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6815  

 

  

 

    一轉身誰能把感慨拋在腦後
 在事過境遷以後
 這段情就算曾經 刻骨且銘心過
 過去了 又改變什麼
 地球它又公轉幾週了

                                              <蔡健雅-陌生人>

 


 

 

緹娜她已經是主治醫師

趕去醫院的路上雙手握著方向盤等紅燈,突然!瞬間一個人影掠奪了她的視線

 

阿帕他並肩著跟著另一個女人快步走過斑馬線

額頭髮線後移了肚子有一點出來,走路的步伐姿態依舊;緹娜整個眼神跟著他游移走完了整段斑馬線,直到阿帕消失在騎樓柱子後。

 

緹娜許久後才抬眼看到自己倒映在後照鏡的雙眼,然後…笑了出來。

 

剛才沒有油門一加速把那男的撞死,自己真不簡單XD

「長大了、長大了,哎呀呀…」

她在自己心中說了說,然後紅燈轉綠,拉下排檔,她向前駛去。

 


 

不知道是不是其他女性醫師在求學階段、甚至是後來的intern時代,都會有像緹娜這樣的問題:不是被書本壓的沒啥心情去聯誼、要不就被工作追的沒體力去多認識或是曖昧,然後時間就這樣拖著、拖著,直到被周圍同事紅色炸彈攻擊、甚至是臉書朋友的動態都變成小嬰兒的臉、讓她根本認不出誰是誰,緹娜這才驚覺,她就快要在感情的這張考卷上交白卷了!

 

一向很會考試的緹娜不能相信,自己也有交白卷的一天!

 

她向她的死黨們詢問…

之之遇到的三秒膠學長,已經是公認的笑柄了。

小莎,永遠無敵的女王小莎,集美貌跟招惹蒼蠅功力於一身的班花,提供的意見又不是每個人都能實踐,一個合理的科學實驗必須要具有可重複性偏偏她的意見完全不具可重複性就是最容易被大家打槍的那種

 

緹娜哀怨的繼續在偌大醫學中心裡過著遊魂般值班才出門值完一人拖著疲憊回宿舍倒頭就睡到中午再跳起衝去參加午間會議順路經過病例室去把延遲完成會扣錢的病例補完無限循環的生活

 

那時的小確幸就是能經過灰暗地下街時麵包店買到剛出爐的麵包跟擠排隊搶星巴克買一送一買了以後煩惱多一杯要找誰分

 

如果是小莎,早就安穩坐在員工用餐區裡的后座上,由旁邊的男丁(分一三五、二四及周末不同)恭敬的端上星冰樂了,要啥口味都能奉上,就連半糖低卡去冰都能生出來,還甚麼排隊?

 


 

當時進入科內就已經有祕書警告緹娜:「阿帕這個學長很花唷!妳要小心!」

 

她很好奇,也相信自己一貫的冷處理,不會有啥機會出現。

然後呢?人就是千萬別鐵齒,緹娜在一次雙手抓著兩杯星冰樂跟胸前捧著厚厚病例、搖搖欲墜時,阿帕順手幫忙攔住病例堆,對她露出了一個該死的微笑。

 

就是那該死的微笑讓她整個掉到無底洞裡

首先是發現科內甚至開刀房內的活動阿帕學長都跟她同組再來是互相借用一些參考書籍互相詢問一些資料一起走著地下街一起吃飯一起去病歷室一起一起一起

 

灰暗的地下街都變成了巴黎香榭大道

 

很久不見的之之欲言又止的問了緹娜:「最近…妳還好嗎?」

緹娜從身邊圍繞的粉紅玫瑰花海中探頭,露出半催眠的眼神,微笑著說:「很好很好,妳不會懂得啦!」

 

剛離開男眷圍繞的女王小莎,意味深長地看了緹娜一眼:「…好吧!如果哪天想找我們談談,妳就再說吧!」

 

當時的緹娜沒聽懂,甚至一心認為這些要不老姑獨處一生、要不處處留情的朋友們,「不會懂得啦!」

 


 

有時寂寞太沉重 身邊彷彿只是觀眾 妳的感受沒有人懂
難得誰自告奮勇 體貼讓人格外感動 愛上他前後用不到一分鐘

                                                                                                              <蔡健雅-陌生人>

 


 

 

阿帕一開始就以結婚為前提,做交往起手式。

這讓緹娜又驚又喜,畢竟年齡跟社會上的期待也到了這個關卡。

 

就像玩著RPG總不能一直在走路吧!總是要解任務阿。

 

阿帕也常常在開刀房內「這太辛苦了,學妹妳休息,我來就好」;或是「某某老醫師交代的事情,太困難,學妹我幫你忙」,科內慢慢知道兩人曖昧的消息,也會似有若如的調侃一下。這些都讓緹娜感覺心頭甜甜的。

 

