、太美好了。

而且他無法配合戒菸戒檳榔的心態,也是個嚴重的問題。

 

我:「你已經嚴重到這樣,快要說不出話了,可能氣管也被壓迫到,怎麼不會想說就戒掉算了?」

 

傳伯:「要我戒掉?那活著還不如去死,我沒抽到沒吃到就難受的跟死掉一樣啦!」

 

我略為惱怒:「這是很複雜的手術,結果你一開完又吃這些,這都致癌的,很快又再復發怎麼辦?醫師開你這刀,不是打雷射捏?要好幾個醫師開一整天、站一整天,白天到晚上,甚至半夜,非常辛苦!」

 

傳伯拍桌:「啊我又不是沒繳健保費!」

 


 

這種「繳了健保費」理所當然要各種醫治的普羅心態,除了造成醫療浪費,也慢慢成了健保潰敗的推手。

 

各種一線醫護人員人力的爆表及不堪負荷,缺乏團結統一的反抗力道;掌控整個健保生殺大權的長官,跟趨炎附勢、只會白頭宮女話當年的醫界出身大老,又是打擊臨床人員不遺餘力。

 

「社會已對醫師很好了,不要不知足」

「現在年輕醫師哪有甚麼值班過勞問題?我們當年都還不是這樣熬過來?」

 

睜眼瞎話,缺乏同理。徒增現今「醫學倫理」還要上課修學分,卻是最不能同理同業的這些長輩們,在師徒制至上的醫界中,這些長輩們。

 

徒長之輩。

 


 

傳伯還在大小聲,我這時想到了。

翻出衛教資料本,把顱顏重建的病人術前、術後照片資料,攤給傳伯看。

(圖片驚悚,請自行google關鍵字”head and neck reconstruction”)

 

照片上呈現的,完全不是中文字面「重建」所顯得那麼簡單,好像重新按一個reset鍵就完成。

被削掉半個臉後的病人,再重建完則是宛如水腫或深海魷魚王一般、面容難辨,腫脹的移植皮瓣、眼歪嘴斜、被推擠的五官,顏色各異的整個臉孔。要說是成功的手術術後案例,對照相片上病人各個都痛苦難受的表情,真的很難有說服力。

 

如果不是有整形專科的訓練跟想像力,根本難以預見數月或半年後,組織消腫、手術再次修補、或是復健過的較正常外型。

 

傳伯跟太太看得兩眼發直,最後難以置信、目瞪口呆地抬頭看我。

傳伯極其艱困的開口了:「這是…開完刀的樣子?」

我點點頭。

 

面對現實的第一步,醫師必須黑臉白臉兼具,才有機會打開病人緊閉的心牆,然後把「現實」放進考量。

再來才有更進一步討論真正能幫助到病人的方法。

我攤開紙張,把傳伯所需要的完整檢查、後續治療、開刀或是電療或是化療、一條條寫下。

 

因為我知道現在我所說的文字,都恍若雷鳴,病人還在被宣判的震驚中,就算我說的再詳細,此刻是聽不下去的。唯有留下字條,一字字說明,事後等病人們回神,還能有所依據的記起所講過的一切。

 

洋洋灑灑寫了兩大張,傳伯卻是益發沉默。

最後講完,再三詢問有無需要補充處?傳伯搖搖頭起身要走,我把紙條硬塞到他手中,交代「聽不懂沒關係,回去如果家裡還有其他人要看就看這張,或是要問隨時再來門診問都可以。」

 

傳伯拉著太太,離開門診前,我又講了「一定要回去跟家裡人討論,早點決定治療」。

 

然後再來,就不曾見過傳伯回診,只是心中隱隱惦記著。

 


只是沒想到,再次相見竟是如此危急的狀況!

傳伯的頸部已經腫到無法轉動,喘著氣、呼吸費力地被太太帶進急診!

他這時已經到了雙手不斷緊抓胸前,快要吸不到氣的狀況!被腫瘤嚴重擠壓的氣管,發出類似嘶鳴的尖銳細小叫聲,每一口掙扎著吸氣、一次面紅耳赤的串氣、然後一次哀鳴!

 

沒有甚麼瀕死經驗,會比慢慢「窒息而死」還可怕的!

 

緊急扣上氧氣罩、測量了指尖血氧濃度,無奈不論從口、從鼻,氧氣開得再大都無從進入肺部,整個血氧濃度一直再90幾徘徊!遠低於正常人的99!

 

整個急診大亂,我一把抓住了在一旁哭嚎的傳伯太太,一問之下,原來又是另類療法的犧牲者!

