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8905  

If I lose, then it was worth fighting for

如果輸了,那就是更值得去奮鬥

If I win, I only live to fight again

如果贏了,我會再奮鬥一次

 


 

標題是向京極夏彥大師的姑獲鳥之夏致敬沒錯

地方名門婦產科醫院久遠寺家族女兒竟然懷胎20個月始終無法生產,更詭異的是,她的丈夫在一年半前居然在宛如密室的房間里,如煙一般地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這是書介的介紹炙熱悶濕的夏日偶然到訪的偵探及朋友家族世代勾結的秘密及不可告人的悲劇展開了當年我大學時的偵探小說沉迷之旅

 

看完令人寒毛聳立的姑獲鳥之夏」,我當時一人躲藏在半夜空曠的會議廳內(有鋼琴可以練玩),背後的愈大黑暗壓制著我又是恐懼又是腿軟又是驚愕:「人心竟然可為己而活,到罔顧眼前所發生悲劇、視若無睹」的慘絕人寰地獄。

 

然而不出幾年,我開始工作了,在那一年春天,才知道真正的地獄一直都在身邊。

 


 

當年,很早以前,開刀房內有一種職位,叫做「開刀房助理」。

這些現在都有完整法規化了,需護理執照、學分修滿、上課etc.

但在「當年」,很早以前,這些被稱作開刀房大哥的(多為男性)助理,簡稱外助,在外科住院醫師不足的醫院內是開刀房重要的主力。

 

一台開腹的刀,除了主刀的主治醫師兩隻手外,還需要有人站對面助手位,幫忙撥開肚皮、推開腸子、擦乾擋住視線的血、臨機應變配合主刀醫師做各種反應。

 

早期還是菜鳥intern時,站著助手位會不清楚主刀醫師動作到哪個步驟了?這個奇怪的手勢是幹嘛?為何現在要更換手術器械?剛剛那條線縫合得好好的幹嘛要換?

然後自己手的姿勢固定越久越痠,也愈常被煩躁的主治糾正:「不要動!」、「手拉好!」、「出力啊!」

接著腿痠、腳底麻、時間越來越久、脖子越來越僵,連嘴裡嚼的提神口香糖都開始融化了…

 

是的,經過實測,除了airwaves之外,有七成的他牌口香糖在嘴裡放置超過六小時會融化。

當然大家沒事不會自虐去做這實驗(欸)

這純粹是開刀很容易久站的時間就爆表、爆表、再爆表啊!

 

只要思考沒有跟上主刀者這種體力耐力意志力的痛苦考驗,真的很可怕!

 

然而小小魯蛇,誤入外科叢林的菜菜小白兔,要怎麼入門學習這些主刀大師們手術的箇中深意?

看看其他住院醫師學長,每個都蚩尤再世,久累過操沒睡飽,一問了蠢問題就會噴火殺人,身為一個小小魯蛇,只好找相較普遍比較慈眉善目的外助們問些基本問題,在我那一年的同屆同學們,幾乎都是這些外助帶入門的。

 

感恩(鞠躬)。

 


 

一次才剛剛R1的小小魯蛇在下,值班時在心臟外科刀房裡,開著所謂包心菜CABG(心臟血管繞道手術),一踏進刀房就被開膛了的心臟驚訝到:「挖賽!超醫龍的(握拳)」

問題是連「醫龍」的那個龍字都還沒說出口,我立刻就被分配到病人大腿處的消毒區域,幹嘛?

 

主治說:「幫忙摘腿的靜脈」。

 

Σ(;゚д゚)

 

主治又說:「快點!我接著要用!」。

 

甚麼?!我我我!

這是叫我去摘樹上的水果那樣簡單,摘靜脈一摘就有?

我低頭看著整隻消毒過沾滿碘酒的人腿,依著腦中課本上跟影片有看過的介紹,顫抖著雙手慢慢畫下刀要努力勾出大隱靜脈…

 

(*д*)!!

等等我這做的對不對誰誰誰來救救救我!

