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_0061  

  (建議搭配音樂 Regina Spektor - "Dance Anthem of the 80's) 純輕快,無特別含意

 

或許該說是香蕉日記

 

這裡要說的太陽花不是最近當紅的那朵是我曾經鮮嫩小菊花在感染了慘烈的腹瀉之後被摧殘的故事

(是的,我的尺度就是這麼大,蜜蜂先生已經攔阻不成窩在一旁哭泣畫圈圈了)

 



 

曾經很嚮往去未開發國家旅遊國中時跟著家人去了一趟尼泊爾深深被那種千年雕刻古蹟深埋在民宅角落鴿子大便跟猴子跳蚤四溢搭獨木舟過河還巧遇鱷魚住在泥敷牆的原始木屋邊洗澡邊看著牆壁剝落這種類很刺激罕見的經驗吸引的一蹋糊塗更何況人如果越來越老了就越沒體力所以四年前家人又全家出遊去吳哥窟我跟老弟更是一口答應

 

 

人不輕狂枉少年阿

 

剛到達第一天拉了四個小時的車因為直通吳哥窟機場的航線取消所以我們只能在黃土路上搭著小巴閃躲牛跟羊群邊飆車到達飯店時已是半夜

第二天到了吳哥窟古城,看到電影拍攝場景的古城跟微笑高棉的雕像,很高興。還跟著一大群觀光客擠在小小的古堡頂端,我們像是一群猴子曬太陽,看著夕陽落下消失在叢林樹梢,感嘆千年歷史的驚人成就這樣被掩埋,無人再能知道真正的歷史。

 

被消音的歷史悲哀莫過於這(You know what I mean)。

 

然後,就沒有惹。

 

先別抗議!

我是說我這趟旅行美好跟正經的部分就沒有了,因為我跟老弟從第二天晚上開始,就開始了我們的菊花夜行軍。

 

當地每日出遊,導遊都會分配給每人一瓶瓶裝水,吃喝也都是在大飯店內進行,所以壓根都沒想到會出事。

半路看到當地小吃,最有特色的莫過於是一種當地特產的炸蜘蛛,用類似醬油的醬汁把腹部足足有乒乓球大的黑色蜘蛛炸過再醃滷,據說我們導遊(華裔第三代,中台語都很流利)說,整個把殼咬開後吸食肉汁,非常美味!

兜售的小孩拿了滿滿一籮筐展示給我們看,他的肩膀上還爬了一隻活的當寵物,邊愛惜的撫摸、邊幫籮筐裡醬汁淋在煮熟的蜘蛛小山上。

 

這裡我就不附上相關圖片了,蜘蛛是我老公的超級罩門,他可以徹夜等我值班回家後就是要我幫忙他打房間角落裡、身體只有芝麻大小的長腳蜘蛛…

我連鞋子都懶得穿,直接徒腳輕鬆亂踩,他又叫又跳直接逃得老遠…

(看在他會做家事洗衣煮飯的份上,這點可恥的事就算了)

 

)ㄎㄎ...

 

當時看到炸蜘蛛我跟老弟還興奮討論最後一天行程來吃吃看反正出了甚麼事情就快要回台灣了沒再怕的

 

再嘆

 



 

然後一切慘案是怎麼開始的呢

只記得第二天晚上我跟老弟開始輪流上廁所當時腹部也沒有任何異狀感拉的東西也還有形狀只是兩人一房搶廁所時都還會互虧一下對方「懶人屎尿多」之類的。

 

第三天早上開始不對勁了,越拉越嚴重,多嚴重?根本連褲子都穿不上,而且我已經占據廁所離不開了,逼得我弟只好去我爸媽房間上,這時早上的行程我們只好跳過,想著趕快拉好就可以跟著團進行下午的行程。

 

結果當我看到拉出的東西都盡是蛋花湯狀的黏液,「啊更!mucosa(腸黏膜)攏出來了啊!」,我再也受不了了,撫著越來越絞痛的腹部,用爬的到飯店大廳去求救,飯店經理馬上連絡車子把我跟老弟送到醫院去。

 

當地人所使用的醫院,跟「柑仔店」很像,小小間雜貨店一般,不!根本是像海邊站衛兵的那種水泥哨兵站,小小破破,塞滿東西,各路藥水由赤腳醫師配置,這是剛開始旅遊幾天,當地導遊指著路邊商店給我們看解說的。

