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8179  

 

  (建議搭配音樂:卡莉怪妞 PONPONPON)

あの交差点で みんながもしスキップをして

要是大家在那十字路口一起小跳步

もしあの街の真ん中で 手をつないで空を見上げたら

若是在那街道的正中央 牽著手仰望星空

もしもあの街のどこかで

若是想在那街道的某處 

チャンスがつかみたいのなら

抓住機會的話

まだ泣くのには早いよね

現在還不能哭

ただ前に進むしかないわいやいや

你只能往前進了咿呀咿呀

 


 

全世界比起權力鬥爭,還要可怕的,就是女人的戰爭。

 

從小念男女混班的我,沒有待過全然女性環境超過一節課,光是高中軍訓課跟男生分開,跟其他女生班合上所謂「生理教育課」順便領衛生棉時,就被全火雞立體環繞音效包圍的環境給嚇出一身冷汗。

 

後來進入醫學系,班上女生少到每個都被當女漢子操,搬黑板、扛顯微鏡(學期初會從學長那傳承來)、上大體課戴著護目鏡拿電鋸,沒有特別意識到自己兩個XX染色體帶來的閉月羞花沉魚落雁手無縛雞之力,直到進入臨床走了外科,更是鍛鍊成了個鐵錚錚的好漢子,連生理痛都是咬牙自己打完止痛針後冒著冷汗繼續進入刀房內拚個血泊戰(見<<疼痛指數>>)。

 

所以當我身陷在女人戰爭時,真的覺得日本搞怪歌手「卡莉怪妞」這首超電波的PON PON PON,實在太貼切了。

 

粉紅色的、多采多姿的、可愛的一切女性化元素組合在一起,卻電波跳針到讓人腦袋發脹。

( ˘•ω•˘ ).Oo

 


 

前一篇<<點絳唇>>有提到,現今臨床上護理看護的工作,大部分都是由女性護理師完成。

當然男性也有,我深深對於這些偉大的男性能堅守岡位忍辱負重,致上十二萬分的敬意。

傻傻的讀者還以為,深陷後宮佳麗三千的少數男性,不是應該爽翻天?

NO~NO~NO~(搖手指)

諸君沒看到,紅樓夢裡的賈寶玉落個甚麼個出家悲慘的下場;珍嬛傳裡的皇帝最後還眾人圍繞下被毒死。

 

是的,我以身為女性的身分,老實招認,世界上只要有超過三個以上的女人存在,就會有至少兩種以上的派系鬥爭出現,而且今天跟昨天都還會不一樣,更別說一間超大醫院裡面數千個女人,分三班、早午晚分別碰頭還交接班。

 

那混亂起來可真是要命。

 

現在我正在病房護理站區裡打著電腦,一邊忍受著右耳不斷傳來絮絮叨叨的高分貝訓話,一邊忍受左邊太陽穴快要爆裂的青筋。

 

花黑盆?

 

原來就是,某護理學姐在「帶學妹」。

 

說起來就像是清宮劇裡那種,某嬤嬤在教導剛入宮的最小婢女那樣。

只是,如果剛好學姊心情不好/排班出問題/跟家人吵架/被長官念過/學會學分不足/風水不順/九星連珠,遇到學妹是個反應慢或講話不得體的,齁~~那就真的很夠看了。

 


 

學姊「阿多」,是已經老經驗的資深學姊,在部門內有很棒的經驗,也是我們醫師尤其值班時常常需要倚賴的,凡是半夜病人即將癲癇前的微小徵兆、昏迷後第一時間的緊急叩氧氣罩跟聯絡醫師,都讓我值班時能更得心應手。

 

光是電話聯絡醫師,五秒鐘內用三句話講完重點,能讓醫師快速進入狀況,就是一等一的功力。

當年一元學弟電話上講了個支支吾吾,還被我唸過一回(見<<爽阿~送>>)。

 

有時病房區內還來不及聯絡第一線的實習醫師,或是護理師看實習醫師處理不來,會直接判斷越級向上二線的總醫師報告,這都是要夠資深的臨床經驗才有那樣的反射跟勇氣,當然在醫療環境內,所有責任都是設計為層層向上負責,事後並不會也不應該對下級過度苛責或追究,能給予足夠的教學機會,才能讓學弟妹們成長。