這時主治發現我遲緩的動作,離開胸腔浴血區,正要到大腿區做教學,突然胸腔處的刷手護士大喊:「醫師你回來!這裡還在流血!」

轉眼主治又回頭了,嘴上依舊持續著:「快點靜脈!我要用!」

 

突然眼角翩然而至一個身影,原來是其中一位醫助大哥到來,他在流利又冷靜的動作下輔助完主治處理胸口,立刻又回頭看到我的取靜脈部分,對其中幾個眉眉角角提醒了一下,讓我更能確定自己的動作無誤,像吃了安心丸一樣。

 

回過神時發現,居然已經是半夜時間,我值班沒話說,怎麼連醫助大哥應該下班了還會出現?

原來他們還有另外加班的時間要出勤,真的很辛苦。

 


 

每個外助都有各自的故事,最相同的就是他們都有超級豐富的經驗,幾近30年的開刀經驗,幾乎每個醫師每個手法閉上眼睛都分辨得出來。

而早在那麼早開始的醫療年代,醫助這個行業並沒有正式的規範,在大醫院內需要有主治醫師為主刀的情況之下,醫助為輔;但是在很多人力缺乏的地方,甚至有一些醫助是開刀房內的主刀者。

這在現在是禁止的了,這已經有明確法規規定無庸置疑,但是接下來要講的不是爭辯這個法規部分。

 

而是就在我慢慢開始跟上外科開刀的節奏之後,親眼目睹這些外助最後的結局。

 


 

醫院開始有因應衛生署的規範,要求醫助要正式規範為須有正式護理執照。

護理執照要怎麼拿?要跟高中畢業的小妹妹們一起入學考,上完幾年課之後再國考拿執照。

 

這些20幾年前就在醫院正式聘請工作下來的醫助大哥們,群起抗議。

不用說五十好幾歲了還要回學校念書考試有多困難,光是我現在回去聯考,我都可以百分百確定我沒辦法再考上醫學系。

 

年紀對於記憶力跟專注力的殺傷力之大啊!

 

幾次院方協調會之後,另外提出了「轉職」的方案,轉職到哪?跟開刀房內動刀的日子是絕對說再見了,轉職到…收發室轉文件或藥局包藥。

 

.

.

.

.

 

院方有院方的考量,但是乍聽到這樣的轉職方法,真的大多數開刀房內的人都覺得%^$&@^。

 

當然在內心裡OS是每個人都會做的事情。

 

接著醫助們被禁止碰觸刀房內的病人。

醫助們討論之後,跟各長官們反應了又反應,但長官們所能幫上忙的地方有限(攤手)。

 


 

如果是你,工作了數十年,法令下來規範說你所做所在行所專門的工作,「違法」,被禁止,你會怎麼辦?

 

吞下去?或馬後炮說「那就早早照規定做就好」?或是試著為自己爭取最後一點抗議的聲音?

 

華隆的工人臥軌時,是甚麼心情?被抬走時周圍人群叫好的歡呼,又是甚麼心態?

 

更別說這次一整個運動所激起的世代關注,究竟是甚麼心情?

 

(甚麼?你問華隆是啥?還問甚麼運動??是火星來的嗎?)

 


 

當時醫助群們採取的是消極抗議,他們依照上班時間刷卡進出刀房,但是換了開刀房的綠衣服之後,就成群坐在休息間裡,從早坐到晚,下班時間再離開。

 

真正讓人看盡世間炎涼的,就是周圍人群的噤聲、紛紛走避、不敢表態。

連一向熟到像走灶腳的刀房內,一位醫助路過看大家搬動病人吃力,他說要幫忙,正在寫病歷的老萬醫師(他開完刀才不會幫忙抬病人呢)馬上就彈起來,緊張揮手說:「不用!不用!我搬!我搬!」

 

深怕病人一被碰到就會被吃掉似的。

 

「人心為己而活,到罔顧眼前所發生悲劇、視若無睹」

其實不是小說裡懸疑的情節,如果不是這次的運動,會有更多不公義被噤聲、掩埋;會有更多房子被剷平、夷平,而我們視若無睹。

 