 


這些標榜著通電治療、遠紅外治療、生機治療、基因治療、莫名其妙一大堆的,搭配著網路流傳毫無醫學根據的「防癌十大騙局」、「癌症醫師不敢告訴你的真相」,背後所夾帶的龐大商機,以及泯滅的良心,讓多少病人棄正統治療?

現代醫療所使用的副作用極強化療或電療,其實都是有經過嚴謹統計跟結果分析比較,各路專家研究學理機制或鑽研病情反應,隨時開會討論交流,然而這些往往被一些看起來似是而非的文章就抹煞掉了努力。

直到病情無法控制時,才又求助回診或到急診,就算再厲害的醫師也只能徒呼負負。

 

可笑的是,這些多半沒有正統醫學經歷或是專業資格的「老師」,往往得到的刑罰遠低於醫師。

 


 

整個混亂的急診,每個醫護都知道再不想辦法幫傳伯建立呼吸道,把氣體灌進肺部,他就要活活窒息而死了!

 

我扣住了氧氣罩、一手拼命抬高傳伯的下巴,做所謂拉直整個呼吸道的動作,看著旁邊護理師反射性配好的氣管內管跟喉頭燈,緊張到全身冒汗!

傳伯當時的情形,無法施打傳統急救插管的鎮定劑跟肌肉鬆弛劑(讓病人睡著跟喉頭肌肉放鬆,是插管時最好的「善意」),因為已經緊縮的呼吸道一旦打了藥整個鬆垮後,可能根本最後一絲通氣的隙縫都會被壓扁!

怎麼辦?只好先來做最快跟最殘忍的清醒插管!

鼻咽後壁有異物碰觸,就會引發強烈嘔吐反射,清醒插管最可怕又痛苦的就是這個必經部位,必須快、狠、準!

 

我回頭交代還要急call來耳鼻喉科跟外科,以作為萬一插管失敗的plan B,急忙蹲低探頭,看了兩眼淚流的傳伯想說些甚麼沒說,只好講了句「歹勢!」

狠狠把喉頭鏡插入咽喉深處!

一看果然整個氣管已經壓迫到完全找不到關鍵的氣管入口:聲帶!

這困難插管,如果有更細小的內視鏡或許可以幫忙,但當時急診沒有配置啊!

 

黑傑克醫師曾經大力推廣希望能夠採購給有嚴重需求的急診,結果卻還是被打回票!

 

然而在急救當下,無器械而跳腳的功效等於家屬同求助神明。

 

我儘力撐住喉頭鏡往上拉,一旁護士也強壓住傳伯肩膀不給掙扎,出力一起上拉喉頭鏡,依然無法順利放入氣管,甚至氣管的前端已經帶出有磨破皮的血絲!

而傳伯也拼命掙扎、摔手蹬腳!整個淚水口水汗水直飆!

 

困難插管如果要再嘗試第二次,千萬不要硬逞強、一試再試,病人的氣管會被戳到血腫更難呼吸!

這時剛call來的外科跟耳鼻喉科值班醫師到了,大家束手無策的圍繞傳伯。

當口鼻都無法進氣時,外科還有另外「氣管切開術」,問題是那需要在正常脖子可以看到喉結(甲狀軟骨)的情況下施行,而傳伯已經整個脖子腫到跟豬頭皮一樣,不只無法判斷喉結位子,甚至連腫瘤內是否有大條血管都無法判斷!

 

這時耳鼻喉科來的學長,認出病人就是當時在門診拍桌的傳伯,給了我一個詫異的眼神。

 

我懂,但是在人命關天、急救優先的當下,凡是伸出雙手的、需要我們專業的,醫者不會追究,僅就當下最有需求的病患來救治。

 


這一直都是醫學教育中重要的一環,其實這也不需要特別教授,從眾多外科典範的師長身上言教、行教,更重要的,這是身為一個人最基本的內在反射。被黑支揍了一拳的急救醫師,沒有放棄急救眼前的病患;曾經被家屬拍桌大罵的我,當下根本不在意、一心想處理著眼前問題。

 

救人需要甚麼「高耗用率個案不能接」?

救人需要甚麼「每個個案不能都賺錢」?

救人需要甚麼「醫院告訴醫師避開這類case,不然DRG沒有意義」?