 

但是這次,新進護理學妹「小那」就搞砸了。

 

小那光是看懂病歷上醫師鬼畫符班的紀錄,就已經花了大半時間,最後在電話上跟醫師報告時,也是漏東漏西

「那個家屬說病人說好像呼吸比較大力」。

結果在值班醫師橫跨兩棟大樓的值班區域好不容易到床邊時,病人已經黑掉、發紺,緊急插管進加護病房才穩定。

 

值班醫師當然是跳腳跟護理長投訴,然後護理長一句「學妹剛報到,還沒training足夠」就把事情交給阿多去處理了。

 


 

為何會有新進學妹還沒training足夠,就急就章上工?

 

「以不教民戰,是謂棄之。」

「不教而殺謂之虐」

 

護理人員的不足,一直是個慘烈的惡性循環。

 

之前講了,臨床經驗的傳承需要時間,這些資深護士除了臨床的工作,護理部門也會開始要求她們做臨床之外的阿里阿雜工作,舉凡「提專案」(類似寫論文)、「做報告」、「進修」,然後是行政工作的文書公文企劃,這些,都要占用這些護理人員們下班跟周末放假的時間。

 

我看過周末護理學會所舉辦的課程,報名人數有限之下一位難求的熱烈情況;然後年屆中年的護理師們帶著自己的小孩在會議室角落從早上課到黃昏的慘況。

甚麼課程看起來好棒棒?別傻了,周末時間給媽媽小孩一起參加的難不成是「巧虎演唱會」?

還不都是學會,要求要在有限時間內累積到多少學分的cliché課程帶著小孩是因為人家為人母周末沒辦法找保母顧只好一邊上課一邊轉頭千萬拜託小孩乖乖別吵

 

超辛酸的

(不過後來我值班,也是只能帶著阿寶一起到醫院,同等無奈)

 

如果不願意額外負擔這些多餘工作的護理師,就很容易被長官刁難、排班就會越排越慘烈,甚至出現所謂「花花班」,今天白班完,接著大夜班,然後隔天小夜班,以每天八小時劃分,扣掉交班換衣移動時間,整個能徹底休息的時間都被剝奪,最後連生理時鐘也跟著垮掉。

 

然後這些有經驗的護理人員,要不經過歷練成為換了位子就換了腦袋的長官;要不就懷著滿腹經驗但是疲倦、受挫、憤怒、愧對家人、放棄夢想,最後黯然離去。

 

然後再補入經驗不足的新血,要職位上還殘留的學姊們來training,要顧的平均病人數目又更多了、又更拖累工作進度,再次的離職潮、抓交替。

 

惡性循環。

 

最後受害的就是病人安全。

 


 

只是感覺這次「阿多」已經有點崩潰邊緣了,她平常的冷靜自持都不見了,不斷跳針的對著「小那」越吼越大聲:

「我這樣講過了對不對怎麼都還不記得呢?藥的首日量跟每日量要這樣算,如果多的藥要退回藥局!」

 

小那細細聲音畏懼的說:「…有,學姊你是說首日量在幾點藥車回來時,要再…再…」

 

阿多:「再check每日量!!我這樣講過了對不對怎麼都還不記得呢?」

Repeat*10000

 

我在一旁聽得整個腦袋都是轟轟然「每日量」「首日量」等等,這些設計極度不人性的名詞,其實不只是小那,剛開始執班時我也是常常搞混。

 

然後小那這時說了句…「學姊你跟阿長講好了,反正我就是這樣程度。」

 

轟~~~

火上加油阿!