當下我一聽到經理要送我們去醫院,腦中想到那醫院畫面,只覺得我的病更加重了一倍。

後來一整個腿軟、頭昏,依稀記得跟老弟是坐著飯店的車子到隔壁「觀光客專用」的醫院。

整個醫院窗明几淨、氣派堂皇,原來是專門收治國外踩到雷的觀光客自費醫院!(還好還好)

我跟老弟各據一床,在急診內由印度籍醫師用英文問診,我表明了自己也是醫生之後,邊含淚邊用熟悉到不行的英文專有名詞描述自己:「diarrea、abdominal distention、hyperactive bowel sound」(腹瀉、腹脹、腸蠕音過快)。

 

然後印度醫師用超重口音爽朗的告訴我:「wow~you might be infected by Amoeba」,印度英文的「Amoeba」聽起來就像「阿摸尾巴」,當下我轉頭流淚了~

 

老弟在一旁吊著點滴,一邊問我:「甚麼阿摸尾巴?」,

我:「阿米巴啦!痢疾啦!我們感染了阿米巴痢疾啦!!」

 



 

大四有一堂課之前有提過上課的東西造成我心理衝擊遠比大三上的大體還嚴重

那就是「寄生蟲課」。

當時發現幾乎所有吃的東西都有蟲卵;

小學做的蟯蟲檢查是檢查爬到肛門口的幼蟲;

如果蛔蟲長大成成蟲之後還會從喉咽爬過進入氣管、咳嗽會咳出蟲;

還有犬心絲蟲塞滿狗心臟的標本一罐罐;

肝吸蟲體積大到幾乎跟載玻片一樣、不用放到顯微鏡下就可以辨認、生吃螺肉的病人肝臟裡爬滿這蟲,開刀時甚至可以看到肝臟表面多處的蟲蠕動痕跡。

 

每次上完課都被嚇得不敢吃飯!

(ι´Дン)ノ

 

媽呀!印度醫師說出阿米巴時,當年上課阿米巴痢疾的life cycle(生命週期)圖片整個人生走馬燈在我腦海裡走一圈!

老師說過:「阿米巴痢疾早期在台灣很盛行,現已絕跡」

又說過:「阿米巴痢疾是糞口傳染」

 

(/‵Д′)/~ ╧╧

 

靠邀!

我跟老弟解釋這名詞時,他還一臉不解,

我只好說更白了:「我們吃到了別人的大便啦!!」

 



 

住院期間,不斷的狂打點滴,我跟老弟各住一間單人套房,房內有牆掛型液晶平面電視,衛浴內還有整套精美的衛浴用品,住得比本來的旅館還豪華!

但是誰要豪華這個!

(;´Д`)

 

我後面的旅程都沒跟到阿!

而且爸媽也為了照顧我們一起脫團,整晚就不斷扶著我跟老弟輪流起床上廁所。

是的,even住院,我們體內的餘孽仍未除盡。

 

就怕我們的身體在五天行程結束後還來不及跟上回國的飛機啊!

 

還好到了第四天,在抗生素跟大量點滴的灌注下,我們都恢復到可以出院了。

只是意外的(其實也是預料中的)住院費用,平均每人要八百多塊美金,比我們當時出國的團費二萬元台幣還要多!

我跟老弟慘白著臉在大廳,等待老爸跟櫃台人員吵架喬費用時,我開始四處觀察該醫院,挖賽!有開刀房、加護病房,醫師群涵蓋從印度、泰國、越南都有,我都開始想像說如果到時候有缺人,來apply看看之類的~

 

服貿不就是要國際觀嗎?想賺錢就要快點跳離這艘即將沉的船,早點做功課也是應該的。(反諷)

 

晃去看老爸那邊需不需要幫忙,老爸丟給我一張住院用藥紀錄單,看到上面陳列的抗生素Metronidazole之外,還有腸胃蠕動促進藥Primperan跟腸蠕動抑制藥Buscopan,喵的!

哪門子兩光的印度阿三醫師!

兩種作用相反的藥一起打個頭啦!真想摔了藥單在阿三頭上!