 

 

02  

03  

04  

 

當我跟身後團隊具備了訓練多年已經內化的各類急救技巧、整個隱形的流程已經深化在所有人員腦中,不須多說言語就可以同時調整團體動作到一致,這已經是我的呼吸方式了現在你告訴我盈餘跟賠錢要我掐著脖子慢慢「窒息而死」

 

你,有種告訴我

 

 

你,有種來現場告訴眼前的病人

 


 


 

傳伯的血氧濃度直直落,幾乎已經虛弱到半昏迷的狀態;急救插管只有三分鐘的時間超過了這時限腦部缺氧變成了植物人!我心裡的急救alarm時鐘已經是警鈴大作了

更雪上加霜的是,大批家屬趕到!約莫20幾人從老中青少到幼,最小的我看約莫才5歲,齊聲五子哭墓般從急診一路跪哭到急救室門口!還看到傳伯的太太跪一旁,壓了5歲小孩的頭直往地上叩!

整個急診瞬時哭聲震天!這等陣仗連醫護人員都被嚇到了,急診內其他病人們更是禁聲!

急救室內壓力更加破表!外科醫師還在討論如果推進刀房麻醉後做氣切的可能性,這時最後最後的幫手到了,外科醫師永遠最可靠的朋友:麻醉科醫師來了!

 

麻醉科專門在處理各種氣管插管,真正困難插管的專家!

當天值班的是小智醫師,他不慌忙地拿起粗針筒,從頸部插入後反抽確定針尖進入有空氣的氣管內,再沿著放入引導鐵絲,邊推送邊確定鐵絲前端從傳伯口中探出,再把氣管套在鐵絲上,慢慢滑入已知是氣管的空腔內!

這種只有在書本上見過的手法,我一旁看得讚嘆不已!

氣管插管順利完成後,傳伯的血氧濃度明顯恢復了,這時可以放膽給鎮定及肌肉鬆弛劑,美其名對家屬解釋為「給他休息」,實則避免病人掙扎又掙脫了好不容易放入的氣管。

 

我謝過了各路會診醫師,尤其是小智醫師後,踏出急救室…

馬上被跪倒成一片的家屬群給抓住腳、叩頭再三,我嚇得只能強拉起傳伯太太,告知了插管完成但是先打藥「給他休息」,再進加護病房後續觀察,哭聲依舊哀鴻遍野,甚至有越演越烈的趨勢…

 

「你不能放我一個人走啊」

「我們捨不得啊」

「還有這麼小的孩子你怎麼辦啊」

「你甚麼都還沒交代啊」

 

我鼻頭一酸,轉身。

 

早知如此。

感慨萬分。

 


 

傳伯轉入加護病房後,不到一周的時間就走了。

這期間沒有再脫離呼吸器過,也沒有醒來過。

 

當時在急救決定要插管當下,我隱隱知道了後面治療的可能情況,對著傳伯「想說些甚麼沒說」的,其實就是…

 

「你還有甚麼最後的話要說?」

我知道他的眼神即將是最後一次清明的看著這世界

我知道他的耳朵即將是最後一次接受到家人的呼喚

 

.

.

.

 

最後傳伯住院的費用果然破表,又是長官約談又是醫事課試算檢討…我聳肩。

所謂堅守著外科及急重症的醫師都得面對這樣的「大環境」及「窒息感」

 

但我腦海中揮之不去的,是傳伯那類似尖叫哀鳴的悲慘呼吸聲、以及他眾多家屬跪地崩潰嘶吼的哭嚎聲,許久、許久。

 


那是一種哀嚎的聲音……一種又哭又叫、結合恐怖與喜悅的聲音,彷彿是從地獄裡傳來的,受到詛咒的人們發出的悲鳴聲,那是魔鬼的歡呼聲!

                       <愛倫坡>

 

 

 


 

2016/4/22 補記

 

網路上流傳的一篇「不要污名化檳榔」的文章後這議題又引起討論

 

這篇是目前看到最公允的  "最好的公平角度"

 

 

檳榔本身是一級人類致癌物質,導致口腔癌的因果關係非常清楚明確。若加上各種添加物,並伴隨菸酒刺激,致病風險更是加乘上升。嚼食檳榔的人口非常特定,與經濟弱勢有明確關連,也是許多勞動者拿來提神暖身對抗疲勞的產品。

對於如此顯明的社會與健康不平等問題,傳統以來公衛介入一向以衛生教育為主軸,效果可能很有限。持續的衛教宣導仍是有必要的,但我們或許更需思考的是,促 使勞動者必須使用檳榔對抗疲勞的勞動環境該如何改善,讓農民必須仰賴檳榔園維持生計的農業該如何轉型。另外我們也需要對檳榔的產業經濟有更多瞭解,理解大 量生產、大量銷售與大量消費的社會結構成因。檳榔或許是原住民文化的一環,但大量生產與大量消費並不是傳統,而是現代產業經濟的產物。

 

看看醫師們在早期如何反檳榔鬥黑道 白袍世家力挺

 

 

 


 


創作者介紹

Lisa Liu 女外科的血淚史

Lisa L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0) 人氣()


留言列表 (40)

發表留言
  • 雪若霜
  • 醫生,辛苦了!
  • 不會
    謝謝

    Lisa Liu 於 2014/07/11 03:12 回覆

  • VT男
  • 他跟我情況不同耶 , 我是吸的到但血液不流動 , 感覺就像量血壓時手的前段麻掉的感覺發生在頸部以上 , 然後就會感覺很想睡就睡著了!!