 

我在心中默默地替小那流了把眼淚,處理完我手上的事情,在背景音充滿爆炸憤怒的指責聲下,先行離開了。

 


 

隔天,在護理站,還沒看到小那出現,就在我借用護士們的更衣室內廁所時,看到了…

 

一堆護理學姐交頭接耳數落著小那的發言,氣憤有之、爆笑有之,在我一開門當時所有人同時禁聲轉頭,一看是我又:「吼~小劉醫師你幹嘛嚇大家啦!」

我「沒事沒事,廁所借用一下」(這是女醫師的專利)

 

尷尬又想要趕快逃離那充滿八卦跟流言的氣氛。

(我生平第二怕這種惹)

 

這時阿多攔住我:「喂!劉醫師妳也聽到了吧!昨天那個學妹講那甚麼話阿?!你說有沒有很誇張」

(媽呀我生平第一怕這種惹)

 

我還想裝傻,旁邊的其他護理師們一擁而上七嘴八舌把學妹的各種差勁表現講的靈活靈現,紛紛要我評論!

還交頭接耳討論要如何在公費聚餐時把小那排出名單外

我一整個尷尬(又憋尿)只好先衝進廁所再說,唉呦這些女人…

自家陣營還要拉人選邊,我可不跟。

每次遇到這種跟臨床無關已經到了單純只有派系選邊時的女人問題我都會幻化成自己是男人「不聽不看不懂只差沒長出GG了

 

還在馬桶上,門外吵鬧聲不停,突然一陣開門聲,所有人又同一禁聲,然後瞬間安靜!

我正覺得奇怪,出廁所後一看,是小那學妹進來更衣,而旁邊的學姐們居然一哄而散的太明顯了吧!

 

整間更衣室內就剩下我跟小那!

 

我正要向小那打招呼時,卻看到小那紅了眼眶、哭了!

她櫃子裡的護士服居然被撒了碘酒液!(不好清洗)

 

 

這不跟國小還國中才有的霸凌沒兩樣?說穿了,女人到哪個年齡,都還在搞這些事情。

我上前問:「還好嗎?」

小那擤擤鼻涕:「恩,我還有另外一件護士服。」

然後…

我就只能拍拍她的肩,說「現在還不能哭。」

要哭也等快下班再說。

 

我問她:「為什麼想來這邊?」

小那:「薪水比較多」

我苦笑:「如果都沒時間花,薪水再多都沒用」

小那點點頭。

我又問:「之後training完打算如何?」

她說:「我可能不做了,太…太大壓力了,可能會去診所」

 

我給她一個能夠體諒的點頭,先離開更衣室。

 

女人是世界上最懂得為難女人的了。

 


 

 

我曾經看到護理界的學姊們有些人是這樣在「帶學妹」,深深萬幸自己是在男多女少的外科界學習。(只有這時候會慶幸)

其實在醫界內也有很多科普遍女生居多,這樣的情形只有更嚴重。

我眼科的女同事,被她學姊在電話裡罵到哭成孟姜女。

我皮膚科的女同事,被她學姊用各種手段欺負到離職。

 

抖…女人果然最懂得為難女人。

 


 

離開那個悲情更衣室,果然,阿多一個人在護理站跟我對話,都還是冷靜自持貌,等一遇到學妹小那,就又一切走樣。

 

白班人員上班時間要到下午四點,我從約莫兩點開始就聽阿多一直一直「指導」小那,語氣越來越兇,小那的反應越來越遲鈍,直到六點多她們離開後,我才能安靜專心處理我的事情。

 

我醫師的值班時間,是24小時還要過整夜,耳朵在一旁都被轟的脹脹的,唉。

 

結果到了晚上十點,小那跟阿多又出現了!

原來是小那白班的工作沒完成,阿多罵到累了,中場休息,晚上十點再續攤。

我聽到都快吐血了。

( ´`」 ∠)

 

接著晚上她們的對話,又是如何呢?

 

我在一旁打字,被迫聽著…

 

阿多:「現在這個連你都忘了嗎?我這樣講過了對不對怎麼都還不記得呢?」

小那…(看來是放棄回應了)

阿多:「列表機的紙正面要放哪面?難道連這個妳都忘了嗎?我這樣講過了對不對怎麼都還不記得呢?」

小那…

阿多:「紙正面要放哪面?這樣妳紀錄要怎麼列印?我這樣講過了對不對怎麼都還不記得呢?