我佩服當時大哥們的和平抗議的勇氣,畢竟在最後最後,他們的聲音還是有傳達出來了。

而我聽到,經過這幾年,離職的離職、下鄉種田的種田、轉職去做收發的也轉職了,大家都還是繼續生活著的這麼好幾年之後…我沒有忘。

 

我看著學運的起起落落跟裏頭五十萬人的心情掙扎,想起了那年春天煙火般短暫、一眨眼消失的開刀房內小小抗爭。

 

我沒有忘,那個「姑獲鳥之春」。

 


 

經歷過21天的揪心之旅,乍暖還寒的今年春天,讓我們熱血沸騰又激動落淚又深感無力又信心堅定,現在,即將往下一個旅程前進,這不是終點。

還記得深深被打動過的感動最根本原因為何?

不再只是少少幾人孤軍奮戰,你有這麼多的backup!

你還能繼續坐視「人心為己而活,到罔顧眼前所發生悲劇、視若無睹」?

 

你還會記得這驅動力多久

 

我們不會遺忘

 

       

(建議搭配音樂 Goodie mob-fight to win. 其中2012 Billboard Vision,裏頭由單腳美國士兵獨舞,非常震撼)

Fight to win, stand up straight

我們奮鬥去打贏這場仗,驕傲的站直

No debate, pushed by hate, concentrate

沒有值得爭吵的,由恨驅動,專心一意

Penetrate, generate, motivate

力量滲透、產生、驅動

Live by faith, keep believing,

靠信仰而生、信心堅定

I know the reason,

我知道這樣做的原因

It's the season, now's the time

該是時節了,現在就是此刻

Keep on dreaming, keep on leading

堅持夢想,繼續前進

And keep on fighting

繼續奮鬥

 

I am fighting for the liberation

我為了自由而奮鬥著

Of voices with something to say

為了言之有物的自由

Like many before me

就像諸位前輩

For glory, you'll have to stand in harm's way

為了榮耀,你甚至必須站在衝突的道路上

I'm no Saviour, just a soldier, soldier with an order

我不是救世主,只是名士兵,帶有著使命

So I have no choice but to choice for God cause it must be done

我別無選擇,因為天命所致

My only fear is what might have been, if I didn't fight to win.

我唯一的恐懼來自於,如果我不站出來奮鬥後可能會發生的事

 

If I lose, then it was worth fighting for

如果輸了,那就是更值得去奮鬥

If I win, I only live to fight again

如果贏了,我會再奮鬥一次


創作者介紹

Lisa Liu 女外科的血淚史

Lisa L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E.coli
  • 小劉醫師,如果不是妳寫出來,我還真不知道原來外助消失的原因竟然是這樣的黑暗,果然錯誤的政策比貪汙嚴重一萬倍啊(想當初我去醫院實習的時候就有藥局的學姐老公是外助說)。不過話說回來,也因為這次的事件才喚醒了許多台灣人(還是只有我自己一頭熱)心中最堅持的那一塊關於公平、正義、不想被欺騙也不想失去現在這種生活的那一個點。太陽花雖然在今天下午就要先移植到其他地方去綻放,但經過這一場運動的洗禮,我想太陽花的種子已經散播在全臺灣的鄰里巷弄間,而終將會讓台灣慢慢的脫離黑暗走出一條向陽的道路。

    明天就來看妳所推薦的書^_^
  • 不是黑暗,是程序問題
    難道沒有更和緩的轉職過程?
    不論是輔助轉職或輔助考證?

    無解了
    現在醫助都依規定有合格證照而且嚴格規範工作內容

    Lisa Liu 於 2014/04/08 08:22 回覆

  • Abigail
  • 知道自己是在放馬後砲 但真的忍不住心中的吶喊

    醫師也要進修 為什麼不能讓他們在醫學院拿幾堂基本的課 (ex. 生理學 病理學 Anatomy.) 或是一些外科的必修就好呢當成是在職進修呢

    就算真的要轉職也要好好運用人才啊 轉到醫學院當大體課助教 幫忙訓練醫學生?包什麼藥啊!

    這都是夢寐以求臨床經驗 大部份職業都可以用在職進修的方式 為什麼他們不行 護校學的東西真的可以刀房用嗎!