    蔡醫生跟我講我的情況是發作時某片瓣膜會跟其他瓣膜反方向動作 , 導致心臟像幫浦空轉 , 所以那狀態下身體裡的血是不會流動的 , 大概不超過3~5秒 , 不然就暈過去了 (洗溫泉會加速發作 , 有這樣暈過一次)

    帶24小時的監測器發現我一天內都會有好幾次 , 只是時間都只有0.5~1秒所以沒感覺 , 一但虛弱+發燒或是溫泉就會...哈哈
  • wow...
    感謝你的"一手"經驗分享

    健康誠可貴

    Lisa Liu 於 2014/07/11 03:14 回覆

  • Damouk Kusnavan
  • 醫生,辛苦了
  • 不會
    感謝閱讀

    Lisa Liu 於 2014/07/11 03:14 回覆

  • 謝小霖
  • 真的無法去想像 當DRG 真正的再各個醫院去實行,受苦受難的,到底是病患,家屬,或是再第一線的醫療團隊呢~ 謝謝有妳們這些好的醫師
  • DRG在國外有層層的細分
    在台灣單純變成了逞罰"過度熱心"的醫師 跟 無知的民眾

    但是救命這件事情
    有甚麼"過度熱心"可言呢?

    如果是你或你的家屬正在被救
    你希望醫師"過度熱心"還是"按完計算機後,急救點到為止"?

    當越來越多曾經的"熱血"被消滅

    無知的民眾知道醫師"只是點到為止"? 還是白白被犧牲了?

    Lisa Liu 於 2014/07/11 03:31 回覆

  • Jin-Chung Shih
  • 謝謝版主的熱血
  • 感謝閱讀

    Lisa Liu 於 2014/07/11 03:36 回覆

  • 張小月
  • 真的辛苦了!
  • 不會
    謝謝閱讀

    Lisa Liu 於 2014/07/11 03:38 回覆

  • alwaysfan
  • 人命關天和利益至上這兩件事也被社會給內化,似乎這些犧牲者只能給第一線醫療上一大堆震撼,卻始終無法動搖上位者的腦袋。嘖嘖!
  • 所以才有所謂太陽花學運

    顢頇的長官不只侷限於外科界.或是健保界...

    Lisa Liu 於 2014/07/11 04:24 回覆

  • 訪客
  • 加油!!我不做醫療業很久了,外面的生活很好,其實也沒什麼放不下的
  • 沒錯
    相信你曾經是圈內人
    我也是後來半被迫離開了這樣的臨床現場
    雖然依舊在外科 依舊會有急診班
    但是我知道曾經蒼海難為田的那種寂寥

    不過
    這篇文章除了挑起一般民眾的熱血跟憤怒
    其實最重要的還是藉機會呈現出像您這樣...早已洞見崩毀而離去的專業人員
    把內心悸動給撲滅的可怕壓力...

    壓力從何而來?為何台灣留不住這類相對辛苦,更需要經驗傳承及人力支撐的急重症醫療?

    這才是最真正可怕的
    無知的民眾們連自己的憤怒都為時已晚還不自知...

    萬分感謝您的回覆
    謝謝

    Lisa Liu 於 2014/07/11 03:48 回覆

  • 悄悄話
  • 王惟羿
  • 那種不吃會死的都是心理成癮(依賴?)先照會身心科醫生來聊聊。
    ----------------------------------

    名偵探科南中有句話:「殺人或許需要理由,但救人不需要」(吃老有三差,第一就是記性差,或許跟原文有出路,反正就差不多這個意思。)
    DRG想一堆理由甚至……來節省經費賺錢,但醫生救人什麼都不管,救的回來要緊。
    ------------------------------
    看來急診強致隔離家屬或許有必要,不然幫不上忙反而幫倒忙
    (我不是聖人,只希望我是家屬時還能冷靜……)

    ------------------
    那種造謠者,放心,陽法管不到,陰律當前他們一個都跑不掉,醫生救人無數絕對會有好報的,小劉醫生及全體醫護人員們,加油!
  • 台灣何時已經成為一個...要靠陰間輪迴這類"幻想正義"才能伸張真正現實正義的地方?