小那…

阿多:「紙正面要放哪面?是那面嗎?妳確定?確~定~?」

Repeat * 1000000000

 

一個多小時後,我摔鍵盤站起身,走向她們,把紙正確的放入列表機內(其實也只是A4打兩孔紙的兩孔靠左)

然後在她們目瞪口呆下,非常大力地把我數十本病歷搬離護理站。

 

夠了。

 

一方的壓力過大,一方沒有遇到會帶的人,兩方都互相折磨著,沒有真正的對或錯但是真正的壓力來源是整個病態揠苗助長的健保環境,以及無法真正顧及臨床人員壓力的長官。

 

叫這些整天專門開會的護理長們,少開一點會,直接來臨床幫忙看看壓力有多大。

叫這些整天只懂算報表績效的高高在上人們,來體會沒有工會實質保護,加班被視為理所當然,還要造假去刷卡簽退以免加班時數難看,這樣從身心都壓榨還被迫要說謊的生活。

 「究竟誰是妳們之間造成壓力的真正敵人

 

夠了。

 

醫界已經缺護理人員到縮病床關樓層,更應該要改善體制來保留住資深人員,並且吸引新進人員,簡單來講「只要有熱誠,都要好好珍惜人才」。

而大家都是為了家庭專業自尊夢想才努力工作

這麼簡單的道理。

 

因為不這樣做,只是讓臨床的一線護理人員壓力爆表然後互相討厭對方。

像一群互相殘殺後殘破一地的廢棄熊熊垃圾桶彼此誰也看不上誰

 

  「究竟誰是真正敵人

 

電影 「飢餓遊戲」裡權貴分子玩弄人命令平民廝殺搶奪糧食生存只為取樂聚賭

廝殺的群眾

互相鬥爭的護理人員

「究竟誰是真正敵人

當然可以繼續抱怨一句「長官才不理會」而轉頭離去當然可以繼續這樣選擇

 

而也有人選擇的是站出來說出來究竟「誰是真正敵人

 

 


 

果然,小那直接違約金交完,連受訓都放棄,離職了。

然後病房又再次缺人、護理師們照顧床數又超標。

 

然後偶爾聽到哪間病房又搞爛病人、醫師跳腳罵護士。

 

無間,地獄。

 


 

まだ泣くのには早いよね

現在還不能哭

 

ただ前に進むしかないわいやいや

你只能往前進了咿呀咿呀

 


 

謹以此文獻給我曾經並肩作戰、互相砥礪的好姊妹們

祝妳們都幸福

 


2015/5/16補紀

這篇文章默默的已經超過一萬人次點閱,想必有某些點打中讀者

其實關於醫療環境的惡劣,藉由這些故事最終是要鼓勵大家勇敢說出不合理的地方

 

沈默,是對雇主罪惡的縱容

在這最近的對惡劣環境雇主的不起訴新聞中,可以看到一點點的曙光

如果大家團結,就會有力量

 

 

 


 

<<護理師三部曲>>

之一 <<現在還不能哭>>

之二 <<女人何苦為難女人>>

之三<<護理師的眼淚--女性職場修羅場>>


創作者介紹

Lisa Liu 女外科的血淚史

Lisa L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1) 人氣()


留言列表 (31)

發表留言
  • 莊曉雁
  • 在女人多的環境裡真的很難沒有小團體的產生~也不是所有老鳥都會欺負菜鳥的~我曾經帶兩個新進菜鳥做事~結果她們居然聯合起來排擠及惡意重傷我!!當時我還在哺乳~所以一天最少會有兩次以上在擠奶……她們也能跟長官說我擠奶時間太久一定在摸魚~我寧可在錢少事多但是人和的小環境裡工作~也不願委屈自己或是成為小圈圈的一員~唉~女人真的何苦為難女人……
  • 真的
    希望將來媳婦熬成婆時不要再重蹈覆轍

    Lisa Liu 於 2014/05/04 21:20 回覆

  • 予瞳
  • 環境的人和真的會影響是否要待下去的意願,不論哪個行業亦然。
    有時候事情真的是一體兩面,不過我還是不相信Z>B

    但女人的戰爭真的很可怕呀呀呀呀!
  • 這種戰爭 比起真正工作能力的評比
    還多了更多情緒跟不必要的加油添醋

    Lisa Liu 於 2014/05/06 01:28 回覆

  • E.coli
  • 這對曾有過或曾看到上述情形的人都是洋蔥破錶的超寫實文章啊……
    p.s學分真是要人命啊=_=
  • 連旁觀都覺得@#$%!6....