 

不過好歹人家抗生素沒用錯,唉!出門在外也只能退而求其次了。

這時聽到旁邊急診區,兩個日本人機哩瓜拉的躺床上唉唉叫,又看到阿三醫師出現,原來又是兩個拉肚子的踩雷者。

然阿三醫師又說了那句:「阿摸尾巴」

 

我一整個爆笑了!笑到擦眼淚!

那是我三天的行程中,笑得最開心的一次!

 



 

離開醫院後,我跟老弟捧著微恙的肚子,老爸老媽帶著受創嚴重的錢包(殺價從八百多美金砍到七百多,每人),在旅行社安排下,直接搭當地小飛機在最後一站跟其他團友會和。

 

40分鐘的航程,比起拉車的四小時好太多了。

而且我也沒自信,小菊花經過摧殘後成了太陽花,還能經得起四小時不能上廁所的考驗。(拭淚)

團友紛紛慰問,明明同樣吃喝,其他人卻沒有事情,真是奇怪阿!

然後他們分享到後段行程中的女神廟、王宮…等等,還好心拿相片給我們看,唉!

我還不如上網自己google~

 

在搭上飛機前,我的肚子還是一直非常脹痛,幾乎是用西施捧心、我在捧腹的狀態虛弱飄移,老弟恢復的程度已經好很多,像猴子一樣繞著我亂跳吱吱叫就留我一個在行程的最後難受,都不會同甘共苦咧可惡!

 

回台灣之後,看到當時是男友的蜜蜂先生來接機,我的眼淚無法控制的一直掉,恐懼、難受、以及對當時行程能否順利回台的未知,讓我才了解到,在台灣的健保庇護之下,能擁有無憂無慮的高水準治療、低消費收費,竟是件多麼幸福的事。

 

當然幸福的事,當權者凡是跟自己利益相悖的,一定會想盡辦法奪去。所以就看看健保能撐到甚麼時候囉~服貿過來之後會是強心劑或催命藥囉~

 



 

不計形象的部分結束了嗎?

那你就太小看我的底線了!(哼)

 

我一回到台灣,就遇到第一個關卡:機場疾管局的人!

他們攔下我跟老弟,拿出細菌感染棉棒,要我們做細菌培養。

 

藍色頭的棉棒,我在醫院用來捅病人傷口的流膿、腹腔的糞水,不知道幾次了,這次是生平最最最恥辱的一次。(含淚)

老弟又一臉愣愣問我:「拿這個要幹嘛?」

我說:「捅屁屁」。

 

・゜・(PД`q。)・゜・

 

隔天我馬上就回醫院上工了,沒辦法,整個假期的假都算的很緊繃。

只是一回到醫院馬上就先去急診報到,急診同事好過分!紛紛開心圍繞,像是在觀賞奇珍異獸一樣,有人翻藥典、邊問我症狀、邊要幫我聽腸蠕音,可惡!好啦!我了解,已經在台灣絕滅的疾病活生生標本,當然要好好研究一下。(再含淚)

 


然後咧?

 

事情還沒完咧!

疾管局確認我已經沒有傳染性,但是必須要一個禮拜持續追蹤糞便檢體有無殘留的蟲卵。

然後我就開始一個禮拜的大便爭奪戰。

 

我看病人時,疾管局也打來:「妳大便了沒?檢體要留給我們唷」

我開刀時,疾管局也打來:「妳大便了沒?檢體要留給我們唷」

我顧加護病房時,疾管局也打來:「妳大便了沒?檢體要留給我們唷」

 

◢▆▅▄▃崩╰(〒皿〒)╯潰▃▄▅▇◣

 

我大吼:「煩不煩哪?誰能夠每天都準時大便?我又不是霜淇淋機器拉霸拉了就擠出來檢體有了我自然會留給你們啦

 

那一個禮拜,我每天都在準備要去大便、或是帶著大便上班的路上。

這期間還深受抗生素Metronidazole的副作用「鐵鏽味覺」之困擾,連呼吸、喝水都有滿嘴血腥味,真~的~很~麻~煩~~~

 

最後終於檢驗完成,放行。

 

以上。

 



 

你問我還想不想再去吳哥窟,ㄜ…

還是會想啦!