然後緹娜就開始過著一個人兼兩份工作的生活

怎麼說呢

阿帕非常大男人

他舉凡下班後的工作部分都會帶給緹娜要她幫忙一開始還是用「妳用電腦打字比我快」這理由,凹了一些表格的整理,緹娜也樂在其中;或是「上班時我有幫妳做了很多部分,下班就換妳,互相嘛」這種藉口,到後來連阿帕要上台開會報告用的幻燈片,都變成緹娜在負責。

 

緹娜到這時都還不自覺。

她除了自己分內的報告要做,資料要趕,還得因為幫阿帕整理的幻燈片不合他的意,明明是自己值班時間卻不得休息,得要幫他重新改過。整個作息、生活圈都開始改變了。

 

慢慢的自己把自己深陷在無底洞而不想掙扎。

 


 

他們開始爭吵

阿帕開始吃喝都叫緹娜出錢。

阿帕劈腿被抓包。

而且在交往了一年後,阿帕完全閉口不談所謂結婚的事情。

 

吵架的畫面就跟所有愛情MTV裡面一樣摔門摔車門摔電話回想起來都覺得蒙太奇手法剪接了之後配上歌曲就跟電視裡看到的沒兩樣

但是身處在爭吵當下的時空那種對內心的撕裂跟扯痛對自我的質疑跟否定,卻都是真真切切疼痛萬分的,讓人相信根本就無法度過下一秒。

 

緹娜還必須吵完之後,把眼淚吞回去,把口罩戴上,繼續回去值班面對病人。

 

病人阿婆背後的褥瘡已經深爛見骨,緹娜被迫專心的處理爛肉跟流膿,那專注遺忘了身後痛苦的幾分鐘,是她難得的平靜時刻。

 

眼眶依舊泛紅的女醫師,挖著病人的爛肉,來獲得心靈的寧靜。

 


 

爭吵後的復合,其實依舊是充滿裂痕的。

原因是阿帕劈腿又被抓到。

之之、小莎跟緹娜聚餐時,非常驚訝且非常佩服地聽著緹娜所講的抓包過程。

 

緹娜說:「首先是這樣的,醫院院內有非常多公用電腦妳知道嘛!網路對外都是封鎖的,只有幾台特定可以連外。」

 

之之:「有、有,我記得S2護理站裡面最裡頭討論室,那台公用電腦可以連外。」

 

緹娜:「對,有時在那間討論室開會,我都索性不帶USB,直接連網路信箱就可以抓檔案了。」

她喝了口茶,繼續:「然後呢,妳也知道宿舍裡的網路跟醫院是相連的,可以用遠端遙控從宿舍裡操作醫院公用電腦,有時懶得去醫院查病人的報告,就可以從宿舍裡遠端遙控到那台S2電腦看到S2的畫面」

 

之之:「…真的假的?妳怎麼知道?」

 

緹娜:「有一次我看電腦課人員從遠端遙控來修S2電腦,之後他們教我的」

 

小莎:「齁~這麼好招,妳怎麼沒講?害我半夜還要去護理站找公用電腦去查東西」

 

緹娜笑:「拜託,要是太多人都知道這招,同時遙控S2電腦,就會亂成一團阿」

她又正色:「反正呢,就是那次阿帕說在S2值班,我想說最近有點冷戰,好歹給他個驚喜,在S2電腦上留個筆記本當加油鼓勵他值班的留言,結果就看到了...」

 

之之:「哈哈,你們還會這樣浪漫唷!」

 

緹娜嘆:「遇到對的人,軟爛到躺在床上刷牙不起身,對方都覺得浪漫;遇到錯的人,妳努力試圖買了一萬朵玫瑰都會被當成屁。」

 

原來,就當緹娜從宿舍登入了S2電腦畫面時,發現已經有人在使用該台電腦。本來她沒打算注意,正要登出時,發現到該電腦上正是阿帕的臉書帳號!而且,阿帕居然在跟另一個女生傳訊息:

 

 

01   

緹娜腦袋一片轟然!

甚麼時候分的手?

小三也是院內的人?

雖然不知道「熱河」是甚麼?

但已經氣到差點沒把宿舍炸了然後殺去S2護理站!

她焦慮又痛心,後面更多露骨不堪的對話,她強忍著心痛邊看邊打電話給阿帕:

「阿帕,你在值班對嗎?」

 

阿帕冷道:「幹嘛!我值班很忙」

 

螢幕上畫面

 

02   

 

緹娜深呼吸:「對不起吵到你了,我問一下你今天值班區域是S2對嗎?」

阿帕:「對,幹嘛?」

緹娜:「我有幫你跟護士們訂雞排當宵夜,等會送過去」

阿帕:「喔」

 

 03   

 

啾你老木!

 

緹娜放下電話,又打了院內分機到S2護理站,裡頭護士跟她很熟,一聽就確認,現在立刻此時,阿帕正坐在電腦前沒錯。

 

緹娜內燃著核融合般的高熱憤怒,等到了阿帕值班結束後,男方還若無其事的邀她吃飯。

阿帕一見面就不悅質問她為何沒把雞排送到?