    Lisa Liu 於 2014/05/06 01:33 回覆

  • 悄悄話
  • 張小月
  • 我也是女人....而我也覺得女人很恐怖很不好相處..= =+
  • 其實不是女性
    工作職場刻意用這種夾帶情緒跟耳語方式的管理者
    不限於哪種性別

    而這種通常都是最糟糕的管理

    Lisa Liu 於 2014/05/06 01:35 回覆

  • alwaysfan
  • 很想對下修心理師法(現今的醫療制度已經很糟了,真的還要要讓國人身心健康的品質降低嗎?)的立委說,如果真的有心修法,或想改善醫療環境,請先去修改現今已爛掉的工作制度,我們的醫療環境需要合理的排班、床位和薪資加給、以及醫療暴力的懲戒法案。

    我是學生,也是未來的心理師。我不贊成心理師法下修。
  • 我精神科醫師的同事
    也非常不贊成

    還有很多路要走
    加油

    Lisa Liu 於 2014/05/06 01:36 回覆

  • seekmysoul
  • 很喜歡你雙關的標題,不知道要從那發表我看完的感受;霸凌在不好的制度下會更加凸顯與嚴重(所以很多制度都是惡性循環);女人的難搞千年都不會改變(從國小看到長大)(當然如果要為權為勢為錢,那應該不分男女只差在手法不同);提醒自己在有他人在場的挫折時刻,不要再像以前一樣哭!
  • 擦乾淚水
    其實還有比起熬成婆的小媳婦過程
    更好的選擇

    然後勇敢說出不合理的地方 然後團結 一起改善

    Lisa Liu 於 2014/05/06 01:37 回覆

  • atsuki43
  • 女人何苦為難女人,在職場十幾年,常看到女上司特別愛刁難女下屬,對於男下屬卻又是另一種態度,尤其是學校這個陰盛陽衰的環境,更是屢見不鮮!
    幸好同事間都是互挺的,對於沒經驗的實習或代課老師只要是願意請教的,大家都是傾囊相授,就怕一顆年輕熱情的心太快折損,畢竟現在教育環境已經不如以前友善了,相信醫療現場也是吧!!
  • 不再友善
    充滿對立跟惡意

    沒有想過
    病人來醫院內求診 在意的是這些醫護間的鬥爭
    還是醫護團結的良好照顧?

    而這些都是有人刻意去挑起紛爭

    Lisa Liu 於 2014/05/06 01:42 回覆

  • summer
  • 我也是個護理人員,曾經我也就像那個小那一樣,被學姐每天謾罵,最後我也認為我可能不適合……我選擇走了!後來才知道其實學姐壓力也很大,現在的醫療體制真的很差,往後護理人員真的會越來越少的………
  • 是阿
    (嘆)

    Lisa Liu 於 2014/05/06 01:46 回覆

  • 護理妹
  • 我的妹妹是讀護理的
    據他們的狀況會被罵慘的真的都是表現不到標準
    從版主的文章我也覺得小那_____
    不過這不影響女人愛搞小團體這件事ㄏㄏ
  • 不到標準有補強的教學帶法
    不需要用情緒跟耳語排擠這種

    不過帶的一方壓力破表時 根本不可能強求這些

    Lisa Liu 於 2014/05/06 01:47 回覆

  • 王惟羿
  • 如果那個垂垂的學弟是學妹的話…大概直接被剝皮加凌遲了……

    好奇他的綽號是不是取自「XX陲陲」的意思XD台語發音。
    (出現在本文的那位仁兄,五大奇人之一)

    老的換位子換腦袋待退,中的望不到老得下來新的上來,新的不教不會太鬆忘記太嚴離職,每個行業都遇到這種斷層啊。

    祝 小劉醫生及醫界諸位同仁:病人都好轉,研究都成功,技術快突破,制度快改好,讓台灣的醫療麵保,創造醫病雙贏局面!