不過這次我醫療險會買多一點。

這次事件陰影就是,之後幾年出國都只敢去衛生條件好一點的日本。

 

不過,世界之大,還是有機會要挑戰看看 :)

 


 

笑一笑會比較振奮有力氣,有力氣再去做長期的抗戰。

不論是和平抗爭的僵局,或是轉為美劇「紙牌屋」一般的低劣下賤政治鬥爭,激起的眾人對這些議題的關心,有深有淺,這些一輩子不會遺忘的事。

 

就像我不會忘記那該死的阿米巴痢疾跟阿三醫師。

可惡!

 


Delay is the deadliest form of denial. ——British historian C.Northcote Parkinson

【諾斯科特·帕金森(英國史學家,1909-1993):拖延是最絕的否認。】

 

You know what I mean.

加油祝大家不要敗給自己的心魔其他人魔如何鬥爭我們要知道自己心中真正要捍衛的價值


創作者介紹

Lisa Liu 女外科的血淚史

Lisa Li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1) 人氣()


留言列表 (21)

發表留言
  • E.coli
  • 小劉醫師,您說的真是太好了!!!如果真的再被亂搞下去,我只能希望在未來如果不得不開放的情況下,對面的醫生在辨症的時候選藥可以三中一了啊=_=

  • 可能到時候我可以開班授課
    讓大家學會看醫師的學經歷來分辨XD

    Lisa Liu 於 2014/04/04 03:54 回覆

  • 勝
  • 咦欸,所以到底是何時吃到...?

    現在已經在對領袖造神,再摧毀了
    只能說小刀真是招招狠
  • 美劇紙牌屋裡的男主角更狠

    但是那又如何呢?
    除了製造無知者的恐懼之外
    已經了解內情的你我會因此退縮嗎?
    所相信的真實會因此改變嗎?

    再手段卑劣也卑劣不過命運跟死神來臨時的剝奪一切

    相信自己
    加油再加油

    Lisa Liu 於 2014/04/04 03:56 回覆

  • 海報
  • 天啊好可怕,本來好期待您吃吃看那個蜘蛛的說~但在電腦面前笑翻掉~

    看了人家小刀的wiki,原來可算是愛新覺羅的後代...
  • 蜘蛛沒吃到(惋惜)

    愛新...
    so?
    我姓劉
    族譜可回朔到劉邦
    (唬爛的)

    Lisa Liu 於 2014/04/04 03:58 回覆

  • Abigail
  • 看了阿三醫師的用藥 有一個想法 但不知對不對 還得請小劉醫師comment

    是不是剛開始給GI stimulant 幫助排出感染 之後用 GI inhibitant 所以小劉醫師和弟弟才有辦法上飛機

    不過這只是我的猜想
  • 他是交替用.....=___=+

    Lisa Liu 於 2014/04/04 08:23 回覆

  • Heidi
  • 小劉醫師,我真的很好奇揪竟是如何感染阿米巴痢疾的?如果和同團隊友一起飲食,難道是臥房內的飲水嗎?請告訴我們如何防備,我們也好想到吳哥窟看看呀!
  • 誤食到被別人沾到大便的手摸過的東西

    事後我們猜想可能是途中團友買了一份鳳梨
    全團分食
    結果我跟老弟中標(why???人品有那麼差嗎)

    防備唷
    就是出外只喝瓶裝水
    一律禁食外食
    然後買好一點的醫療險
    跟祖上積德

    Lisa Liu 於 2014/04/04 11:23 回覆

  • Abigail
  • 回Heidi

    之前剛好travel medicine 有教到怎麼預防

    除了只喝瓶裝水 任何有冰塊在內的東西都不碰 (製冰的水可能有問題)
    選擇瓶裝飲料 密封的 滾過的
    在室溫中是濕的東西不碰 (比如說桌上的醬料 沙拉 自助餐)
    不吃生食 (包含沙拉 洗菜的水可能不乾淨)
    不能自己剝皮的水果就不吃 (自己剝皮的橘子 在眼前打開的椰子都算安全)切好的水果不碰 不能剝皮的水果不碰 (比如說葡萄 番茄)


    防蚊劑 預防蚊蟲傳染的疾病 (ex, malaria, 日本腦炎, dengue fever...) 有用防曬的人記得 先上防曬 再上防蚊
    如果先上防蚊的話防蚊劑的味道會被防曬蓋掉
    (ps. 日本腦炎並不是在日本盛行 而是在東南亞 一開始是在日本發現