    如此
    太陽花學運就如同曇花一現
    而我整個洋洋灑灑數萬字鋪陳的網誌
    也就徒然無功

    「地獄裏最熾熱的地方,是留給那些在出現重大道德危機時,仍要保持中立的人。」— 但丁《神曲》
    “The hottest places in hell are reserved for those who, in times of great moral crisis, maintain their neutrality.” — Dante Alighieri’s Divine Comedy

    在墮入地獄之前,決不放棄用力的抗爭不平

    Lisa Liu 於 2014/07/11 03:56 回覆

  • 媒體發聲也沒用的媒體人
  • 辛苦了..請妳繼續守護為這片最後僅存的醫療淨土,台灣的醫療制度出了很大的問題,有官官相衛及換位子換腦袋的官員問題,第一線醫護就只能怒吼及無奈,這種無奈是很多人還尚未察覺的...只能說..制定DRG的人就不要在台灣生大病....
  • 還不夠
    民眾後知後覺的"微憤怒"還遠遠不夠

    還要團結 然後立法 然後真正對實際面去改善!!!!

    制定DRG的人,在台灣都是VIP,講再多風涼話都不過他們一通電話...床位...指名的名牌醫師..原廠藥...要多少有多少
    你以為在他們生老病死之前
    還有多少一線醫療人員能撐得住看到所謂"因果報應"的一天?

    Lisa Liu 於 2014/07/11 04:25 回覆

  • yox
  • 辛苦了!
  • 感謝閱讀

    Lisa Liu 於 2014/07/11 04:00 回覆

  • 悄悄話
  • minLa
  • 其實一直看不懂為什麼健保會壓榨醫生,因為大家都說醫生很賺錢,但我一直在注意小劉醫生的FB跟部落格(還是看不懂就是了= =)所以我相信健保制度一定有對醫護人員不利,我只希望也許哪天我或我的家人生病了,醫生不要放棄我們(跪)
    最後謝謝你,辛苦你以及所有醫護人員:))

    PS.剛畢業要開始工作的我被公司要求要體檢(很害怕沒檢查沒病一檢查渾身病)
    然後公司說主要是要驗有沒有梅毒(請問醫生梅毒要怎麼驗!?緊張...)
  • 簡單說:健保費該漲了,過低的費用卻提供過高的服務,靠的就是剝削臨床醫護人員(財團跟長官會讓自己虧損嗎?不會)
    然後,健保不該大小病都保,若真爲長久考量,應該保大病不保小病
    畢竟健保帶有社會保險"濟弱扶貧"的目的,當大病襲來,誰都會又弱又貧

    健保費不漲,或是些微漲幅
    卻仍入不敷出
    只好配上DRG 保小病不保大病(大病容易超出固定給付額,得醫院跟醫師自己賠)
    這樣"迎合大多數(小病人群多)"卻罔顧"貧弱的少數(大病人數少)"
    跟沒膽承認健保設計失敗(多少長官拿健保當政績?)

    除了政治考量跟選票取向
    還會有什麼偉大的原因?

    薪資節節敗退 勞力付出暴增 (看我網誌就知道:沒有勞基法保護的醫師值班,可以忙到男的累垮 女的流產)
    於是多少醫護寧可捨棄自己專業跟熱血
    "用腳投票"去醫美去自費門診?

    醫學中心裡應該層層傳襲經驗的各階醫師
    嚴重斷層(青壯生代正是young V苦哈哈而離職)
    這對上近年來的"婦產科無醫師接生、小兒科無急診、邱小妹妹從北到台中找無外科醫師開刀"
    這些新聞

    看出端倪?可以理解嗎?
    這是一艄逐漸下沈的船

    你準備好了逃生艇嗎?

    另外,驗梅毒就是抽血而已
    體檢中心都會有各種"套餐" 選對就是

    Lisa Liu 於 2014/07/10 02:20 回覆

  • 看破人生
  • 求死的人救不了
    想活的人盡力而為
    我們很卑微
    要死要活 能決定的一向不是我們
    不管誰來戴帽子 我們不是神
  • 當然
    借用"急診鋼鐵人"的圖文回覆您

    "急診醫師的價值:我們只是試圖跟死神討價還價的人,但不是神本身"
    https://www.facebook.com/liu.chungui.1/posts/1453937008196115
    謝謝您的回覆

    Lisa Liu 於 2014/07/11 04:05 回覆

  • 倫敦客
  • 因為高龄化,英國NHS也是需要越來越多經費,然後有些人吃垃圾食物,抽烟喝酒,不運動,英國衛生署有說,人必需先顧好自己的健康,而不是生病了就想依赖免費的NHS來救你啊!
    遲早NHS也會部分收費的,要不然支持不下去的。
  • 台灣健保十幾年時間
    沒有任何教育民眾"自己顧好自己健康"

    國民健康局 平行於健保局 資金倒是充足
    但是除了推廣免費篩檢
    也不見這類"自己造業自己擔"的精神...