    -------------------------
    重看了"爽啊~送"思考了一下,造成送紅包局面除了傳統觀念,扭曲畸形異形突變的健保制度也該負八成責!
    如果不是一堆不用負臨床責任的審查遭告亂刪一氣,把"刪掉"稱作"省下來"的,讓醫生陷入多作多賠,少做照賠,不做更賠的局面,形成防衛醫療只求自己不遭殃,我相信醫生會站在病人立場著想。

    Dr杜的文章寫得,不知道現實是否真的這麼慘獵獲式更加慘烈?
  • 之前有網友發現
    沒錯 "一元"就是台語XD

    健保局的規定
    總金額就是要核刪掉1.8%的比例(新聞http://anntw.com/articles/20140501-6p2n)
    他們會要求審查醫師 要達到這樣的業績

    你說人的病能夠用百分比去規定"不能嚴重超出這個框框唷"嗎?

    這會讓醫師無法站在病人角度
    單純只剩下"站在自己角度"

    這能怪誰呢?"人性如此"

    Lisa Liu 於 2014/05/06 01:56 回覆

  • 艾魯
  • 狂補新人充帳面數字的情況不只醫療界,警消、軍人也一樣...

    我做四年走的時候組上該部門學長學弟落差超過八年(嘆
    其他組沒這麼誇張就是了。

    連軍官都沒扯到這種地步,而且小弟待的是第一線作戰單位...

    也因此對醫療界X大(搞不清楚幾大了)皆空非常有感...(默
  • 太慘了

    希望經驗能在更穩定的情況下傳承
    而不是明知問題所在 屢屢等著出事才勉強面對個一秒

    Lisa Liu 於 2014/05/08 22:13 回覆

  • 小李飛刀
  • 可是身在男性多的職場上, 也會有性別歧視的問題哩
    我們就是男生居多的行業
    菜鳥女生常常會在男主管心中被自動降一級
    升遷也比較慢
    要付出很多倍努力才能換得跟男生一樣的待遇
    所以我都告訴自己
    有朝一日能讓我當上主管的話 (當然不知啥時啦)
    我一定要對女下屬好一點....
  • 其實
    我以女身在外科界
    又怎麼不會不知道這種被"特別對待"的事情呢?

    大家加油吧

    Lisa Liu 於 2014/05/08 22:11 回覆

  • 悲哀
  • 單位派系多達5個…每天都在拉攏電來電去…
  • (攤手)
    真的超悲哀

    Lisa Liu 於 2014/05/09 18:52 回覆

  • 重感冒
  • 小劉醫生:

    星期日⋯母親節快樂*・゜゚・*:.。..。.:*・'(*゚▽゚*)'・*:.。. .。.:*・゜゚・*
  • 謝謝XD
    當天我值班就是了(嘆)
    習慣了...

    Lisa Liu 於 2014/05/09 18:55 回覆

  • 艾魯
  • 更慘烈的是因為導入風險管理被濫用,加上新聞治國,讓上層決策容易出於自保。

    也因此現在幾乎已經沒有以前那種神手在第一線了(值班監督職還剩幾位,僅存的幾位...),而且這個問題並不會因為換更好的裝備就有解。

    因為安全限制不斷提高,新手能成長的幅度也被壓縮...(線上師父的能力也是個問題)

    一個新人可能練超過一年都不太能用,反正體測能過就受訓升官優先(死

    再說下去就要發不自殺聲明了,就此打住比較好。XD

    不止警察,軍人也應該成立工會。
    畢竟是先生為人,才有身為各種行業的人的可能。

    衷心期盼各種制度整體改革的那天到來。還在各個崩壞第一線苦撐的各位辛苦了。
  • (苦笑)

    最近身受這種身處一線但是各種剝削之苦

    也罷

    各種權衡下
    能撐多久就多久

    大家保重自己健康最重要

    Lisa Liu 於 2014/05/09 23:23 回覆

  • 紫色泡泡
  • 我是一位在社福界裡服務的小社工,看到您寫的東西後心有戚戚,也感嘆社福界也是如此,畸形的制度、只看數據報表卻無法體諒一線人員的主管,還有您文中說的派系與利益鬥爭等等....

    不解,為什麼在助人體系底下也一樣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呢?