    政府怎麼這麼死板呢 真是浪費人才呢
  • 政府的無腦還需要多說嗎?
    惡意斬殺早期正當招聘、經驗豐富的老手,硬是踢走後再招生嫩新手
    很多科在換新的開刀助理時就出問題啊!
    全部重頭教起,搞得每個老醫師都在想念舊助手,
    能怎樣?長官下令開除時沒人出來幫忙捍衛啊!
    三舌言亥

    Lisa Liu 於 2014/04/11 00:41 回覆

  • seekmysoul
  • 看完,感覺黑暗把驚慌的我吞噬,手心裡是握著是那一道希望之光
    地獄近在咫尺,天堂也是,只是有沒有這智慧勇氣
    雖然人在室內沒有流汗,但文章看得我從背脊冷到頭頂
    人材要適地才適用,看那畫面不知是不是只剩無奈?
    我一直覺得台灣的醫療人才有些真的是屬一屬二的,可遇不可求
    感謝你今天的文章,又長了些知識


    路要繼續走了
  • 長官不要的再多天才都不是人才XD

    Lisa Liu 於 2014/04/11 00:43 回覆

  • 王惟羿
  • 雖然身為一個執行者,只能確實做好決策者交待的事情。
    但有時真的想問,他媽這傢伙腦袋是進水還是忘了清大便!


    我相信那些集結三十年老經驗的人絕對比一些只會理論的兩光師強(無影射任何人:P),但無奈的就是…三十年老師父沒有國家認證,兩光師有。

    醫學該注重的是臨床,是否能把人治好,而不是活像要整死醫護人員,搞一票有的沒的的評鑑。
    覺得臨床跟學術研究人員應該能切成兩塊來做,科學跟工程的差異。
  • 確實長時間培養的經驗非常珍貴
    一口就抹滅實在..

    Lisa Liu 於 2014/04/11 09:04 回覆

  • 加
  • 我不太確定直接這樣問適不適當
    但我很好奇小劉醫師關於這個問題的想法:
    撇開支不支持任何主張 您認為身為一名醫師應該到現場支援嗎?

    我跟一個同學討論過這個問題
    我個人認為如果我現在是大六大七的學生 我可能會去
    畢竟就單純是個學生 在下課後沒有後續的責任
    但如果已經是職業的醫生了
    我認為不應該為了去現場支援而使我自己在照顧已經在手上的病人時精神不濟
    我知道大部份人是找了別人代班才去的 可是我也好奇醫療人員的值班時間已經繃這麼緊了 怎麼會有辦法真的找到人代班又不影響他原來的義務?
    不知道我這樣的想法有沒有什麼太天真的?

    by 還在跟好漢坡奮鬥的渣渣
  • 減少手中住院病人數,找人代班(認真找一定可以找到)
    要不然五大科醫師一輩子都黏在醫院不能突發狀況離開嗎?

    :)

    Lisa Liu 於 2014/04/09 17:22 回覆

  • 渣渣
  • 對不起朋友剛剛跟我說我才知道小劉醫師有到現場支援
    知道後再看我的留言感覺好像別有用意= =
    我沒有其它的意思 真的只是想知道實際在執業的醫師的想法orz
  • 不會啦
    你只是還沒進臨床
    差幾年就清楚了

    Lisa Liu 於 2014/04/09 17:23 回覆

  • 悄悄話
  • 馬子治強
  • "經過實測,除了airwaves之外,有七成的他牌口香糖在嘴裡放置超過六小時會融化。
    當然大家沒事不會自虐去做這實驗"

    自從發現口香糖會融化之後,我就是自虐的納一個(菸)
  • 何必呢(拍拍)

    接下來要挑戰連站六小時不吃不喝不尿不動嗎?(璨笑)

    Lisa Liu 於 2014/04/12 22:31 回覆

  • 悄悄話
  • 老王
  • 說實在的
    有些醫生的技術真的比外助還兩光
    內人曾是麻姐
    我在一次運動傷害中骨折了
    而那次動刀幫我打鋼釘固定的就是外助
    技術熟練不馬虎
    所以~對的人放在對的位置就是對的事!!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