    於是人人拿了便宜入場券 就開始把吃到飽餐廳吃垮...

    Lisa Liu 於 2014/07/11 04:07 回覆

  • peichen
  • 在這樣的健保制度下,
    我們只能平日多燒香,
    保佑身體健康只生小病;
    能身體健康是種福份...
  • 沒錯 這也是我每天跟我爸媽說的

    Lisa Liu 於 2014/07/10 13:39 回覆

  • Fii
  • 每每看您的文章都讓我心疼醫護人員的勞苦, 看到您在留言裡的回覆, 心有所感, 故來留言。有個朋友求子多年, 終於前些日子開心的告訴我受孕成功懷雙寶三個月了! 但孕程不是很順利, 一直出血加上嚴重孕吐。她本身在新生兒中重度科當護士, 護理長雖然有讓她休息, 但前些日子對我朋友說, 之後再請假就離職...。我理解身為一個孕媽咪有多麼辛苦, 當她又是努力多年才受孕; 而醫護人員現在工作量多吃緊,也時有所聞; 作為HR也不難懂護理長的壓力。但還是很想說:聽到護理長那樣的話還是覺得很過分...
  • 理應最懂人類身體極限的醫療人員
    要被不合理的班表跟人力
    虐待到何時?

    真正憤怒及不捨
    是誰坐視不管?
    還要虐待到何時?

    Lisa Liu 於 2014/07/11 04:11 回覆

  • VW
  • 如果已經預見結局, 何不放手讓病人走

    末期病患過度積極徒增痛苦~~
  • 沒錯
    過度醫療 這又是另一個DRG恨不得要拔除...浪費醫療支出的眼中釘

    但是在當下...
    病人清楚明白的"想活下去"
    正在即將窒息而死的當下

    你要如何"放手讓他走"?

    當然這是很深奧的倫理議題,可以值得兩小時兩學分的簽到

    但如果是我...或我所關心的人...我會反射...用我所能去緩解他的不適 在能力範圍去幫助他
    至少別讓最後的生命階段 充滿恐懼
    當然這又是更深奧的倫理議題,可以值得四小時四學分的簽到

    Lisa Liu 於 2014/07/11 04:16 回覆

  • minLa
  • 謝謝你詳細的解釋,我終於懂了...
    我可以把醫師解釋的這一段私訊給我的朋友看嗎?!
    我會告訴他們這是小劉醫生寫的,我很愛看她的文章 也期待她出書....
    (如果時間精力允許能辦簽書會更好 哈哈哈)

    然後我最後那個笨問題..原來只是抽血而已 (我緊張超久der!!早知道就早點問....)
  • 網誌所有文章歡迎轉載 註明出處即可

    另外...
    "小劉醫師她的文章"...咦?我就是本人阿
    為何會用第三人稱?
    難道當我是回文機器人XD

    Lisa Liu 於 2014/07/11 04:18 回覆

  • 明明很忙但還是看完整篇默默流淚的學生
  • 看了真可謂鼻酸!!
    雖然現在還只是個公衛學生
    但總覺得健保這塊怎麼一改再改還是這麼....
    不過話說回來 只要健保費一漲人民就哀嚎
    費用問題希望以後可以解決
    話說 老師們大都只會給我們看外媒如何稱讚健保...
  • 楊志良公衛出身

    所有數萬醫師的生殺大權操之在其一人倉促建立的健保之下
    十年的成果證明了...

    民眾的吃到飽心態
    公衛專家的歌功頌德

    完全沒有一絲接收到一線醫療人員死傷被踐踏的受虐情形
    而卯吃寅糧的各種健保費用調整(二代健保.台版DRG) 都只是帳面上維持好看的"調整費用"方法

    實際上多少醫療人員都已紛紛離去?不願再受此摧殘?
    所以...偉大的將來的公衛專家
    請受我一拜
    (叩首)