    對去的地方先有一定的了解 知道當地的傳染病事先打疫苗再出發 (比如說黃熱病 A型肝炎 狂犬病....etc)自己的病史帶著 平時服用的藥要多準備(比如說血壓藥) 一些萬ㄧ真的生病可能需要的用藥帶在身上 (例如胃藥)

    不要在河裡 湖里 野外的水裡游泳

    美國疾病管制局的網站:http://wwwnc.cdc.gov/travel/ (選擇你要去的國家 他會跟你說你需要注意哪些疾病 推薦要打的疫苗)

    去柬埔寨前建議打的針 預防的疾病:A 肝 B肝 瘧疾 日本腦炎 霍亂 狂犬病 黃熱病 (http://wwwnc.cdc.gov/travel/destinations/traveler/none/cambodia

    我相信台灣也有類似的資料 只是不知去哪找 記得以前在要去南美洲前 曾在省立醫院打過黃熱病的針 要問問看
  • 感謝

    Lisa Liu 於 2014/04/04 13:57 回覆

  • 小C
  • 拉個肚子也能讓你寫到如此精彩,你實在很厲害喲。
  • 不是普通的拉肚子
    是全台灣絕無僅有的痢疾XD

    Lisa Liu 於 2014/04/04 15:42 回覆

  • 王惟羿
  • 糞口傳染啊……(班門弄斧一下,在下食品系對微生物有興趣)

    食品為何要檢驗大腸桿菌?除了其中幾型(O157:H7)以外很少是病原菌。其實是要驗東西有沒有遭受排泄物污染。

    黏液啊…有霍亂的水樣性腹瀉嘛?還有一種噴射腹瀉,讓人十天屁股離不開馬桶的那種。
    台灣早期常有的A肝跟痢疾也是(想到我A肝抗體陰性還沒補打…

    話說提供個小偏方,米湯加鹽可以補腹瀉流失的水分,炒米是溫性可以驅腸胃寒;純鹽水喝下去只會穿腸過,加上葡萄糖可以幫助水分吸收。
  • 感謝

    Lisa Liu 於 2014/04/05 04:21 回覆

  • Raiden Fu
  • 我又來了~
    愛新覺羅溥聰加入推翻滿清的國民黨本來就是大逆不道的事情
    現在居然還狼狽為奸 康熙雍正乾隆地下有知大概也笑不出來吧XD
    話說回來 小劉姊真的敢吃蜘蛛嘛? 畢竟平常不怕跟吃它真的是兩回事
    雖然說嘗試新事物也是旅行的一部分......
  • 如果當時沒有破病
    可能真的會吃看看

    Lisa Liu 於 2014/04/05 04:22 回覆

  • Skywalker
  • 好熟悉,好遙遠的名詞..XD.在眾多阿米巴原蟲引起的疾病裡,這算是少數記得的,那時寄生蟲科的王蓮X老師說:同學~這個重要!這樣知道我的意思吧...然後就只有記重要的這個.
  • 所有老師說的"重要"我一考完試就全忘光XD

    Lisa Liu 於 2014/04/05 20:57 回覆

  • Lei
  • 我在越南得過阿米巴痢疾

    剛下飛機的第一餐在路邊吃河粉,賣河粉的阿嬤發現我會講越南文很高興,特別請我吃水煮蝸牛,硬著頭皮把蝸牛吃下去...........發現"好像沒煮熟"已經來不及了。

    然後開始上吐下瀉兩個禮拜,我是去田野調查,荒山野地根本找不到(也沒錢找)醫生,直到上SKYPE找認識的台灣醫生,買到他指定的那種抗生素才停下來,好險我去很久,回台時已經沒有症狀了,沒有被疾管局追殺。

    .........不過我在越南還是仗著花了好多錢打預防針,瘋狂嘗試各式奇怪食物跟亂玩,是很有趣的體驗。
  • 了不起!
    兩周才治療居然活下來!