    謝謝辛苦的醫護人員,希望未來有一天,我們的工作體制都能變得更完善,我們也都能變得更堅強,加油
  • 同樣的問題
    為什麼在醫療身體疾病的體系下
    各種虐待自己健康的壓力仍舊發生呢?

    希望能找出答案

    謝謝鼓勵

    Lisa Liu 於 2014/05/13 23:43 回覆

  • Jia Qing Lee
  • 太靠背的貼切了!!!活生生血淋淋阿~~~~~~~~~~~~~
  • 苦笑
    過來人的噩夢

    Lisa Liu 於 2014/05/16 13:08 回覆

  • 小夏
  • 謝謝妳把這個故事寫出來
    幾年前我跟小那一樣 白班做到十點還沒走 直接在護理站大哭 > <
    離開後現在很好 謝謝妳的好文筆讓大家有機會知道臨床新人遇到的問題
  • 成長所會帶來的智慧
    讓我們回顧這一切真有其必要?

    如果答案是否定的
    那就盡現在克服過了的一己之力
    去改變

    不要再讓新人哭
    不要再讓舊人走

    Lisa Liu 於 2014/05/16 13:09 回覆

  • serena
  • 我是醫檢師,我們的環境相對起來好多了,雖然一樣被評鑑品管給壓得喘不過氣,不過至少從我實習到現在,學姊們都非常nice!(雖然還是會有例外,因為女人的小團體,真的太厲害了,在出社會這麼多年後,我最近也遇到這樣的事,因為不管你再努力,有多認真,還是可以被說得一文不值,我們只能努力地做好自己的事,剩下的也只能乞求謠言止於智者。)
  • 乞求...
    真的好卑微

    加油吧

    Lisa Liu 於 2014/05/16 13:14 回覆

  • 訪客
  • 小劉醫生我很喜歡你得文筆!字字打中人心!!!!!!!!!!!!但是可不可以調一下字的顏色或底色!!!!!!!拜託謝謝~我看得好吃力~~~~~~~人老了!!!!!!此外!快出書吧
  • 出書後會有護眼版本XD

    版面設定我再研究看看
    我也老了
    套用格式什麼的好難

    不過還是感謝閱讀

    Lisa Liu 於 2014/05/16 16:20 回覆

  • 藍
  • 感謝小劉醫生的分享,文章看到一半時真的忍不住哭出來了,因為那就像是我當初所遇到的翻版,完全可以感同身受阿...那段期間醫回到宿舍都在崩潰大哭,早上硬撐在去面對...雖然到最後還是離開了,但感謝醫生將這問題寫出來讓大家了解。
  • 拍拍
    真的不要再讓這惡性循環重複了

    Lisa Liu 於 2014/05/26 10:43 回覆

  • 狗狗
  • 真是個活生生血淋淋的真實案件 實習這麼多次即將成為單位新人學妹的我 心中還是充滿疑惑 為什麼那些情緒控制不好的學姊 都會忘記自己當初剛來時的模樣呢 難道人家教她一遍就會了嗎? 還是她覺得她當初就是被罵過來的 所以現在也要這樣對學妹? 這不就少了護理人最重要的同理心了嗎? 而且輿論真的會殺死一個人 真的能避就避 不然就成了共犯 學姊帶的好不好真的是學妹去留的關鍵 沒想到醫師妳能如此同理且站在學妹的立場想 真的好感動!!!! 感謝小劉醫師!!!
  • 其實學姊也有學姊的壓力
    學妹也是

    在健保不愛惜專業培訓的壓榨下
    大家都辛苦了

    Lisa Liu 於 2014/05/26 10:44 回覆

  • 老RD
  • 所以每次我講課時,只要一提到"黑暗護理界"詭異的情形,台下護理轉來唸營養的學生,就都會一副心有戚戚焉的樣子...唉。
  • 唉+1

    Lisa Liu 於 2014/06/07 21:33 回覆

  • jokelife
  • 醫生...
    真的...學姐們很辛苦
    可是真的被罵,反應會更遲鈍,腦筋會越空白
    撐不過去,會被說是爛草莓
    留下來,每天面對這些事情
    只有女人最會為難女人!
  • 其實壓力大的工作環境下
    不論性別
    權高者若用壓制式方式帶底下的人
    再好的草莓都會變爛草莓