    Lisa Liu 於 2014/07/11 04:23 回覆

  • 珊珊
  • 我兩年前曾是會讓醫院虧錢的病人(高危險妊程孕婦,小baby早產,三天後媽媽開心手術),感謝醫生沒把我像皮球樣踢來踢去,讓我現在輕鬆的抱着孩子沒負擔。
    小劉醫生說的健保、醫院、醫生辛苦,我在住院一個月內都體會到:
    1、健保不能倒,沒健保下的醫療費用,我們一般人根本負不起(我也不想生個小孩差點用命換,就遇到了。),所以現在我繳健保繳的很甘願,常跟親人說小病不要跑大醫院,沒事不要逛醫院拿一堆藥⋯⋯我一般平民老百姓只能這樣做。
    2、醫生真的是拿命換的行業,當時幫我開刀的外科醫生,跟我們討論決定隔天早上8點的第一刀,不能當天是因他晚上10點還有一台刀⋯⋯⋯ps.嗯⋯醫生都不用睡覺嗎?是開心手術耶!不是切切菜剁剁肉而已耶!
    3、辛苦的護士們,一人顧那麼多病人,尤其大夜班。曾遇到隔壁床call護士,護士氣喘虛虛的跑來問:怎麼了?病人回:因為想看到妳~~ps要不是我用呼吸氣,我早就下床拉廉子幫忙護士罵人了⋯⋯


    我忠心的感謝願意留在第一線的醫護人員,謝謝你們的犧牲,也真的要好好珍惜健保資源,因為你我都有可能用得到。

  • 你很幸運
    寶寶健康比一切都重要

    更幸運的是遇到願意不計一切幫你接生完又開刀的醫師

    謝謝你的親身見證
    真的謝謝

    Lisa Liu 於 2014/07/11 17:42 回覆

  • 悄悄話
  • seekmysoul
  • 感謝台灣還有你們這群熱血的醫療人員、團隊(深深鞠躬)
    願意在這快速乾枯無養分的環境中,努力讓生命再生

    感謝父母給我的身體,雖然吸收不好,但並沒甚麼先天疾病,健康長大
    父母現在也還健康

    最後就是希望健保能改,病人心態能改變

    (我根本不趕去google,我怕我晚上睡不著)


    再次感謝,又長知識與震撼

  • 謝謝閱讀
    珍惜現有的健康

    Lisa Liu 於 2014/07/12 05:54 回覆

  • 林宏叡
  • 難道就沒有什麼政治人物.還是什麼衛生署.不對.衛生福利部(話說改名字真是一點用都沒有...)高層看到醫生您的文章嗎......
  • 這是一個連5篇掛名論文被國際期刊除名,都可以裝死的長官社會啊
    就算全台灣多少人都知道論文該怎麼寫、怎麼投稿、怎麼可能掛名推說不知?
    睜眼說X話的又豈止一位?

    連數據都提出來反駁的偉大健保推手/仇醫代表"楊志良"公
    又更是翹楚了
    文章請見:http://m.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forum/20140711/431573

    真正一線人員的痛苦跟反應,早已不缺我這一個小小螺絲的聲音
    但是,我還是努力用一般民眾能懂的方法來講給你們聽

    因為還是很多人不懂
    希望能互相影響、讓這即將崩毀的慘況分析給更多人知道

    Lisa Liu 於 2014/07/12 06:02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minLa
  • 哈哈哈 我知道是本人啦 :D
    我是說我會轉述給我朋友的話...哈哈誤會誤會(羞)
    我知道回文都是小劉醫生親自回復的喔(超感動der!!)
  • 喔喔是我誤會了
    感謝

    Lisa Liu 於 2014/07/17 15:59 回覆

  • 狂嘉
  • 辛苦了~~
  • 不會
    謝閱讀

    Lisa Liu 於 2014/07/17 16:00 回覆

  • ky
  • 怎麼辦,我完全覺得這病人活該啊,一開始的要求就是找死吧。又是那種不管什麼領域說出來都很討厭的嘴臉「現在年輕醫師哪有甚麼值班過勞問題?」「我以前也是這樣苦過來的」...。

    急救這種腦子爛掉的蠢病人時還得擔心「會不會虧錢」「救不活會不會被告」這些事情的醫生們,辛苦了(致敬)QAQ
  • 屙...聽不懂或是有自己看法都沒關係
    不要丟雞蛋啦、抬棺、灑冥紙之類的

    有話好好說、有申訴管道好好講、有需要誠意好好表達

    醫師們就很感激了

    Lisa Liu 於 2014/07/17 16:03 回覆

  • 寧兒
  • 最喜歡醫師您的文字了!!!我也是個醫學生,不過...是中醫的XP
    每次困惑於國內的環境和被課業追殺得精疲力盡,就會來汲取您的養分,文章中總透著溫暖的光
    這次,又得到了一個發人生醒的故事,謝謝醫生~~~
  • 屙...被操得很累的我們其實大多時候是像黑洞一樣滿腹苦水跟暗黑能量的
    感謝妳還能看出那些微的希望之光XD