    Lisa Liu 於 2014/04/05 20:56 回覆

  • 阿凡
  • 太厲害了Lisa(笑到肚子痛)
    天啊看完你的文心情都好好~~~
    我媽也是醫業的 也常回憶起寄生蟲課的可怕呀
    (抓魚肚裡的寄生蟲 一隻一分之類的哈哈哈)
    前車之鑑 有機會去吳哥窟或越南我也要小心...w
    感謝妳出賣自己的故事提醒大眾XD
  • 出賣XD
    搏君一笑是我榮幸

    Lisa Liu 於 2014/04/06 23:41 回覆

  • peichen
  • 看完小劉醫師的悲慘經歷後,
    我決定,
    以後只去已開發國家旅遊...XD
  • 趁著年輕多闖闖XD

    Lisa Liu 於 2014/04/07 18:43 回覆

  • 小李飛刀
  • 謝謝哩~ 我是說那幾個腹瀉專有名詞, 我一定要筆記下來!

    像我們常出差的 (無奈...我們不能只選擇已開發國家出差的 /___\ )
    所以在外上吐下瀉的話只能求祖宗保佑,外加靠著自行攜帶或同行夥伴的成藥救急
    萬一藥都壓不下的話...ㄜ...只能硬著頭皮上醫院 ( 當然也不是每個國家都有給觀光客專用的醫院orz)

    所以囉~ 跟不管哪國的醫師溝通的話, 拉丁名詞應該就萬無一失了吧? XD
  • 那名詞是英文

    Lisa Liu 於 2014/04/08 16:34 回覆

  • Lei
  • 沒有兩週才治療啦~
    第一週情況不對就打回台灣找醫生了,只是吃了一段時間才止瀉
  • 還好還好
    畢竟痢疾的水瀉可是會拉到死的

    健康最重要

    Lisa Liu 於 2014/04/10 20:44 回覆

  • Haroro
  • 噢no~~~~~~
    甲塞太恐怖了~~~~~
  • 真的是甲賽XD

    Lisa Liu 於 2014/04/10 20:45 回覆

  • 小李飛刀
  • 我仔細看了三個名詞...真的ㄟ 是英文
    我是怎麼了怎麼了 怎麼了 ^^||

    希望醫師沒有笑倒在鍵盤前 XD
  • 不會不會

    Lisa Liu 於 2014/04/10 20:46 回覆

  • 陸軍小喇叭
  • 小劉醫師妙筆生花,拜讀醫師文章總令在下欲罷不能。
    文中「我連鞋子都懶得穿,直接徒腳輕鬆亂踩,他又叫又跳直接逃得老遠…」令我聯想起前文裡老狐狸醫師赤腳踏過一灘經血的畫面。
    頓時失笑出聲。
    絕妙!
  • 這麼一說
    真有老狐狸的既視感
    靠..
    我被傳染了XD

    Lisa Liu 於 2014/04/20 03:38 回覆

  • seekmysoul
  • 抱歉,我無法克制的在電腦前大笑

    感謝你的分享,每篇都是幽默與思考兼具

    (我想起了小傑與炸彈魔的對決場景)
  • 小傑咧...
    我倒是很想學作者得一下富堅病XD
    感謝捧場

    Lisa Liu 於 2014/04/20 03:40 回覆

  • Skinner Chu
  • 國外就醫真的是貴死
    我去年在往泰國出差的飛機上發高燒, 燒了兩天老闆送我去醫院, 醫生逼我立即住院
    當時我跟醫生說英文, 他跟我說泰文,只知要住院不知甚麼病
    住了一天醫院控制住後, 醫生叫我回台灣就診(不知是不是怕我死在那裏)
    回到台灣開車去掛急診, 醫生差點沒昏倒, 原來是敗血症, 血壓已經低到50不到, 罵我真是不怕死, 還開車來
    結果那兩天一夜的泰國醫院行, 居然花了15000泰銖(大概是14990台幣吧)
    出門在外, 一切還是小心為上…
  • 我認識的人類中
    血壓低於50的
    幾乎都沒活著了
    (拍拍)

    Lisa Liu 於 2014/04/20 03:40 回覆

  • PigTailLeo
  • 音樂下錯,請額外下 糯米糰-阿魯巴痢疾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NztDViJQKs

    哪有人文章一開頭就爆雷的,害我後面所有的"拉", "通" 等等的字,通通會錯意。還把"衛生條件"任意斷字,只看前面三個。完蛋了我。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