    唉唉

    Lisa Liu 於 2014/06/07 21:34 回覆

  • 庭亘
  • 看完還滿難過的。
    在旁看見一切的醫師也不能做什麼
    只能重重拿著病歷離開
    我想小那當時渴望有一人為她出聲

    當然,客觀上更希望小那能為自己說話
    正面回球
    但真的很難,應該是無力到不想回話了
    只想撐過跟學姊相處的每一秒鐘
    這已經是她所能做的一切

    唉呦 只有女人會為難女人
    也只有女人能體諒女人
  • 的確
    其實醫護是要團結
    才能真正發聲出來為不合理的醫療環境跟法令作抗爭跟努力

    當然啦...病房裡的人都知道
    得罪資深護士是千千萬萬要不得XD

    Lisa Liu 於 2014/07/01 00:03 回覆

  • 雪芮
  • 版主所言真的是病房再常態不過的事。

    記得我在之前的單位,每天被某學姊罵「白痴、笨蛋、滾開、我不想看到你」,一腳踹飛、摔Chart也都只是家常便飯,交班時還會口出「你交的我都不想聽,直接講點滴留多少就好」等等之類云云,搶假搶班或是私自動別人班表甚至已是自然不過的事。

    在當時若非一開始帶我的阿長和學姊非常照顧我,應該也會跟上述學妹一樣直接請辭。但很可惜的是過不了多久學姐和阿長也相繼離去,只好合約到期時求去了。

    而且我必須老實說,有些學姐不是針對你個人,而是針對「帶你的學姊」。

    之前的阿長甚至說我很聰明、非常適合護理,反應快也學很快。

    這讓人忍不住猜想,是否因帶我的學姊對護理異常認真而招惹一些人,因此連帶我也被盯上了。

  • 這些內耗要到何時呢?
    挑剔已經不是工作相關的挑剔
    到最後根本就是...


    Lisa Liu 於 2014/07/01 00:04 回覆

  • 小文
  • 我看到中後段突然想起我的實習老師.....(含淚遠目
    我都不知道我怎麼過完一個月的QQ
  • darklulu
  • 想到我公公在加護病房時,看到護理師什麼都要會。
    在我陪同推著公公去照CT的時候,
    跟萬能護理師聊起天,
    在我萬分感謝讚嘆跟她說:『我真的覺得護理師是萬能超人!』
    護理師默默地跟我說:『做了這個,就沒家庭。要有家庭,就不能做這個。』

    是拿了家庭時間交換才能成為超人的呀......
    心裡的某處,出現了漣漪......

    真的非常非常感謝眾護理師及醫生的付出!!
  • 小暴
  • 看到這,就忍不住回想到自己當初在病房那短短三個月,
    菜鳥一定是上白班的,一定七點多就去單位量血壓備物
    七點多去量血壓,碰到血壓70多/40多,已經很無言了,對面床的spo2:50%,緊急跟學姐說,之後全院999,那算大夜班學姐的就算了,交班,team都還沒交完,np就來說剛血壓低的要跑敗血症流程,送icu,大夜當沒聽到,算我白班的。
    又有一次量到血壓6-70/4-50,去跟大夜學姐說,結果回答確是:那又怎樣?我:妳要不要跟值班醫師說一下。回答是:那你下次就不要那麼早量啊!
    又有一次,因為不小心槓錯大夜血壓,她跟我說,妳把我的槓掉,要我寫哪裡,妳把病人從一入院到現在的血壓重寫,原本是要讓妳也重劃的,但另一個大夜學姐說不用吧,所以妳從寫就好(我心理的os是:妳寫個“補”再把被槓掉的血壓寫上去不就好了),
    這兩個搭班的剛好就是我碰到血氧50跟血壓低,叫我晚點量的兩位。
    東西用丟的就算了,當妳隱形人講話用酸的,說實話,我從不後悔沒走臨床,雖然我覺得很遺憾,因為我其實滿想去臨床走走的,但我學乖了!火星比較安全。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