    Lisa Liu 於 2014/07/17 15:55 回覆

  • 寧兒
  • 阿.....對不起打太快了......發人"深省" :))
  • Jose Huang
  • 外科系統是不是該思考脫離健保,全自費,然後恢復以前的保證金制度?
  • "沒有醫德唷"XD

    能被健保提高給付跟讓民眾重視外科的艱辛 如此而已

    [轉] 該做的,應該是鬆綁整個台灣的醫療法令,並逐漸引進市場機制,檢討健保永續危機,讓台灣醫療真正有國際競爭力。
    而不是一邊讓九成九以上的醫護人員水深火熱,然後規劃一塊地,去自由引進各國的人力,重新玩個權貴的烏托邦。
    出處 https://www.facebook.com/liu.chungui.1/posts/1457789481144201

    Lisa Liu 於 2014/07/23 12:19 回覆

  • yauwt
  • 小弟是ENT的,之前在當R時也是看過許多這類的病患
    從一開始的感到不可思議、憤怒病患的無知與無理(因為自己當時半瓶水)
    (諸如「我挨餓受凍憋尿憋屎這麼辛苦你居然開完還給我喝酒機車咧」的感覺)

    到之後漸漸能理解、雖然不能認同但也尊重
    對那種聽起來就是會被騙錢的,會提醒他們do no harm

    畢竟也是遇過治療到後來因為副作用而expired的case
    後來就比較消極,不會很push病人接受標準的治療

    辛苦您了。
  • 當然
    這張篇的細節不足以涵蓋所有口腔癌治療的奧妙

    尤其針對所謂癌症的治療更是如此(我自己本身是乳房外科)

    感謝您的專業分析
    謝謝閱讀

    Lisa Liu 於 2014/07/20 03:49 回覆

  • 元
  • 我是個女高中生,對醫學很感興趣,特別是外科,不知道您身為一位女外科醫生,對於女生從事外科有什麼看法?
  • 答覆
    短版:天堂有路
    長版:請看完我的網誌

    Ps.暑期心得報告要用的嗎?XD

    Lisa Liu 於 2014/07/21 00:06 回覆

  • 一個內科護理師
  • 我們家都是stroke case,有時候照顧到後來亦是心寒。
    如同小劉醫師說「早知如此。感慨萬分。」
    反覆中風的不說,提醒衛教八百遍,不控制三高的就是不控制,一次癱的比一次嚴重,最後癱到大概只剩呼吸,何苦呢?
    令人心寒的就讓它慢慢從眼角消失的!
    因為還是有絕大部分聽進逆耳忠言的病人們,最終活蹦亂跳地回到他們的生活中!
    共勉之:D
  • 真的
    感謝妳們的努力
    真正辛苦 敬禮

    Lisa Liu 於 2014/07/21 00:08 回覆

  • 守夜人
  • 感謝醫生分享 ><
    之前朋友轉載您的《唯有杜康》然後就喜歡上您的部落格了,美格固定的時間就會上來瀏覽,沒有新文章就會把就得再重新看一遍
    特別喜歡《生命的舞動》、《唯有杜康》和這篇《呼吸》:)) 故事描寫生動也暴露出很多台灣醫療社會的問題
    醫生加油 保重自己的身體
  • 都是重口味的虐文XD

    感謝閱讀
    會繼續努力

    Lisa Liu 於 2014/07/23 11:44 回覆

  • Lan
  • Hello! Just a question, what does DRG stands for?
  • Hello
    DRGs is short for Diagnosis Related Group
    "DRGs are classification systems that group patients according to the consumption of recources required for their treatment and their clinical characteristits.
    Originally, DRGs were developed for inpatiens, but they have evolved and now they are also used for ambulatory and long term care. Physicians are in charge of classifying patients, assigning a DRG to ease admission."

    In Taiwan, the government didn't study the DRGs too much and enforced our doctors to accept it. For example, the payment of newborn in USA differed according to the birth weight and condition of illness. However, the Taiwan government pay the same cost to GYN doctors in spite of the patients difference.

    It turns to encourage doctors to "choose" easy cases.

    If you are interested in this topic, following discussions (in Chinese) maybe helpful.

    健保DRG : 一個照顧愈高難度患者愈可能賠錢的荒謬制度
    http://greenhornfinancefootnote.blogspot.tw/2014/06/drg.html

    論病例計酬DRG & 總額預算制
    http://blog.xuite.net/lee_selena/blog/10718470

    Anyway, thanks for asking.

    Lisa Liu 於 2014/07/31 13:07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