她笑笑說店家生意太好不接單了。

結帳時,阿帕一如往常要緹娜自己出錢,她聳肩說沒帶,阿帕略為不爽的把自己錢包掏出時,手滑摔落了一地發票跟名片。

 

然後緹娜看到了那張名片。

 

優質汽車精品旅館

熱河別館

 

緹娜強忍著突如其來的厭惡感,拍桌站起後頭也不回的離開。

 

 


 

 

小莎笑到拍桌捧腹、之之整個嘴型O型無法置信!

小莎:「天啊!我雖然早知道阿帕很花,其實剛來這醫院報到時,他還曾經約我吃飯!可是我想說他似乎要認真跟妳交往,我就沒有提了」

之之:「緹娜…妳真的太厲害了!這是我聽過最高科技的抓包方法了」

 

緹娜一臉懊惱,說:「私下是分手了,可是科內大部分還不知道,有次科內開會,我剛報告完,就被台下長官故意的點名要阿帕那王八蛋comment,超嘔的!!」

 

分手之後,阿帕這人名都會被緹娜加上「那王八蛋」。

 

緹娜繼續說:「只能笑笑不回應就算了,最氣的是!接著換阿帕那王八蛋上台報告,他拿的還是當年我幫他做的幻燈片!媽的!早知道每張slide上面都加浮水印阿!」邊說邊槌桌子!

 

小莎笑到滾到桌下!

之之也笑到拭淚,顫抖著問:「問妳問妳,那妳當時看到他們在S2電腦上對話時,妳有做備份嗎?」

 

緹娜給了個意味深長的「嗯哼」。

 


 

同科內工作,分手後還要相見,這尷尬後來在阿帕跟緹娜先後升上主治,轉調其他醫院後解除了。而且其他知道內情的同事們,都會似有若無的隔開他們兩人。

要不正在氣頭上的緹娜可能會失手拿電鋸砍死對方。

 

一直到很久很久以後,緹娜開著車等待紅燈時,看見阿帕走過。

身邊跟的女人已經不是當年那個小三。

緹娜看著那人走過、走過、走出視線。

 

「再見了,陌生人」。

她在心底小小的說了一聲。

 


  

當我瞭解 你只活在記憶裡頭
我不恨你了 甚至感謝這樣不期而遇
當我從你眼中發現我已是 陌生人了 我已是 陌生人了

 


 

PS.歌曲結合我非常喜歡的歌手蔡健雅 兩首歌

PPS. 這個<L-O-V-E>系列 獨立於原來的整個大主軸

        請當作平行時空的小品系列觀賞~~謝謝

 

    


創作者介紹

Lisa Liu 女外科的血淚史

Lisa L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王惟羿
  • 若我是緹娜…送他的雞排我就採幾顆x麻或篦x磨碎了給他加料…
  • 灑瀉藥?
    不過這樣護士們也會吃到XD

    Lisa Liu 於 2014/07/03 15:04 回覆

  • 張小月
  • 好慘喔.....
  • Lisa Liu 於 2014/07/04 00:33 回覆

  • seekmysoul
  • 一口氣看完,無話可說...
    感情總是要頭也不回修一回,只能說備份的好!
  • XD

    Lisa Liu 於 2014/07/04 00:33 回覆

  • 久違的新番:-D
  • 一種輕小說的恬淡之感~ 還滿舒服的哈哈
  • 感謝感謝

    Lisa Liu 於 2014/07/04 00:34 回覆

  • atsuki43
  • 和蔡健雅的歌好搭喔
    她的歌充滿了故事性
    聽她的演唱會真的會邊聽邊掉淚
    然後猛然發現周圍此起彼落的啜泣聲 ^^
  • 真想去聽一次~~

    Lisa Liu 於 2014/07/04 00:35 回覆

  • 悄悄話
  • peichen
  • 兩篇愛情故事都很悲慘,
    看來壞男人到處都有...XD
  • 當然
    醫院裡仗恃著自己身分的惡劣男性 更不會少

    Lisa Liu 於 2014/07/07 02:25 回覆

  • liz7652
  • 灑脫真好

    熟悉的陌生人掰
  • 訪客
  • 最近也因孤單相親中,
    真怕遇上壞男人,
    過濾了近80個名單(當然其中我也被濾掉過),
    謹慎又小心地見了五根手指數,
    被最後一個很快速攻陷。
    慘了!才交往三天!
    便覺不妥,但孤單寂寞的二人,却無法放過彼此。
    掙扎中!錯誤已經造成,不知如何善後中!
    真佩服你的勇氣!
  • 當下都很難解

    只能祝福妳 或許會悲傷 或許會無奈
    但能走出一個不錯的結局

    回頭再來看時
    就會了然於心

    Lisa Liu 於 2016/03/06 22:5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